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88章 雪洞2

第八十八章 雪洞2

新书推荐:

魏晓晨嫣然一笑道:“傻瓜,我学的就是这个,只要是冰雪,我都可以驭动,我冰雪的应用上虽然不及师妹卓悠悠,可是也不见得比她差多少。”

卓悠悠是三代弟子中最善于运用冰雪的,在这一点上,没有人能比得过她,就连魏晓晨在冰雪应用的法术上也是自愧不如。

廉正点头道:“那就好,等会呢,你先用洞内的冰柱狠狠的祭出去扎那黑蛇一下,把它扎醒,然后就让这冰乌鸦在它头上盘旋,等它看清了后,你就将那冰乌鸦祭出去,往洞内那个深渊扔下去就行了,这样呢,那黑蛇一定大怒,一定就去会追赶这只冰乌鸦,趁着这个功夫,咱们离开这里。”

魏晓晨微笑道:“没问题,简单的很,没想到,廉大哥你竟然智谋超群,不在那个淘气鬼玉霄之下。”

廉政苦笑道:“小师弟聪明绝顶,我那比得上他,这一次,也不知他脱险了没。”

魏晓晨道:“你呀你,就知道为别人考虑,咱们都自身难保了,你还想着他呢?其实,那淘气鬼,死了更好,简直不是一般的可恶和淘气。”

廉政脸色一沉,正色道:“师妹,你这就不对了,他虽然淘气,可是咱们毕竟是一家人,怎能咒他死呢?还有,其实你不懂他,他乃是至情至性之人,也是一个好人,淘气是他的天性,不过他淘气顽皮,却从没有害过人,而且自从他来了后,九位师傅对他当真是宠爱有加,他让我师傅他们都很开心,仿佛又年轻了好多,就连我师傅那么不苟言笑的人,一提起小师弟,都满是微笑,若不是陶师傅拉他走,我师傅也会传授他技艺,甚至厚爱他都尤甚于他的儿子。”

魏晓晨自觉失言,她那里是真的咒玉霄死,只是顺嘴说说罢了,其实她对玉霄也没什么恶感,有时候被玉霄逗得哈哈而笑,也是觉得开心的多了。

魏晓晨暗骂自己不该这么说,她知道,廉政是刚正不阿应天生的徒弟,为人跟他师傅一样,从来都是正气的很,从不肯背后说人坏话,这样做岂不是令他对自己有看法?

可有看法又能怎么样?但不知为什么,她竟然是如此的在意他的感受,只好不再说什么。

廉政叹道:“小师弟也是个可怜人,这一次他不顾性命去追日,可见他重情重义,还有他怕仙儿她们受伤,宁愿自己闯骷髅洞,可见他虽然表面胡闹顽皮,但内心中却是正气的很,也是一位英雄!”

魏晓晨嗔道:“好啦好啦,我错了行了吧,那个臭玉霄没想到人缘还这么好呢。”

廉政脸一红,轻声道:“对不起,我……我不是要责怪你,我只是评价一下小师弟的为人罢了,你……你不要多心。”

魏晓晨扑哧一笑,道:“你一说他,我就觉得好笑,喂,廉大哥,你说玉霄究竟喜欢谁呀?我看那四个姑娘跟他是纠缠不清,就连他都糊里糊涂的。”

廉政苦笑道:“我哪里知道呀,卓悠悠是他十岁前的好友,也是同族人,故此他放不下,可是仙儿,袖儿,桂儿跟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们是形影不离,虽然她们三个嘴上总骂玉霄,总说他的坏话,还爱捉弄他,但只要别人说他不好,这三个人就会帮着他了,真不知道女孩子的心究竟怎么想的。”

魏晓晨哑然失笑,暗暗的道:“你们这些笨男人,哪里能明白女孩子的心,她们若不是喜欢他,怎能跟他形影不离,她们越是说他的坏话,骂他,捉弄他,那就证明对他感到亲切,她们帮着他,更是看得出她们的心了,唉……我呢?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也……”

