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1章 雪恨2

第六十一章 雪恨2

新书推荐:

在这些弟子中,若说对冰雪的应用上,卓悠悠可谓是胜别人一筹,她是专门修习冰霜,凝结雪霜雾露为冰剑,这一招正是聚露成冰!

卓悠悠霜寒剑一抖,大喝道:“去!”

再看半空中,寒风刺骨,冰剑如雨点一般,半空中呼啸着就扑奔了那些猛虎!

无数的冰剑就跟利剑一样,就听到虎吼声接连不断,也不知有多少猛虎就被冰剑所射中,虽然一时半刻还死不了,可是这些猛虎全身也受了伤,冰剑插入了这些猛虎的躯体,鲜血四溅!

郑善正跟猛虎厮打,眼看就要被猛虎撕咬成碎片,这时,卓悠悠一道道冰剑射出,把撕咬他的那头猛虎射瞎了眼睛,又是一道道冰剑发出,早就射透了猛虎的心窝!

卓悠悠之所以救他,可并不是因为不想他死,而是不想他这么轻松的死,因为她还没有出气呢!

卓悠悠射出冰剑,然后祭出了霜寒剑,双手一阵乱挥,再看霜寒剑半空中化作一条蛟龙,就开始往这些猛虎的虎头上斩去!

就听虎啸不断,嘶声不断,惨嚎声不断,刹那间这些猛虎几乎都被她斩尽杀绝!

地上已经到处都是鲜血,老虎的悲嚎声,人的惨叫声,刹那间就交织在了一起!

这些猛虎虽然勇猛,但却还没有飞天遁地的本事,卓悠悠御剑到空中,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她的霜寒剑是那么的冷,那么的无情,无情的将所有敢来袭击她的猛虎几乎都斩尽杀绝!

她只有这么做,只要凡是想要伤害她的人,她必定斩杀,动物也不例外,因为她若是心软,倒下的将会是自己!

这个世界就像霜雪一般的无情,只有谁的剑快,谁的拳头硬,谁就是王者,否则,就像她当年一样,被人当作畜生一样的欺凌!

若是当年她没有逃掉,这些人会放过她吗?

若是她当年没有逃脱,这些恶人就能饶了她吗?

既然他们都不肯放过她,不可怜她,她为什么要可怜这些畜生?

她这么做又有什么错?

也许,她的手段是残忍了一点,但若没有前因,又何来的这些后果?

她这么做,就是要那些作恶多端的畜生们看看,恶人没有一个好下场,必然会不得好死!

卓悠悠召回霜寒剑,一看还有五六只猛虎吓得连连后退,再也不敢扑过来了。

卓悠悠冷冷叱道:“畜生!不想死的都给我滚!”

那些猛虎也知道厉害,再也没有了刚才那股凶悍的样子,一看卓悠悠又一晃那把可怕的冷若冰霜的剑,惨嚎一声,掉头就逃,转眼间就逃的无影无踪!

卓悠悠冷冷一笑,一脚踢翻了一只还在呻吟着的猛虎,冷笑道:“为虎作伥,死有余辜!”

她大踏步来到郑善的面前,只见郑善已经浑身是血了,刚刚他也跟猛虎斗在了一起,被猛虎撕咬所伤。

郑善看了看冷若冰霜的卓悠悠,赞道:“八年不见你再也不是那个可怜的小女孩了,没想到你的本事这么高。”

卓悠悠冷冷的道:“当然,你们这些畜生只会欺负弱小的孩子本事,我苦练八年,就是为的要将你们这些畜生斩尽杀绝!”

郑善苦笑道:“恭喜你,你终于达成心愿了,这所有人的性命都在你手中,你喜欢怎么玩?怎么折磨我们?你随便吧。”

卓悠悠冷笑道:“你以为我会对你留情?我也会将你折磨死!”

郑善惨然一笑道:“我知道,你受到的伤害太深,你报仇也没有错,不过,像我这种畜生,你动手会脏了你的手的,我替你动手如何?”

