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7章 离去2

第五十七章 离去2

终于,五天后,天帝山的人张灯结彩吹吹打打前来迎娶姚霞过门了,姚霞高高兴兴的嫁给了陶天喜,二人终于走在了一起。

天帝山和龙女派的人欢欢喜喜热闹了几天,一切终于又恢复了正常。

凌玉霄依旧跟往常一样,跟三个师姐天天到处玩,到处嬉闹,这些日子,凌玉霄对三个人特别的好,也不再捉弄她们,也不再气她们了。

因为凌玉霄打算过完这个月,这就悄悄的离开一个人去复仇了,他想多跟师傅师娘,三位师姐多聚聚,因为这一去生死难料,凶多吉少,所以,在这有限的时间里,他想多给她们一些快乐。

所以,每日里,他都跟三个人到处游玩,不是骑着天马跟她们在天空中一起飞翔,就是骑着龙鱼带她们在水里玩耍,四个人每日里都这么开心,这开心的日子,一起嬉闹玩笑的日子一过就是八年了。

凌玉霄的心不由得酸楚,他们一起长大,眼看着她们从那么小的小女孩出落到现在如花似玉的大家闺秀,就这样跟她们胡闹玩笑,彼此捉弄,彼此斗气的过了八年,这八年中有多少难忘的回忆?多少甜蜜的往事?

他早就把她们三个当作了自己最重要的人,甚至比悠悠和姐姐都重要,因为毕竟他们是一起长大的,毕竟有这么多年的情感。

若是让他在她们三个人中做一个选择,娶一个,那连他自己都无法取舍,因为她们都是那么重要,那么的令他难忘。

曲仙儿的娇艳,野蛮,淘气,固执,多才多艺是那么的可爱。

洪袖儿的坚强,温柔,无双的舞技也是那么的可爱。

楚桂儿的天真,活泼,机灵,心灵手巧,也是那么的可爱。

如何选择?如何取舍?她们对自己来说,都是那么的重要!

人生,难道真的要选择吗?

人生,真的不能同时拥有吗?

人生真的这么无可奈何吗?

若是让他选择一个,而令另外几个痛苦的话,那他宁愿都不选择,都跟她们做朋友,做一生的朋友也无怨无悔。

男女之间除了夫妻之外,真的就不能做朋友了吗?

自古多情空余恨,多情的人,有时候必定会一无所有,一个也得不到,但多情本就是他的本性,重情本就是他的本性,怀旧本就是他的优点,他又能如何?

其实,别说他很苦恼,就连三个姑娘也很苦恼,她们自小情同姐妹一起长大,跟他也是青梅竹马,可长大后,却要和姐妹争夺心爱的男人,那是一种什么心情?更令她们苦恼的是,不但她们三个,而且又多了一个卓悠悠。

难道爱情真的不可以分享?难道一个男人必须只能喜欢一个女人?

爱情的苦恼,人生的选择,有时候就是如此的无可奈何。

但她们也习惯了,知道快乐是短暂的,不管他以后会选择谁,三个人还是好姐妹。

所以,她们虽然年纪都不小,可是四个人依旧跟小时候一样,到处玩,到处闹,天天活在快乐之中,若人生真的就这么过一辈子,又有什么不好?

所以她们也不想那些苦恼的事,快乐一天是一天,因为她们也渐渐的明白了,未来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就这么,四个人又开开心心的过了二十多天,凌玉霄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也到了自己该离去的时候了。

要道别吗?要再看她们一眼吗?

算了吧,就这么样吧,他打定了主意,然后轻轻的走了出来,带着自己的三只灵兽,然后骑上了天马,就飞上了半空。

月朗星稀,又是一个深夜,她们已经熟睡,哪里又能想的到,他早就离去?摸着黑就走了呢?

当她们发现他不见得时候,他骑着天马早就飞到了自己的家乡了。

等她们追来的时候,他一切都做完了,仇说不定报了,他也说不定死了。

凌玉霄望着朗朗繁星,暗暗的道:“爹,娘,傲人族的乡亲们,玉霄苦修了八年,不为修仙成道,只为了为咱们傲人族的人雪耻雪恨,你们等了这么久,是否也很焦急了吧?我这就去了,若是报不了仇,霄儿死了,咱们就在天上一起做闪闪的星星,咱们又可以团聚了,这也是霄儿的心愿。”

他对空祷告,他不相信人死后会别变成鬼,他相信傲人族的传说,坏人死后会变成鬼,而好人死后就会变成星星,去天堂做星星。

他骑着天马转了几圈,然后一拍天马,带着龙鱼和菁菁鸟就飞离了天帝山囚牛峰!

