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4章 除害1

第一百一十四章 除害1

其实,那些男人之所以自告奋勇的去,因为去了后,不但没什么危险,而且哪里的女人可以随便的玩,只要喜欢就可以玩,可以**享受一番,等玩够了,再回来,或者不回来,这么好的差事,这种人间艳福,那个男人能不喜欢?

凌玉霄点点头道:“不错,美色在前,有几个正人君子?不过不要紧,伯伯先好好防范这点,也不要再派人去了,我先除去白熊,等除掉后患,再想办法将日阳族除去就是。”

绿寒皱眉道:“唉,难呀,日阳族这些年来,繁衍生息的很快,族人有四百多了,原来,日阳族不过就只有七八十个男女,没想到繁衍的这么快。”

翡翠气道:“这族简直无耻透顶,败坏人伦,儿子和母亲,兄长和妹妹,男不男,女不女,一家子**……没有一个要脸的,简直恶心死啦。”

绿寒道:“恩……女孩子家不可说这种话,你心中明白就是。”

凌玉霄笑道:“四百多人也没什么要紧,我一人对付也足矣,伯伯不必担心。”

绿寒简直都觉得玉霄吹牛了,笑道:“一人对四百多?有点不可能,霄儿,你可不要轻敌。”

凌玉霄道:“伯伯尽管放心,玉霄从不说大话,只要我神剑一出,对付这些人还不是问题,实在不敌的时候,我可以引天雷神电之无穷无尽的威力,消灭他们,易如反掌。”

绿寒还是有点怀疑玉霄的话,玉霄也不解释了,知道靠说的没用,等做完了叫他看看就是。

吃罢晚饭,翡翠跟玉霄回房间睡觉去了,二人躺在床铺上,玉霄揽着翡翠,柔声道:“翡翠,我离开家实在太久了,若是再不回去打声招呼,我师傅师娘都会挂心的,也会很伤心的,这一次,等我替你们除掉隐患,我就要走了。”

翡翠眼圈红了,嗔道:“我看你不是怕你师傅师娘惦记,是怕她们,哼,你就总想着她们,也不怕人家不高兴。”

凌玉霄苦笑道:“我一开始就跟你说过,让你不要这么傻,可是你……现在后悔了吗?”

翡翠嗔道:“是是是,我傻行了吧,我不要脸行了吧,我活该,行了吧……”

凌玉霄叹道:“傻瓜,你生什么气?我又不是一去不回,要不,你跟我一起走?”

翡翠抽泣道:“那我爹娘呢?我怎么能离开爹娘?你……你不能留下吗?就在这里住下不行吗?”

凌玉霄长叹道:“唉,你舍不得你父母,舍不得自己的家,难道我就能舍家不回吗?这里毕竟不是我的家啊,我的家在中原。”

男女之间就这么无奈,人生也就这么无可奈何,在一起就要有所牺牲,若是女人舍不得离家,男人也舍不得自己的家,如何能在一起?

她的家在朝鲜,她父母也在,她如何能离开家,离开父母跟他一起走?

可是,她不跟他一起走,就注定要失去他。

要想在一起,除非有一方肯牺牲,若是没有人肯做出牺牲,注定不能在一起,就这么无可奈何。

古代如此,现代也不例外。

翡翠一看玉霄闷闷不乐,轻轻咬着玉霄的耳朵,柔声道:“霄哥哥,我……我怀孕啦,这几日我总是有点呕吐,娘说,是怀孕了。”

凌玉霄先是一喜,然后又愁,叹道:“唉……人生这么苦恼,生儿育女,又何必?”

翡翠不高兴了,嗔道:“你这是什么话?我怀了你的宝宝,你不高兴吗?”

凌玉霄微微一笑,轻轻的揽着她道:“傻瓜,我怎能不高兴,只是我觉得,人生苦恼罢了,若是有了孩子,孩子再来到这世界上受苦受罪,长大了还要成亲……找不到喜欢的人,就孤独寂寞一辈子,岂不是很可怜?生命多可怜?多孤独,多寂寞!你说,是不是很苦恼?”

