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8章 君子1

第五十八章 君子1

据说,就连君子族家中也是没有门的,就算那些人家中有父母子女,父母做那男女之事亲热时,也是没有门的,因为他们的子女也都是君子,正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动,所以,父母做那男女之事,也不会关门。

相反的,子女也是一样,而且有趣的是,男女之间要做男女**的快乐事时,也要礼貌有加。

男人一般会温文尔雅的对女人道:“娘子,为夫想要跟你行那男女之礼,可否?”

其实,本应称作是周公之礼,只是可惜,那时候,周公还在他娘的肚子里没出生呢。

若是女人不同意,男人绝不会做出半分对女子不敬的行为,就连自己的妻子换衣服时,若是没有经过同意,男人都不会看的。

而女人若是同意,就会对男人谦谦有礼的道:“夫君,请随便,妾也早有此意。”

“娘子请。”

“夫君请。”

“娘子请宽衣。”

“有劳夫君了。”

“娘子,我要进去了,十分的抱歉,若是弄疼你,真是对不起。”

“但请无妨,请……”

于是,一男一女就开始**欢乐,在男女中的快乐中,夫妻双方一定还会征求对方的意见,是喜欢什么姿势,等等等等,这就自不必详言了。

卓悠悠心中冷笑,迈步就往君子寨而来。

君子寨中正有两个寨中的人闲聊天,正是一男一女,似乎是一对情侣,这时见到卓悠悠径直往君子族而来,一男一女赶忙躬身施礼,男人道:“你好,贵客不知来自何方?”

女人盈盈而笑,一个万福道:“姐姐,你好,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效劳的吗?”

卓悠悠暗自冷笑,暗暗的骂道:“都他妈的伪君子!”

卓悠悠面无表情,冷冷的道:“我久闻君子国的人都是谦谦君子,族风淳朴,故此前来想见见贵族长。”

女人笑道:“姐姐,原来是想见我们族长郑修德老先生呀,郑族长如今已经年过七十了。”

卓悠悠笑道:“请问,你们族长这**年之间换来吗?”

男子道:“郑族长乃是谦谦君子,乃是我们君子族人学习的楷模,一直治理我们族长达二十年了,如今依旧在任。”

卓悠悠微笑道:“那请问,他是不是有个儿子?他的儿子额头上有一道疤痕,右手手臂上也有一道刀疤呢?”

女儿笑道:“正是,原来姐姐这么熟悉我们君子族最了不起的英雄郑谦郑大哥呀,不错,正是。”

卓悠悠暗自咬牙,暗暗的道:“还好这一对衣冠禽兽没死,否则,八年前奸污凌辱的仇如何能报?原来这对衣冠禽兽,是姓郑的,那个畜生叫郑谦,很好,很好。”

卓悠悠也是故意的来这里看看这些伪君子什么模样,也不动怒,因为仇人就在眼前,必然难逃活命,只是让仇人多活一阵罢了。

她就好像猫一样,要捉到了老鼠,不好好玩弄一番,一下子弄死,那怎能解气?

那男人道:“说起郑谦大哥,当真是英雄也,号称君子剑,他额头上手臂上的那两道伤疤,就是为了救人,不小心划伤的。”

卓悠悠点点头道:“他的家是否还没变?”

男人道:“还是在老地方,但不知,这位姑娘找郑大哥什么事?”

卓悠悠笑道:“哦,我八年前,多蒙你们郑大哥相救,故此前来感谢的,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

“姐姐慢走。”

“姑娘请慢走,是否需要我们带路?”

“不必了,多谢。”

卓悠悠走进了君子族内,就听身后的一男一女又开始聊天了,那男的轻声道:“妹妹,今晚子时,咱们相会如何?”

“好吧,子时相会,不过,你不可对我无礼。”

“那是自然,小生乃是谦谦君子,只要妹妹不同意,就算妹妹一丝不挂,不经妹妹的许可,小生定然一眼都不看,正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动也……”

卓悠悠简直都要被这些伪君子的言语恶心死了,简直都要吐了。

她本是修道之人,耳音何等的灵敏,虽然隔着这么远,二人声音也小,她依旧听的清清楚楚,若是别人恐怕就听不到了,可是她可会法术的,所以,什么都听的清楚。

卓悠悠心中暗骂道:“真是衣冠禽兽的伪君子族,哼哼,我先不招惹你们,先逗你们玩玩,等玩够了,我再将你们杀个干净!”

