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7章 离去1

第五十七章 离去1

凌玉霄微笑着把珠子塞给了姚霞,道:“喂,小师傅,小师娘,这两颗夜明珠就算是霄儿送给你们成亲的礼物吧,算是徒儿的一番小小心意吧。

陶天喜赶忙道:“嘘,别胡说。”

姚霞的脸也红了,轻声道:“你别乱说。”

八子和八女都是成人,早就明白他们之间的事,这回一看二人这般的亲热,就知道二人走在了一起,一个个开怀大笑,笑的二人简直都抬不起头来了。

楚桂儿好像想起了什么来,问道:“喂,那个大月亮呢?你摘下来了吗?给我们看看呀。”

凌玉霄道:“那月亮有两尺多大,也是跟这些珠子一样,不过就是大了几十倍罢了,有什么好看的,我没摘,我又不喜欢,我摘它做什么?”

曲仙儿失声道:“你……你没摘?你傻啦?那么大的龙珠,可以当油灯用了,你居然不摘?”

凌玉霄道:“喂,你有毛病呀,我要是摘了下来,葫芦里不就一点光也没啦?那那些动物怎么生活?整日活在黑暗中吗?你怎么这么坏呢?我的师姐虽然小气,野蛮,娇气,爱耍小姐脾气,可好像没这么坏吧?”

天帝九子不由得心中称赞,暗暗的道:“没想到这孩子这么善良,真是难得。”

曲仙儿嗔道:“你混蛋,我有这么多缺点吗?你再说一次试试……”

曲天赋叹道:“行了,不要闹了,霄儿做的对,既然葫芦内那东西是用来照亮的,有很多动物都需要,咱们摘了做什么?有这么多珠子了,就算了,别胡闹了。”

楚桂儿道:“真没见过你这种傻帽,管他呢,那些动物没月亮,还不是一样活着吗,而且它们那么坏,叫星星照亮就是了。”

凌玉霄道:“再坏也没你坏,你画那么多可怕的东西,把人家都吓出神经病了,你说你不坏?”

九子和九女一看没什么事了,只有这几个孩子吵闹,于是一个个啼笑皆非的走了,只留下了几个人在这里依旧叽叽喳喳的说笑。

但无论如何,这一次倒是没有白去,几个人都得了几颗夜明珠,当真是高兴的很了。

四个人一看玉霄一颗珠子都没留下,不仅道:“喂,你的呢?”

凌玉霄哈哈笑道:“都给你们了,我一颗也没有,这你们满意了吧?”

“你真是傻瓜,天上那么多星星,你就不会多摘几颗呀?”

“就是,不要白不要,你傻呀。”

凌玉霄笑道:“那咱们再回去摘去?”

四个姑娘不寒而粟,纷纷道:“喂,还去?那多危险?算了,别去啦。”

曲仙儿拿出一颗珠子,塞给了玉霄,柔声道:“给你的。”

另外三个人也纷纷一人拿出颗珠子也塞给了玉霄,洪袖儿道:“别说我们做师姐的没师姐样,这好了吧。”

凌玉霄很开心,笑道:“这样才对嘛,这四颗珠子是你们送给我的,我好好留着,等你们老的时候,要老死的了的时候,我看看珠子,还能想起你们的好来,对不对呀?”

“你才死呢,死玉霄,你坏死啦,说话真难听。”

“姐姐们,打他,他说话难听死啦,咒咱们死呢……”

几个人又打闹在一起,开始嬉闹玩笑,在他们眼中,好像这世界没有什么烦恼似的,仿佛有了玉霄,这世上只有快乐,没有了烦恼。

第五十七章离去

天帝山和龙女山比试完毕,立刻又迎来了一件喜事,这就是天帝九子第九子嘻嘻哈哈陶天喜和玉龙九女中最天真烂漫的八女姚霞的事。

天帝山和龙女山早就是秦晋之好了,虽然当时没有秦晋之好这个词语,可是他们确实是亲上加亲亲密的很。

这一次二人能够彼此珍惜,走在了一起,他们这些做师兄师姐的都很开心,决定立刻为他们操办。

陶天喜也没有再推辞,他已经赞同了师兄们的劝告,至于生儿育女后代们究竟寂寞不寂寞,痛苦不痛苦,活着累不累,就叫后代子孙自己去努力去吧,而作为他们自己,只要生活的开心,这一辈子幸福快乐就行了,管什么后代子孙是不是天地间的玩偶呢?

