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0章 切磋1

第九十章 切磋1

新书推荐:

楚桂儿气道:“难怪你学画这么多年没什么进步,就你这悟性,再学也没多大进步啦,这叫赞我?行了行了,都不准妙妙妙啦,再要这么肉麻的说起来没完,我就不教你们啦!”

好好先生赶忙停止了称赞,道:“师傅,请不要动怒,弟子遵命就是。”

楚桂儿道:“其实,我之所学也没什么,我师姐她们会的更多了,你不是说什么音乐,舞蹈什么的嘛?我这俩师姐可是行家呢,对了,你不是说,你这里有下棋高手吗?来来来,我爹爹就爱琴棋书画,对棋的爱好不在丹青之下,我虽然学了一些呢,但是不精通,谁跟我对弈一盘?我倒要讨教讨教,你们这高手的妙招。”

好好先生连连道:“妙妙妙,好好好……”

楚桂儿皱眉道:“不是不许说好和妙的嘛,怎么还说?”

好好先生苦笑道:“师傅,真是对不起,我这习惯了,这位呢,就是棋圣黑白先生,佳儿,来,摆上棋盘,师傅要和棋圣下棋啦!”

四个人相视一笑,棋圣!这小小的山窝里居然会有棋圣!

这棋圣究竟是真是假?难道也是好好好,妙妙妙的吹出来的?还是真有真材实料呢?

四个人中,楚桂儿的棋艺也是最高的,因为她爹爹楚天祥人称妙笔生花,对于琴棋书画可谓是精通,尤其是棋书画,可谓是高手,至于琴,虽然他也精通,可是不及师兄曲天赋,因为他所学的太杂,不如曲天赋专一。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穿着羊皮袄,戴着羊皮帽,看上去窝窝囊囊的,怎么看也不像棋圣的样子,玉霄暗暗的道:“也许,高手总是出在民间吧,正所谓人不可貌相,此人说不定真的是棋艺高超的。”

那老者淡淡一笑道:“岂敢岂敢,这雅号只是各位乡亲父老抬爱,棋圣之说愧不敢当呀……”

他说愧不敢当,可是满脸都是自豪高傲之色,那样子好像在说,我不配称作棋圣,还有谁够资格一样。

好好先生道:“小师傅不但丹青妙,没想到也会下棋,不过,黑白先生可是围棋高手,小师傅虽然丹青妙,可是这棋可不比画画,这可要动脑子的。”

楚桂儿冷笑道:“下棋又有什么了不起?告诉你,我六岁就跟我爹学会了下棋,十岁就画画比你强,我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倒要讨教讨教棋圣究竟有多高的棋艺,请!”

黑白先生淡淡笑道:“客人先请。”

楚桂儿道:“那我就不客气啦!”

她说着,拿起了白子,如今下棋都是黑先而白后,可是那个时候却是白先而黑后。

楚桂儿淡淡一笑,看了看棋盘,看了看棋子,不由得点点头,这棋盘和棋子都是汉白玉的玉石精心打磨而成,倒是精致的很。

楚桂儿拿起白子,就将白子放在了天元正中的位置上了。

众人一看,纷纷摇头,黑白先生也摇头道:“姑娘,从你第一子看来,你就是不懂围棋了,这天元正中位置乃是最差的一招,常言道,金角,银边,草肚皮,你这么一招,岂不是放弃金角银边,而进入腹部位置,岂不是要四面遭遇围攻了吗?算了,算了,这一招不算,你重新下一招吧。”

周围人纷纷赞誉道:“嗨,看看棋圣,当真是大度的很呀,常言道,起手无悔,可是棋圣却大度的可以重新下子……”

黑白先生一听这议论之声,不由得更是洋洋自得,微笑道:“其实呢,以老夫的年纪和身份,理应该让你九子的,你可将九子分别放于九个星位,请吧,老夫让你九子就是了。”

楚桂儿这个气,暗暗的道:“这老家伙真是不懂的半点谦虚,还让我九子?我爹爹跟我下棋都不敢让我九子,让我一子,他想赢我都难,就凭你还敢这么大言不惭?可笑!”