廉政停止再说下去,苦笑道:“你看看我这是怎么了?今日废话太多了,咱们谈他们做什么,咱们还是对付这黑蛇吧。”

魏晓晨笑道:“没有呀,那有废话呀,我喜欢听你说话。”

廉政笑道:“咱们看看那条畜生去,这就行动吧,再要这么蜷缩在这里,就算冻,咱们都能冻死了。”

二人又悄悄的爬了过来,偷偷的一看,只见那条庞然大物黑蛇竟然还在酣睡,看样子似乎是想冬眠一般。

廉政暗笑,轻声道:“晨妹,其实下面就算有蛇也不足虑了,我忘了件事,蛇喜欢冬眠的,这条蛇一定是怕冬眠的时候自己的蛇子蛇孙再遇到袭击,故此才先将敌人灭掉,好安安稳稳的睡个安稳觉罢了。”

魏晓晨轻声笑道:“只是这位蛇大哥却要被你吵醒啦。”

廉政微笑道:“是呀,真是对不住它,但是没办法,咱们在这里待了这么久,蛇窝的蛇吃了乌鸦,吃饱了喝足了,一定都睡觉了,咱们御剑飞出去,应该不会吵醒它们的,所以危险就小多了,喂,晨妹,看你的了。”

魏晓晨轻声道:“你就瞧好吧!”

她说着,拿起自己做的那个冰雪做的雪乌鸦,左手在雪乌鸦上轻轻抚摸,然后咬破自己的中指,将鲜血涂抹在了雪乌鸦的身上,刹那间再看那个晶莹剔透的雪乌鸦,立刻变成了犹如鲜血一般红的血乌鸦了,竟然跟他们见到的血乌鸦是一模一样!

廉政心中赞誉,但却直皱眉,轻声道:“你需要鲜血,我这里有,你何必咬自己,多疼呀,下次要血的话,你咬我吧。”

魏晓晨的心中一热,他竟然这么关心自己,她心中甜丝丝的,但她却轻声道:“傻瓜,我早就习惯了,我咬破中指,只会出一点血的,等我不想用了,会自动愈合的,还有,这种道术只有自己的精血涂抹在物体的身上,控制起来才更能得心应手呢,你不必担心我,我没事的。”

廉政点头道:“哦,原来如此呀。”

魏晓晨笑道:“你看我的,我叫血乌鸦引它飞的远远的。”

她说着,将冰雪的窟窿弄大了些,然后将血红的雪乌鸦给放在了雪中,然后默念法诀,用手一指,再看那冰雪做成的,满是她鲜血的雪乌鸦忽扇着翅膀竟然飞了起来,竟然像真的一样!

魏晓晨将雪乌鸦祭起,然后用手一指从岩洞内摔落的冰瘤子,那些冰溜子早就摔成了好几段,但就见一根根冰溜子瞬间又凝结在一起,成了一支支锋利无比的冰剑,足足有十几支冰剑,魏晓晨用手一指盘着而眠的黑蛇,再看那些冰剑半空中飞起,狠狠的就朝着黑蛇的脖子插去!

要不是那黑蛇将头盘在了长长的肉身里面,这些飞剑恐怕就要插它的头,插它的眼睛了。

就听到璞的一声闷响,再看那锋利无比的冰剑均插进了黑蛇靠近头的身子上!

但虽然这样,这些冰剑插在这么大的巨蛇身上,却犹如几支牙签一般的毫不起眼。

虽然冰剑不大,蛇这么巨大,可是这些冰剑冰凉刺骨,又是插进了它的**中,哪里能不痛!

就见那黑蛇激灵一下就睁开了血红的灯笼眼!

它就感觉好像被蚊子叮了几口差不多,不过却也是疼痛的很,立刻就清醒了!

魏晓晨也是够顽皮的,她将手一指,再看那雪做的冰乌鸦,立刻在黑蛇眼前转了起来!

黑蛇一看是血乌鸦,当真是气的暴跳如雷,当时的确有很多只乌鸦逃走了,不用问一定是回来报复来的!

黑蛇怒吼一声,张嘴就是一口黑气喷出!

