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1章 风花雪月1

第九十一章 风花雪月1

冷玉蝶叱道:“妹妹,你这就不对了,你怎么能凭着他的长相就断定一个人的好与坏呢?人家脸色苍白一些,拿着把扇子,你就把人家当作是登徒浪子?咱们不能枉杀好人的,不管怎么样,先救了他再说,见死不救,这怎么能行?”

卓悠悠无言以对,只好道:“好吧,不过,你救了他,就别管他了,我怎么看这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我好像看着这人有点面熟,但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冷玉蝶苦笑道:“其实,我也看这人有点面熟的,不过,虽然有一点点面熟,但可以肯定的是,咱们没有见过他。”

她们那里知道,这个人正是风流君子风月,那个最好色的男人,也是狼魔的一个朋友,那送给狼王药令兽和人可以**生育的人就是他!

玉蝶和悠悠的确见过他,那是在人狗寨见过他,当时他正在和四大魔王一起玩乐,玉蝶悠悠和翙翙三个女子就来报仇来了,玉蝶大战风月,将风月的风花雪月扇子都给穿了个洞,不过因为玉霄追日使时光倒回了两个时辰,故此她们将追日前发生的事忘了,不过虽然忘了,可是面熟的感觉还是有的。

风月的确是昏死过去了,原来,他也是去助狼魔一臂之力的,没想到刚刚到了大雪山,就遇到了罕见的大雪崩,这大雪崩又引发了飙风,故此蔓延了千余里。

本来这大雪山由于雪太厚,太大就有雪崩的危险,再这么一打斗,再被那些巨大的雪人故意的砸动山体,故此才一发不可收拾。

风月吓得面色铁灰,幸好他道术修为不错,赶忙亡命而逃,也幸好他没有昏了头,不像玉霄那样是南北而逃,否则也必然送命,他是往东南逃去,因为那里山脉少一些,逃上个几百里的,就可以出了雪山了,故此他才捡了条命。

可是他虽然逃出了性命,往自己城赶回的上,精疲力尽,又冷又累,实在忍受不住了,故此才昏死在雪堆中,若不是因为玉蝶等人赶到,恐怕冻也能冻死他了。

玉蝶哪里知道他是这恶魔,本着救人为善的心,这才要救他,若是知道他是风流君子**无数少女的**徒,恐怕早就一剑杀了他了。

玉蝶掏出丹药给他塞进了嘴里,然后运玄功给他打通经脉,促进血液循环,将一部分真气注入了他的体内。

时间不大,风月悠悠醒转,他本就没什么大病,不过就是受了风寒,精疲力尽才昏死过去的,这时他睁眼一看,竟然有三个美貌的姑娘,不由得暗自高兴,暗暗的道:“看来我真是命不该绝,我命中果然是有桃花运的,就连救我的人,都是这么美貌的女子,哈哈,等会骗进我家,我好好报答她们就是了,我陪她们睡一觉,让她们**快活,享受男女之间的快乐,这岂不是报答了吗?”

风月最是好色,一时也离不开女子,这时一见到玉蝶等人的美貌又动了**心,不过,他也是看三个女子特别的眼熟,竟然也感到十分的亲切。

风月呻吟一声,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在下铭记于心,永世不忘。”

玉蝶一见他悠悠醒转,站起身来,笑道:“喂,你怎么昏倒在这了?看你没什么病,好像是疲惫累的,我看你不但没病,好像你也有功底,你是不是也学过道术?你现在觉得如何了?”

风月暗吃一惊,一见玉蝶白纱蒙面,身穿淡蓝色羽衣,飘飘犹如仙子一般,而且她竟然察觉自己会道术,他不由得暗自吃惊,暗暗的道:“这女子真是聪明,看来我最好不要说谎话,免得引起她的怀疑。”

风月挣扎站起来,扑通跪倒在地,叩头道:“仙子,在下风雷,乃是雪月城的堡主,在下的确学过一些粗浅的道术,仙子的救命之恩,在下永世不忘!”

他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风雷,但其余的话倒是真的。

冷玉蝶微笑道:“哦,原来是风堡主,快快请起,小事一桩不必气,你为何昏倒在这呢?”

风月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长叹道:“别提了,我这是去大雪山采人参去了,我们这里人参最多了,有好多人参,据说都成了人性了,于是我就去采参,可万万没想到,大雪山发生了雪崩,我的天,真是太可怕了,幸好我学过道术,这才侥幸逃命,可是我一上又冷又冻,又是筋疲力尽,这才口吐鲜血,昏死了过去,若不是各位仙姑搭救,在下恐怕早就已死多时了,所以,这大恩大德在下永世不忘!”

他这谎言编造的天衣无缝,三个姑娘都信了。

冷玉蝶苦笑一声道:“原来,还是我们害的你,真是抱歉。”

风月抱拳道:“仙姑何出此言呢?”

冷玉蝶苦笑,轻轻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了,算了。”

卓悠悠嗔道:“姐姐,人也救了,还有什么事?咱们走吧,还理他做什么?”

