仙疆魔域

第9章 飞翔1

第九章 飞翔1

他很聪明,可以说不是一般的聪明,竟然能把这三个老头给耍的团团转,而菁菁鸟也是一只神鸟。冰@火!中文

菁菁鸟有着祖先炎帝的小女儿女娃灵魂化成的智慧,就跟人的聪明也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女娃本就是神仙,死后的灵魂并没有变,还是人的灵魂,而这只精卫鸟,就是女娃化成的那只精卫鸟的孙女,后菁菁的母亲,又被山海老人跟一只最聪明的鹦鹉**后才产下了菁菁,所以菁菁的聪明丝毫不逊色于祖奶奶女娃化成的那只精卫鸟。

只可惜,精卫鸟虽然跟人一样的聪明,本身却是不能说话的,就像女娃灵魂化成的那只精卫鸟一样,虽然聪明绝顶,但是不会说话,可自从精卫鸟跟鹦鹉**产出了菁菁后,菁菁就有了鹦鹉的巧舌,又经过山海老人的训练,终于,这只精卫鸟菁菁完全可以跟人一样的说话,只是声音是鸟的声音罢了。

玉霄打好了主意,他知道,这世上的人除了傲人族之外,任何人都没有什么大公无私完全没有贪欲的,只是有的人贪的少,有的人过分的贪婪而已。

所以他相信,他是唯一知道山海经秘密的人,若是用山海经的内容,来顶了这几个磕头的俗礼,估计完全没有问题。

这就叫利而诱之,拜师也是一样,因为这世上师傅也不是那么伟大的真的没有一点贪念,真的无欲无求的。

玉霄叮嘱完菁菁,这才来到三个老弟弟的身边,微笑道:“咱们上路吧。”

谈天笑嘟嘟囔囔的道:“又不知这小子搞什么名堂,估计又在使坏了……”

玉霄道:“恩,你说什么呢?”

谈天笑赶忙道:“没有,没有,我是说,不知小……小哥哥是想坐我们三人谁的法宝御空飞行呢?”

玉霄看了看道:“小糊涂用的是大红酒葫芦,算命的骑的白鹤,至于你是坐在剑上,恩……这样吧,我骑着白鹤吧,不过,三弟恐怕就没得骑了,因为两个人太重,好像你的白鹤受不了,万一要被压死了,从半空中掉下来,那摔死你不要紧,可别摔死我呀,因为我还年轻,还要报仇呢。”

叶方士气的使劲哼了一声,就连那白鹤似乎都听懂了玉霄的话,不住的鸣叫,似乎在向玉霄示威,表示它没有这么弱。

叶方士道:“你放心,我这可是仙鹤,坐俩人没事的,更何况你这么丁丁的小孩子,有什么重量?”

玉霄笑着跟他比了比个头,微笑道:“我是小,不过好像你们三个比我也高不了多少吧?我才十岁,等过两年,我就比你们高了,到时候,无论是哪方面,你们都要叫我大哥了,两年后,道术我比你们高,个头也比你们高,法宝也比你们多,更比你们聪明,你们自己说,我做你们大哥那方面不够格?”

他说的不错,三仙的确并不高,三个人几乎一样高,都是五六尺高,而玉霄已经四尺多高了,所以看起来还真差不了多少。

叶方士皱眉道:“你哪来这么多废话?小小年纪就这么贫嘴,长大了还得了?”

他话音刚落,玉霄伸手照着他的白头就敲了一下,板着脸道:“恩,怎么说话的?没大没小,别忘了,我是大哥!你可是三弟!”

叶方士摸着头不住的苦笑,但又不敢得罪这小祖宗,只好苦着脸道:“小……大哥请上白鹤吧。”

玉霄微笑着点点头,刚想上,忽然沉着脸道:“喂,我可警告你,你可别在半空中耍坏,到时候一把把我推下半空摔死我,然后你就可以说,是我自己不小心掉小去摔死的,你以后就可以不必叫我大哥了,就除了心腹大患了,对不对?”

叶方士简直被玉霄气的是哭笑不得,摇头叹息道:“唉……你不是我小大哥,我看你是我祖爷爷,我们三个遇到你可真是倒了霉了,你这么点孩子,疑心怎么这么重?我们是坏人吗?我们要是坏人,还用得着跟你打赌赢你的宝贝?直接抢不就完了?”

