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89章 好好先生

第八十九章 好好先生

新书推荐:

“哇,好美呀,好多梅花呀!”

“这些冰柱更美,就好似梨花盛开一样的美耶……”

“这莫非是人间仙境不成?”

“切,这里黑山黑水黑土地,连人的心都是黑的,哪里有什么仙境?”

“话不能这么说嘛,虽然这里是黑水发源之地,不过却是雪大的很,要说雪景,可比咱们那大的多了。”

凌玉霄微笑道:“是是是,雪不大还不会雪崩呢,雪大又有什么好?”

“当然好啦,大雪多好玩呀,你呀,真没情趣。”

“就是,一点都不懂得浪漫。”

“喂,你不是说我要什么给我们什么的吗?”

凌玉霄笑道:“是呀,怎么了?”

曲仙儿红着脸轻轻道:“那我要那梅花,你给我拽一朵给我插在头上。”

凌玉霄微笑道:“干嘛?你自己没手吗?这么多花,你自己不会摘?对不起,我可不会伺候人,大小姐,想要人伺候你,去找你的跟屁虫去吧。”

曲仙儿气呼呼的使劲踩了他一下,嗔道:“我就要你摘,就要你摘,你到底给不给我摘?”

凌玉霄苦笑道:“难道我摘的花更香吗?我可没洗手呢,刚刚去小便了……”

曲仙儿的脸通红,气呼呼的揪住他耳朵,嗔道:“你能不能别这么多废话,人家就叫你给我摘朵花戴,你就这么多废话,你到底送不送给我?”

凌玉霄连连道:“好好好,送给你行了吧。”

曲仙儿展颜欢笑,道:“这还差不多。”

凌玉霄过去摘下了一支满是雪露娇艳欲滴的梅花,然后轻轻摘下一朵,微微一笑道:“拈花一笑送红颜,小姐,请。”

曲仙儿盈盈笑道:“帮我插在头上。”

凌玉霄微笑着将一朵娇艳的梅花给她插在了青丝上,曲仙儿嫣然笑道:“真好看,好漂亮的梅花呀,谢谢你。”

凌玉霄故意道:“不过花再美,那有我的六师姐美呢?”

曲仙儿喜道:“真的吗?我真的很漂亮吗?”

凌玉霄赞道:“是很美,不过嘛,花总有一天会枯萎,美人也总有一天……”

她没等说完,曲仙儿伸手就捂住了他的嘴,嗔道:“闭嘴,不准说后半句,我就知道,你后半句放不出什么好……气来。”

洪袖儿吃吃笑道:“是放不出什么好屁来吧?”

曲仙儿嗔道:“咦,真恶心,干嘛这么粗俗?这么美的风景,别说的这么俗好不好?”

洪袖儿道:“你倒是美啦,小师弟,你偏心,凭什么给她一个人摘花,不给我摘?”

楚桂儿气道:“还有我呢!我也要花,你也要给我们摘!不然我们不干,不干……”

凌玉霄哈哈笑道:“好好好,我都送行了吧?反正这花又不是我的,这就叫借花献美人,哈哈……”

曲仙儿道:“是借花献佛。”

凌玉霄道:“你们又不是尼姑,再说了,佛想要我给他摘花,他还不够资格呢,你们三个应该感到荣幸才对,因为能让我亲手摘花送人的人,世上不会超过六个。”

“怎么六个?我们三个,加上你姐姐,加上那个臭悠悠,不是五个吗?怎么六个?”

凌玉霄哈哈笑道:“废话,还有一个我媳妇呢,嫁给我的美女,就是我媳妇了,我当然给我媳妇摘花了,你们要不要嫁给我呀?对了,你们都是千金大小姐,怎么能嫁给我这么个穷小子加无赖呢,所以说,我还要给第六个美人摘一朵花嘛。”

曲仙儿气的脸红了,气呼呼的重重敲了他一下,嗔道:“摘你个大头鬼,臭玉霄,就是一张臭嘴,吃朵花,漱漱口吧你!”

