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6章 摘星2

第五十六章 摘星2

葫芦顶上还真是星光灿烂的有很多星星,足足有几百颗,一个个闪闪发亮,简直美极了。

就连玉霄都很纳闷,这些星星都是什么东西?难道真的是星星?

他首先来到了挂在中间的那个月亮旁,一看不由得失声道:“哇,我的天!”

原来,这月亮并不是真的月亮,竟然是一个七尺大小的珍珠,闪闪发光,就跟月儿一样的明亮。

只见硕大的珠子上,上面清气萦绕,光华夺目,凉飕飕的,当真是一件宝贝。

凌玉霄用手摸摸那颗最大的月亮,暗暗的道:“这么大的珍珠还真是少见,这难道真的是盘古尊神的灵气所化成的月亮吗?”

只见那颗圆圆的珠子,深深的嵌进了葫芦内,仿佛跟葫芦成了一个整体。

凌玉霄刚想用手摘下,可一伸手就停了下来,暗暗的道:“我若是摘走了这唯一的亮光,那这里就是一片黑暗了,这里有点光能照到下面去,那些可怜的动物们生活还能见到点亮光,若是连这点亮光都没有了,它们岂不是更可怜了?难道为了这个珠子,就要损人利己吗?做人怎么能这样呢?我要这个珠子又有什么用?算了,我不能这么做,我就摘几颗星星也就是了。”

再看那些星星,也是一颗颗跟曲仙儿手中龙珠一般大小的珠子,也是晶莹剔透美丽的很,凌玉霄在最角落里,这些星星找不到的地方,然后算了一下人数,一共摘了三十颗星星。

这些星星也是跟曲仙儿手中的夜明珠差不多大小,这些珍珠也是那么的亮,可以照亮,他就在葫芦最角落,不需要光的地方摘了三十颗星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骑着龙鱼往葫芦口飞去。

来到葫芦口时,他默念法咒,然后用手一指,喝道:“开!”

再看葫芦内喷出一股气,龙鱼载着他就飞到了外面。

他一出来就吓了一跳,只见葫芦外已经全是人了,他的另外八个师傅,以及另外的玉龙八女,还有一些重要的弟子居然都在场,像廉政,雪紫儿,魏晓晨等人,都在葫芦外等着。

凌玉霄先是一愣,而后也明白什么事了,不用问,这一定是三老一见几个人去了这么久都没出来,这才把这件事告诉了天帝九子等人,这些人才在这么等候,想办法。

果真是如此,凌玉霄带着四个姑娘飞进了葫芦内,这一去就足足有三个时辰了,已经整整半天多了,没有半点音讯。

三老等了一个时辰就等不下去了,就把这事告诉了这些人。

这些人闻听大惊,赶忙来到这里,但众人都是束手无策,怎么也想不到办法,往里看,仙气萦绕,朦胧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想进去,却不知道法咒,想进都进不去。

所有人的束手无策急的转圈子,但也无可奈何,只好耐心的等待。

幸好他们知道凌玉霄的本事,而且又骑着龙鱼去的,而且四个姑娘也都不是泛泛之辈,心中也就稍微安定了点。

可是曲仙儿的母亲,洪袖儿,楚桂儿的母亲都是暗暗的落泪,都在为女儿们担心。

尤其是听三老说,葫芦内有这么多可怕的动物,她们的心更是提了起来,但是却无可奈何,只好耐心的等着。

众人焦急的等了两个多时辰,就见葫芦猛地射出一道清气,然后就见一道光闪过,凌玉霄骑着龙鱼飞出了这个葫芦。

秦扬,阳娇等人一见玉霄飞了上来,一个个又惊又喜,上去就围住了玉霄,这个道:“霄儿,你可上来了,仙儿她们呢?”

“袖儿呢?”

苏冰也走了上来,厉声道:“霜雪呢?她们人都在那?若是她们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

凌玉霄连连道:“喂喂喂,好了,别吵啦,她们都没事,我这就放她们出来!”