玉霄哈哈一笑道:“你们不是坏人,我看也不见得是好人吧,世上那个好人,三个加起来三百多岁的人合起来去骗一个孩子的?你倒是说说看,我要是像别的孩子那般的傻,恐怕我的乾坤袋,追日靴,宝葫芦,菁菁鸟,龙鱼龙龙恐怕都成了你们囊中之物了吧。”

谈天笑跳起来争辩道:“你别忘了,是你自己跟我们打赌的好不?你以为我们愿意跟你赌?跟你赌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玉霄哑然失笑,道:“哈哈,好像还真是我先说的,不过你们要是没有贪念,也不至于赌吧?”

叶方士连连拱手哈腰带鞠躬,苦笑道:“我的小祖宗,我保证,我发誓,绝不伤害你行不?快走吧,天都要黑了,咱们飞一会,找个客栈先住宿。”

玉霄笑道:“好,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坐在你后面,到时候,我只要紧紧抱住你,你要是有害大哥的心,那咱们就一起掉下去摔死,有个人陪我走黄泉路,咱也不寂寞,尤其是你,你还喜欢跟我赌,那死了一起走黄泉路更是有趣啦。”

叶方士长叹一声,附身抱起玉霄道:“唉,我真是服了你了,你真是我们命中的克星,你是十岁吗?”

玉霄坐在了白鹤上,叶方士也上了白鹤,玉霄心里忐忑不安,连连道:“等一等,等一等……”

叶方士苦笑道:“你还有什么事?”

就见玉霄把龙鱼龙龙放在手中,轻轻道:“龙龙,我这就要飞上天了,我先把你装进葫芦里去,要是半路上你这四个小爪子没抓紧掉下来,那可不是玩的了,啊……”

他话音刚落,就见龙鱼嗖的一声就飞上了青天!

那意思好像在向玉霄展示一下自己也是会飞的,根本摔不死。

玉霄苦笑道:“怎么小龙龙也会飞?”

小糊涂仙道:“废话!它是神鱼,是龙鱼,天生会飞!”

“可是他没有翅膀,怎么能飞呢?”

叶方士道:“你没听说过鲤鱼跳龙门吗?鲤鱼跳过了龙门之后,就成了神鱼,他就是神鲤鱼的后代,一跃就可以上天千里,可以纵横九霄,天地苍穹,水上地下,幽冥鬼府,可以随意驰骋,龙鱼只有天圣神仙才有福泽拥有呢,你呀你,小小年纪就得到了这么个宝贝,真是天下奇缘了!”

谈天笑道:“可不是,只不过这条小鱼还太小,还没有那些高的法力,只是飞天这么点本事,生来就有,这有什么奇怪的。”

小糊涂仙道:“咱们走吧!”

说着,他把大红酒葫芦往空中一抛,然后飞身上了酒葫芦,就见酒葫芦化作一道清气,托着他就往空中飞去。

谈天笑也祭起七星龙渊剑,坐在了剑脊上,也随着飞去。

叶方士叮嘱道:“小……哥哥,可抓紧了我,不要往下看,以免晕了。”

玉霄那敢大意,这飞上青天,那么高要是掉下来,那可真是粉身碎骨了,所以,他紧紧的抓住了叶方士。

叶方士轻轻道:“走吧,白鹤。”

就见白鹤一声鸣叫,化作一道白光直冲云霄,也飞了起来!

小鸟菁菁本就是神鸟,这时也振翅飞翔,就飞在玉霄左边,而龙鱼竟然飞在右边,看那样子似乎在保护着主人。

玉霄那敢睁眼,只觉得风声扑面而来,好似已经在半空中,他好半天才睁开眼睛,只见人已经在彩云之上了,再往下看!

“哎呀我的妈呀”

他不由得惊叫一声,只见脚下就是远离几百丈的大地!

大地上山山水水,草木人烟,看的清清楚楚,一览无遗,无数的东西均化作了一个黑点,远远看去,就觉得头昏目眩,直觉的心中忐忑不安。

玉霄暗暗的道:“这要是掉下去,我的天,恐怕连骨头都摔碎了……”

叶方士叮嘱道:“喂,别往下看,紧紧抓住了,白鹤,慢点飞,慢点……”

玉霄苦笑道:“我说,这……这要是摔下去,那不就成了肉饼了?”

叶方士皱眉道:“喂,你知不知道,在天上飞翔的时候,最忌说什么掉下去,摔下去的,这太不吉利啦,下次不准说,白鹤可是仙鹤,只要你抓紧,就不会有事的!”

