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6章 摘星1

第五十六章 摘星1

凌玉霄皱眉道:“喂喂,在口袋里你们还不老实?知道为什么这么臭吗?”

曲仙儿叱道:“为什么?你多少年没洗了?”

凌玉霄微笑道:“告诉你吧,我昨日把半年没洗的臭袜子都塞进去了,故此仙气才这么香呢,怎么样,香吧?”

四人一起跳了起来,就奔玉霄而来,这个道:“你缺德透啦,我说怎么这么臭!”

“好你个缺德的坏家伙,居然这么坏!”

凌玉霄哈哈笑道:“你们再要胡闹,等会把你们装进去后,我放个臭屁进去,臭死你们,看你们还闹不闹了,千金大小姐好高贵吗?瞎干净,狗屁,狗屁,吃狗屁啦……”

四个人追着凌玉霄又追又打,气的一个个脸都青了。

陶天喜和姚霞看着直苦笑,知道这几个孩子这么打闹早就习惯了,仿佛不跟玉霄胡闹,彼此不互相捉弄玩会,会很无聊似的。

五个人玩闹了一会,凌玉霄气的叫道:“喂,蛇呀!好多蛇!”

他这一喊,吓得四个姑娘也不和他闹了,一个个惊叫一声,还真以为黑暗中有蛇呢。

四个人跳了起来,赶忙躲了出去,然后每人都晃动龙珠照了半天,仔细的找了找,一看这四周一片死气沉沉,什么也没有,那有什么蛇。

曲仙儿气道:“喂,蛇呢?”

凌玉霄哈哈笑道:“对不起,我看错了,抱歉抱歉,眼花了,哦,难道各位很喜欢见到蛇吗?这好办呀,你们就排好队,站在那悬崖口,然后呢,我一脚一个,在你们的屁股上一人踢一脚,把你们再踢下去,你们不就见到蛇了吗?”

四个人知道又被捉弄,一个个敲头的敲头,揪耳朵的揪耳朵,捏鼻子的捏鼻子,好一顿把玉霄收拾。

凌玉霄挣扎不过,赶忙大叫道:“喂,你们不想要星星啦?好了好了,谁要再欺负我,我就不给她摘星星啦!”

这一句话还真有效,立刻四个人就不闹了。

曲仙儿道:“喂,还不去摘?”

凌玉霄皱眉道:“喂,你想累死龙龙呀?这么高飞上来容易吗?叫它休息休息吧。”

卓悠悠吃吃笑道:“看不出,你对你的小鱼还真是蛮体贴的呢。”

楚桂儿嗔道:“哼,他不但对小龙好,对飞飞也是,就知道欺负我们,从来没对我们好过。”

凌玉霄哈哈一笑道:“怎么小师姐还吃龙龙和飞飞的醋呀?这样吧,我爱抱着龙龙和飞飞,我也抱抱你,这你满意了吧,来,乖乖……”

楚桂儿红着脸,气呼呼的道:“去去去,别胡闹啦。”

凌玉霄微笑道:“你们不是要玩嗞梨花吗?就在这里玩吧,对了,刚刚在袋子里见到我带来的那个宝贝了吗?师傅,你看到了吗?”

陶天喜乐的眉开眼笑,哈哈笑道:“哎呀,霄儿,你可真行呀,没想到开天辟地盘古斧你都能找到,我们看到了,真是一把宝贝呀!”

洪袖儿道:“我爹爹见到一定会喜欢的。”

凌玉霄道:“谁说给你爹爹了?不给他,我自己留着。”

洪袖儿气道:“喂,你又不用斧子,你留着做什么?”

凌玉霄道:“做什么?我用来劈柴,做饭,烧火,多方便呀。”

几个人扑哧一声笑了,被玉霄逗得笑出了声,这么一把神斧他居然说用来劈柴烧水,简直就是暴敛天物。

洪袖儿气道:“喂,那可是一把神斧,你用来劈柴?”

凌玉霄嘻嘻笑道:“我管他什么神斧不神斧呢,反正斧头是我得到的,就是我的,我用他来挖粪坑,你也管不着,唉……其实呢,我本意是要送给六师傅来,不过嘛,他的女儿得罪了我,天天欺负我,我为什么要送给他?怪就怪他的女儿不好,除非他的女儿叫我三声好哥哥,让我消消气嘛,这倒还可以。”

洪袖儿气的又揪住了他的耳朵,嗔道:“我叫你个大头鬼,不给算啦,反正我又不要,我就偏偏欺负你,气死你,气死你……”

凌玉霄伸手也揪住了她的耳朵,哈哈笑道:“怎么,不想要星星啦?除了我能摘到之外,谁可也摘不到呀,还敢欺负我?”