她气呼呼的把玉霄送给她的那支梅花上摘下一朵梅花就给玉霄塞进了嘴里,然后吃吃笑个不停。

洪袖儿嘻嘻笑道:“人家都说王八吃大麦,没想到小师弟是无赖吃梅花,有趣呀,有趣。”

楚桂儿气呼呼的推了玉霄一把,嗔道:“别废话啦,快给我摘花去,去去去……”

凌玉霄又亲手折下两支梅花,然后亲自在花枝上摘下两朵梅花来,分别给二人也插在了青丝秀发上,然后将梅花送给了这二个姑娘。

三个姑娘都高兴的手掐着梅花枝,在手上抚弄着,真是心里甜的很。

凌玉霄哈哈笑道:“喂,三位师姐,你们真是好美呀!”

“真的嘛?”

凌玉霄哈哈笑道:“只不过可惜的很呀。”

曲仙儿道:“可惜什么?”

楚桂儿气道:“喂,你还问他?他下半句没好话,真是的,上一百个当都学不精。”

曲仙儿道:“那就当我没问。”

凌玉霄哈哈笑道:“你既然问了,我就告诉你们吧,可惜的是,你们美,自己瞧不见,你们瞧不见自己的美,岂不是美给别人看的?那你们臭美个什么劲呀?难道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是想去吸引英俊男人的目光吗?哦,我明白了,原来你们女人爱美爱打扮,就为了勾引男人呀,哈哈哈,噢噢噢,三位师姐想男人啦,三位师姐想嫁人啦……”

“臭无赖,胡说八道……”

“姐妹们,打他,打无赖……”

他这么口无遮拦的捉弄三个人,三个人哪里能不气,三个人都被羞的脸通红,一个个的骂着,就去追打玉霄。

四个人边走边闹,渐渐走过穿过这片梅林,又穿过一片雾凇,前面就是一片片翠竹林,在竹林后,小山脚下,左有湖,又有田,出现了一个不大的部落。

四个人正要打听一下最近这里有没有见过几个女子来过,也对这美丽的地方十分的留恋,更好奇这么宁静秀丽的地方究竟有什么族居住。

在那时候,一个族就是一个国家,有的族只有两个人,那也叫一个国家,所以,那时候的大地上足有上千个大大小小不同的民族,也就是说有上千个大大小小不同的小国家。

四个人有说有笑的来到这个小族,就见这里的屋舍基本多是用松木以及翠竹搭建而成,显得是那么清幽典雅。

二人刚来到寨门口,就听雾凇后有人叹道:“惜花莫折花,折花非喜花,花若有泪,花亦哭,这个道理客人们不懂吗?”

四个人一愣,知道有人,凌玉霄抱拳道:“在下凌玉霄,乃是天帝山玉清教门下,误入贵国,只是想打听点事。”

楚桂儿吃吃笑道:“还有买点东西吃,你们这有什么好吃的?”

洪袖儿叱道:“你就知道吃,说出来也不怕人家笑话。”

就听雾凇后有人悠悠道:“千里飞雪十里香,郁郁翠竹是仙乡,试问此景何处有,九天瑶池疑是梦,好,很好……”

凌玉霄微笑道:“好诗,好诗。”

曲仙儿不耐烦了,问道:“喂,你在那说些什么呢?你在哪呢?客人来了,就这么招呼?你别害怕,吃东西我们给钱的。”

洪袖儿道:“喂,你到底在那个冰溜子后面藏着呢?”

这里到处是雾凇,那人也不知在哪里赏景。

“粗俗,浅薄,这叫冰溜子?此乃是雾凇也,又名琼花,冰挂,冰山雪莲也。”

楚桂儿也够坏的,一听那声音知道就在附近,她仔细的听了听,听出了来人的位置,她吃吃直笑,将自己的七色彩虹桥祭出,就见七色彩虹桥见风就长,犹如一道彩虹一般,瞬间变成很长,她缠住了那棵雾凇,然后一抖彩虹桥飘带。

再看雾凇上的冰挂噼里啪啦犹如雨点一般的就砸了下来。

就听有人失声惊叫,大叫道:“喂喂,谁如此无礼?”

