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1章 雪恨1

第六十一章 雪恨1

卓悠悠的心在流血,她再也听不下去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经历过的噩梦,卓悠悠怒吼道:“住口!都住口!”

卓悠悠大步走过去,厉声道:“很好,难得你们还能记起八年前你们做的缺德事,我就实话告诉你们,让你们这一窝畜生死的明白,我就是当年那个被你们**糟蹋的女孩,你们没想到吧!”

她的话犹如一个晴天霹雳,别说郑谦,郑修德愣住了,就连郑善都惊呆了。冰@火!中文

郑善脸色惨变,失声道:“你!你就是她?”

卓悠悠冷冷道:“不错!你们可知道这些年我怎么活过来的吗?为了要雪今日之辱,我苦修了八年,哼哼,你们没想到吧?怎么样?滋味很舒服吧,儿子弑父,摔死亲生,**丑事,哼哼,真是很精彩呀。”

郑谦颤声道:“原来真的是你,我其实早就该想到是你的,你跟她长得太像了,你……你好狠毒!”

卓悠悠冷笑道:“我不但要让你受到灵魂上的折磨,一会我还要亲手将你一刀一刀的刮了,让你生不如死,让你们一家人都生不如死,哈哈哈哈……”

郑谦一咬牙,望到了自己养的两只斑斓猛虎了,他使劲一声唿哨,再看原本温顺的两只斑斓猛虎,狂吼一声就扑奔了上来!

郑谦厉声道:“大花,小花,给我把这个女人吃了!”

君子族的人好养虎,善于驯虎,把虎训得像猫似的温顺,可谁又知道,他们养虎的真正目的?

郑善失声道:“姑娘,小心呀!”

卓悠悠微微一阵冷笑,一看两头猛虎来到,丝毫没有半点害怕,用手一指,就见霜寒剑出鞘,立刻化作一道光飞上了半空,然后当空斩下!

就听到两声嘶鸣,再看那两头猛虎,早就被仙剑齐腰斩成了两截!

两头猛虎刹那间就倒在了血泊中,还没等扑上了,就已经重伤,只剩下了那凄厉的虎啸声,那两只猛虎在临死时仰天一声怒吼,然后再也不动。

郑善失声道:“不好,姑娘,这是它们在临死时召唤君子族所有的猛虎,你快走,快走呀,快随我走!”

他说着,过来就要拉着卓悠悠的手离开,卓悠悠二话不说,反手就是一个嘴巴抽了过去!

打的郑善一个趔趄,但就见郑善一阵苦笑,叹道:“我知道对不起你,我也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早晚也会杀我,我不求你能原谅我,这毕竟是我们一家人欠你的,你就杀了他们吧,他们的确该死,我也该死,不过,等会猛虎就会全部出动,你就这么死了,值得吗?”

卓悠悠冷冷的道:“你不要以为对我说几句人话,我就会感激你,告诉你!今日我不会放过你们家任何一个人!猛虎又有什么可怕的,难道比你们这些畜生还可怕吗?”

卓悠悠气冲冲的一个巴掌又挥出,又打的郑善滚了出去。

卓悠悠来到郑谦的面前,冷笑道:“杂种,你也有今天,怎么样,滋味很舒服吧,今日我就要你得到应有的报应!”

她一咬牙,霜寒剑就刺了过去!

就听到璞的一声轻响,郑谦的一只眼睛就被刺瞎!

郑谦虽然身受重伤,动弹不得了,可是他却还没死,这一下,当真是痛彻心扉,痛的他嘶声惨叫!

卓悠悠冷笑道:“很舒服吧?对了,当年就是你用你的这只手摸我,玩我是不是很爽?奸污幼女是不是很刺激呀?今日,我就要一刀一刀的玩死你!”

她说着,又是一剑挥出,郑谦右臂就被生生的斩下!

郑谦已经成了血人了,不住的嘶声怒吼道:“你这臭婊子,我就玩你,玩死你,怎么样,臭婊子,贱货……”

卓悠悠微笑道:“好呀,你骂呀,使劲的骂,这将是你骂的最后一声了!”

她说着,左手捏住了他的嘴,就将手中的剑插进了他的嘴里,然后使劲的用剑一搅,早就把他的舌头给绞了下来!

