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2章 故地1

第六十二章 故地1

这世上她就只有一个亲人了,那就是凌玉霄,他不但是自己的同族人,也是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是红颜知己,也是自己最心爱之人。

她的生命已经不再重要,就让自己毁灭吧,而让他别再活在痛苦之中,就让自己冒险吧,不能再叫他也冒生命之险去报仇,就让一切痛苦自己承担吧!

卓悠悠每当想起凌玉霄,她的心就会很甜蜜,过去的点点滴滴,包括她只所以活下去的勇气,都是凌玉霄给她的,也许,只有跟他在一起,她的冷漠和无情,才会被善良和纯真所击破。

可是,自己怎么配得上他呢?

卓悠悠暗暗的祝福道:“霄哥哥,悠悠已经不再纯洁,已经配不上你了,悠悠背着你自己去报仇,你不要怪我,悠悠不想你有危险,但愿你能生活的快乐,只要你能在我死的时候,能为我流一滴泪,心中还记得我这个朋友,我就是为你死也值得了。”

她擦擦泪水,祭出霜寒剑,然后坐在霜寒剑上,驭剑而行,一直往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的傲人族部落而去。

傲人族的地方还是那个地方,可是曾经的世外桃源,山明水秀的地方却成了一片废墟!

卓悠悠又止不住的落了泪,世界这么大,为什么不能给傲人族一个生存之地?这些人屠戮尽了傲人族族人,也不是为了这小小的地盘,傲人族也没有什么金钱,何必这么惨无人道呢?

难道只因为傲人族的人不屈服不跪倒在妖魔的脚下?不妥协于世间的俗礼,不苟同于世,难道就该灭绝这些善良而又自尊自爱,追求平等,热爱自由的普通百姓吗?

还是只为了那山海经?难道区区一本破书,就值得屠杀傲人族这一百多条人命吗?

卓悠悠放声痛哭,那片树林不见了,已经成了荒芜之地,傲人族村落不见了,已经是一片荒草,就连那条小河也不见了,自己的家呢?自己的亲人呢?你们在哪里呀?

她如何能不痛哭?如何能不伤心?

自己的朋友呢?自己的伙伴呢?

八年前的美好甜蜜好像就在昨日,自己亲人的音容相貌仿佛就在昨夕,可是,一切都变了,留下的只有无尽的伤感和回忆。

就在这地方,多臂族的贼人们无情的举起了屠刀,勾结妖魔,屠杀了自己的亲人!

就在这地方,贼人放了一把火,就连他们的尸体都焚毁!

她抽泣着默默来到这荒芜之地,不住的回想着往事,也回想着玉霄告诉她在天机镜中所看到的一切一切。

在这片树林中,自己的好伙伴没有她幸运,几乎都惨死在这里!

在这干枯的小河中,自己的朋友鱼鱻鱻死在了水里。

这几堆土包中,自己的伙伴龙龘龘就埋在了这里。

这几堆土包中,都是傲人族仅残留下的尸体呀!

山海老人,一位最慈祥的老爷爷长眠于这里。

凌云翔,傲人族最勇敢的战士死在了这里。

自己的好伙伴小鱼和小龙就长眠于这里!

还有几位傲人族的族人,也死在了这里!

当贼人举起屠刀时,傲人族的人没有一个屈服,没有一个丧失了做人的尊严,丢了傲人族的脸!

凌玉霄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一个个从容就义,即使死,也没有妥协屈膝,也没有出卖朋友!

为了傲人族的脸面,为了傲人族的尊严,任叔叔竟然摔死自己的爱女!

谁又能想到,这小小的傲人族,小小的部落内,竟会有这么多英雄豪杰?

