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8章 君子2

第五十八章 君子2

一时间,君子族的君子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一个老者咳嗽了一声道:“这位姑娘言之有理,公平交易,买卖平等,既然买方为了感激姑娘解围,大方的赠送了姑娘二十两银子,那卖方赚了钱,的确应该同样如此,不但同样如此,而且理应该比买方还要高才对,这位老板,请付给这位姑娘所应得的银子,咱们君子族讲的是道理。”

卓悠悠这个乐,暗暗的道:“若是人人都这么做买卖,那可就发财了,这些伪君子不但可恨,而且可笑,就逗你们玩玩,然后再收拾你们。”

那珠宝老板这个气,卖了十文钱,赔了珍珠,赔了二十两银子,简直气的脸都变了色,但君子毕竟是君子,还是要有君子的风度的。

那珠宝老板必经还是一位讲理的君子,赶忙恭恭敬敬的拿出了二十五两银子,双手捧着到了卓悠悠面前,满面含笑的鞠躬道:“姑娘言之有理,在下理应当答谢,在下绝不会比买方给的少,这区区二十五两银子不成敬意,姑娘请收下。”

卓悠悠也不客气,伸手接过银子就装了起来,然后问这些围观的君子们道:“喂,各位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吗?我不妨一起解决,怎么样?”

只见君子们纷纷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一个个暗暗道:“你还不如去抢。”

卓悠悠笑嘻嘻的拿出了那多余的五两银子,抛在了柜台上,微笑道:“老板,先别忙,给我买五两银子的珍珠,对了,你们君子族讲究的是童叟无欺对吧?既然那位十文钱可以买一粒珍珠,那我五两银子能买多少呢?老板请卖给我吧。”

珠宝老板好悬没晕了过去,这一两银子就可以顶最少五百文铜钱,换句话说,要是十文钱一颗的话,这五两银子最少买二百五十颗珍珠!

卓悠悠悠然笑道:“按照市价,一两应该值五百多文吧,那我五两银子,是不是该买差不多三百颗呢?不过呢,我这人大方的很,你就给我二百颗珍珠就好了。”

这些珍珠,其实都是大海中蚌壳里生的,都是天然的珍珠,十分的珍贵。

那老板再也没有君子的风度了,扑通跪倒在地道:“我的姑奶奶,您就饶了我吧,我小本买卖,哪里赔得起,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卓悠悠冷笑道:“哼哼,什么君子族,难道都是道貌岸然衣冠楚楚的伪君子不成?不行,我给你钱,你就必须卖给我,你们这些君子们说对不对呀?”

那老板气的跳了起来,挽起衣袖,好像要动手的样子。

就听人群中的君子们哼了一声,一个老者道:“恩……放肆,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不动手,大家要讲道理,你怎么能这么无礼呢?”

那人气的叫道:“她……她明明无理取闹嘛,你们评评理呀。”

卓悠悠笑道:“是不是无理取闹,咱们找你们族内的父母官来断一下吧,喂,谁的腿脚快,去请你们的官来,我看你们的官总该讲理吧。”

还真有人去请掌管君子族族规的官去了,那时并没有县太爷这个称呼,一般管这些执掌刑法的人叫做执事者。

时间不大,君子族的父母官来到了现场,这父母官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身穿黑衣,带着两个拿着水火无情棒的官差来到了事发现场,只见这人微白的胡须,白净的面皮,一看就是德高望重之人。

这执事者来到这里,先是给四周的人鞠躬抱拳,一一问候,满脸含笑道:“啊,各位乡亲,有礼,有礼,各位辛苦了,辛苦了。”

君子族的君子们也是纷纷行礼问候,这一场寒暄看的卓悠悠真是哭笑不得。

这执事者也过来给珠宝老板施礼道:“这位先生,不知有何事解决不了,非要报官呀?”

那珠宝商人哭丧着脸诉说了一边,那老者过来先给卓悠悠施了一礼,微笑道:“这位姑娘看样子是外乡人吧?”

卓悠悠冷哼道:“怎么,你们君子族的人欺负外乡人吗?是外来人,难道你们就不公正处理吗?”

