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4章 除害2

第一百一十四章 除害2

那人指指翡翠城,喘着气道:“快,快回去看看,白熊正在翡翠城吃人呢!快!”

凌玉霄就觉得头嗡的一声,白熊竟然敢到城中吃人,简直太猖狂了,若是伤了翡翠一家人,那该如何是好?

凌玉霄大骂一声道:“这畜生竟然跑到城里去了!”然后骑上龙鱼就往翡翠城飞去!

玉霄凌空一看,只见翡翠城中已经一阵大乱,果不其然,一头五六丈大小的白熊就闯进了城中,也不知毁坏了多少房屋,踩死击毙了多少人!

幸好翡翠一家人住在翡翠城里,这白熊还没到,不过,很快就到了!

朝鲜族的村民不住的用长矛飞箭石头瓦砾袭击白熊,可是白熊丝毫不惧,这些东西对它竟然是毫发无损。

凌玉霄气的怒发冲冠,大吼一声,还不敢在城内动武,只好落到了地上,将众人喝开。

翡翠就在不远处,一看玉霄赶来,大叫道:“霄哥哥,你……你要小心呀!”

凌玉霄大叫道:“不准过来,大家都走,速度离开这里!”

众人一见玉霄来了,一个个赶忙按玉霄所说退了出去。

城内已经一片狼藉了,也死了不少人,白熊身上鲜血淋漓的,地上还有不少被白熊捉住撕碎了的血淋淋的尸体。

凌玉霄不敢在城内打,因为城内狭窄,要是打起来,不但把城毁了,也难免伤了人。

因为这白熊也太大了,站起来五六丈高,爬着走也有一丈高!

这白熊锋利的獠牙上还挂着血肉,滴滴答答的连雪白的毛都染红了。

凌玉霄拍拍龙鱼的头授计道:“龙龙,在这畜生面前来回的飞几圈,咬它几口,刺它几剑,将这畜生激怒,然后引这畜生离开这里,咱们再除去它!”

龙鱼一声龙啸,明白了玉霄的意。

就见龙鱼长啸一声,化作一道光,就在白熊的眼前来回的飞了起来。

龙鱼丝毫不畏惧白熊,就在白熊巨大的头颅边来回的飞,一会落在白熊的熊掌上,抓一下,一会落在白熊的背上咬一口,玉霄也是一样,双剑趁机就刺白熊两剑,不过就一会的功夫,白熊身上就血淋淋的了。

这一来可把白熊气坏了,眼前这两人,骑着鱼竟然捉弄自己玩,气的白熊怒吼一声,就奔玉霄而来。

凌玉霄一见白熊中了计,喝道:“走,慢慢的引它走!”

于是,玉霄也不往高处飞去,就在白熊的脚下飞,飞的也不太快。

白熊气的抬起巨大的熊爪就是一脚,但金光一闪,就踩了个空!

龙鱼的速度何其的快,想要踩中龙鱼,简直就是笑话。

龙鱼边飞边叫着,好像也觉得这游戏很好玩一样。

就听到砰砰砰砰……整个大地都在震颤,白熊一踩,青石一咔嚓咔嚓的碎了一地,时间不大,一脚印的就随着玉霄往城外飞去。

众村民大着胆子来看,只见那巨大的脚印都足有五尺大小,一尺多深!

翡翠吓得面色惨白,哭着跑到那些白熊经过的地方,一看那些巨大的脚印,都吓得心惊胆颤,这么危险,白熊这么大,玉霄一个人把白熊引走了,若是他有什么不测,该如何是好?

翡翠哇的一声哭了,边叫着玉霄的名字,边在后就追。HTTp://

再看外面,玉霄和白熊已经出去好远好远了,只剩下背影了。

凌玉霄引着白熊飞出了很远很远了,来到了冰河附近不远的地方,一看这里宽敞没有人,打起来是没有事了,这才不再跑。

一见白熊疯了似的在后追来,玉霄冷笑一声,骑着龙鱼就飞上了半空,将双剑一举,运足力气,凌空就斩落,奔着白熊的头斩落!

剑未到,十几丈的剑芒先到!

一阵劲风就将白熊罩在了里面,这一剑,要是劈中白熊,任凭这白熊是庞然大物,也必然会被这一剑所劈成两半!

白熊似乎也知道厉害,嚎叫一声,就跳到了一边!