她心里生气,但却没有带出来,只是微微一笑道:“棋圣,不必客气,常言道,棋场如战场,容不得想让,我天元一子,在你看来实乃最笨的一招,可是在我看来,这可是最妙的一招了,请不必客气,你就施展出你的真本事,咱们都不要客气啦。”

黑白先生点头道:“小姑娘言之有理,好,那咱们就不客气,咱们好好切磋切磋。”

他说着,不管楚桂儿天元正中的一子,而是将一子放在了左上角边星的位置上,他微笑道:“这一招呢,就叫做守角,这就叫金角了,在围棋中,角是最重要的,棋盘有四个角,每个人守两个角,然后以两个角延伸开去,再然后是布局,再就是进攻了,提子,打劫……”

楚桂儿吃吃直笑,故意惊异的道:“呀,围棋竟然有这么多学问呀,哎呀,跟棋圣下棋当真是令我长了见识了,唉,小女子一向只下棋,根本不懂这些道道,只知道,怎么赢,这学问的事,咱们以后再说吧,咱们还是下棋吧。”

她吃吃笑着,然后又将一颗白子放在除了天元之外,其余八个星位竖着三点中间的星点上了。

黑白先生又是连连摇头,叹道:“姑娘,你虽然丹青极其的绝妙,可是你这棋艺真是……唉……我不是跟你说了嘛,金角银边草肚皮的,我占了这个角,你就该占那个角才对,你可到好,怎么将子都下在了最差的位置上,真是不通,不通,有歌诀道,先占角,后走边,中间是个草包肚,三线地,四路势,高低配合封好口……三线地的三个点中,最中间的这四个点是最没有价值的,你怎么先占着没用的地方……”

楚桂儿连连摆手道:“行了,行了,你就别跟我讲了,我就爱这么下,你管我了,你认为天元不好,我却认为最佳,你认为除了天元星位,其余八点中的三线地最中间不好,我就认为它偏偏妙,我这就叫,抢占天元,连四线,布好天罗和地网,将你这四个角上的地盘都给你困死在里面,你懂什么?快下吧!”

黑白先生有点生气了,暗暗的道:“既然你这么下,那我就不管了,我就占了四个角,然后看你怎么办。”

说着,他将棋子一一的占了四个角,而楚桂儿却不理会他怎么下,依旧是占了四个线中间的位置,这一来,她的五个子形成了一个十字形状了。

而黑白先生却已经占好了四个角,然后开始布局了。

曲仙儿和洪袖儿暗暗好笑,也暗暗笑桂儿顽皮,故意捉弄人。

其实楚桂儿那里能不懂什么术语,她是什么都懂,可是却偏偏这么下,因为她要打打这些自命不凡人的气焰,看看他究竟有什么高超之处。

不过才下了二十多子,楚桂儿扑哧一声实在忍不住笑了,她原先以为这个棋圣当真是有点本事,可现在一看,就这水平只能说是一般,跟一般人下还说的过去,可跟高手一下,简直就是幼稚了。

楚桂儿也是够坏的,不布局,反而频频将自己的子丢进黑白先生布好的圈子内,然后左一下,右一下,下的黑白先生眼花缭乱,再也不敢大意。

他原本以为楚桂儿一般般,可下了二三十子,他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每当他布好局,楚桂儿就提前一步下子,将他布局的气眼给封死,只留给他一口气!

要知道,围棋的棋子必须有两口气才能生存,否则,对方只要将最后一口气封死,其余的子就全部死掉!

而楚桂儿自己不布局,却专门给他破坏布局,将他所有气眼封死,令他这一颗颗棋子都成了废子,他如何能不冒汗和吃惊!