它本以为一只血乌鸦不足为虑,一口毒气就能将它熏晕,喷晕了,可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就见那血乌鸦竟然对这毒气毫不畏惧,丝毫没什么影响,而且还盘旋着,狠狠地在它的脑门上啄了一口!

黑蛇是又惊又怒,气的长舌头一伸,一根血红的足有一丈长的舌头卷向了血乌鸦!

魏晓晨早有防备,急忙用手一招,血乌鸦立刻飞走,避开了黑蛇的舌头!

然后魏晓晨又用手一招,再看那雪乌鸦猛地又啄在了黑蛇的脑门上!

魏晓晨一看差不多了,这才将手一指,再看雪乌鸦盘旋飞舞,然后猛地往深渊飞去!

黑蛇这个气,气的扬起长尾巴就抽向了血乌鸦,但却抽了个空!

黑蛇嘶鸣一声,然后也飞身追了下去,追那只逃跑的雪乌鸦去了!

黑蛇真是气炸了肺,睡的好好的,被无数的冰柱刺中,又被血乌鸦啄了两口,白白吃了个哑巴亏,这口气它那里能咽得下!

它本就好斗,这时一看这该死的血乌鸦这么讨厌,气的不管不顾就追了下去!

魏晓晨捂着嘴吃吃的笑了,她这次再也没有偷偷小声笑了,她笑着拉着廉政的手道:“哈哈,这笨蛋,这就上当了。”

廉政也笑了,没想到她竟然也有少女天真可爱淘气的一面。

魏晓晨拉起廉政的手,道:“咱们走吧!”

廉政忽然道:“慢着,晨妹,下面不知有什么,实在是太危险了,你还是留下雪洞中,我先去探探路,等我探好路,再来接你。”

魏晓晨失声道:“你要自己去?”

廉政点头道:“实在是太危险了,你的脚受了伤,不方便,你放心,我廉政发誓,找到路绝不会自己走的,再危险也一定会前来接你的。”

魏晓晨嗔道:“你以为我怀疑你不管我自己走吗?你这大笨蛋,我是那种人吗?你是那种人吗?咱们不是说好了吗?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的!你自己去,留下我一个人怎么办?我不管,咱们必须一起去,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廉政柔声道:“真的太危险了,你乖乖的听话好吗?”

魏晓晨握紧了他的手,正色道:“廉大哥,我魏晓晨说话一向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我说跟你一起去就一起去,你走了,我立刻就走,咱们生死与共不能分开!再危险,咱们也要一起面对!”

廉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了,将魏晓晨紧紧抱在怀中,猛地吻在了她的樱唇上,魏晓晨不加抗拒,也抱住了他,二人就拥吻在了一起。

廉政吻了她,然后沉声道:“好,那咱们就一起去,我廉政能有你这么个红颜朋友,就算死也无憾了,走!”

魏晓晨也点头道:“走!”

二人手拉手,一起御祭出了自己的仙剑,然后御剑而行,往洞内那个不见底的深渊飞了下去!

下面究竟有什么,下去后是生是死?

这都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得到过,快乐过,也拥有过,哪怕死,也不是孤独的了!

哪怕死,这一生也没有遗憾了!

有了彼此,即使是地狱对他们来说,也是浪漫的冒险天堂!

第八十九章好好先生

“你说,他们究竟在那呢?这场雪崩会不会避过呢?”

三个姑娘边走边问着,凌玉霄苦笑道:“你们问我,我问谁去?我又不是我三弟叶方士,能掐会算的。”

其实就算叶方士,也不是神仙,哪里能算的出这些。

曲仙儿道:“那咱们去哪呢?”

凌玉霄道:“只好在这附近到处转转了,找找我姐姐她们了,但愿大家都逢凶化吉,平安无事。”

洪袖儿道:“我看,不是找你姐姐吧,是想那个狐狸精了吧?”

凌玉霄苦笑道:“我说,你们三个是掉醋缸里了?动不动就吃悠悠的醋,喔……我明白啦……”

楚桂儿道:“你明白个什么?”

