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0章 切磋2

第九十章 切磋2

曲仙儿嘻嘻笑道:“这还用问呀,当然是我爹第一,我娘第二了,我嘛,只好排第三了,嘻嘻哈哈哈……”

众人若不是见到楚桂儿的本事,准以为曲仙儿一定有毛病,一定以为她在吹牛了,但见到楚桂儿的本事,对这两位姑娘倒真的不敢小窥了。

郝佳道:“姐姐,这几位姑娘都是俺们这疙瘩的跳舞高手,这里狭窄,咱们去雾凇下歌舞抚琴如何?”

她说的话有一点地方方言,不过人类的话虽然各族都有点差别,可是大体的意还是差不多能听懂的。

洪袖儿笑道:“哈哈,好呀,别的不说,要说跳舞嘛,我可比她们俩都强,她们都在第三上转悠,而我呢,可算第二了。”

好好先生笑道:“是不是你爹第一,你娘第二?”

洪袖儿叱道:“你傻呀你,我是第二!加上我爹娘不三个了,我不就成了第三了?我娘是第一,我第二,明白啦?”

其实还真是这么回事,她父亲是位大老粗,除了一身使不完的力,对于跳舞可谓是一窍不通了,不过,要是论气力,恐怕倒是可以算是第一了。

不过,洪天福虽然不会跳舞,可是妻子阳娇是玉龙九女中最善于舞蹈的女子,真可谓是天之舞了,说是第一,倒是没什么错。

洪袖儿也是得到了母亲的真传,将舞蹈和道术融入了一体,真可谓是后起之秀。

郝佳道:“那好,就请几位姐姐指教一下我们,不过,三位姐姐穿的如此之少,不冷吗?我给三位姐姐拿几千棉衣御寒,咱们再下去,哦……对了,还有这位哥哥,穿的也是这么少……”

曲仙儿吃吃笑着,拦住了她,笑道:“没事,我们最怕热,我们冬天最冷的时候,都只穿这么多的,早就习惯啦,不必了。”

凌玉霄笑道:“就是,我的几位师姐若不因为是女子,不像男子那样光膀子不方便,恐怕她们早就脱了衣服,只穿着肚兜了,那都冻不死的。”

三个姑娘脸羞的通红,这个狠狠掐了他一下,那个狠狠扭了他一下,那个又重重敲了他一下。

曲仙儿嗔道:“无赖,你就没一句好话!你才穿肚……哼……”

洪袖儿气呼呼的道:“你滚蛋,永远有多远请你滚多远。”

楚桂儿道:“不准你再胡说八道,再要胡说八道,我们拿松针扎你,扎你的屁股……”

凌玉霄苦笑道:“不敢了,还不行嘛,我这不是夸赞你们嘛,唉,原来拍马屁也需要功夫的呀,拍不好就拍在马蹄子上,被踢一脚呀……”

三个姑娘相视而笑,也不理玉霄,几个人纷纷下了楼,来到了大雪飘舞的外面。

外面的依旧是大雪纷飞,这里的雪特别的大,虽然已经到了冬天了,可若是在天帝山,这时候可还见不到雪,就算下雪,都不见下这么大的。

就见白雪犹如鹅毛一般,飘飘洒洒,沸沸扬扬,恰似暴雨一般的下着,外面的松柏上满是积雪了,就算是院落中的积雪,都足足有膝盖那么厚了。

幸好这里松树很多,巨大松树下,积雪还少一些。

那叫郝佳的女子拿过瑶琴,端坐在桌前,轻轻呵了口气暖暖手,然后笑道:“三位姐姐,小妹献丑了。”

她说着,就开始抚琴,而另外的四个女子则脱掉了厚厚的棉袄,穿着棉裤开始跳舞。

乐的三个姑娘前仰后合的,原来,她们的棉裤也太厚,肥肥大大的,而且她们虽然也说会跳舞,不过,跳的也是一般般的,而且穿着这么肥大的棉裤,穿着这么俗不可耐的衣服跳舞那里能好看,简直就好似四个笨狗熊跳舞似的。