郑善都不忍再看,一看自己的父亲受到这种非人的折磨,心中也是寒到了极点!

卓悠悠一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粒药丸,给郑谦塞进了嘴里,微笑道:“这是保命的药,你放心我的药很灵的,在我没有玩够你之前,我是不会让你就这么死的!”

卓悠悠心中这个痛快,舍下了已经浑身是血只有一口气的郑谦,然后来到那个老畜生的身边,微笑道:“老畜生,你都七十岁了吧,幸好你没死,你要是死了,你叫我怎么找你玩呢?当年奸污我也有你一份,你知不知道,每当我想起你那肮脏的样子,我就想吐,你这么老的人了,为什么这么缺德?还修德?修你妈个大头鬼!你玩的很舒服是吧,我就叫你很舒服很舒服!”

郑修德被孙子一脚踢得都爬不起来了,他七十岁了,早就是行将就木的人了,哪里再有反抗的余地。

卓悠悠咬着牙,狠狠的一剑就刺向了这老畜生的**!

郑修德惨叫一声,没想到到老了,男人那东西被活生生的割下!

卓悠悠微笑道:“你成了阉人,我看你以后还怎么玩女人!”

然后她又拿出一颗药丸,给这老畜生也塞进了嘴里,微笑道:“放心,我也不会让你死的这么舒服,我要慢慢的玩,等我玩的开心了,再送你去死,好不好?”

卓悠悠又是一挥剑,又把这老畜生的一条腿给斩断!

郑善看到卓悠悠没注意,慢慢的走到父亲面前,刚想一剑给自己父亲一个痛快,暗暗的道:“你我必经父子一场,你受折磨,我怎能看的下去,我就送你一程,也算是尽了你多年的养育之恩吧。”

他一剑刚刺出去,就觉得刺进了一团虚无飘渺的空气中,竟然刺不进去!

卓悠悠早就看到了,过来二话不说,一脚就把郑善踢翻,冷笑道:“你还蛮有孝心的呀,哼哼,不过,你以为能杀的了他?我不让他死,谁也杀不了他!”

卓悠悠早就在郑谦身上用了冰罩,普通的人哪里能破的了她的寒冰护体。

郑善苦笑道:“你还不解恨吗?你都这么折磨他了,难道还不够?一剑杀了他都不行吗?”

卓悠悠厉声道:“杀了他?难有这么便宜的?我要将他碎尸万段,让他生不如死!包括你!”

卓悠悠一挥手中霜寒剑,一剑就挑向了郑善的下体!

就听到‘璞’的一声,郑善男人的东西也被剑斩断!

郑善痛的脸上一阵扭曲,紧紧咬着牙,连躲都不躲,苦笑道:“这样你出气了吗?只要你能出气,你随便吧,我是不会还手的,你要怎么折磨我?请便,只要能令你好受一些,你随便吧。”

卓悠悠颤声道:“你……你……”

她说着,忽然间掩面痛哭,痛哭道:“你以为这样就能补偿我吗?你以为用一条命就可以赔偿我吗?你知道我受了多少痛苦?你们简直都不是人,不是人,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我就算杀了你们又能怎样?难道就能还我贞洁?难道就能还我清白身子?你们都是畜生,都是畜生……”

她说着,猛地撕开了自己的衣襟,露出了白嫩的胸,如疯了似的叫道:“来呀,你们男人不是喜欢玩女人吗?你不是喜欢摸吗?你摸呀!你看呀!我不是很美吗?你不是喜欢吗?来呀,你很满意吧,来看呀……”

郑善闭上了眼睛,痛声道:“对……对不起,我……我知道,就算我们死,都还不了你,你不要这样,你快杀了我们,走吧,老虎这就要集合在一起赶到这里了,再晚就来不及了。”

卓悠悠一阵狂笑,**裸的胸都在颤抖,她厉声道:“我发过誓,看过我**身子的人,我就刺瞎他的眼睛,用手碰过我的人,我就斩断他的手,奸污过我的人,我就割掉他男人的东西,只要欺负过我的人,都不得好死!你们看的是不是很爽?是不是,哈哈哈……”

前来参加这喜宴的人也有五六十人,早就被这一幕幕惨绝人寰的惨剧惊呆了,这时,忽然看到卓悠悠撕开了自己的衣襟,露出了洁白晶莹完美无缺饱满柔软的**,一个个不由得眼睛都直了,就在这时,就看漫空一阵白芒闪过,就射在了他们的眼睛上!