翡翠笑道:“这有什么苦恼的?人不都是这样生活的吗?世世代代,不都是这么过的吗?咱们生孩子生咱们的,至于孩子将来幸不幸福,孤不孤独,寂寞不寂寞,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了,咱们何必想这么多?”

凌玉霄苦笑,人类岂不都是这么自私?

生儿育女,为防老,自己痛苦一辈子,再要后代承受痛苦,一代一代就这么延续下去,生生世世的就这么做天地间的玩偶,直到天地玩够了,将所有生命彻底灭绝,生命才结束,为什么生命会是这样?

但玉霄自小就受够了痛苦和折磨,孤独和寂寞,他实在不想再看到自己的儿子以后也像他一样的痛苦。

凌玉霄叹道:“唉……我希望我的儿子,以后不要像我一样,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一生,那就是幸福了。”

翡翠笑道:“像你这样又有什么不好?你这么高的道术,上天下海的无所不能,多好呀。”

凌玉霄心中一片苦涩,上天下海的本事,他宁愿不会,宁愿和亲人团聚在一起,平平淡淡的过一生,可是,他却做不到!

这本事,是他失去所有亲人才换来的啊,这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若是人生可以重来,他可以选择的话,一个是平平淡淡和家人幸福相伴到老,一个是现在这样,那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平平淡淡,放弃这所有的本事。

凌玉霄叹了口气道:“翡翠,你放心,将来儿子出生,让他陪伴你。”

翡翠啜泣道:“那你呢?儿子就算再好,可是……我需要的是你呀!”

凌玉霄苦笑道:“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你应该知道,我是修道之人,师父师母对我恩重如山,我要报答他们,现在,天下还不太平,妖魔鬼怪横行,我师傅他们的责任就是降魔卫道,天魔虽然被禁锢,可是天魔的手下渐渐的跃跃而试,我有感觉,不久的将来,天下必然要有一场人兽大战,咱们人类要想永远的统治这个世界,只有消灭那些成了精的魔王,否则,天下将一片混乱,我既然学了道术,就有责任和义务,而且师傅他们对我这么好,我怎能不助他们斩妖除魔呢?”

“你是说……将来人类会有劫难?”

玉霄点点头道:“人类的这场劫难是毁灭性的劫难,因为天魔的目的就是将人类全部消灭,让天下的生命平等,不让咱们人类凌驾于动物之上,若是这场决战不能胜,咱们人类就必然灭绝了,不管咱们人类是如何的残忍,但毕竟比动物统治这个世界强,而且我是人类,又如何不助人类呢?”

翡翠脸上也满是忧虑之色,紧张的问道:“那你说,究竟是咱们人类能胜,还是魔兽能胜?”

凌玉霄道:“当然是人类!因为我就是来挽救这场浩劫唯一的人,也许,上天之所以要灭绝我们傲人族,只是因为我不想学道,只想平平淡淡和亲人过一生,这才牺牲了我们傲人族,来换取所有人类的保存……”

翡翠吃吃笑道:“你是挽救人类浩劫的人?呵呵呵,你是不是有点想的太多了?”

凌玉霄笑道:“你是想说我牛吹的太大了是不是?这并不是我吹牛,而是我经历过的种种事,我已经感觉到了,我就是那个挽救浩劫的人,傲人族被灭,只有我是逃出去的,而且山海爷爷的宝物都落在了我手,在上,我又收了天马,所以,我身边有两大灵兽,还有,天下间只有我拜师是没有跪拜磕头的,而且我修道可谓是一帆风顺,处处顺意,常人修道,想要修炼到我的境界,没有个三四十年都做不到,那还是悟性高的人,至于愚笨之人,只学到个一两成就差不多了,而我,仅用了八年,就将修为练到了第七层境界,我师傅修炼最高的,不过才第八层境界,我学艺刚成,上天就赐给了我这把天下间致寒的九子凝冰剑,等我下山报仇,悠悠不幸惨死,我去追日,换做别人,早就死在了追日的上,就连夸父当年追日都失败,就连我们的祖师爷,也是因为追日而死,可是我是唯一追日成功,还因祸得福的人,你也看到了我的这把天地苍穹剑,这两把剑,都是天下间传说中的仙剑,无缘之人,想见都见不到,而我,却得到这两把天下间第一的奇剑,世上有十大宝贝,那十大宝贝也不及我这两把剑,我一出手,就灭人兽二千多,而却仅仅是我们二十几人做的,这一次,山崩地裂,龙卷风,冰河内,我都侥幸逃生,你说说,我是吹牛吗?”