他浑身是血的站了起来,男人那地方早就被卓悠悠一剑剁掉,可是他如若不觉,就见他惨笑道:“你说我们这些伪君子活在世上有什么用?其实,我真的很恨他们,我们死了更好,可是他们毕竟都是我的亲爹,我的爷爷,我居然弑父,杀妻,摔死自己的儿子,你说,我这种畜生脏不脏?你冰清玉洁,你动手都会弄脏你自己,我就替你动手好吗?”

郑善咬着牙,捡起剑,微笑道:“我的手摸过你,我就剁下它!”

他说着,恶狠狠的一剑就斩断了自己的左手!

卓悠悠都惊呆了,她都没想到,这人居然这么狠!

郑善道:“我先断左手,留着右手,然后再刺瞎自己的眼睛,这样你高兴吗?出气了吗?”

郑善忽然猛地探出双指就插向了自己的双眼!

就听到璞的一声闷响,他竟然将自己的双眼抠了下来,然后扔在了地上!

这剧痛他再也忍不住了,呻吟了一声,但依旧紧紧咬牙挺了过去,他微笑道:“怎么样?我这么惩罚我自己,你总该泄愤了吧?你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好姑娘,我真不该碰你,所以,只要对你无礼的地方,就应该受到惩罚,其实,我是真的喜欢你的,但我知道,你永远不会……不会原谅我……我们一家人对你的伤害太深太深,我也不求你的原谅,我只求你能把所有的折磨酷刑用在我身上好了,毕竟他们还是我亲人,还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想再看他们受折磨,我也不求你能饶了他们的命,只求你一剑杀了他们就得了,别再折磨他们了,最主要的,我……我不想看你永远的活在痛苦中,从今日起,你的仇报了,这件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你依旧是冰清玉洁的,以后快快乐乐的生活,好……好吗?”

卓悠悠的心都在流血,她走上几步,望着他双眼中冒着的鲜血,断了一条臂膀的伤口,望着一地的残肢断臂,她再也忍不住了,放声痛哭!

难道这些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难道这些就是自己的期望吗?

今日,她人杀的已经太多了,虽然都是该死的人,可是,死的毕竟是人,她的心怎能好受?

卓悠悠痛哭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害我?你们还我清白,还我清白!你们这些畜生。”

郑善把自己折磨的已经奄奄一息,痛苦的爬了过来,柔声道:“你……你别哭了……你是个好姑娘……今日你做的也没有什么不对,我……我只求你以后忘了这些痛苦的事,好好的活下去,我只求你给他们一个痛快,我只求你不要乱开杀戒,不要再屠杀这里的人了,他们虽然大多是伪君子,可是……可是还不至于都该死,你……你能答应我吗?要报复,就报复我一个人吧……要折磨就折磨我一个人吧……”

卓悠悠痛哭了一阵,缓缓点点头道:“好吧,我就答应你,我不会再折磨他们,我给他们一个痛快就是!”

卓悠悠用手一扬,一道寒芒就飞了过去,再看生不如死的郑氏父子终于得到了解脱。

郑善惨笑道:“你……你毕竟还是善良的,多谢你给了他们个痛快,我……我那**荡至极,也曾害过你的我的母亲还有一口气,请你帮帮我,送她去吧,免得她再活着受罪。”

卓悠悠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就见霜寒剑犹如长着眼睛一般就飞到了屋内,把那个已经得到报应正受折磨的女人也斩杀于剑下。

郑善点头道:“真是多谢你,我早说了,你毕竟是善良的姑娘,我知道,你不会再乱杀无辜了,我也不用担心了,记住,从今以后,我们这些畜生根本就没在世上来过,你也不曾杀过我们,你依旧是冰清玉洁的,等会把这烧了吧,我们死了后,你能不要活在仇恨中,能开心的做原来的你,我……我就算死也瞑目开心了!”

他话说完,猛地一挥剑,就刺透了自己的心窝!

郑善呻吟一声,缓缓道:“多谢你,若是有……有来世,我……我一定会保护你……绝……绝不会跟他们一起欺负……你……”

他说完,然后就一命呜呼,这一家畜生终于都死绝了。

卓悠悠仰天长叹一声,缓缓来到他面前,痛声道:“你这么做,难道我该谢谢你?哼哼……唉……”

仇终于报了,难道这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结局吗?