卓悠悠走在大街上,凡是见到卓悠悠的必然都是点头哈腰,鞠躬作揖。

大街上到处都可见文明的礼节。

“您好,您老先请。”

“您好,要不要帮忙?”

所有的一切还是像八年前见到的那样,仿佛这里是一个世外天堂,人间最美好的地方,但谁又知道,这些衣冠楚楚的人背后究竟是什么本性呢?

这世上衣冠楚楚的伪君子太多太多,谁又能看的清他们的真面目?

卓悠悠越看越来气,八年前,就是因为被他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所欺骗,故此才落得个被奸污凌辱的下场,那时的她,仅仅只有十岁呀!

十岁的她,就被人奸污,谁又能懂得那是什么痛苦?

前面就是一个壮汉,卓悠悠就把这气撒在了这人身上,经过那人的身边时,她一伸脚,就把这人绊了个跟头。

那壮汉正点头哈腰的跟路人打招呼,根本毫无防备,这一来,摔了个狗啃屎。

那壮汉刚爬起,卓悠悠就怒喝道:“喂,你不长眼睛吗?”

其实是她无理取闹,为的就是出气,而且她也知道这些伪君子一般在人多的时候从不会露出伪君子的面目,再说,就算他们露出狰狞的原貌,卓悠悠也不惧怕。

谁知那壮汉不但不生气,反而过来给卓悠悠作了一揖,擦了擦鼻子上的血,十分客气的道:“哦,对不起,对不起,在下不知道姑娘先行,故此误将脚挡了姑娘的路,害的姑娘把我绊了一跤,不知道有没有弄伤姑娘的脚?”

卓悠悠是又好气又好笑,但她想报仇,本就是没事先捉弄这些伪君子们来的,于是怒道:“你眼瞎了吗?没事跟狗似的,这个作揖,那个作揖,害的绊了我一脚!”

那个君子脸色一沉,随即又赶忙赔笑道:“是是是,是在下的不对,小生这厢赔礼了。”

周围的人连连道:“姑娘,礼仪,仪表,不可骂人。”

卓悠悠喝道:“你既然碰到了我的脚,弄伤了我,你说怎么赔偿吧?”

那君子连忙道:“理应赔偿,理所应当,这点小小意思,就当是给姑娘的赔偿金了,若是不够,请姑娘跟在下同去寒舍,一定多多赔偿就是,直到姑娘满意为止。”

那人说罢,手中托着一块银子,足足有二两多重。

卓悠悠暗自冷笑,心道:“我若是跟你回家,你一定就露出你伪君子的样子了,到时候看我是个弱女子,你就又要奸污我了,哼哼,若不是我要杀那贼子,不想打草惊蛇,今日我非要好好教训你不可!”

卓悠悠一把接过银子,立刻换了一副笑容,连连道:“久闻君子国的人温文尔雅,都是谦谦君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呀,好,好,其实呢,我刚刚是跟你开个玩笑呢,试试你们君子国男人的君子风度,既然银子你给了,那我就不客气啦。”

围观的君子们纷纷哈哈而笑,这个道:“姑娘真是顽皮,我们君子族的人都是君子,这次你信了吧。”

那个壮汉君子笑道:“多谢姑娘相试,理应该受我一拜。”

他说着,拜倒在地,卓悠悠也不客气,微笑道:“是吗?那好,那就磕头吧。”

那人拜了卓悠悠,然后道:“姑娘试在下,乃是考验在下的人品,幸好在下幸不辱命,没有辱没了君子族的名誉,所以,理应该谢姑娘赐教之恩。”

卓悠悠懒得再看这些伪君子,转身就走,走来走去,走到一处卖珠宝首饰的珠宝店,卖珠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也是一脸的笑,正在招呼客人,见到卓悠悠,问了声好,然后又跟客人讨价还价起来。

“哎,这珍珠是上好的珍珠,最少值十两一颗,您怎么收我一两呢?这岂不是我赚便宜了吗?”