冷玉蝶点头道:“既然你没事了,那我们就告辞了,你多保重,告辞。”

风月闻听赶忙张开双臂拦住了去,连声道:“慢着,慢着,各位仙子慢走!”

卓悠悠柳眉倒竖,呛得一声拽出了霜寒剑,厉声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救了你,难道还想欺负我们姐妹?好,既然这样,我就杀了你这狼心狗肺之辈!”

风月赶忙跪倒在地,苦笑道:“这位仙子误会了,我那是那个意,我感激都来不及,怎能说欺负呢?我是想问问仙姑姓甚名谁,我也好记在心中,到时候也好报答,若是连大恩人的姓名都不知道,这怎么能行呢?”

卓悠悠气消了些,将剑归鞘,冷冷的道:“谅你也不敢!名字不必说了,走吧,玉……姐姐!”

她刚想叫玉蝶姐姐,一想岂不是等于告诉了他名字了?赶忙将话咽了回去。

冷玉蝶连连摆手道:“喂,你起来说话呀,别给我磕头啦,都说了,是我害的你,快起来……”

她一个女子怎能去搀扶他,所以玉蝶只能这么说,却不能去搀扶他。

“不……恩人若是不肯留下姓名,那我宁愿跪死在这也不起啦!”

风月接触的女人太多了,知道对付女人死缠烂打装可怜扮同情最容易打动一个女人的心,因为有时候女人的心毕竟还是软的。

冷玉蝶左右为难,没有办法,只好道:“唉……好吧,我叫冷玉蝶,这行了吧?你起来吧。”

凤翙翙笑道:“小女子凤翙翙。”

卓悠悠也不知为什么,就是看风月不顺眼,冷冷的道:“我的名字你不必知道啦,救你的人又不是我,要是我,你死在这,我都懒得理你,登徒浪子,纨绔子弟,死了也是活该!”

风月的心一震,暗暗的吃惊,心道:“怎么这女子能看出我的为人来?看这女子可比这两个女子难对付的多了,冷玉蝶,冷玉蝶,这名字竟然如此耳熟……哎呀!竟然是她!狼魔大哥跟我提起过,这次来报仇的正是玉蝶和玉霄姐弟二人为首,原来她就是冷玉蝶,当真是冤家窄了,难怪她说害的我了,原来是这样。”

风月识破了冷玉蝶的身份,但假装不知,喃喃道:“冷玉蝶,玉蝶,玉蝶,好名字,名字跟人一样的清秀脱俗……”

卓悠悠喝道:“住口,你说什么呢?我姐姐的名字岂是你这种人任意叫的?再要亵渎我姐姐的芳名,我割掉你的狗舌头!”

冷玉蝶皱眉道:“悠妹,你这是何必呢,名字本就是让人叫的,你生什么气。”

卓悠悠气道:“也不知为什么,我看他这色迷迷的样子我就生气!”

风月苦笑道:“三位仙子,我可是好人呀,难道我生的这模样还有罪不成,我生这模样,我也无可奈何呀,谁不想跟三位仙子似的生的貌美如花的,可是,我就这模样,不能怪我呀,要怪只能怪我爹和娘了。”

冷玉蝶被逗得扑哧一声笑了,可卓悠悠却叱道:“甜言蜜语,花言巧语的,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

凤翙翙笑的前仰后合,问道:“喂,那你的玉霄哥哥不也是花言巧语的嘛,他是不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呢?”

卓悠悠羞红了脸,嗔道:“姐姐,你竟取笑人家,玉霄是玉霄,他就那种人,他又不是坏蛋。”

凤翙翙吃吃笑道:“哦,这世上只有玉霄胡说八道,甜言蜜语的行,那别人只要说话滑头点,是不是就都不是好东西啦?这真是奇怪了,玉霄为什么就两样呢?”

卓悠悠羞的脸通红,气的跺跺脚道:“不跟你说啦!”

冷玉蝶微微一笑,道:“算了,别闹了,咱们赶吧。”

风月一看玉蝶朦胧中的美,简直都有点看呆了,虽然玉蝶白纱遮面,遮住了大半个脸,可是也不知为什么,他竟然觉得玉蝶比另外两个清秀的女子还要美,还要动人。

尤其是玉蝶莺声燕语的声音,甜中带脆,是那么的悦耳,还有她轻轻抬手投足间,是那么的迷人,当真是风情万种,千娇百媚!

风月就觉得心中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也不知为什么,对玉蝶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就连他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风月赶忙又叫道:“且慢,恩人留步,恩人不要走!”

卓悠悠真生气了,怒道:“喂,臭无赖,救了你,你不感恩,还要欺负我们不成?就算是救条狗,狗都会知道感恩吧,名字也告诉你了,你还纠缠什么?你再要这么无礼,我一剑结果你的狗命!”

风月苦笑道:“在下非是无礼,而是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请恩公答应我。”

冷玉蝶也皱起了眉头,但她一向温柔,不爱生气,只好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就一起说吧。”

风月尴尬一笑道:“玉蝶……小姐,可否容在下看一看小姐的真面目,在下绝不是轻薄,绝没有那个心,在下只是想将小姐的样子记在心中,若是连恩公的样子都没见过,那我就算死了,也是遗憾的,请小姐成全!”