三只灵兽都不明白为什么主人会深更半夜的带它们离开,但三只灵兽跟玉霄这么多年,玉霄对它们犹如对待人一般的看待,从没有亏待它们,充分的给它们自由,给它们快乐,所以,三只灵兽和玉霄可谓是忠诚的朋友,对玉霄三只灵兽是打心底就敬服的很,所以,对玉霄的话是十分的顺从。

凌玉霄骑着天马,穿云破雾,刹那间又赶到了龙女山,围着龙女山转了几圈。

要跟她道别吗?也不必了!

他来这里,只是为了能再感觉到她的存在,这么晚了,何必再道别?

凌玉霄暗暗的道:“悠悠,就算报仇,也是我去,你应该好好活下去,咱们再见了,能在有生之年再见你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再见吧!”

他转了两圈,然后骑着天马就离开龙女山,一道光往傲人族方向而去。

刚刚离开龙女山,忽听有人娇声喝道:“凌玉霄!你站住!”

再看半空中飞下了三个人,三个女人!

凌玉霄失声道:“师姐!”

来得还真是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三个姑娘,就见三个姑娘气势汹汹,横眉怒目的就在前面拦住了他。

凌玉霄头都要炸了,万没想到这三个人居然会在这里等着他。

凌玉霄赶忙嘻嘻一笑,道:“吆,三位师姐真是好雅兴呀,这么晚不睡觉出来赏月呢?”

三个姑娘二话不说,三个人气的噘着嘴,驭法宝就冲到凌玉霄的天马前,这个上去一把扭住了他的耳朵,那个上去捏住了他的鼻子,三个人总是这般的收拾他,那一次都不例外。

曲仙儿用凤鸣碧玉箫二话不说照着他的头就敲了两下。

凌玉霄痛的大叫道:“喂,你们疯啦?想打死人呀?”

曲仙儿嗔道:“你说,你这是要去哪?”

凌玉霄微笑道:“还能去哪呀,我这不是出来逛逛嘛,晚上睡不着,出来玩玩,还要经过你们的许可吗?”

洪袖儿气道:“这时候了你还撒谎骗人?我们知道,你是要偷偷走,去报仇的!还骗我们?当我们是三岁的孩子?”

凌玉霄一看谎言被识破,也不再隐瞒,微笑道:“不错,那又怎么样?我之所以拜你们爹爹为师,并不是因为我想学什么狗屁道术,想成仙延年益寿什么的,我的目的就是学好之后,为我们傲人族雪耻,为我父母报仇的!”

楚桂儿怒道:“那你为什么偷走?我们不是说了吗,会帮你的,你为什么自己去?”

凌玉霄傲然道:“对不起!傲人族的人只有一身傲骨,报仇是我的事,我不需要别人帮忙,若是那样的话,我何必等八年之久,直接请师傅替我报仇就是了!”

曲仙儿气的重重的又敲了他一下,嗔道:“你这人怎么就这么固执?你可知道妖魔多厉害?你可知道妖魔在哪里?你一个人去,你不想活了?”

洪袖儿道:“他就是这种混蛋,早在小的时候咱们不都清楚了吗。”

凌玉霄冷笑道:“我早就不想活了,生死无所谓,尊严最重要,那些畜生杀我傲人族子民的时候,凌辱我们,我永不会忘记,这个仇我自己会报,不需要别人可怜和同情,你们也是一样!”

曲仙儿气的扬起凤鸣碧玉箫又要打他,凌玉霄不再玩笑,气呼呼的一把就夺过了玉箫,甩手就给扔了下去。

就见凤鸣碧玉箫往地上落去,心疼的曲仙儿惊叫一声,急忙念法诀给招了回来,曲仙儿嗔道:“你……你敢丢我的东西,你混蛋,你无赖……”

凌玉霄怒道:“我告诉你,我说过,这件事不需要你们插手,我也不想求任何人,也不需要任何人可怜,你们走吧!”