楚桂儿笑的前仰后合,悠悠笑道:“这又叫什么?这就叫九天银河崩了口,琼花冰挂下凡尘,变成冰雹砸了头,嗯……嘻嘻,哈哈哈……”

曲仙儿吃吃笑道:“你这也叫诗词?我看叫屎词,不过,好像还少一句呀。”

楚桂儿哈哈笑道:“哪一句我想不出来啦,正所谓,佳句本是天自成,信手偶然巧得之……”

“好,好词,好一句佳句本是天自成,信手偶然巧得之,妙,真妙……”

就见有人边轻轻鼓掌赞誉,边从雾凇后转了出来,只见那人头戴皮帽,身穿皮袄,年纪四十多岁,面色黝黑,三绺山羊胡,一脸的斯文相,只见他身上落满了冰溜子,手中却拿着一把白布做成的折扇,一步三摇的走了出来。

四个人这个笑,这个人一看就是这族中最风流多才的人物,这么冷的天,他还拿着一把扇子摇着,当真是自命风流之辈。

凌玉霄咳嗽了一声,来到别人的部落,就等于来到了别人的国家,不能随意玩笑,当先整整衣襟,抱拳鞠躬施了一礼,微笑道:“大叔您好呀,我们四个是路过此地,天也晚了,路也黑了,所以想借宿,讨点东西吃,不知方便吗?”

那个人哈哈一笑道:“当然方便,就凭刚才那一句佳句本是天自成,信手偶然巧得之这妙句,就算住半年都无妨,请问,不知是哪位风流的雅士做出的这句佳句?”

四个人这个笑,楚桂儿也笑的嘻嘻哈哈的,曲仙儿咳嗽一声,给楚桂儿鞠了个躬,道:“我们真是有眼无珠,不识高人真面目,这么多年来,竟然一直不知小妹乃是风流雅士,失敬失敬。”

洪袖儿也作揖道:“惭愧惭愧……”

楚桂儿吃吃笑道:“免礼免礼,不必客气……”

那个人一见竟然是楚桂儿,一看竟然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不由得更是敬佩,连忙作揖道:“哎呀呀,原来是姑娘所做,看来姑娘一定是胸怀锦绣,失敬失敬。”

楚桂儿微笑道:“不必客气啦,有什么不懂的问我,本高人指点指点你也就是啦。”

凌玉霄气道:“胡闹什么,高你个大头鬼,这位大叔,她跟你玩笑呢,你别当真呀。”

“非也,非也,这位姑娘说得出如此佳句,绝非凡人,姑娘,请跟我来,我正在作画,请指点一二。”

一说画画,楚桂儿更来了兴趣了,楚桂儿吃吃笑道:“要说别的咱谈不上高手,可要说画画丹青,这个天地间我可以排第三,除了第一第二之外,没有人能比的过我这第三啦。”

“敢问姑娘,谁是第一,谁又是第二?”

楚桂儿嫣然笑道:“这第一嘛,就是我爹,第二嘛,自然是我娘了,走,我看看你画的如何。”

凌玉霄苦笑,只好跟着,就见那人左拐右转,来到一株雾凇后,只见树后正有一张一丈多长,五尺来宽的竹桌,桌子上铺着一张很大的白布,白布上的画还没画完,画的正是这里的美景,雾凇,翠竹,红梅以及远处的小山。

凌玉霄虽然对于丹青妙笔学过一些,但要他像桂儿那般的画的出神入化,他做不到,可是他却懂得欣赏,这一看这人画的,他不仅微微摇头,因为那人画的很是一般,甚至连他都赶不上。

楚桂儿一看更是失望的很,失声道:“喂喂,你这也叫画画?我不是臭你,我十岁的时候就比你画的好了,我现在用脚趾头都能比你画的好,你这画的什么呀,真是糟蹋了这神仙一般的美景了。”

凌玉霄轻轻捏了她脸蛋一下,叱道:“不准没大没小的胡闹。”

楚桂儿嗔道:“我说的是实话呀。”

凌玉霄微笑道:“大叔,她还是个孩子,根本不懂什么丹青,她的话您别往心里去,其实丹青,是要多练的。”

那人窘红了脸,但嘴里却道:“我觉得我画的很好呀,好好好,妙妙妙,怎么会那么差呢?姑娘你不要玩笑啦。”

楚桂儿气的跺跺脚,吐吐舌头,嗔道:“好好好,妙妙妙,这行了吧?”