翡翠当真是信了玉霄的话,知道玉霄是一点都没说大话,真的没跟她玩笑。

凌玉霄接着道:“翠妹,不是霄哥哥狠心要离开你,也不是我无情,而是我必须要走,因为我不走,就会害了你,我之所以不跟你成亲,也是怕害了你呀!”

翡翠轻轻哭道:“为什么?”

凌玉霄叹道:“因为我是不详之人,到哪里,哪里就是灾难,而且我要是选择跟你长相厮守,不去执行我的使命,上天一定会害死你的,因为我自己感觉到,我真的是为了挽救人类这场浩劫而生的,你是个好姑娘,我不能害了你!也不能害了你们朝鲜族!因为我只要留在这,一有平淡了此一生之心,就会出大事了,到时候,我不但会害了你,恐怕都能害的你们朝鲜族灭绝,因为能挽救人类这场浩劫的人只有我,我要是逃避,上天一定会惩罚我所关心的人的,让和我亲近的人都死光,让我毫无挂念的心,去完成使命,上天虽然毁灭不了我,可是,你们却必死无疑!”

翡翠现在才完全明白玉霄的心,原来他一直对自己也是关怀的,原来,他也是爱着自己的。

翡翠幸福的在玉霄怀中,柔声道:“我明白了,翡翠一定不会再阻拦你,不过,翡翠一定会等着你,等着你做完这所有的事,无论是十年也好,还是一辈子也罢,翡翠跟你的儿子,一定会等着你。”

凌玉霄道:“谢谢你能理解我,你也看到了,这一次白熊出没,日阳族作恶,这就是示警,所以,我必须要去做我的事,不能再在温柔乡里快活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先将你们朝鲜附近所有的妖魔鬼怪都除去,让你们朝鲜千里之外这片土地再也没有什么危险,然后我再离去,到时候,你就会安全了,你等着我做完所有我应该做的事,我就会来接你,不但是你,在我没做完这些事时,就连我其余的那四个姑娘,我都不能娶,唉……你以为这两把神剑是随便能拿的吗?这是责任呀!”

凌玉霄这些日子以来,修为又高了,渐渐的,他修行越高,就越有一种感应,这种感应,他相信自己不会错。

玉霄玩笑的在翡翠的肚子上听着,笑道:“好儿子,你放心,爹爹会给你一个最好的环境,让这附近平安,然后爹爹再去做事,等做完一切我该做的事,咱们一家人就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翡翠吃吃直笑,玉霄玩笑道:“好儿子,爹爹要和你娘亲热了,不要着急,等你长大了,也会有姑娘和你亲热的……”

翡翠羞红了脸,嗔道:“胡说八道,真没个正经……”

凌玉霄将翡翠抱在怀中,坏笑道:“你说,现在你怀了孕,咱们再要这样,会不会对儿子不好?是不是怀孕的女子就不能跟男人这个了……”

翡翠羞的轻轻打了他一下,嗔道:“你真坏,我才一个多月,又不是十个月了,傻瓜……”

二人又是一阵快活,玉霄心满意足的沉沉睡去。

第二日,玉霄还是跟往常一样,带着龙鱼就在冰河附近等待,等待着那只白熊。

等待真是无聊极了,一等就是一天,更是能闷死个人,但不等又不行,因为那白熊太凶了,若不除去,他如何能安心的走。

快黄昏时分,凌玉霄又是白等一天,刚想回去,就见远处慌慌张张的跑来了一个朝鲜族的人,边跑边大叫道:“玉霄,大事不好了,白熊出现了!”

凌玉霄精神大震,急忙飞过去问道:“那白熊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