卓悠悠默默站在那几堆土包前,哭泣了半天,轻轻道:“凌伯伯,山海爷爷,小鱼,小龙,悠悠来看你们来了,你们放心,悠悠学了一身的法术,霄哥哥也学了一身的本事,只是悠悠对不起你们,为了这仇恨,悠悠已经违背了傲人族不屈膝跪拜的尊严,做出了有辱傲人族脸面的事,不过悠悠早就自己把自己逐出了傲人族,已经不算是傲人族的人了,因为悠悠根本不配,我知道,你们若是在天有灵,你们宁愿我不报仇,也不想看到我做出苟且偷生,有辱自己尊严的事,可是悠悠只有这么做才能在这世俗的世界里活下去,只有这么做才能拜师学艺,咱们傲人族虽然可敬,可是这世上毕竟都是俗人和小人多,哪里能明白咱们傲人族的伟大?只有报仇的时候,悠悠才算是傲人族的人,不报仇的时候,悠悠就不算傲人族的人了,悠悠本想祭拜几位伯伯的,可是悠悠知道,各位是不想看到悠悠妥协屈膝的,若是我祭拜你们,给你们叩头,你们一定死了也不会安宁,所以,悠悠就不给各位伯伯叩头了,不过,凌伯伯,你放心,悠悠虽然失去了尊严,可是咱们傲人族永远的英雄,永不会妥协屈膝的人毕竟还是有的,玉霄没有给咱们傲人族丢人,他给咱们傲人族露脸了,他拜师就没有屈膝,没有向任何人屈膝,他依旧活的很有自尊,他不愧是咱们傲人族中最聪明的人,这一次,玉霄在比试中,大败所有的对手,更是以咱们傲人族的名义出战,为咱们傲人族的人争光,咱们傲人族可谓是扬眉吐气了……”

她轻轻的诉说着这些年的事,就好像在跟活人说话一样,好像这些人并没有死。

她默默站在这里好久,又想起了甜蜜的往事。

就在这已经干涸了的小河中,有多少甜蜜的回忆呀!

那银铃一般的童音似乎还在耳畔回荡……

“喂,下来一起玩呀……”

“喂,悠悠,你唱歌最好听,唱首歌呀……”

“噢噢噢,谁赢了,谁娶悠悠做小媳妇好不好……”

卓悠悠的泪水又湿润了,声音依旧是那么的熟悉,可是人呢?

过去的再也回不去了,那曾经最难忘的岁月啊!那曾经最难忘的人啊!你们都在哪里啊!

卓悠悠默默地哀悼回忆了半天,然后轻轻道:“各位叔叔伯伯,小龙小鱼,悠悠这就走了,这就去为你们报仇去,若是悠悠还活着,一定会再来看你们的!”

她擦了擦泪水,然后祭出了霜寒剑,往傲人族的小山上飞去。

她飞到了山上,又来到了山海老人曾经居住过的山洞。

山洞已经破旧不堪,可是依然存在,石床,水缸,石桌,一切一切还是老样子,可是人却已经不在!

这山洞内留下了多少难忘的回忆啊!

就在这里,他们几个伙伴,总是跟玉霄手拉手的一起来这里听故事,那慈祥的老人,就把这一上的奇闻轶事讲给他们听,那菁菁鸟就飞来飞去,落在他们的身上……

卓悠悠摸摸这里,摸摸哪里,止不住泪水又落了下来。

忽然间,她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味,虽然这股香味并不浓,可是她是女人,当然能辨别的出,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了,又哪来的香味?而且还是女子身上的味道,难道这里有人来过吗?

她又仔细的看了看,再看,石桌好像有人动过,上面满是灰尘的上面留下了几个指印。

其实,她不知道,这里的确有人来过,原先这里没这么整洁,石凳也倒了,石桌也被妖魔气的踢倒,这时却被人整理的很整齐。

卓悠悠心中一阵阵激动,暗暗的道:“难道傲人族中除了我跟玉霄之外,还有人生还吗?这分明就是一个女子的体香,显见也是刚走不久,若是女子的话,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一个人有可能还活着,那就是冷玉蝶,玉蝶姐姐难道也没死?也逃脱了大难吗?”

卓悠悠的心真是激动极了,但究竟是不是她呢?

她真希望这来过的女子就是冷玉蝶,玉霄要是知道,他该是多高兴呀!

若是她来了,她当然也是为了报仇了,难道她也学会了什么本事,前来报仇的不成?

卓悠悠暗暗的道:“不行,我要尽快到多臂族去看看,若是冷姐姐真的来过,一定会去报仇的,我要助她一臂之力,而且这仇不能再拖了,我要先灭多臂族,后灭妖魔!”

她不再耽搁,赶忙祭起霜寒剑,驭剑就往多臂族飞去。

她虽然没去过,但她听说过,多臂族就跟傲人族相隔几百里,就在东边,那往东而去,到了打听打听就是了。

她刚刚飞出了三百多里地,就听到喊杀声震天动地,下面好像已经打了起来!