凌玉霄笑道:“敢问大叔,你们是什么族?这是什么国?”

那人哈哈一笑,啪的一声打开了布扇,笑道:“我们这里是好妙族,我就是好妙族的族长,我名叫郝妙,人称好好先生是也……”

三个姑娘吃吃笑了,一个个笑的肚子都有点痛了。

原来,那人的扇子上一面写着四个梅花篆字:好好先生。

另外一面则画的是这小小部落的样貌,左边是山,右边是湖,前是雾凇梅花,后是竹林田舍,不过,画的却真不咋地,虽然能看出点眉目来,画的也很用心,可是却很一般,要是叫名家点评,这就叫小孩子涂鸦了。

就这水平玉霄自问都能达到,三个姑娘哪一个画的都比他画的好。

故此三个姑娘才笑的嘻嘻哈哈的,就连玉霄也笑了。

好好先生问道:“我这扇子上的美景乃是我自画,贵客请点评一下,如何?”

凌玉霄微笑道:“我不太懂画,不过,看先生画的倒是蛮用心的。”

他说的是实话,他要是说画的什么玩意,那会惹别人不高兴,何苦第一次见面就惹别人不高兴,但他又不是虚伪之人,不想违心夸赞,所以他只能用用心形容了。”

曲仙儿吃吃笑道:“怎么能说是用心呢?这幅画呀,是好好好,妙妙妙,好的很,妙的很,高,高……”

好好先生听了却很高兴,哈哈笑道:“这位姑娘真是高见呀,不满各位,我这族之所以叫做好妙族,原因就是我们族追求的就是艺术,琴棋书画,诗词歌舞,我们族的人是无一不精,无一不通的……”

四个人更是笑了,这人竟然说琴棋书画无一不通,简直是大言不惭。

这三个姑娘,论琴技音乐,谁也不如曲仙儿,论丹青书画下棋,谁也不如楚桂儿,论歌舞,当属洪袖儿,这人竟然口气如此之大,三个姑娘简直都笑死了。

好好先生有点不高兴了,实在不明白这三个姑娘为什么总是嘻嘻哈哈的,皱眉道:“各位难道不信吗?我书房内现在正举行画展呢,各位不妨参观一下,何如?而且,我们那还有声乐的高手,下棋的高手,歌舞高手,各位不妨去看看,欣赏学习一下。”

曲仙儿忍住笑,道:“好呀,我们倒要看看贵族的好妙之处。”

好好先生道:“四位请。”

凌玉霄一声唿哨,道:“喂,走了,还玩?”

再看三只灵兽纷纷从树后飞了出来,这一下可把好好先生吓坏了,天马和菁菁鸟倒没什么,最可怕的是龙鱼,那龙鱼越长越凶恶,头看上去像鱼又像龙,浑身金鳞,一条龙尾,短短的四肢,就好似鳄鱼一般的凶恶。

若不是因为它生的像龙又像鱼,长了颗鱼龙头,又有一条龙尾巴,否则的话,还真让人怀疑是条鳄鱼。

好好先生失声道:“这这这……这是什么怪物?那……那玩意究竟是鱼还是龙?那是马?怎么有两个翅膀?吓死人了。”

洪袖儿笑道:“你说对了,不过,把鱼和龙连起来,是龙鱼,又是鱼龙,明白啦?”

凌玉霄赶忙道:“大叔不要怕,你放心,它们很乖的,只要你不动它们,它们从不咬人的,喂,你们在后跟着,离我们远点,龙龙,你是越长越难看了,你小的时候,很可爱的呀,怎么大了生的这么凶了。”

三只灵兽本就通人性,明白玉霄的话,均跟在后面,保持着一点距离了。

菁菁鸟飞了过来,落到玉霄的肩头,呱呱叫道:“我不凶呀,那人也怕我吗?”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