两把剑十几丈长的剑芒轰的一声巨响,就将厚厚的冰雪地给斩出来一条鸿沟!

白熊怒吼一声,扬起熊掌就照着玉霄和龙鱼一巴掌拍来!

玉霄不敢招架,熊是动物中最有力气的,若是被一掌击中,必然粉身碎骨!

龙鱼当然也知道厉害,一闪身,就从白熊的巨掌边避过!

虽然没拍中玉霄,但一股劲风扑面而过,脸颊都火辣辣的。

熊掌也砸在了地面上,轰的一声巨响,连大地都震得晃动了起来!

凌玉霄避开这一熊掌,顺手一剑,就刺向了白熊的后心!

这白熊也真是厉害,怒吼一声,猛地一转身,一只手掌竟然朝着玉霄的剑抓来!

玉霄若是不变招,跟白熊硬碰硬的接触,不但杀不了白熊,就连自己都命丧在此!

因为白熊实在是太大了,而他的剑太短了,最多将白熊的手掌刺穿,还是等于无济于事。

玉霄急忙骑着龙鱼避开,又绕到了白熊的背后,狠狠一剑又刺向了白熊的要害!

这白熊虽然笨拙,可是行动却是相当迅速,而且总是拼着自己臂膀受伤,竟然跟玉霄用出同归于尽的招数!

玉霄暗暗的生气,但也佩服白熊,白熊竟然这么聪明。

凌玉霄一看这么缠斗下去,也不是办法,骑着龙鱼飞上了半空,将两把剑祭出,飞向了白熊。

白熊怒吼一声,两只手掌来回的乱扫,想要抓住玉霄的剑,但要想抓住玉霄的剑,哪里能这么容易!

凌玉霄暗暗好笑,心道:“我就给你变个小法术,虽然这么大杀不死你,但能消耗你的体力。”

凌玉霄将双剑一抖,再看空中,一把变三把,三把变九把,眨眼间,空中就出现了十八把剑。

不过,幻化出来的除了两把真剑之外,其余都是气剑,要想杀了白熊这么庞然大物,气剑是无论如何都杀不了的。

凌玉霄用手一指,再看这些气剑立刻就分了队,东西南北四面八方,就对准了白熊!

白熊哪里见过这种奇妙的法术,一见身边竟然都是剑了,大吼一声,两只熊掌乱挥乱舞,就护住了自己。

凌玉霄双手连挥,控制着自己的气剑,再看气剑分为四面八方就射向了白熊!

轰的一声巨响,就射在了白熊的身上!

虽然这些气剑并不是真剑,乃是他真气幻化而出的,但是,他这两把剑乃是神剑,幻化出来的气剑也是非同小可!

九子凝冰剑幻化出来的气剑,其实就是冻结了空气中的湿度,蕴含着寒冰所化出的剑,就好似冰剑一样!

天地苍穹剑幻化出来的都是闪着火焰的气剑,射到哪里,哪里就着火!

轰的一声响,白熊哪里能躲避的了这么多气剑,再看白熊身上立刻插了一些冰瘤子,鲜血立刻就冒了出来,冰剑还好说,最可怕的烈焰气剑。

这烈焰气剑撞在了白熊的身上,轰的一声炸开,白熊的白毛立刻就被烧着,小火苗就燃烧了起来。

白熊虽然凶猛,可是见到白毛着了火,也是惊惧,连连在雪中翻滚,扑灭了火焰。

可它刚扑灭,玉霄的气剑又到,又射中了白熊!

虽然它白毛上沾满了冰雪,火焰不易引着,可是这冰剑可锋利无比,一根根的冰溜子插在身上哪里能不痛?

虽然白熊巨大无比,这点伤不算什么,可是也有感觉,也能感觉到痛的。

凌玉霄暗暗冷笑,玉霄多聪明,哪里能跟白熊力拼,他一看气剑吸引了白熊的注意力,于是,暗暗的将两把真剑混合着气剑一起发出!

他用气剑吸引住白熊,而却把两把真剑朝着白熊的双腿射去!

白熊只顾着那些气剑了,但没注意下盘,就觉得双腿一痛,低头一看,两把剑正插在两只直立的后腿上!

两把真剑可是威力无比,白熊那好似牛一样粗的熊腿,立刻就被两把剑穿透!

白熊惨叫一声,轰然栽倒,玉霄赶忙念动法诀,将两把神剑召回!