他说着,扑通一声又跪倒在地,冷玉蝶苦笑道:“喂,风公子,非是小女子故作神秘,而是小女子脸上十分的丑陋,怕吓着人,故此才白纱遮面的,你不要看了,我说过,救你是应该的,你不欠我什么。”

卓悠悠喝道:“臭无赖!我姐姐的样子是你随便看的?再要胡搅蛮缠,我真对你不气啦!”

风月叹道:“若是小姐不成全在下这个心愿,那在下就死在此处也就是了,不管小姐如何的貌丑,在下绝不会嘲笑,在下也不是因为想轻薄小姐,只是想见见小姐真面目,也好记在心中,时时感恩,小姐,就请看在在下一片诚心的份上,就满足在下这小小的愿望吧!”

他说着,长跪不起,就跪倒在雪地中。

风月连自己都纳闷,他也不知为什么,就是想见见冷玉蝶的样子,他哪里知道,在玉霄追日之前,他就对玉蝶的容貌感兴趣了,一直没见到,故此,就算时光倒回两个时辰,人不记得以前,可是内心中的那份渴望还是不变的。

玉蝶左右为难,轻轻道:“我真的是怕吓到你,并不是不给你看,还是算了吧,你快起来吧,我也要走了。”

风月苦笑道:“小姐若是不答应在下,那在下就跪死在这就是了,反正我的命是小姐救的,就算死了,也就算偿还了小姐罢了!”

卓悠悠气道:“玉蝶姐,甭理他,他就是个臭无赖,咱们走了,他自己就会起来了,管他呢,就算他要跪死在这里,由他去,死了更好!”

风月缓缓道:“我风雷发誓,小姐不让我看真容,我绝不会起来,就算你们走了,我也说到做到,至死也不起!”

风月发完誓,简直想抽自己两个嘴巴,暗暗的道:“风月呀,风月,这女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何必这么作贱自己?你玩的女人还少吗?这女子跟别的女子又有什么不同?还不是两个**,一个……”

他想到这里,忽然间觉得亵渎了玉蝶冰清玉洁纯真的美,不由得暗自骂自己肮脏,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暗暗的道:“你怎么这么肮脏,她这么纯洁,你怎么想的这么龌龊,该打,该打……”

卓悠悠扑哧一声笑了,实在不明白风月好好的为什么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难道这人有毛病。

凤翙翙也被逗笑了,吃吃笑道:“喂,你好好的打自己做什么?还打的这么重,你傻了?”

风月这才知道自己失态了,赶忙道:“我是打自己不会说话,让小姐误会我是个登徒浪子了,所以,该打!”

冷玉蝶淡淡一笑,叹道:“好吧,既然你坚持,那我就让你见见就是,不过,吓到你,可别怪我。”

冷玉蝶说着,轻轻的揭开白纱,叹道:“现在你明白了吧?我只因为小时候被毒刀划伤过,伤口虽然好了,可是深深的留下了一道伤疤,故此不想吓到人,这才轻纱蒙面的。”

风月缓缓站起来,目不转睛的望着玉蝶已经毁了的玉容,不由得看呆了!

玉蝶实在是太美了,虽然脸上一道伤疤,可是丝毫也没有影响到她的美,相反的,更是有一种令人心碎的凄美,简直是令他惊赞不已!

卓悠悠气的挡在了玉蝶的身前,厉声道:“现在你看也看了,名字也知道了,你再要这么无礼的看我姐姐,我一剑杀了你这畜生**贼!”

冷玉蝶苦笑道:“悠妹,算了,他是被我吓到了,公子,现在我已经满足了你的要求了,咱们走吧。”

她说着,轻轻的又戴上了白纱,拉住了悠悠的手,这就要走。

风月急忙大叫道:“慢着,别走!”

卓悠悠这次可真气坏了,拔出剑,就冲着风月而去,厉声道:“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冷玉蝶赶忙拉住了悠悠,道:“喂,妹妹,你怎么无缘无故的伤人?”

卓悠悠嗔道:“你还帮着他?他三番五次的拦着咱们,根本就是别有用心!不杀他,还等什么!”

风月苦笑道:“各位仙子别误会,在下没有那个心,恩公……”

冷玉蝶淡淡一笑道:“别叫我恩公,叫我玉蝶吧,风大哥,你究竟还有什么事?”

风月叹道:“其实,恩……玉蝶小姐虽然脸上有伤疤,可是却丝毫没有不美,依旧是风华绝代,甚至比这两位姐姐还美……”

卓悠悠怒道:“你就想说这些?我姐姐美不美管你屁事,我姐姐本就是天香国色,本就比我美,用的着你说?无赖,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风月道:“在下不是说这个,在下家就在附近,还请玉蝶小姐去我家中一坐,因为我有办法可以使玉蝶小姐恢复原貌,我有个朋友,医术高明,说不定有办法可以祛除玉蝶小姐脸上的疤痕,令小姐恢复原貌的,请小姐不要走。”

卓悠悠不生气了,惊喜道:“呀,真的?你真的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