没有办法,他只好连,开始做活气,就开始往中间和两边突围而走,可是楚桂儿早就布好了埋伏,就以开局那四线上的四点星位为中心,就将他后路全部掐断!

二人下到一百多子,黑白先生所布下的四条长龙一条都没剩,最后都被楚桂儿一一切断,都只给留下了一口气!

楚桂儿吃吃直笑,暗暗的道:“就你这两下还敢称棋圣?真是恬不知耻,笑死人了。”

楚桂儿将他最后一个活气给封死,然后微笑道:“先生该你下啦!”

黑白先生手拿黑棋,就觉得头昏目眩,只见自己的四条长龙都被完全封死,自己无论下到哪面,都必将杀死自己的黑子,若是下到楚桂儿白棋的包围圈中,必然也是死路一条!

他浑身都是冷汗,当真是举棋不定,终于,一咬牙,下到了楚桂儿的白棋圈中。

楚桂儿拍手叫好道:“哈哈,好棋,好好好,妙妙妙,好极了,妙极了,该我下啦!”

她说着,将一个白子下到了黑白先生一条长龙的最后一口气上,立刻就把这整条长龙给杀死!

楚桂儿吃吃笑道:“哎呀,棋圣,小女子不懂耶,这究竟算是我的白棋杀了你的黑棋呢,还是你的黑棋杀了我的白棋呢?”

两个姑娘这个笑,暗暗的道:“这丫头就爱胡闹。”

黑白先生擦了擦额角上的汗,苦笑道:“是……是你的白棋杀了我的黑棋了。”

楚桂儿高兴的拍手笑道:“哈哈是吗?咦,我怎么杀了你的棋了呢?你不是说,金角银边草肚皮的嘛,棋圣伯伯,请你不要让我呀,哎呀,杀死这么多黑子呀,不好意思,我误打误撞,结果杀死了你的黑子,真是抱歉抱歉,唉……杀死这么多黑子,拿子都怪麻烦的,你能帮我拿拿子嘛?”

黑白先生苦着脸,只好道:“可以,可以……”

他颤抖着手拿走了自己被杀死的一条长龙,那条长龙最起码也有三十多颗子,他看着都觉得心痛!

楚桂儿嘻嘻笑道:“唉呀,拿走这么多子,这一下棋盘空了,你又可以下子了,请吧。”

黑白先生又放下了一颗子,楚桂儿又把一颗白子堵死了他另外一条角上的长龙,又把那条长龙给杀死,接着她又笑道:“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是你的黑子杀了我的白子,还是我的白子吃了你的黑子了呢?”

“是……是你的吃了我的……”

楚桂儿微笑道:“那就请你再帮帮忙吧……”

不过几下,楚桂儿接着又杀死了他另外两条长龙,拍手笑道:“哈哈,这一次又空了好多啦,请,请继续下吧。”

黑白先生脸涨的通红,这一次,棋盘的确空了许多,只不过白子多,黑子就只有五六子了,他所下的棋子,已经都被楚桂儿的白子吃完,余下的五六子其实是他刚放下去的,其实也都是必死无疑的子。

众人早就看傻了眼了,只见整个棋盘上都被楚桂儿的白子所控制,已经成了白子的天下!

就算输,还没有人输的这么惨的,棋圣输的,可谓是凄惨无比,是输的一个子都不剩了,因为他所有的子都被杀光,这种奇景,恐怕自从发明围棋以来,都不曾有过这种局面。

这简直就是奇闻了,楚桂儿依旧是笑的天真无邪的,微笑道:“棋圣伯伯,现在又空了好多了,请你再继续下子吧,不要让我呀。”

黑白先生擦擦冷汗,忽然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叩头道:“师傅,小人有眼无珠,不识师傅乃是高人,小人不知天高地厚,还请师傅原谅,求师傅收弟子为徒!”