这要是普通的剑这么穿透刺进骨头里,想要召回都难,可是玉霄的两把神剑有无上的神力,故此深深穿透白熊的腿骨,依旧颤动着往回飞!

白熊大怒,一双熊掌就去抓两把剑!

玉霄可吃了一惊,这两把剑若是被白熊抓住,想要召回就万万不能了,岂不是失去了两把剑?

一般对付这种凶猛的巨兽,都不会祭出兵器的,像廉政和魏晓晨就是这样,对付那些凶猛的巨兽,轻易不敢祭出法器,因为怕失去法器,那就赤手空拳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一般很少祭出去。

凌玉霄也是托大,也没想到召回剑这么费力。

一看不好,灵机一动,双手一引,半空中还有一些气剑,玉霄一指白熊的双眼,气剑排着队就射向了白熊的眼睛!

白熊随时动物,可也知道眼睛的重要,若是射瞎了眼睛,那哪里能行?

白熊怒吼一声,也顾不得去抓两把剑了,举起双掌就护住了双目!

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气剑射中白熊的手掌,然后砰的一声就炸开。

再看白熊巨大的手掌上,立刻就插满了冰溜子。

凌玉霄趁着这个机会,赶忙骑着龙鱼就飞了下去,双手拔出了两把剑,然后顺手就扎了白熊一剑!

白熊又中了一剑,再看两把剑不见了,自己大腿上又被刺中,更是狂怒了!

白熊怒吼一声,看到了旁边不远处的一棵大树,飞奔过去,就将那棵碗口粗细的大树给生生拔了起来!

那碗口粗的大树在白熊的面前,简直变成了一棵小葱了!

玉霄也暗暗的赞叹白熊的力气,暗暗的道:“这畜生幸亏现在被我发现了,若是再过几年,修成了魔道,又是人间一害,到时候,又是我们修道人的敌手了,今日一定要除去这畜生,否则,我一走,这畜生一定怀恨在心,将此处的人全都杀死!”

白熊大吼一声,双手抱着大树就照着玉霄扫去!

那根大树也有五六丈长,白熊站起来也有五六丈长,这一下倒好,空中十几丈的范围内都是白熊的攻击范围了,而玉霄才八尺多高,龙鱼也不到两丈,在白熊的面前,就好似飞着的两只小鸟,当真是相差太过悬殊了。

想要击毙相差这么悬殊的庞然大物当真是不容易,因为刺一剑,就好似一根小小的牙签一般刺中它一般,这庞然大物根本不在乎,就算刺中要害,这庞然大物一下子也死不了!

玉霄暗暗的着急,一边躲避着大树,一边想着对策。

玉霄暗暗好笑,心道:“我还是用道术骗你,等你不注意,我再慢慢的伤你,一会就将你的血放干净了,不用打,累死你,让你流血而亡就行了。”

玉霄打定主意,避开扫来的大树,然后用剑随手一划,就是一块两三丈大小的石头,这石头就砸向了白熊!

白熊哪里知道这石头是假的,乃是幻化而出的,急忙一大树就扫了过去,就听到砰的一声响,大石头就不见了。

它刚一扫石头的功夫,左肋下就出现了破绽,玉霄一拍龙鱼就飞了过去,顺手一剑就扫出,两把剑就在白熊的肋下砍了进去!

只是一瞬间的事,玉霄就砍中了白熊,白熊痛的大吼一声,扔了大树就去抓玉霄!

玉霄早就留意了,所以,他这剑只是砍中白熊,进去的并不深,因为是擦肩而过的瞬间,也不能砍深了,更不能停留,因为只要慢的一慢,就会被击中。

所以,白熊虽然受了伤,可是并不重,也不致命。

可是白熊的肋下可是致命之处,破了两道大口子,鲜血咕嘟咕嘟就流了出来了。

玉霄的本意就是给白熊慢慢的放血,让白熊失血过多而亡,把白熊慢慢的磨死。

白熊的熊掌到了,玉霄也飞走了,那两道伤口,就好像一把修脚刀砍在了大象的腿上一样,对这么大的庞然大物来说,伤口并不算大,根本不致命。

可是玉霄的这两把剑锋利无比,白熊虽然皮糙肉厚的,可是也给割破了皮了,伤可也不轻!

再打几下,玉霄又是如此,总是出其不意的就给白熊的要害处,流血最多处给来两剑,虽然是天气严寒,可是伤口的热血也不能一下子就冰冻住,也要流一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