那管事的老者晃着头道:“非也,非也,我们君子族的人最是好客,待人热诚,一视同仁,绝对会公平处理的。”

卓悠悠微笑着从怀中掏出十两银子,塞到了这父母官的手中,笑道:“只要你肯公平的处理,这个银子就是你的了,你看如何?”

那管事者脸色一沉,沉声道:“你这是在公开场合下明目张胆的贿赂官员,按照君子族的族规,理应该重罚,来人,重打二十个嘴巴!”

卓悠悠大怒,暗暗的道:“竟敢打我?我还没找你们晦气呢,正好,我就好好借故收拾你们一下!”

但出乎意料的是,就见那两个官差,不是来打卓悠悠,而是奔那执事者而去,就听噼里啪啦,那官差左右开弓,对着这执事的老者就是二十个嘴巴,直打的这老者脸颊红肿高大,足足打了二十个嘴巴,这才住了手。

卓悠悠简直都笑的肚子疼了,这么有趣的事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就听那老者捂着红肿的脸颊道:“你贿赂我,证明我威信不够,依照君子族的族规,我自己应该先受惩罚,然后才能惩罚别人,你贿赂我,我已经受罚了,现在,理应该罚你了,为了抑制这股歪风邪气不正之风,必需要重重的责办,我就罚你在珠宝店门口忏悔一天不准乱动。”

他说着,接过一个衙役的棍子,就在珠宝店门口画了个圈子,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姑娘请,因为我们君子族中的人都是谦谦君子,故此没有牢房,不过,有错的人必须要受罚,所以,我们都是画圈为牢,只要期满,就可以自动回家去,姑娘不必担心,晚上我会派人给你送来被褥,吃饭的时候,我自会给你送饭来的,请姑娘接受处罚。”

卓悠悠嘻嘻哈哈这个笑,然后问道:“喂,我要是上茅房呢?那怎么办?”

老者一指墙角道:“姑娘要是方便的话,不准离开这个圈子五丈,就请在那墙角就可,我会叫人准备马桶供姑娘使用,姑娘但请放心,我们君子族的人都是谦谦君子,正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动,姑娘方便时,绝没有人敢偷看一眼的,这一点但请放心就是。”

卓悠悠简直都笑的肚子疼了,若不因为以前见过他们这些伪君子真正模样,恐怕她都觉得这些人当真是愚昧无知的谦谦君子了。

卓悠悠悠然笑道:“那好啊,不过呢,咱们先把这件案子了结好不好?请大人明见,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她又把刚刚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当真是口齿伶俐头头是道。

卓悠悠说完,微笑道:“按照这个价格算的话,一粒珍珠十文钱,那你说,我五两银子能买多少呢?”

那老者无言以对,只好道:“姑娘言之有理,这位老板,既然你是这么卖的,就必须按照这个价钱再卖个这个姑娘才对,否则,就是买卖不公,不算是童叟无欺了。”

那人苦着脸道:“可是我没有这么多珠子呀。”

卓悠悠哈哈笑道:“那好吧,有多少就算多少吧,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那老板简直想破口大骂几句,暗自骂道:“还不是不讲道理?我都被你坑苦了,你比强盗还狠呢!”

他暗暗的发誓,以后再要有人来买东西,一定不会这么谦虚客气了。

但无可奈何,只好把所有的珍珠拿了出来,包好了递给了卓悠悠,而且还陪笑道:“多谢姑娘照顾小店生意,欢迎下次光临。”

但他却暗暗的道:“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不但把珠子抢回来,而且,我要不强奸了你,都算对不起我这男儿之身了!”

卓悠悠接过包袱,里面足足有五六十颗珍珠,她也不客气,就带在了身上。

然后微笑道:“大人,小女子有点饿了,可否容我吃了后,再来入住这画地为牢的监狱呢?”