几个人又胡闹了一阵,楚桂儿拍手叫道:“快快,咱们放嗞梨花玩吧,放完了,再去摘星星,然后咱们离开这鬼地方。”

楚桂儿高高兴兴的引燃了香烛,一人给了一个,然后把一篮子烟花棒都丢在地上,但走到卓悠悠面前时,气呼呼的道:“不给你玩,让你看就便宜了你了。”

凌玉霄捏了捏她的俏脸蛋,道:“喂,大家一起玩,不准胡闹,你不想要星星啦?”

楚桂儿气呼呼的把香烛给了玉霄,嗔道:“玩吧玩吧,点燃的时候,不小心炸断了她的手,活该,我不管,哼!”

卓悠悠微笑道:“多谢你关心了,不过你放心,你不会看到那一天的。”

四个姑娘拿起一支支烟花棒,然后点燃了就往天空中扔去,再看天空中刹那间犹如梨花万朵炸开,当真是美极了。

整个星光闪闪的葫芦内更是美了,就见火花四溅,天空中不断的炸开,万朵花儿就在天空中洒了下来。

姚霞轻轻靠在陶天喜的身边,叹道:“真是好美呀,这么美的风景,若是能存下来,那该多好呀。”

陶天喜叹道:“只可惜,人生如梦,美好的总不长久,就像这嗞梨花一样,只是瞬间的美丽,瞬间过后就是一片灰烬……”

姚霞也感慨万千的道:“所以说,人生如昙花一现,就应该好好的珍惜现在,因为我们的青春就像这嗞梨花一样,虽然美丽芬芳,但却不会长久,唉……年轻多好……”

陶天喜笑道:“你现在也不老呀,在我心中,你还是那么年轻,经过这次劫难,我才知道你在我心中的重要,从此之后,咱们再也不分开,就在一起玩,就算你不嫁给我,咱们做朋友也在一起。”

姚霞柔声道:“其实婚姻不过就是一种形式,只要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成不成亲,做不做夫妻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快乐一辈子,到临死的时候没有了遗憾,这一辈子也值了……”

二人彼此相依偎着,这一次劫难让两个人彼此的珍惜了,也让两个人都明白了,彼此在对方的心中是多么的重要。

凌玉霄看到他们这般亲密,过来作揖道:“恭喜师傅,恭喜师娘,祝你们白头到老,直到死也不分开,哈哈……”

陶天喜气呼呼的又重重敲了玉霄一下,气道:“你这臭小子,说话只有一半是人话,白头到老也就是了,为什么非要到死?我还不死了呢!”

凌玉霄幽幽道:“唉,那师傅恐怕说的不算了,人谁又能不死呢?除非师傅做阎王爷的女婿,恐怕那就能如愿了,否则,师傅早晚一天也会死的,霄儿也是一样呀,虽然霄儿也舍不得师傅死,可是师父要死的时候,霄儿也没能力救你呀,所以说……”

陶天喜气的捂住了他的嘴,连声道:“所以说,闭住你的臭嘴,我就不死了,气死你,气死你,这这臭小子,竟然敢咒我死?你把我骗进这里,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没大没小,敢咒我死,这就叫以小犯上,理应该重罚,看你敢不敢了。”

他气的脱下鞋照着玉霄的屁股就是几鞋底子,凌玉霄苦笑道:“喂喂喂,师傅,我只是实话实说嘛,师娘,快,救命呀,师傅打人啦……”

姚霞这个笑,既笑玉霄的顽皮,又笑这个做师傅的跟徒弟一样的没大没小的爱胡闹。

但凌玉霄这一声声的师娘,在她听来,当真是甜到了心里,她的脸微微发红,可是心却是甜的,虽然这次经历了这么多危险,可是她打心里就感激玉霄,若不是玉霄这妙计,恐怕她跟陶天喜一辈子就这么浪费掉了。

四个姑娘这个高兴,一个个拍手叫好道:“好呀,好呀,打的好,对,使劲打你这破徒弟,他坏死啦。”