故此三个姑娘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

在她们的眼中,跳舞就要穿的衣服彩带飘扬,潇洒脱俗,轻轻一转圈间,衣裙飘扬,跟着飞起来,轻盈快捷,动作柔美,那才叫做舞蹈。

而且这女子抚琴也是一般,虽然说已经学会了,但是也只能说是初学者的水平,旋律优美,实在是还谈不到。

三个姑娘可都是名家之后,自小就钻研过,而且苦学十几年,真可谓是此中的高手了,当然是看不过她们的雕虫小技了。

郝佳弹了一半,曲仙儿就拦住了,连连道:“妹妹且住,还是姐姐我抚琴一曲,你指教指教吧。”

洪袖儿吃吃笑道:“几位妹妹,先别跳了,还是我们姐妹跳跳,几位妹子指教指教吧,来,桂儿,咱们一起跳舞,仙儿姐姐抚琴,咱姐妹跳舞呀。”

楚桂儿答应一声,拉拉玉霄的衣袖道:“走呀,你也一起跳吧,你看看,这大雪多美呀,这冰挂多美呀,多美的梅花呀,来呀小师弟……”

凌玉霄连连摆手道:“算了吧,你们饶了我吧,我那会跳舞,还是你们姐妹玩吧。”

洪袖儿道:“算了,别叫他啦,他那叫跳舞呀,那叫狗熊手舞足蹈,这么美的雪景和雾凇,让他这么一搅和,真是焚琴煮鹤大煞风景了,咱们姐妹玩吧。”

曲仙儿微笑道:“那好,你们跳舞,我就给你们抚琴呀。”

她说着,也不用桌子上的瑶琴,而是将凤凰栖霞披脱下,然后飞身而起,轻轻的落在了松树顶上,然后开始抚琴了。

这一下,可把众人惊呆了,猛然间,有人大叫道:“哇,仙女呀,仙女下凡呀!大家快出来看呀!”

曲仙儿也不理他们这些人,纤纤玉手轻轻拨弄琴弦,开始弹奏起来,而洪袖儿楚桂儿二人随着美妙的琴声,开始在雪地中跳起了舞。

不要说那人大喊,就算没人喊叫,这悠扬动听的琴声响起,听到的人都吃了一惊,纷纷冒着大雪出门前来观看。

一时间,整个好妙族百十多个族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闻琴声过来观看,一时间,就围住了几个人。

三个姑娘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根本不害羞,也不怕人看,依旧是忘情的跳着,忘情的抚琴,三个人均是沉醉于大雪纷飞的美景中了。

现场鸦雀无声,只有悠扬悦耳的琴声回荡在风雪中,只有漫天的倩影在冰雪中翩翩而舞……

终于,曲终舞停,三个姑娘嘻嘻哈哈的玩在了一起。

三个人刚跳完弹完,立刻就爆发出一阵阵雷鸣一般的掌声!

那几个姑娘也是拜倒在地,恳求拜师,二人也都不收徒弟,但可以教她们。

郝佳道:“三位姐姐,你们就多留一些日子吧。”

好好先生道:“不错,四位就住上个一年半载的,我们欢迎至极,欢迎的很,请不要走了。”

三位姑娘为难了,楚桂儿轻轻使个眼色,用手指了指玉霄,小声道:“喂,我们是想多住几日,教给你们点东西,可是,你们还是去求求他,我们说的可不算呀。”

曲仙儿也轻声道:“是呀,你们别光赞我们,那小子生气的话,我们一天也不能留在这里,快去求求他,多说几句好话去。”

几位姑娘和好好先生,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实在不明白,这三个仙女一般的人物,为什么会听他的,难道他是……

他们不敢多想,赶忙纷纷过来道:“哎呀,小哥,这大雪纷飞的,就不要走啦,到明年春暖花开再赶也不迟,多留几日吧。”

凌玉霄并没听到他们小声嘀咕什么,一听春暖花开才走,失声道:“春暖花开才走?我不是说就打扰一晚的吗?各位的盛情我领了,不过,我还有事呀,就不多住了。”