她明知道玉霄故意拖长音,下面的话一定会气人的,可是依旧会这么搭腔问。

三个姑娘都知道玉霄只要一拖长音,下半句话就会把她们气到,但这么多年来,还就喜欢玉霄故作神秘的拉长音逗她们玩。

曲仙儿道:“就是,你能明白什么?”

凌玉霄嘻嘻笑道:“我当然明白了,这还不简单嘛,多明显呀,一定是悠悠又聪明,又可爱,又漂亮,又温柔,歌又唱的好,所以呢,你们三个呀,明显就是嫉妒悠悠的多才多艺,哈哈,一定是这样,你们嫉妒她。”

三个姑娘果然被气到了,但也在她们的意料之中,若是玉霄这句话没把她们气着,那倒是奇怪了。

曲仙儿重重敲了玉霄头一下,嗔道:“你胡说八道!谁嫉妒她?看你把她说成什么了?她有那么优秀吗?凭我们三姐妹,她能赶得上谁?”

洪袖儿气道:“就是,论音乐方面的天赋,她赶得上仙儿姐姐的一半吗?仙儿姐姐不但琴箫俱佳,就连歌也唱的好,不要说她唱歌比不上仙儿姐姐,就连桂儿的儿歌都比她唱的好听!”

楚桂儿道:“就是,论跳舞,她比得上袖儿姐姐吗?别说跳舞,就连打她都不是我们对手!我们能不如她?能嫉妒她?她有那个资格吗?”

曲仙儿道:“就是,论丹青绘画,她比得上桂儿的十分之一吗?还有,她可爱?有桂儿可爱吗?还温柔漂亮,还聪明,我们三个哪一个比她差?她比我们好看吗?你这什么眼神?”

凌玉霄倒背着手悠然笑道:“不过,悠悠有一点确实比你们强的太多了。”

“那点比我们强?”

三个姑娘几乎异口同声问道,三个人扑哧一声都笑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人家悠悠最起码不像你们这么脸皮厚,总是你夸她,她赞你,咦,虚伪,恶心,呕……”

他假装要呕吐的样子,三个姑娘气呼呼嗔道:“臭玉霄,你说谁呢,你才恶心!”

四个人又嬉闹在一起,他们在一起仿佛永远不会寂寞一般,只要在一起就会不停的互相捉弄玩笑,这已经成了多年来四个人的习惯了。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往前走去,没有目标只好在这四处找找了。

其实,就连他们都不知道到了那里了,也辨不出东南西北了。

他们其实一直往西南偏北下去的,由于雪崩来得太突然,故此他们也是走蒙了。

而冷玉蝶,卓悠悠和凤翙翙三人却是往东南而去的,他们彼此这么一路奔驰,故此,几个人简直相隔都有一千多里地了。

四个人往前走着,没走多远,就见到一个部落,也不知是什么部落,看样子似乎并不大,人并不多。

可是虽然不大,却很是幽雅僻静,最令四个人惊喜的是,这小小的村落居然美的很,原来村落内在一座小山脚下,四周围种的都是梅花,翠竹和松柏,这时,大雪漫天依旧飘舞,四处都是银白一片,只有这村落红梅遍地,翠竹葱葱,松柏挺拔!

最美的是,红梅,翠竹,松柏上落满了冰雪,然后冰雪被冻结成一点点的冰溜子,晶莹剔透的挂满了树上,形成了一种奇景,好似万朵梨花盛开一般的美,美的是那么的超凡脱俗,不染半分污浊之气,简直好似一个人间天堂一般!

那其实就是极北严寒之处特有的一种美景,俗称冰挂,又叫做雾凇,乃是雪景中最美的一种美景!

只见这里四周满是松柏,松柏上挂满了晶莹剔透的冰溜子,鹅卵石两旁的小路上梅花开的正艳,寒风一吹,一股淡淡梅花的幽香扑面而来。

四个人见到这美景,简直一个个的高兴坏了,实在是太惊喜了!

尤其是三个姑娘,高兴的简直像三个小孩子。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