几个人又玩又闹,终于烟花也燃放没了,美丽的风景也消失了,几个人意犹未尽,还在留恋那曾经的美景。

烟花熄灭了,几个人就开始催促玉霄去摘葫芦顶上的星星。

她们虽然在葫芦最上一层了,离着葫芦顶壁也挺近了,可是驭物飞行,自己上去摘,还是太高,飞不上去,除了龙鱼有这个本事外,任谁也不行。

凌玉霄点点头道:“好吧,那你们等着吧。”

他上了龙鱼,拍了拍龙鱼的头道:“喂,好龙龙,看到天上那些星星了没?带我飞上去摘几颗吧。”

龙鱼点点头,那意思好像在说没问题一样。

凌玉霄刚刚上了龙鱼,然后又跳了下来,笑道:“差点忘了,你们在这等什么?干脆都进我的口袋里来,我摘完星星,然后直接离开了,省的再下来,多飞一趟,免得累坏了小龙。”

曲仙儿嗔道:“你对龙龙比对你爹都好啦!”

凌玉霄气的重重敲了她一下,叱道:“喂,你这怎么比喻的?会不会说话。”

曲仙儿嗔道:“都是跟你学的!我才不钻这破口袋了,你放臭袜子的口袋,谁钻?”

洪袖儿道:“就是,我也不进去啦。”

凌玉霄皱眉道:“都不进去了是不是?那好,星星不摘啦,我这就骑着龙龙自己走,哦……不,谁进口袋我带谁离开,我就带师傅师娘和悠悠离开啦!”

楚桂儿气道:“进就进啦!就会欺负人!”

曲仙儿道:“还有人比你坏的吗?故意放臭袜子,我就不进去,脏死啦,臭死啦,我不进,你欺负人家,你走吧,别理我啦,我就不进去……”

凌玉霄苦笑,一看曲仙儿真的相信了,真的生气了,他知道,这丫头太过固执,真要是生气了,还真难办了。

凌玉霄嘿嘿笑着,立刻换了一张笑脸,微笑道:“嘿嘿,师姐,你真信了呀?我是逗你玩的呀,里面根本没有放臭袜子,里面都是我最心爱的东西呀,对了,你看到里面那个小包袱了没?那包袱内,有我娘给我做的衣服,是我小时候穿的,有三位师娘给我做的衣物,鞋子,我穿小了,都舍不得丢,都放进了袋子里了。”

曲仙儿失声道:“呀,你小时候穿的衣物还留着呢?”

凌玉霄点头道:“当然了,里面还有你们三个小时候穿的衣服呢,我看你们丢了,于是捡了起来,就保留着了,你想看看吗?”

几个姑娘都来了兴趣,楚桂儿哈哈笑道:“呀,我们小时候穿过的,你都有呀?哈哈,有趣有趣,那时候我们还很小来,衣服都那么小,哈哈,现在我们大了,看看小时候什么样子呀……”

曲仙儿也有了兴趣,拍手道:“呀,真好玩,喂,你为什么留着这些呀?”

凌玉霄微微一笑,轻轻摸摸她们的头,柔声道:“因为你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看到这些东西,就像看到你们一样,明白吗?悠悠,还记得你给我用竹草编的那个手镯吗,我也藏在了乾坤袋内,这里面的东西都是我最珍贵的东西。”

卓悠悠颤声道:“你……你是说,我用草编织的那个……那个手镯?”

凌玉霄点头道:“是呀,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咱们家都被大火烧光了,我只是身上穿着我娘做的衣服,手上戴着你的那个手镯,除了这两件最珍贵的之外,就什么也没有留下了,你们知道吗?你们四个都是我最亲近的人,好了,都不要闹了,咱们一起离开这里,我去给你们摘星星去,一人两颗,好不好?”

几个姑娘都不再胡闹,一个个顺从的点点头,眼睛都湿润了。

虽然这事看起来不大,可是她们却感觉到了凌玉霄那一份怀旧的心,对她们的那份关心和爱心。

也许,他总是想办法逗她们生气,只是为了让她们快乐,这一点,她们越是长大,就越是明白,所以,她们也是这样,也总喜欢跟玉霄胡闹,彼此互相捉弄玩笑,现在她们才懂,人生是短暂的,必须要懂得珍惜,他所做的一切,无非就是让她们开心。

几个人哪里再有心跟他胡闹,曲仙儿等三个小姑娘一个个拉着手都很有兴趣的去看那个包袱,临进去的时候,楚桂儿还忘不了叮嘱一句道:“喂,我要五颗星星呀。”

看到这些人都进去了,凌玉霄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系好乾坤袋,这才骑上龙鱼往上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