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89章 好好先生2

第八十九章 好好先生2

新书推荐:

好好先生更是吃惊了,失声道:“哇,这鸟会说人话?”

菁菁鸟道:“是呀,不但人话,我会的可多啦,你想学什么话,叫我一声师傅,给我磕头,我教给你呀。”

好好先生是又惊异又生气,他自命风流多才,可没想到菁菁鸟竟然说做他的师傅,这真是好笑。

凌玉霄在菁菁鸟的嘴上拍了一下,道:“闭住你的鸟嘴,去去去,找飞飞和龙龙玩去。”

菁菁鸟呱呱叫着,然后飞走了,落在了天马的身上。

好好先生赞道:“哎呀,真是宝物,宝物,灵兽,灵兽,好,好好……”

楚桂儿接道:“妙妙妙对吧?你是大花猫呀?妙妙妙的,快带我们去吃点东西吧,顺便看看你的大作,会会你们这的高人。”

好好先生赶忙道:“请,各位贵客请……”

好好先生头前带路,三个小姑娘小声的议论着,楚桂儿吃吃笑着,小声道:“还好妙族,我看是马屁族差不多。”

洪袖儿道:“就是,看他自我陶醉自大的样子,一口一个好,一口一个妙的,真好也行,就这破画,还好呢?”

曲仙儿笑道:“我看这黑山黑水的地方,连人都是虚伪的,就爱听马屁话,就爱拍马屁,等会咱们姐妹给他们露一手,我看看谁弹琴好,我会会他们,叫他们知道不可自大,少要说一些肉麻的马屁话,简直肉麻死了。”

楚桂儿道:“是呀,等会我看看,他们要是画的不好,还在那一个劲的好好好,妙妙妙的拍马屁,我就给他们全撕了,简直是辱没丹青艺术。”

三个姑娘早就看不顺眼了,这好妙的马屁话令他们肉麻死了。

还没等到了,就听到一阵阵琴声传来,然后就听到有人赞道:“好好好,妙,妙,妙,好琴声,当真是悠扬悦耳,闻此雅奏,三日可不食饭耳,真可谓绕梁三日不绝,真乃是天籁之音,妙极了,好极了……”

曲仙儿一听好悬没吐了,她也听到了抚琴,虽然弹琴的人弹出了一些旋律,但只能说是稍微会一点罢了,她一听,就听得出琴音不纯,旋律也不美,手法也生疏的很,简直就是初学者的水平,这水平,曲仙儿自问十岁的时候就比这弹琴的人强多了。

就这样,那群人还好好好,妙妙妙的彼此赞誉,三个人气的啼笑皆非,要是论脸皮厚的,这种人认了第一,没有人敢认第二了。

四个人随着好好先生进了竹楼,只见竹楼内甚是宽敞,大约有十来个人,有五六个年轻的女子,有几个老者,其余的都是一些中年人。

就见这些人穿的衣服都很厚,有的穿着皮衣,有的戴着棉帽子,有的穿着皮靴,哪一个都穿的不少,看上去窝窝囊囊的,一点也不灵便。

就连那几个妙龄少女,一个个都穿着厚厚的粉色棉袄,不过,看上去也有几分姿色。

这里本就是极北严寒之地,当地人都是皮衣皮帽皮靴子,哪里像玉霄等人这样穿戴的,要是都像玉霄几个这么穿戴,恐怕早就冻死了。

可是这几人那是修道高手,三个姑娘修炼的是玉女玄冰诀和清虚真气,本就是阴寒之功,根本不怕冷,玉霄是双气同修,所以也不怕冷,故此四个人衣衫单薄,风度翩翩的。

就见墙壁的四周挂满了白布画好的字画,画的都是一些山水,花鸟,鱼虫,雾凇,竹林等等,这些人就在字画旁欣赏着,边欣赏边听那姑娘抚琴,还不住的赞誉着。

三个姑娘一看这字画,更是啼笑皆非,画的虽然像山水,也有点模样,不过,色泽调的并不好,笔调也太粗糙,的确不能算是好画,只能算是初学者的涂鸦之作罢了。

几个人上楼来,楼上的高雅之士们,见到好好先生来到,纷纷迎候,一番客气,自不必细说。

那抚琴的姑娘也站起身来,盈盈施礼叫了声爹爹。

好好先生将玉霄等人做了番介绍,凌玉霄抱拳微笑道:“各位打扰了,我们四人只是路经宝地,只是借宿一晚罢了,打扰之处,还请谅解。”

好好先生笑道:“来来来,贵客们观赏一下,这些画如何?这些都是我跟小女所画,请点评一下。”

周围的人不住的赞誉道:“好,好,好,好极了,妙,妙,妙,妙极了。”

“真是神来之笔呀……”

“真是栩栩如生呀……”

“妙手,妙手……”

楚桂儿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看桌子上有毛笔,笔墨还未干,气的拿起笔墨,气呼呼的将手中的笔一阵乱抹,然后拿起那些墨水,就给泼在了这些画上。

众雅士大怒,一个人喝道:“喂,你是哪里来的?竟敢毁坏如此巧夺天工之妙笔,这么珍贵的名画,为何毁掉?”