曲仙儿陪着笑,轻轻拉着玉霄的手,道:“小师弟,他们说的对嘛,何必明日就走呢?多留几日也没什么嘛。”

凌玉霄皱眉道:“喂,你们既然想多留几日,那你们就留下吧,我自己去更好了,我找到姐姐,再来接你们,这行了吧。”

曲仙儿鼓着嘴嗔道:“明日走就明日走嘛,真是的,就知道想你姐姐,我看不是想你姐姐,是想那个臭……哼……”

洪袖儿道:“小师弟,这么大的雪,何必急着赶呢?人家盛情难却嘛。”

凌玉霄道:“我说了呀,你们留下吧,我自己走,我会回来找你们的,这还不行吗?”

洪袖儿也没有办法,气呼呼的道:“好了,好了,明日走就明日走了。”

楚桂儿对着好好先生和郝佳使了个眼色,好好先生和郝佳众人才明白,原来这个少年说话才算数,一个个不由得苦笑,但没有办法,想要留住这几个姑娘,还得哀求这少年,只好前去哀求了。

那几个姑娘加上好好先生、黑白先生等人跪倒了一大片,都跪倒在玉霄脚下,哀告道:“请小兄弟就多留几天吧,我们求你了……”

凌玉霄最受不了这个,赶忙道:“你们快起来呀,这是怎么说的?都起来!我又不会什么,你们求我什么?我把她们留下教给你们就是了,你们求的是她们,求我什么呀。”

众人心中暗气,暗暗的道:“你以为我们愿意求你?还不是因为你走,她们也走,那我们找谁学去?”

楚桂儿嘻嘻笑着,拉住玉霄的手臂摇晃着娇声道:“玉霄哥哥,你就留几天吧,就几天行了吧,我们教给他们点东西,需要点时间的嘛,再说了,这大风大雪的,就是玉蝶姐姐也要找地方借宿的嘛,也总不能在雪山等着你吧,也许她说不定回家了呢,说不定跟悠悠到龙女山,说不定一起到了昆仑都说不定呢,你以为人家都这么傻呀,大冷的天,没事转悠玩?既然仇报了,还留在这做什么?再说了,这么大的山,找个人还不是大海捞针呀,去哪找呀?咱们回去找就是了。”

好好先生也赶忙道:“对对对,风雪这么大,赶真的不方便,就请留几日,等风雪停了再赶也不迟嘛,留下吧……”

众人这么一哀求,玉霄一看这大雪天,不由得也皱皱眉,的确,这么大的风雪,赶确实不方便,而且发生了雪崩,就算他着急找人,也没有办法,就算他要救人,都没地方救去,没办法他只能暗暗的祷告了。

凌玉霄长叹了口气,道:“好吧,那就留几日吧,唉……”

楚桂儿嘻嘻笑道:“我就知道玉霄哥哥最好啦。”

好好先生大笑道:“来来来,快摆酒,设宴,款待我师傅和几位贵宾!”

于是,玉霄等四人就住在了好妙族内,他们真可谓是没有受半点的风雪之苦和委屈,被别人当作了上宾款待。

三位姑娘真心实意的也教给他们作画,下棋,抚琴,跳舞等等的诀窍,四个人就暂时的住了下来。

只是苦了其余的人,玉霄在找玉蝶,玉蝶和卓悠悠何尝没找玉霄呢?

她们也是四处找,但雪崩,弄的各奔东西,没了音讯,玉蝶和悠悠担心万分,但看到三个姑娘骑着天马和龙鱼去的,两个人心中也有了点安慰。

但大风大雪的哪里去?三个人也是漫无目的走着。

这里的雪也太大了,虽然三个人一身道术,可是毕竟不是神仙,也需要睡觉,于是三个人也打算找人家借宿。

第九十一章风花雪月

鹅毛般的大雪就好似倾盆大雨一样的下着,呼啸的北风卷集着雪花肆无忌惮的侵蚀着天地万物,世间万物都被积雪所覆盖,饱受着风雪严寒的折磨。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世间万物在天地的眼中都是平等的,没有什么特殊,包括人类,也包括神仙。