人谁又不是天地间的玩偶?既然已经是玩偶,这一辈子就要做一个快乐的玩偶,不再孤独的玩偶。

人谁又不是自私的?为了发泄男女之间的**,这一辈子自己活的快乐,于是生儿育女,再也不管后代子孙愿不愿意来到这个世界,来到这世界究竟喜不喜欢,快不快乐,寂寞不寂寞,痛苦不痛苦,只要他们自己快活就行了,管什么以后?

所以,人人都抱着这个思想,世间万物也是这个思想,于是,繁衍生息,快活**,于是世间万物都在做天地的玩偶,就这么继续下去,直到天地灭亡为止。

也许在万物的眼中,他们生儿育女,后代就应该替他们分忧,给他们养老,让他们驱驭,理所应该,替他们杀人,放火,打江山,因为这是作为子孙的责任。

可作为子孙真的有这个义务吗?世间做父母的有哪一个是经过孩子的同意才生孩子的?男男女女哪一个不是在享受着制造玩偶的快乐?做子女的,难道不是父母的玩偶?

假如人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是否还会有人选择来到这人吃人残酷的世界?是否还有人会选择来到这寂寞,孤独,痛苦,活到头还是一场空的世界?

也许,人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的话,再也没有人会选择来到这世界。

只可惜,人生是没有选择的,既然生了下来,就必须活下去,哪怕痛苦,孤独,寂寞,活的生不如死,也要活下去,这就是人生,这就是犹如玩偶一般的人生。

人都免不了做玩偶,所以,做玩偶的时候,一定要做一个快乐的玩偶。

凌玉霄也免不了做玩偶,他不知亲生父母是谁,可是父母却生了他,又抛弃了他,他有时甚至在想,若是父母没有生育自己,自己又怎能受这些痛苦和折磨?为什么要生自己?为什么自己要来到这无情的世界?最后被天地玩弄够了,又把自己毁灭?这究竟是为什么?

也许,他就是一男一女**发作了,忍不住**的折磨,那男女这才苟合,不小心怀了他,然后因为由于苟合,怕人发现,就抛弃了他吧。

所以,他的出生,也许就是男女玩乐,不小心制作出来的玩偶吧!

凌玉霄有时候就这么在想自己的亲生父母,他甚至憎恨他们,可是却又不知道他们究竟是谁?

虽然他没有亲生父母,可是却无意中进入了傲人族,养父养母待他如亲生,那么的宠爱他,那么的爱着他,让他真正感觉到了家庭的温暖。

可是好景不长,好人总是不得好报,养父养母就这么被妖魔所害,若是不能为他们报仇,怎对得起他们的养育之恩?

所以,他不想学道术,依旧去学,他这些年的努力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为这世上最有做人的尊严,最善良,最平等,最值得尊敬的民族,人类中最伟大的民族傲人族一百多条人命雪恨,雪耻!

卓悠悠也是一样,她是真正的傲人族的人,她亲眼见到贼人的刀无情的刺入了自己亲人的胸窝,那血淋淋的场面,她一生不会忘。

为了这仇恨,她甚至放弃了傲人族做人追求自由,平等,永不屈膝于人的宗旨,做了一个没有尊严,没有自由,没有平等,为了学艺,跪倒在这些衣冠楚楚的师傅面前,她的心无时无刻不在流血,但为了报仇,她什么都可以做!

他们终于都学会了惊人的法术,既然都已经学会了法术,那还等什么?

管他什么是人类统治这个世界,还是兽类统治这个世界了,什么责任,什么义务,对他们来说,都是狗屁!

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亲手把那些屠戮傲人族的恶人,妖魔亲手杀掉,把侮辱傲人族的人杀掉,把傲人族失去的脸面追回来!

他们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天下人宣布,傲人族的人永远不会死,傲人族的人,永远是最优秀的!