凌玉霄也生气了,拉住了楚桂儿,夺下了她手中的毛笔,叱道:“桂儿,胡闹什么!”

楚桂儿嗔道:“我那胡闹啦?你眼睛有毛病呀,就这些破画,画的什么玩意呀,还好好好,妙妙妙的互相吹嘘呢,简直肉麻死了,他们这是侮辱丹青艺术,你懂吗?作为一个热爱丹青的人,我不能容许他们这般糟蹋艺术!”

好好先生摆摆手,缓缓道:“各位,咱们都是风雅之人,不必动怒,免得让别人说咱们好妙族的人不懂礼数,请问姑娘,这些画哪里不好了?哪里不妙了?难道你会画吗?”

楚桂儿气道:“我会画?告诉你,我十岁画出来的画,都比你们强!你们画的什么玩意呀?画成这样,还开画展,还互相吹嘘,画不好也就罢了,别贴出来,别吹嘘,好好的多学习,多练习也就罢了,可是你们这个马屁拍的,都能被你们肉麻死啦,什么好好好,妙妙妙,画的都是狗屁,狗屁不通,涂鸦之作……”

凌玉霄叱道:“小师姐,咱们是客人,不要这么无礼。”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你别管,我这是教给他们画画呢,乃是好心,否则,他们还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呢,喂,你们看好了,我给你们画几幅!别看我给你们毁了,因为你们这贴在这丢人,所以我给毁了,不过,我不会白毁掉,我顶多赔你们几幅画就是啦,来来来,找白布,拿笔来!”

好好先生冷笑道:“喂,小小姑娘大言不惭的,我学了多少年,你才学画多少年?你才多大?你会作画?还能比我作得好?我还真不信,好,佳儿,去找白布。”

他的女儿叫做郝佳,连忙答应一声,去拿父亲作画的白布去了。

楚桂儿气道:“告诉你,作画需要的是天分和悟性,不论学的时间长短,明白吗?我就叫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高手,什么叫做丹青,省的你们自大,在这丢人,来来来,你们把这些狗屁不通的垃圾给我全摘下来,把白布给我挂在墙上,我这就给你们画!”

时间不大,郝佳拿出了白布,楚桂儿气呼呼的也不用别人,道:“二位姐姐,帮我把这些破玩意摘下来。”

曲仙儿和洪袖儿答应一声,三个姑娘一阵乱拽,将满屋子的画都给撕下,顺手给扔在了地上。

楚桂儿道:“这些破布,别浪费,割成一块块的,用来擦屁股正合适!”

凌玉霄微笑不语,他知道桂儿的本事,画画当真是如她自己所说,她排第三还真没问题,不但如此,她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比之她父母都要精通。

凌玉霄也就不再多管,其实连他都看不顺,这些人太虚伪了,也太自大了,这马屁话说的,他听起来都刺耳的很。

他也知道,楚桂儿一定会画好,赔给他们的,也一定让他们大开眼界的,所以,他也就不加阻拦了。

只见楚桂儿将白布挂在墙上,也不铺在桌子上,就在墙上作画,一手拿墨,一手拿笔,刷刷点点,犹如行云流水一般,几笔就画好了一副画,然后调色,又用另外一支笔,又是戳戳点点的上色,最后,端起一口清水喷出,再看,一副画就画完了。

她也不理别人,画完一副,然后又来到白布前,又是轻而易举迅速的就画完了,然后又开始上色……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楚桂儿就画了十幅画了,刚刚被她撕毁了的画也有二十几幅,她只是很短的时间,就画了一半了。

又是一盏茶的功夫,她已经全都画完了。

她画的就是刚刚见到的美景,画山,画水,画青松,画雾凇,画翠竹,画红梅,她只是用眼一扫墙上的那些画大体的内容,就将之记在了心中,然后按毁掉了的画重新画出来,竟然是丝毫不差,不过,比起那些画来,可不知好了多少万倍了!

她画完,然后将毛笔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微笑道:“画的如何?你们赶得上我吗?”

整个小楼内的人都惊呆了,好妙族的风雅君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始终没有发出一言,直到楚桂儿全部画完,他们依旧张着大嘴发愣。

半响,就听这十几个人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久久不息!

楚桂儿十分得意,满面笑容。

好好先生连连赞道:“哎呀,姑娘莫非是神仙不成?真是妙笔,妙笔生花,神了,神了!”

“好好好,妙妙妙,妙极了,好极了……”

楚桂儿笑道:“行了,行了,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人不可自大,虚伪,丹青的艺术境界永无止境,不要固步不前,以为画出了点东西,看着像,就算好画了,其实差远了,明白吗?”