“不对不对,我怎么能多收您的钱呢?您没看这珍珠上面有点瑕疵吗?只要十文钱就够了。”

“不行,最少给你二十两,你必须收下。”

“不行不行,十文,十文就好了。”

常人卖东西,唯恐卖的贱了,可是君子族的人卖东西,却唯恐卖的贵了,而且在卖东西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东西的缺点指出来,以视做人的君子作风,行的正坐得直,从不会欺骗。

卓悠悠暗自好笑,当下抓起那颗珍珠笑道:“喂,我给你们断一下吧,好不好?”

“哦,这位姑娘请讲。”

卓悠悠微笑道:“其实呢,这个好办,你不是要卖十文钱吗?”

那商人点头笑道:“不错,不错,十文都高了。”

卓悠悠又道:“你不是要给二十两吗?”

“对极对极。”

卓悠悠吃吃笑道:“这个最好办了,来,你把二十两银子给我,我帮你办。”

那买珍珠的男人连忙鞠躬,双手递给了卓悠悠。

卓悠悠吃吃笑着,然后从怀里拿出十文钱,抛在了柜台上,笑道:“这是你的十文钱,收好了。”

她说着,拿起那颗珍珠,抛给了那个买珍珠的人,笑道:“这是你的珍珠,这不就行了?”

买珍珠的人愣住了,连忙赔笑道:“可是这钱……”

卓悠悠吃吃笑道:“喂,你要买的是珍珠,打算花二十两买,而他只要十文,故此,我给了我的十文钱,换了你的二十两银子,既替你这老板圆了要价十文钱的心愿,又替你这买珍珠的圆了二十两买珍珠的心愿,你说,我这么辛苦的帮你们忙,是不是理应该奖赏我呢?于是,你不想要的银子,送给了我,就算是对我的报答和酬劳了,你说有没有道理?”

那买珍珠的人吃了个哑巴亏,但君子族的国风,是要有君子的风度,正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以德服人,以理服人。

卓悠悠说的这么有道理,他只好道:“姑娘说的是,说的是。”

卓悠悠笑道:“你若是觉得我不该收这份酬劳,可以讲出道理来,实在不行,咱们去找你们君子族的官来断一断。”

那买珠子的人暗气暗憋,但依旧谦谦有礼的躬身一揖道:“多谢姑娘解围,多谢多谢。”

那买珠子的人就这么走了,临走还忘不了说声谢谢。

卓悠悠这个笑,然后道:“喂,拿来!”

卖珍珠的老板笑道:“什么?拿什么?”

卓悠悠道:“二十两银子呀,你欠我二十两银子,难道不该给我吗?”

那老板失声道:“二十两银子?我几时欠你的银子?”

卓悠悠怒道:“你这人怎么耍赖呢?喂,各位乡亲们,君子们,你们过来评评理呀。”

一时间围上了一群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卓悠悠指着卖珠子的老板道:“你们大伙评评理,他欠我二十两银子不还,你们说,有没有这个道理?各位都是君子,是否讲理呢?难道这里的人都是伪君子吗?转头就赖账?”

众人纷纷道:“岂有此理,我们君子族不会有这种人的,姑娘请讲,看看有没有道理。”

卓悠悠微笑道:“那好吧,你们评评理,刚刚有人买珍珠对不对?”

买珍珠的道:“对。”

“那人说给你二十两买对不对?”

“对”

“那人给你二十两,可你要十文对不对?”

“对呀。”

“最后你俩推来让去的,谦谦君子的很,故此我给你们解决了对不对?”

“对呀,可是我怎么欠你银子呢?”

卓悠悠悠然笑道:“我再问你,我既然给你解决了问题,你是不是该报答我对不对?”

“对,我已经道谢了呀。”

卓悠悠笑道:“那买珠子的人花了钱,买了你的珠子,你这老板赚了钱了,而花钱的人为了感谢我赠送我二十两银子,你们是买卖双方,既然买方赠送我银子,你卖方赚了钱了,难道还不如买方大方?所以说,你们买卖双方既然要感谢我,就应该都赠送我相同的数量银子,既然买方赠我二十两,你这老板为什么不赠送我?正所谓买卖双方,公平交易,大家说这有没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