她赶忙循声找去,往下一看,只见无数奇奇怪怪的人正围住两个少女厮杀,这些人奇怪之处,就在于他们并不是一条手臂,有的四条手臂,有的三条手臂,最多的竟然有八条手臂!

卓悠悠暗咬银牙,这些不正是多臂族的贼人吗?

她仔细观瞧,只见一个少女,轻纱遮面,身穿淡蓝色的霓裳羽衣,洁白晶莹的皓腕上戴着一串银白色的小铃铛,手中拿着一把泛着淡蓝色光芒的剑,这把剑秀气十足,就见那把剑淡蓝色的剑身,淡淡的蓝色,就好似晚上蔚蓝色的星空一般的忧郁,而那把剑上竟然还有无数点点白光,更恰似星星点点,这把剑左右的剑刃上,竟然全都是星星,当真是极其秀美的一把剑!

就见那少女当真是厉害至极,左手皓腕上铃铛不断的晃着,右手的剑不时的射出一道道蓝色的气剑,而她左手皓腕的铃铛也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那铃声似乎有一种魔力!

除了这少女之外,竟然还有一个女子,身穿七彩羽衣,这二人衣裙均是十分的奇怪,既不像布,又不似绸,竟然好像鸟的羽毛,凤凰的羽翼所织就而成似的,当真是美的很。

这女子也是左手玉腕上戴着一串小铃铛,一边动手,一边晃动着小铃铛,铃铛叮叮当当的既悦耳,又好似有一种魔咒一般荡人心魄。

这女子手中也拿着一把剑,这把剑也是淡蓝色的,跟那少女的剑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她的这把剑上却不是星辰,而是弯弯的月儿,就见剑上,一弯新月如钩,散发着淡淡的光华。

这少女并没有轻纱遮面,只见这少女极其的俊秀,可以说是倾国倾城的美女,并不逊色于卓悠悠,这少女一张瓜子脸,弯弯的蛾眉,水汪汪的一对明眸,肌肤如雪,身材苗条,一颦一笑,当真是绝代风华,犹如月儿一般的皎洁。

再看这两个少女,当真是厉害至极,手上银铃不断的晃着,手中剑散发出璀璨无比的光华,凡是碰到的人均是不死即伤。

可是多臂族的这些人也不是好惹的,一个个竟然好像也会一些法术,而且这些人手臂多,有的手中拿着盾牌,有的拿着弓箭,有的拿着标枪,有的拿着刀,有的拿着剑,每条手臂上都有一件兵刃,当真是厉害至极!

虽然这样,但就见这两个年轻美貌的少女,一会飞上半空,一会俯冲而下,一会直接钻进贼群中,跟贼人展开了肉搏,一会一挥手,洒出七彩的东西,也不知撒的是什么。

卓悠悠暗自赞叹,暗暗的道:“这两个少女道术很高呀,看样子并不在我之下,看来,这并非是玉蝶姐姐,玉蝶姐姐是一个人,而她们是两个人,而且玉蝶姐姐,我又怎能认不出呢?”

但不管这两个女子是什么人,既然跟这些多臂的怪物人类厮杀对她来说,那就都是好人了,所以,卓悠悠感到亲切的很,一舞霜寒剑,卷起一道道冰剑,然后脱手撒出,射进了贼人中!

就听到一声声惨叫,有五六个多臂族的贼人早就中了冰剑,受了重伤。

卓悠悠娇叱道:“多臂族的贼人,拿命来!”

她飞身从半空而下,直接就落进了贼人群中,然后一挥霜寒剑,就把当先一个手拿盾牌的贼人连人带盾牌就给劈成了两半!

这两个女子正打的性起,好像还并未用出全力,就好像跟卓悠悠戏耍君子族的人似的,先是尽情的折磨这些贼人,斩手斩脚,先叫这些贼人受一些痛苦,然后再除掉!

那两个女子就是一愣,但一看卓悠悠,这么清秀俊美,而且是帮着她们杀贼,不由得打心中就很感激。

那个身穿七彩羽衣的女子大声道:“喂,这位姐姐,你是谁呀?这里没你的事,我们对付的了,不过,多谢你援手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