那些凝视着她**流着口水的人,早就被漫天白芒射瞎了双眼!

卓悠悠狂笑道:“你们看的很过瘾是不是?我早说过,谁看过我,谁的眼睛会瞎的!”

郑善叹道:“还有我,你动手吧,刚刚我的手碰过你的胸,你喜欢就斩掉吧。”

卓悠悠冷笑道:“你以为我会饶了你?别忘了,你也是当年的畜生之一!”

卓悠悠掩好了衣襟,温柔的拿起了他的手,笑道:“你不是喜欢摸吗?怎么不摸了呢?来呀,小时候,你不是很喜欢玩我吗?来呀,继续玩呀,我也好想你,来呀,善哥哥,哈哈哈哈……”

她狂笑着,猛然狠狠的握住了他的手,一使劲,就把他的两根手指生生的给掰断!

郑善痛的满脸是冷汗,但却依旧不声不响,柔声道:“你要杀我,我不会反抗,你要折磨我,我也不会反抗,只要你能开心,能忘了过去的事,以后能过的快乐,我就算被你折磨死,我都心甘情愿。”

忘掉过去?难道真的能忘掉过去?

那一道伤太重了,早就伤了她原本善良的心,也毁了她的一生!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虎啸,然后又是一阵阵虎啸之声,听这声音,好像有几十只猛虎正往这里赶来!

郑善失声道:“老虎来了,你快躲起来,这些猛虎凶恶的很,一定会吃了你的!”

卓悠悠冷冷的道:“你少操心了,给我滚到一边去,区区几头猛虎我会放在心上?”

她话音刚落,再看四周,君子族的老虎几乎都往这里扑奔而来!

其实,君子国之所以这么久都没有被灭,一个是距离着妖魔很远,没有厉害的对手,再一个就是这里多养着猛虎,有猛虎看门护院,就算有一些人想打君子族的主意,也惹不起这些猛虎,再一个就是,君子族沽名钓誉,虽然都是伪君子多,但是名声极好,而且见到别人礼貌有加,不笑不说话,就和一只哈巴狗似的,试问这样的家族,哪一个人会不喜欢?哪怕当作一条狗来养着都没有害处,所以没人动他们君子族,其实,就算别人想灭掉他们,都害怕落得个欺负良善之名。

君子族猛虎还真不少,全族五百多人,猛虎就有五十多头!

就见猛虎听到那两只虎王临死时的呼唤,一头头猛虎赶忙汇集在一起,然后就扑奔到这里而来!

卓悠悠也是吃了一惊,这么多猛虎从四面八方而来,虽然她修为高,可是对于虎的畏惧还是有的,必经这些都是兽中王。

一头猛虎当先就扑了上来,扑向了卓悠悠!

这些猛虎都是认人的,这里面只有卓悠悠是陌生人,当然扑向了她!

卓悠悠赶忙一闪身避开,然后抡起霜寒剑就狠狠的劈了下去!

还没等她劈中那头猛虎,另外的一头猛虎又扑向了她!

就见郑善怒吼一声,也朝着一头猛虎扑去,跟猛虎滚在了一起!

卓悠悠一看不好,赶忙运用玉女玄冰诀,一招寒冰罩体,就罩住了自己!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

两头猛虎被气罩给震了出去,而她的气罩也被猛虎撞破!

卓悠悠暗自点头道:“好厉害的猛虎!”

她不敢大意,知道在地上四面受敌,是打不过猛虎的,这才抵挡了一下,然后御剑就飞向了半空!

她刚刚飞上了半空,这些猛虎就蜂拥而至!

卓悠悠厉声道:“好凶恶的畜生,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她左手作兰花指状,默念法诀,然后将霜寒剑在空中一阵挥舞,再看半空中烟雾开始弥漫起来,只是一眨眼间,烟雾变成了水露,又是一眨眼间,水露就变成了霜雪,然后半空中就涌现出一块块一尺多长的霜雪凝结而成的冰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