众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凌玉霄赶忙下了龙鱼,然后拿出了乾坤袋,念动法诀,再看乾坤袋变大,曲仙儿等人就走了出来。

这些小姑娘一个个撒娇的扑进了母亲的怀抱,其实她们也真吓得不轻,这么多可怕的动物,她们想想都害怕。

苏冰脸上也有了微笑,但沉着脸道:“霜雪,你不声不响的就跟他去哪里面,你可知道多危险?以后再要这么做,为师可重责于你。”

卓悠悠低着头道:“弟子知罪,请师傅责罚。”

苏冰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吧。”

卓悠悠是苏冰最喜爱的徒弟,虽然有时候对卓悠悠很严厉,可是在苏冰的内心中却是极其的喜欢这个倔强的小徒弟,就连她最心爱的龙珠,她都送给了卓悠悠,可见对卓悠悠的喜爱了。

陶天喜也高高兴兴的跟几个师兄打过招呼,姚霞也跟师姐们打过招呼,八子八女纷纷责备了他们二人几句,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陶天喜的顽皮胡闹是出了名的,八子对自己的小师弟也是宠爱有加,玉龙九女也是情同姐妹,所以,这二人虽然胡闹的很,但却不加责备。

凌玉霄哈哈大笑,然后从乾坤袋内摸出了那把开天辟地盘古斧,道:“六师傅,霄儿早就说过,你喜欢用斧头,等有一天,霄儿找到了开天辟地神斧,就送给你,看看,这就是开天辟地斧了,送给你啦。”

高兴的齐天福抱着凌玉霄转了三圈,然后拿起这把开天辟地盘古斧是爱不释手。

凌玉霄刚要收好乾坤袋,再看自己的包裹被几个姑娘弄的乱七八糟的,气的玉霄道:“喂,你们这是怎么弄的?还姑娘家呢,这么邋遢?你看看把我包袱弄的。”

三个姑娘哈哈笑着,一个个连蹦带跳的捡起一件件小衣服,这个嘻嘻笑道:“哈哈,这是我小时候穿的呀,真好玩,好可爱吆……”

“是呀,那时候我们多小呀,看看这小衣服……”

三个姑娘一个个拿着这些衣服比着自己的身子,吃吃的笑个不停。

儿时的衣服能保留下的有多少?又有多少人懂得这些衣服的珍贵?

等我们长大时,是否还会记得儿时最难忘的回忆?最珍贵的童年?

当我们长大时,再无意中看到小时候的衣物,你又会想起什么?

是感慨岁月如水青春一去不回,还是怀念那最美好的时光?

不管怎么样,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回忆之所以如此的令人欣喜难忘,感慨怀念,只因为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回不去那份童真,回不去那个年代,回不去那段时光了,你是否会感到心酸?你是否会流泪?

卓悠悠也找到了自己小时候亲手为玉霄编制的那个最简单的手镯,这是用柔软的青竹枝和草编织而成,虽然简单,但却是她亲手做的。

本来她编了两个,一个送给了玉霄,一个自己戴在了手上,因为这样,还被伙伴们玩笑说他们是一对,可是,多年过去了,自己的那个早就无形无踪了,可是玉霄的这个却依旧保存着,她手握着这小小的手镯,泪水不由得湿润了,又想起了童年的往事,唉……只是,过去的再也回不去了,若是人不用长大,永远活在快乐里,那该多好?

卓悠悠拉住了玉霄的手,又把那这一生最珍贵的手镯塞到了玉霄的手中,柔声道:“这个,你还是替我放着吧,我……我粗心大意,别再丢了,一定要好好保存着,等我老的时候,再看一看,你说,那时咱们是什么心情?”

凌玉霄也感慨万千,紧紧的握住了这竹草编制而成的镯子,这哪里是什么镯子,简直比世上任何东西都珍贵,因为它留下了太多太多的记忆!

凌玉霄开始收拾起自己的包袱,看到三个师姐依旧在玩,笑道:“玩够了没?是你们自己放着,还是我给你们放着呀?”

曲仙儿嘻嘻笑着,把那件粉色的衣裙在自己身上比着,微笑道:“你看看,哈哈,那时候我这么小呀。”

洪袖儿也兴奋的道:“哇,真好看。”

楚桂儿用鼻子闻了闻,连连道:“还有香水味呐,这是我当时打的香水嘛。”

凌玉霄哈哈笑道:“喂,别闻了,别玩了,忘了告诉你们了,这就是当年你们在学堂上不小心尿裤子时尿脏的衣服,我还没洗呢,你们不嫌脏呀。”