这一下众人皆服气了,就连好好先生也服气了,再看自己的画,不由得满面通红,连声道:“惭愧,惭愧,姑娘撕得好,撕得妙,我的画果然是涂鸦之作,不堪入目,不堪入目,没想到我十几年所画的画,姑娘一会就一挥而就,而且是栩栩如生,妙极了,真是神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好了,肉麻死啦,这才到哪里?不就是画画嘛,没什么了不起的,你以后多多学习,一定会进步的。”

好好先生赞着,忽然跪倒在地道:“姑娘,哦……不,师傅,师傅可否收下弟子,传弟子丹青妙术,请师傅收下弟子,弟子愿意拜师傅为师……”

他说着就给楚桂儿磕头,楚桂儿赶忙闪到一边,惊慌的道:“喂喂,老伯伯,我才多大呀,你都赶上我爹爹的年纪了,怎么能给我跪下,你快起来啦!”

凌玉霄赶忙过去搀扶,好好先生道:“不不不,我要拜师,我要拜师,这不管年纪大小,师傅本领超凡,就是我的师傅,请师傅收下弟子,教弟子画画……”

楚桂儿连连道:“好啦,好啦,你快起来吧,我不能收你为徒,不过,你喜欢画画,我就教你就是啦,快起来吧。”

凌玉霄搀起好好先生,笑道:“是呀,老伯请起,你若喜欢,她教给你,也不必拜师呀……”

好好先生连忙叫道:“佳儿,快快,快去叫你娘做饭,杀几只鸡,多做点好吃的,就说我师傅到啦。”

一时间,楚桂儿简直被当作了圣人一般了。

第九十章切磋

也许这族的人只是自大一点罢了,喜欢彼此吹嘘罢了,这也不算是什么大奸大恶的坏事,最起码他们不是坏人,其实这根本就是黑土地那地方人的一种人性的特点。

虚伪,自大,目中无人,若是遇到强者,就成了孙子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若是遇到弱者,就会欺负你,若是他们人一多,就会作恶,这就是那地方人的特点。

黑土地极寒之地,养育出的人虽然不能说人性都如此,但可以说大多数如此,好妙族的人,缺点就是自大,好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幸好这也不是什么大毛病。

这时,一见楚桂儿的绘画本事,简直是佩服到了极点了,对桂儿是溜须拍马,奉承开了,好好好,妙妙妙的言语又开始了。

三个姑娘自小就被奉承习惯了,但自从玉霄来了后,她们就不想听到这些马屁话了,因为凌玉霄虽然顽皮,可是为人却是正气,从不阿谀奉承,更不会讨好她们,而且只要见到有人给她们拍马屁,他就嘲笑她们,故此,三个人是越来越讨厌拍马屁的人了。

在玉霄刚到天帝山的时候,这三个姑娘也拿玉霄是那种人了,比如拿点东西,叫他做,下山砍竹子叫他做,帮她们打洗脚水,帮她们写字,甚至于地上掉下点她们的东西,都想叫别人做。

可是玉霄是丝毫不把她们三个千金大小姐当回事,有时候,毛笔掉在地上,三个人让他捡起来,玉霄就说她们自己没长手,说自己不是她们的丫头,不伺候人,不理会她们,开始时,三个姑娘这个气,因为周围的孩子们,谁都是对她们服服帖帖的,什么都让这她们,可就是玉霄偏偏就不让着她们,还总是气她们,捉弄她们。

可不知为什么,渐渐的,倒是喜欢上了玉霄,因为她们觉得玉霄有骨气,不像其余的孩子,总会百般献媚,讨好她们,所以,三个人才跟玉霄走的这么近。

也许,是因为那些献媚讨好的人,本就叫人看不起,叫人鄙视的缘故吧,所以,正直的人,就算不讨人喜欢,可是讨厌的人,心中也是尊敬的。

更何况,玉霄虽然正直,可是却幽默风趣,又是鬼主意多,本就是讨人喜欢,所以玉霄就算不买她们的账,不奉承她们,还起她们捉弄她们,可是她们却还是喜欢玉霄的幽默风趣和顽皮。

这些年,她们虽然还是有大小姐脾气,可是性子改了不少,身边那些拍马屁的人她们根本不理会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好好好,妙妙妙,好极了,妙极了,桂儿,你可真行呀,不知道你的屁股被拍红了没?”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喂,臭玉霄,我又没让他们夸我,是他们自己愿意的,再说啦,我画的本来就好嘛,你说我哪里画的不好了?”

凌玉霄笑道:“谁说不好了,好极了,妙极了嘛,这你都不满意呀?你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呢?”

楚桂儿嗔道:“你这话明明就不是真心的,听你话的语调,你明明就是假的,哼……”

凌玉霄微笑道:“喂喂,怎么拍马屁也要语调温柔的吗?那好吧,我第一次拍马屁,不太会拍,我学学好嘛?咳咳咳,小师姐真可谓是妙笔生花,这个画龙像蛇,画蛇像龙,照猫画虎,真是栩栩如生,天下第一神笔,妙,妙,妙,妙极了……”

楚桂儿气的重重敲了他一下,嗔道:“妙你个大头鬼!”

凌玉霄嘻嘻笑道:“妙妙妙,妙妙妙,妙妙妙……”

楚桂儿羞的脸通红,嗔道:“你成了大花猫啦?妙你个头呀,你还有完没完了?喂喂喂,别在哪好好好,妙妙妙的啦,没看他都笑我!”

好好先生陪着笑道:“那里那里,师傅错会了意了,他这是赞师傅你呢。”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