她本有心好好的折磨死这些畜生,虽然刺瞎了郑谦的眼睛,剁掉了他的一只手,虽然割掉了郑修德男人那肮脏的地方,虽然郑善也自残,可是,这些就够了吗?

她毕竟还是善良的,看到郑善这么哀求自己,她竟然会心软的给自己最恨的畜生一个痛快,这多年来的仇难道一剑就了解?

这些畜生这么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了吗?

就算杀了他们又能怎么样?

难道自己还能找回自己吗?难道自己这一辈子真的能忘了这可怕的噩梦吗?

她还不是一样活在痛苦中?

卓悠悠坐在血泊中掩面放声痛哭,就算哭破了天,难道自己心上挨的那一刀就可以痊愈吗?

她仰天怒吼:“为什么!为什么呀!为什么要伤害我!为什么要欺负我!为什么……”

仇虽然报了,可是她并不快乐,就算报了仇,她也是活在痛苦中,报了仇又能如何?

她只希望那只不过是一场噩梦,这么多年来,她也一直在告诉自己,那就是一场噩梦,根本不是真的,但这又能骗自己多久?

若是能给她个选择,她宁愿不报仇,不学道术,只求这些人不要伤害她!

但是,人生是没有选择的!

卓悠悠痛哭了一阵,然后点燃火把,把这里引燃,就见这八年来一直梦到的地狱终于葬送在火海中。

卓悠悠御剑空中,坐在剑上愣着神,仇,真的就这么算了吗?

真的要放过这些伪君子们吗?

卓悠悠长叹一声,不住的告诉自己,就这么算了吧,就这么算了吧!

她再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她怕控制不住自己杀了这些伪君子!

她御剑而行,就飞离了君子族。

就让这些伪君子们自生自灭吧!

第六十二章故地

卓悠悠就这么离去,她原本想将仇人千刀万剐,折磨的这些畜生生不如死才杀了他们,可是却因为郑善的自责和自残,而变得心软,就这么了结了这段一生中最肮脏的耻辱。

她虽然杀了仇人,可是她却不高兴,她是哭着离开的。

杀了仇人又能如何?

自己还不是被奸污过?自己不还是不洁之身?自己还不是被畜生用世上最肮脏的行为**凌辱过吗?

这残酷的事实就算杀尽全天下的畜生,也无法改变!

血,洗不掉留下的耻辱,也洗不掉在她心上留下的伤害。

卓悠悠满身是血的飞走了,来到一处水塘边,一头就扎进了水中,她要洗净自己肮脏的身子,她要洗净自己的心灵,洗净自己满是鲜血的罪孽,但她又做错了什么?

她就这么在水中放声痛哭,就这么不停的洗,这个小河,就是当年她清洗自己身上这些畜生们留下的秽物的那条小河,可就算将天下的水都用来清洗身子,那又能洗的干净吗?

但毕竟仇报了,贼人都死了,**他的畜生都死了,他们死了,再也不会痛苦,可是她却活着,痛苦依旧继续,若是给她个选择,一个是死,不再痛苦,不必受这种羞辱,一个是活着,痛苦忍受着这些耻辱,那她宁愿选择死,没受过这种**和耻辱!

她宁愿死去的是自己,受痛苦的是那些没有半点人性的畜生!

死,又有什么可怕?可怕的是活着忍受着这种耻辱,每日里活在痛苦之中!

可就算她的心再痛苦,还能怎么办?

就这么她痛苦的发泄了一阵,这才又恢复了冷漠和无情,仿佛这怯懦的自己,在收住泪水的一刹那就已经消失了,善良的她也消失了,活着的,是坚强,坚毅,冷漠而无情的卓霜雪,不再是天真善良,柔弱无力任人欺凌的卓悠悠。

这个仇算是报了,可是杀父杀母,灭族之恨呢?

这个仇是太难报了,可是再难,她都要去,明知是死,也要去!

这些年忍辱偷生,放弃自尊,没日没夜的苦学究竟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今日吗?

其实,她活着已经不再是自己,也不是再为自己而活着,而是为了仇恨,若是没有这仇恨做动力在激励着她,她也许早就崩溃,彻底的崩溃!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