三个人一听立刻又想起了玉霄捉弄她们的事,一个个红着脸,这个过来揪住玉霄的耳朵道:“喂,你还说!还不是你捉弄我们,用你这破葫芦弄湿了我们的衣服,哼……”

“他最坏啦,姐姐们,打他,打他……”

四个人又打又闹,又胡闹在了一起,九子和九女看了纷纷不住的摇头苦笑,但也早就对这四个人胡闹顽皮习惯了。

曲仙儿把衣服又包裹好,整齐的叠了起来,又给玉霄塞进包裹里,红着脸道:“喂,你帮我们好好保管吧,等我们老的时候,不不不,我们不会老的,等我们大了的时候,再看看。”

她最是爱美爱干净,一想到老的时候,满脸皱纹,花白的头发,她就不寒而粟。

凌玉霄哈哈笑道:“那你现在还小呀?师姐,人都会老的嘛,你又怕什么呢?”

曲仙儿叱道:“去去,谁怕啦。”

凌玉霄哈哈笑道:“你不怕?哈哈,别看你现在这么年轻漂亮,到时候等你老了,牙也掉光啦,头发也都白了,满脸皱纹,腰也弯了,看看,看看,看看叶方士和小糊涂仙,这就是榜样,你也会变成这模样的,到时候,你就变成老太婆啦,噢噢噢噢,到时候叫你臭美……”

曲仙儿气的重重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嗔道:“你胡说,我们不会老的,你胡说,我娘她们也不会老,我们都不会老的,就你会老,变成老头子……”

九子九女苦笑着摇摇头,人又怎能不老?人又怎能不死?就算是修道,不过只是能减缓衰老罢了,到时候,依旧会落得个老态龙钟的模样,曾经的英俊少年郎,翩翩美少年,总有一天会变成糟蹋的老头子,曾经倾国倾城的美人,最美的花儿,早晚一天也会枯萎,也会变得难看至极,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人又有什么办法?

楚桂儿道:“行了师姐,咱们老还早着呢,别杞人忧天啦,对了,我们的星星呢?快给我们,对了,月亮呢?”

凌玉霄从怀里掏出了那三十颗摘来的星星,四个姑娘高兴的直跳。

一个个过来就要伸手拿,凌玉霄赶忙收了起来,道:“喂喂喂,慢慢,我来分,不准乱动。”

他说着,微笑道:“那,先给悠悠。”

曲仙儿嗔道:“为什么先给她?凭什么呀?”

“就是,为什么不先给我们?”

凌玉霄道:“因为这是我摘的,我说的算。”

他把手一张,微笑道:“悠悠,你挑几颗吧,一人五颗,你喜欢那颗就挑吧。”

卓悠悠得意的看了看三个姑娘,然后高高兴兴的挑了五颗。

卓悠悠望着这五颗晶莹剔透闪闪发亮的珍珠,赞道:“哇,真好看,师傅,师傅,您看看呀。”

苏冰也接过来看了看,不仅动容道:“龙珠!这也是龙珠,我的天,这么多,这是哪里来的?”

卓悠悠道:“葫芦里天上生的,还有很多很多来。”

卓悠悠也会办事,把珠子都给了师傅,微笑道:“师傅,送给你呀。”

苏冰虽然看似很冷漠,但内心却并不那么冷,当下一看徒弟这般的孝心,十分的满意,微笑道:“师傅不要,去,分给你的师姐们一人一颗吧。”

卓悠悠还有六个师姐,除了冷凝和薛冻之外,还有六个,只不过,卓悠悠是苏冰最宠爱的徒弟。

另外,还有两个炎黄二国的公主,也是苏冰的徒弟,但却很少在山上。

卓悠悠高高兴兴的分给了四个师姐,然后自己留下了一颗。

凌玉霄把这些珍珠一人五颗都分给了曲仙儿等三人。

就这样,还剩下五颗,他又拿出三颗来给了卓悠悠,然后余下的两颗就送给了姚霞。

三个姑娘可不高兴了,曲仙儿嗔道:“凭什么你多给她?”

“凭什么你给她八颗,给我们五颗?”

凌玉霄道:“你没看到她的都送人了吗?”

“那是她的事,她都送了,难道少几颗就多给她几颗吗?这不公平。”

凌玉霄道:“不公平?你们不要呀,那好呀,不要都给我吧。”

三个姑娘立刻紧握在手中,抱在了怀里,叱道:“你想的美,才不给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