凌玉霄望着卓悠悠,他们早就约定好了,一个月后,就要一起离开这里,一起去报仇,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包括他们的师傅。

闻听他要去报仇,一个月后就动身,他那三个青梅竹马斗气长大的师姐,一个个都来了兴趣。

三个人都嚷着要去,凌玉霄苦笑道:“你们去做什么?我们是去报仇,不是游山玩水的。”

曲仙儿暗暗的道:“我不去才怪呢,让你俩花前月下的,谁知你们是去报仇,还是玩去?”

而且她们也不单是贪玩,其实也是放心不下,虽然跟自己的师弟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互相捉弄,但是在她们内心中早就把玉霄当作了亲人,也是最喜欢的人。

曲仙儿微笑道:“我们去帮你的忙呀。”

洪袖儿道:“你们还不知道吧,你们的师傅都说过,你们要去报仇的时候,他们都会派出各自的弟子助你们一臂之力的,你们高兴吗?”

楚桂儿道:“而且据我所知,你师傅他们会派出很多精英弟子,一个是帮你们报仇,再一个也想让这些弟子历练历练。”

凌玉霄道:“真的假的?”

卓悠悠也道:“真的吗?”

曲仙儿道:“当然是真的,我们都是听爹娘说的呀。”

二人这才知道是真的,心中虽然感激,可是彼此互相看了看,却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卓悠悠微笑道:“师傅她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是我们傲人族的事,我们自己会解决,我们不需要别人可怜,我们自己报仇就可以了!”

凌玉霄道:“不错,我们学了这么多年道术,为的就是亲自去雪耻,依靠他人的力量,我们不需要!”

曲仙儿嗔道:“你傻啦?给你派这么多高手你不用?自己傻的一个人去?你脑子进水啦?”

楚桂儿道:“就是,一对白痴,真是天生的一……哦,不不不,真是神经不好。”

她刚想说真是天生的一对,不由得暗骂自己,这样说,岂不是祝福他们吗?

洪袖儿道:“就是呀,咱们天帝山,我爹爹他们说,会派出廉政,原信智,应刑,岳商,血红这些厉害弟子,对了还有我们三个最厉害的女弟子,至于她们龙女派,我听说会派出雪紫儿,岳盈,秋离,魏晓晨,谢雨霏,倪梨姗,冷凝等人,你们看看,师傅们对你们多好,派这么多高手助你们一臂之力,你们为什么傻的自己去冒险呢?”

果不其然,还真是这么回事,原来,天帝九子和玉龙九女都知道凌玉霄和卓悠悠学艺的目的,而且狼王他们也是天魔的手下,帮玉霄他们报仇,一个是可以消灭天魔部下,再一个就是可以让这些年轻的后辈弟子历练历练,给他们一个锻炼的机会,只不过,想过两个月,喜事办完,然后再跟凌玉霄二人谈谈。

凌玉霄十分的感激,叹道:“没想到师傅他们对我们都这么好,好吧,就听三位师姐的,我们一起报仇去。”

卓悠悠道:“是呀,师傅们对咱俩恩重如山,还这么帮助咱们,那咱们就待上两个月吧,两个月后咱们一起去好吗?”

凌玉霄点头道:“你说的对,咱们两个月后再动身。”

凌玉霄虽然嘴上说两个月后动身,但却暗暗的道:“要报仇我也要一个人去,也不能连累了悠悠,贼人妖魔实在是厉害,我怎能连累悠悠?怎能连累师姐们?让她们也有危险呢?就算死,我也要一个人去死,若是这些年的努力都报不了仇的话,那我所学的还有什么用?两个月动身,哼哼,我半个月后就悄悄的走,到时候,等你们发现了,我仇也报了,就算报不了仇,大不了死了也就罢了,我学了八年了,苦修八年了,若是不能亲手报仇,还要依靠师傅们,那我学这些有什么用?当时叫他们替我去也就是了,何必等到现在?我们傲人族的人不会受人恩惠,更不需要别人的可怜!”

他暗暗的打定主意,嘴上答应两个月后动身,其实打定主意半个多月后,等小师傅和小师娘成了亲,他就悄悄的离去。

就这样,比试完毕,他们都回到了天帝山,卓悠悠却说要多跟师傅待一些时间,因为下山报仇不知生死,所以,多伺候师傅一段时间,也算是尽了师徒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