更何况她们还不是神仙,所以,她们也饱受着寒冷之苦。

虽然几个人都是有法术和修为,但是依旧是感觉到了寒冷。

卓悠悠边走边抱怨,嘴里嘟囔着道:“这什么破地方,这雪下的这么大,简直都赶上暴雨了。”

凤翙翙笑道:“若是雪不这么大,恐怕还不会发生雪崩呢,任何事物过多过盛都会势极而反的,这就叫月圆则亏,水满则溢的道理了。”

冷玉蝶叹道:“咱们找个地方借宿吧,这鬼天气,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放晴。”

卓悠悠道:“我看难了,估计过了这个冬天吧,唉……不知道玉霄怎么样了,有没有逃过这场雪崩。”

冷玉蝶安慰道:“我看霄弟应该没事,仙儿她们骑的是神兽,这雪崩追不上她们,要是仙儿找到霄弟,我看不应该有事,就是怕……”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都是那三个臭丫头,走也不打招呼,这三个死丫头,没有一个好东西。”

冷玉蝶吃吃笑道:“你怎么跟她三个这么不和呀,我看她们挺可爱的呀,不算很讨厌嘛。”

“可爱?可爱个屁,她们一个比一个坏,经常捉弄霄大哥,也捉弄我,真想好好教训教训她们,唉……不过,这三个死丫头,修为倒是不错,上一次我跟臭仙儿比试,差一点就败在她手。”

“咱们都是好姐妹,不要呕气啦,不知道狼魔那畜生死了没有,这一场雪崩闹的,再要找可就难了。”

凤翙翙笑道:“肯定死了,这么大的雪崩,蔓延千里,想逃那这么容易。”

“那霄大哥岂不是也……也危险了……”

凤翙翙劝道:“没事的,我看玉霄聪明伶俐,有天地苍穹剑和九子凝冰剑,只凭这两把剑飞行,雪崩都不见得追得上他,更何况仙儿她们骑着灵兽去接他去了,更不会有事了,倒是其他人,我觉得的确危险的很了。”

三个人边走边议论,正在走着,卓悠悠眼尖,一眼看到不远处的山坳里居然躺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

就见那个男人,一动不动的躺在了雪堆中,嘴角边还有血渍,好像是死在了边。

冷玉蝶三人本就是善良之人,当下一看竟然有人倒在了雪堆中,这么大的雪,若是不救,岂不是送了这人的性命?

冷玉蝶赶紧走几步,这就要上前搀扶起那个白衣男子。

还没等靠近那白衣男子,卓悠悠一把拉住了玉蝶,沉声道:“姐姐,你这人就是好心,你可知道,万事要小心,就算救人,也要加点小心,你看看这个人,脸色雪白,眼窝发青深陷,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我看八成不是什么好玩意。”

冷玉蝶皱眉道:“你这是什么话?这是为何?”

卓悠悠跺脚道:“这还用问吗?多明显呀,他脸色苍白,倒是没什么,说不定是因为冻的,可是他眼窝发青深陷,这……这你还不明白?而且这么冷的天,他拿着把破扇子,岂不是自命风、流之徒?”

冷玉蝶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男子,只见这男子并不丑陋,而且还可以说还挺英俊,不过确实如卓悠悠所说,双眼发青,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她真不明白。

冷玉蝶皱眉道:“就算他双眼发青,瘦了一些,这又有什么?”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哎呀,我的傻姐姐,你还不明白呀?非要妹子我说白了不成?”

冷玉蝶是个纯真的姑娘,哪里明白这个。

卓悠悠红着脸跺脚道:“他双眼发青,证明他情、欲过多,纵色**,像这种人,多半是采花贼,采花贼你总明白了吧?就是臭流氓,奸污女子之徒!而且他又拿了把扇子,这么冷的天那把扇子,岂不是自命风流?多半更证明他是纨绔子弟了,就算不是采花**贼,他是登徒浪子是必然的,像这么个东西,咱们救他做什么?叫他自生自灭,不但这样,咱就应该,一剑杀了他,除掉这种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