三个姑娘一看玉霄真的生了气,一个个也不再胡闹,也不再打他,自小到大,凌玉霄没生气的时候,她们怎么捉弄他,他都不会生气,就跟她们一起玩笑,可若是他真的生了气,三个人就完全束手无策了,因为他真的生了气,谁要是敲他头,扭他的耳朵,他绝对会把三个人呵斥一顿。

若是依旧是执迷不悟的,那他就会以牙还牙了,不管你用什么打他,用手打他,他敲你的手,用东西打他,他砸烂你的东西,三个人都很了解他的个性,故此见到他真的生了气,一个个也不再跟他胡闹。

洪袖儿扭住他耳朵的手,立刻变得温柔起来,轻轻的抚摸道:“喂,小师弟,你干嘛生气呢?师姐打疼你啦?噢噢噢,不疼,不疼,乖乖,师姐,你也真是的,干嘛用这玉箫敲他呀。”

曲仙儿气的脸都红了,嗔道:“你听听他说的话!”

楚桂儿嘻嘻笑道:“小师弟,我们陪你报仇不好吗?咱们一起长大,还分什么彼此呢?”

凌玉霄板着脸道:“不好!你们三个都回去,这没你们什么事,都回去吧!回去告诉师傅师娘他们,就说我凌玉霄很感激他们的教导之情,去吧!”

他说着,这就要催动天马而行。

楚桂儿使了个眼色,两个人立刻会意,一时间,三个姑娘开始哭了起来。

曲仙儿呜呜哭道:“你欺负人家,丢人家的法宝,你给我摔坏了要赔我,人家都是好心要跟你一起去,你不但不领情,还骂我们,呜呜呜,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洪袖儿也哭道:“你跟本就拿我们当外人,还说什么青梅竹马,都是骗人。”

楚桂儿抽泣道:“你去吧,你去我们也去,到时候,我们死了,你就高兴了,这好了吧,你去吧,我们有腿有脚的,自己又不是不会走,你走吧,走呀……”

凌玉霄这个气,但对这三个姑娘真是无可奈何,三个人也是聪明的很,都知道玉霄的弱点,那就是见不得她们哭,所以她们一旦对付不了玉霄了,就用这个办法。

凌玉霄苦笑道:“喂喂喂,哭什么?你们多大了?再说了,你们哭也学的像点好不好?那那那,眼泪呢?干打雷不下雨呀?行了,我去报仇,不是去玩。”

楚桂儿嘻嘻笑道:“喂,带我们去呀,我们本事这么高,就算给你帮个小忙也是好的嘛,再说了,就算你死了,也总要有个收尸的吧,我们帮你收尸不也挺好的嘛。”

凌玉霄气的捏了捏她的脸,叱道:“收你个大头鬼!你这是咒我死呢?”

洪袖儿道:“我们去了帮你的忙,至于仇呢,还是你自己报,这总行了吧?”

曲仙儿道:“就是,你看看,我们都没有告诉爹爹他们,就咱们四个去呀,你若是把我们当……当师姐的话,就带我们去。”

凌玉霄苦笑道:“你们可知道多危险?万一你们出了什么意外,我怎么对得起师傅师娘他们?乖乖听话,回去吧。”

楚桂儿嗔道:“你这么小看人?我们的本事你没见到吗?你不叫我们去,我们就自己去,你看着办吧。”

凌玉霄道:“喂,你们可知道路上多危险?别说危险了,就算你们要洗澡,都没地方洗澡去?你们不怕?”

三个人摇摇头,凌玉霄道:“别说洗澡了,就算大小便都没茅房,到时候,蚊子咬屁股,擦屁股都没有布,就用石头,呀……脏死啦……”

三个姑娘脸红了,曲仙儿气的重重的敲了他一下,嗔道:“无赖,流氓,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恶不恶心?”

凌玉霄苦笑道:“我说的是实话,难道你们女人不大小便呀,难道不吃东西呀。”

三个人脸通红,嗔道:“你还说,你欺负人……”

“不管不管,我们就要跟着……”

凌玉霄气的半响没说话,思虑了半天,暗暗的道:“这三个臭丫头真是固执的很,若我自己走了,她们肯定一气之下也跟着来,到时候路上再有什么危险,还不如我带着她们一起走,算了,就带她们去吧,顶多到时候,我去报仇的时候,自己偷偷的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