楚桂儿还是个孩子,哪里见过这个,这人也有五十多岁了,跪倒在自己面前,实在是受不了,但她是个女孩子,又不能去搀扶,只好闪到一边去,连连道:“喂,你起来说话呀,别跪我呀,你这么大的年纪了,快起来,快起来呀……”

“师傅若是不收弟子为徒,徒儿愿长跪不起!”

楚桂儿嗔道:“什么收徒不收徒的?你这么大年纪做我徒弟,这不是笑话吗?算了,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嘛,不必拜师了,就像好好先生一样,你们我都可以教的,快起来吧,小师弟,快把他扶起来,他这么大年纪了,这不是折我的阳寿嘛……”

凌玉霄微笑着搀扶起那棋圣,笑道:“老伯,她跟你开玩笑的,你要是想学,她可以教你,不一定非要拜师的。”

黑白先生大喜,连忙又跪倒磕了个头道:“就算师傅不收我为徒,我也是师傅的徒弟,多谢师傅成全,多谢师傅……”

一时间,众人简直把楚桂儿当作了活神仙了,当真是恭敬的很。

好好先生道:“没想到小师傅不但是丹青妙手,而且下棋更是神了,当真是棋神也,好,好……”

黑白先生赞道:“妙妙妙,师傅这一手棋,竟然占天元,连四线,织成了天罗地网,当真是高呀,高,妙极了……”

楚桂儿苦笑道:“行了,行了,就别夸我啦,再要这么夸我,我都能被臭玉霄笑死啦,做人呢,要谦虚一点,那有你们这样的,刚刚学会了,入了点门就忘乎所以的?你们既然喜欢,可见,你们也是风雅之人,那我就传你们点本事,我再好好教你们点诀窍,让你们好好再学学。”

“多谢师傅成全,师傅请在我们这里长住吧,住上个一年半载,哦……不,是住上一辈子,我们愿意给师傅养老送……”

两个人说着,不由得停下了话,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楚桂儿被逗得哈哈大笑道:“我才多大呀,就算养老送终,恐怕也是我给你们送终吧,哈哈,嘻嘻……”

曲仙儿和洪袖儿跟着凑趣,曲仙儿吃吃笑道:“哎呀,原来是桂儿婆婆,婆婆在上,仙儿有礼。”

洪袖儿也道:“婆婆,袖儿对婆婆可是敬慕的很呀,袖儿也愿意给婆婆养老送终……”

楚桂儿气的上前咯吱二人,嗔道:“你们就会笑人家,看你们还敢不敢啦……”

三个姑娘嬉笑在了一起,楚桂儿微笑道:“喂,别以为我会下棋画画就厉害了,我这俩姐姐更厉害呢,你们不是说,这里有会跳舞的吗,不是有会弹琴的吗,快快快,叫我二位姐姐给你们指点一下,她们的琴和舞跳的才好呢。”

好好先生喜道:“呀,真的,我女儿是弹琴弹得在我们族是最好的,这几个女子,是舞跳的最好的了,那就再请二位姑娘指教一二了,佳儿,贵客都是高手,快去请你姐姐们指教一下。”

那个叫郝佳的姑娘,赶忙施了一礼,笑道:“姐姐,佳儿是初学,实在是不咋地,还请姐姐指教一下。”

看得出这位姑娘倒是没有她们父辈的那些人那么骄傲自大,倒是诚心的请教。

曲仙儿嫣然笑道:“对于别的我不敢说,可是对于琴技箫技,我认了第三,除了第一和第二,没有人可以超过我了。”

凌玉霄装作要呕吐的样子,悠悠道:“我怎么这么恶心呢,唉……这是谁……”

他还没说完,就被曲仙儿跳过来就给堵住了嘴,曲仙儿嗔道:“不准你说后半句,难道我的琴技不好?你凭良心说!”

凌玉霄连连道:“好好好,妙妙妙,好极了,妙极了,高兴了吧,美了吧。”

曲仙儿吃吃笑道:“这还差不多。”

郝佳笑问道:“姐姐,那谁是第一,谁又是第二呢?”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