玉霄哦了一声,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不住的偷眼观看蔚蓝天空中不断往后漂移的浮云以及脚下苍茫的大地美景。

渐渐的,就这么飞了一阵,玉霄感觉适应了这种空中飞翔,不但适应了,而且真是欣喜若狂,他早就梦想着在天空中像鸟儿一样的翱翔,今日居然实现了。

那种飞翔的快乐,令他暂时的忘记了痛苦和伤心。

慢慢的,他也不再害怕,半空中时不时的伸手去抚摸那漂浮的白云,看到菁菁鸟和龙鱼就在身边飞,玉霄心中暗自感激,他明白,自己这两个不是人的朋友,这是在为他保驾护航,若是他不幸掉下去,那龙鱼和菁菁一定会前来救他,看到属于自己的这两个天下间最珍贵的两个异兽,他简直更是开心了。

他用手一招,菁菁鸟又落在了他的肩头,龙鱼嗖的一声飞到了他的手上,玉霄嘻嘻笑道:“唉,龙龙呀,龙龙,只是你太小,你再要长大点,就可以载着我四处飞了,到时候,咱们想去哪就去哪,咱们上天去摘月亮,去摘星星,爷爷奶奶说过,他们死后,会化作一颗最亮的星星,那咱们上九霄去见爷爷奶奶去……”

龙鱼不住的摆尾,那意思似乎说没问题,飞天遁地本就是它作为龙鱼应该会的本事。

菁菁却叫道:“嘎嘎嘎,好呀,上天好玩,上天好玩。”

玉霄扑哧一笑了,叹道:“在我闷的时候,有你陪我说话,我的福气真是不浅,唉,只可惜,姐姐和悠悠都不在,若是她们也在,那咱们一起在天上飞,那该是多好玩的事,唉……姐姐,悠悠……你们在哪里?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没事的,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们的……”

玉霄自言自语感伤了半天,忽然又道:“菁菁,可别忘了我交代给你的事,还记得吗?”

菁菁连连点头道:“忘不了,忘不了,你叫我背……”

它还没说完,玉霄伸手就敲在了它的鸟嘴上,一根手指伸出,轻声道:“嘘,你这只笨鸟,你明白我明白就行,记住,不要说出来,你没看我三弟在这呢。”

菁菁似乎懂了,也用翅膀遮住了鸟嘴,不住的道:“我明白啦,我明白啦。”

玉霄道:“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办砸了,到时候,我第一个先把你的毛拔光了,叫你再也不能飞,然后就把你当鸽子一样的烤着吃了,懂吗?”

菁菁鸟用翅膀遮住鸟眼,不住的道:“我怕,我怕,玉霄,你老是吓唬我,吓死我啦,我一定听你的,还不行?”

玉霄嘻嘻一笑,这才摸着菁菁,柔声道:“我的乖宝贝,好菁菁,还有好龙龙……”

叶方士道:“什么事?你竟然叫鸟替你办事?”

玉霄伸手就在叶方士的白头上敲了一下,道:“喂,好好看好你的白鹤,不要走神,关你什么事,这是秘密……”

叶方士苦笑,一只手摸摸头,道:“我的小祖宗,老爷爷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了,除了我爹娘敲过我的头,已经四十年没被人敲过了,你真行,今天这一天,你敲我的次数,比我爹娘这一辈子敲得还多呢……”

玉霄嘻嘻哈哈直笑,然后伸手轻轻的摸着叶方士的白发道:“哎吆,对不起啦,我的好三弟,唉……其实呢,我本该恭恭敬敬的喊你一声爷爷的,谁知道你打赌输了,我赢了个大哥当,唉,你以为我愿意做呀?幸亏我没说什么……”

叶方士苦笑道:“你幸亏没说什么?难道我们三仙做你的老弟还有辱你高贵的身份不成?”

玉霄笑道:“那倒不是,我是说,幸亏没跟你们说,咱们以后结成兄弟,从此之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之类的话,否则的话,你想一想,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我才十岁,你说不定过个一两年就嘎巴一声,去做阎王爷爷的老女婿去了,咱们要是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话,你说说,我多吃亏?”

叶方士被玉霄给气的真是哭笑不得,嘴里却连连道:“我呸呸呸呸……放狗屁,放狗臭屁,我老人家才六十六岁,我修仙养生,再活他个五百年都不成问题,你这死小子现在咒我死?真是被你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