那执事者连连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卓悠悠微笑道:“大人先不要走,就请陪我一起吃点,小女子我请客,而且我还有事请教请教呢,请吧大人。”

“姑娘请……”

卓悠悠嘻嘻哈哈的笑着,然后背着小包袱往君子族的饭馆走去。

第五十九章耍笑

谦谦君子国,文明礼仪邦,若人人都是君子,这世界恐怕就没这么多血腥了,可若人人都是伪君子,那这世界将更可怕。

有时候,伪君子比真小人更可恨。

君子族中的饭馆还真不小,珠宝店不远处就是一处饭馆,饭馆的客人也不少,伙计们就在店门口哈腰鞠躬迎接来客,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别说是进去一个人,就连进去一条狗,伙计们也忘不了鞠个躬问一声您好。

“您来啦,您往里请。”

“吆,狗狗先生,你也请。”

卓悠悠被逗的哈哈大笑,她刚来到门前,前面的人进去时,刚刚带着一条狗进去,就见伙计又鞠个躬,用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微笑道:“您好,小狗先生,您请。”

那执事老者连连点头,微笑道:“看到了没,我们君子族的民风多好。”

卓悠悠来到门前,那伙计刚想作个揖,还没等说您好,您请,卓悠悠赶忙笑道:“慢慢慢,喂,你这是人吃饭的饭馆呢?还是狗吃饭的地方?”

老者赶忙道:“姑娘,请使用礼貌用语,不可无礼。”

卓悠悠吃吃笑道:“怎么,这不礼貌吗?难道狗的名字就不礼貌吗?它们本来就叫狗,你叫我如何称呼呢?”

老者摆手道:“它们虽然是狗,可在我们眼中,狗跟人是平等的,世间万物都是平等的,在叫它们名字的时候,一定要加上个先生才可以。”

那伙计笑道:“姑娘一定是外地来的吧,那就请在我们君子族多住几天,保管姑娘获益匪浅,姑娘回到本族,依照我们君子族的法制,一定可以令天下太平的。”

卓悠悠微笑道:“喂,那你们既然一切平等,那你们要是吃肉,吃鸡肉,吃狗肉的时候那应该怎么办?难道也要经过那些鸡鸭猪狗的同意再吃吗?”

老者抚掌微笑,赞道:“姑娘真是冰雪聪明,请,请跟我来。”

卓悠悠随着老者进去,但见饭馆内已经都是人了,人人都在互相谦让着,这个道:“长者先,幼者后,点菜当然老大爷先请。”

那个道:“不不不,正所谓,爱幼,爱幼,还是你们先请。”

那边的人道:“兄台,这顿饭应该我请了,正所谓,登门是客,怎好让你破费?”

就连柜台的老板在收取饭钱的时候,也要谦让半天,老板道:“不不不,这顿饭原本是二十文钱,您怎么能给二十五文钱呢?”

客人道:“非也,非也,您老牛肉面最实惠,乃是老字招牌,早就该涨价了,而且你不但多给我加了面,而且还多给我加了两勺汤,理应该多给,请收下……”

卓悠悠放眼看了看餐桌上,吃饭的人也是一阵阵谦虚礼让,这个道:“兄台,请尝尝我的菜,请呀。”

那个道:“不不不,还是兄台请尝尝我的吧。”

最可笑的是还要跟狗谦让一番,就见狗就和人一样,蹲坐在座位上,而人吃饭的时候,一定要跟狗礼让一番,旁边一个书生打扮的人,就十分谦恭的道:“狗先生,不知你吃不吃骨头?你若是只喜欢骨头,不喜欢吃肉,就请你叫一声,你若是喜欢吃肉不喜欢骨头,就请叫两声,你若是既喜欢吃肉又喜欢吃骨头,就叫三声,你若是不叫呢,那就证明你不饿,请你指示一下吧。”

那斯文的书生手中拿着个鸡腿斯文有礼的问着狗,等待着狗的指示。

那狗早就想吃了,管他什么肉不肉,骨头不骨头的,最好一口都吃掉,那才趁心如意呢。

但这人斯斯文文的问半天,手里摇晃着鸡腿拽了半天,狗早就急了,对着那人汪汪汪叫了好几声。

那人倒是为难了,皱眉道:“喂,狗先生,您这是何意?你叫了,一二三四五……**十声了,你到底是想吃骨头呢还是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