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23章 女人心1

第一百二十三章 女人心1

新书推荐:

曲仙儿等一行十人一路而行,一路游玩,边走边打听去白民族的路,这一路上,最尴尬的还是廉政和魏晓晨二人,虽然已经在路上,但二人还是不敢多说什么,毕竟人太多。

魏晓晨跟雪紫儿在一起,廉政不好过去搭话,廉政跟岳商走在一起,魏晓晨更不能过去搭话了,所以,二人一路上基本没说什么,都是默默无言的。

三个姑娘这个气,实在是对这二人无可奈何,暗暗的骂道:“真是一对蠢蛋。”

不过,虽然二人没有说话,但彼此都能见到对方,然后微笑着示意,二人就已经很满足了。

还是三位姑娘聪明,进过一番暗暗的商议,决定故意的制造机会,于是,在一个热闹的小镇子上,洪袖儿和楚桂儿按计策行事,二人撒娇耍赖的非要拉着雪紫儿去买东西吃。

雪紫儿本不愿意去,但执拗不过这两个淘气鬼,被二人姐姐长,姐姐短的,连拉带拽,没有办法只好去了。

而曲仙儿却拉着大师兄去买胭脂,三老也按她们所说,去打酒和买肉吃去了,只留下了廉政和魏晓晨在野地里看守天马和吉量马。

魏晓晨暗暗的感激,偷眼看了看廉政,然后红着脸坐在了一块青石上,等着他前来跟她说话。

女人都是好脸的,矜持的很,哪里能主动跟男人去搭话的,可是一切都令魏晓晨大失所望,就见廉政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好像内心在做什么思想斗争。

其实,廉政更是尴尬的很,曾经在一起没有秘密的她,竟然是如此的陌生了,他不但连她的手都不敢拉了,甚至靠近她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一时间,二人谁也没有说话,都默默无言的,一个坐着,一个站着,隔着五六丈,就好似两个木偶一般。

后来,魏晓晨实在是忍不住了,本来这种事实在不该女孩子先开口,可是遇到这么一个呆呆的傻瓜,她只能先开口了,因为她不先开口,就是坐到这些人回来,估计他还是不发一言,这机会这么珍贵,哪里能白白的浪费掉。

魏晓晨轻轻咳嗽一声,轻声问道:“喂,廉……师兄,最近你……你过的可好?”

廉政窘的脸通红,一见她说了话,只好结结巴巴的回道:“好……好好……师妹,你呢?你最近可好?”

魏晓晨气大了,跺跺脚,嗔道:“我不好!我都快被气死了!”

廉政苦笑道:“你怎么了?”

魏晓晨跳过来,就狠狠的照着他的头就敲了他一下,嗔道:“我问你,这几个月来你说了没有?”

廉政捂着头,轻轻的揉着,没想到她变脸会这么快,只好道:“说……说什么?”

魏晓晨嗔道:“你……你混蛋!人家……人家的身子都……都被你那个……了,你难道忘了?”

廉政叹道:“我没忘,一直记在心中。”

“那咱俩的事你跟你师傅说了没?”

廉政回答也是够利索的,只回答了两个字:“没有。”

气的魏晓晨原地转了三圈,扬起手就要打他,廉政苦苦一笑,将眼睛一闭,叹道:“唉,你若是生气,你就打吧。”

魏晓晨气的将手生生的放下了,她知道,廉政外表十分的怯弱,可是内心却很刚强,是个要面子的人,你掐他下,拧他下,他都不会生气,顶多一笑,可若是她一个耳光打过去,他们彼此的关系就会被这一个耳光打散,他就再也不会原谅她了。

虽然她生气的很,但这一巴掌要将自己的幸福打的烟消云散,她可舍不得。

有时候,女人就是因为一时气愤,扬起手一个巴掌甩过去,结果,什么也解决不了,反而将她在乎的人一巴掌打走,再也不会原谅她了。

这幸福和未来,往往就在这冲动的一巴掌之上。

魏晓晨气的使劲跺跺脚,真是无可奈何,自己清白之身已经给了他,若是因为气他恼他,将这份感情一巴掌打没了,那她的付出有什么用?又得到了什么?

难道只得到了一时的快活和**吗?

难道只得到了他一时的爱护和照顾吗?

她要的不是一时的快乐,而是一辈子的快乐,一生的幸福!

但她无可奈何,唯一能对付他这种正的有点愚笨呆傻的男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哭。

魏晓晨气的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其实,她半真半假,并非真哭,不过她聪明的很,知道只有哭对付男人才有奇效,果不其然,他说话了。

廉政一看她哭泣,不由得心乱如麻,过来拉拉她的衣袖,柔声道:“喂,你……你哭什么?挨打的人是我,疼的是我,你哭什么?”

魏晓晨气呼呼的道:“别理我,你都忘了我了,你还理我做什么?你走,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廉政叹了口气,坐在了她旁边,伸出颤抖不止的手,大着胆子轻轻的碰了碰她的手,魏晓晨虽然在哭,可是他的手伸出来握住了自己的手,她可没有甩开,因为她知道,只要她甩开手,眼前这个男人,再也不会选择拉她的手了。

她实在是太美了,太高贵了,她越是漂亮,越是美丽,一种强烈的自卑感就越是刺激着他的心。

在那最危险的时候,她是弱者,她需要他,她需要关怀和爱,一个人再高贵,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也只是一个女人,只是一个可怜的女子,他可以给她保护,他可以去爱她,关心她,守护着她,可是回到了现实,她还需要自己吗?她又回归到了高贵的气质,仿佛二人的距离一下子就远了好多。

所以,他不敢再亲近她,因为她又变得那么神圣而不可侵犯了,曾经睡在一起的她,一旦回归到自己,又是神圣而高贵的了。

廉政一看魏晓晨没有甩开手,心似乎平静了些,长叹道:“晨妹,我没有忘记,不过,我以为你……我以为你忘了我,我实在是配不上你,若是你喜欢别人,我只有退出,我早说过,那件事,我绝不会说半句的……”

魏晓晨气大了,也不哭了,伸手就扭住了廉政的耳朵,嗔道:“你个大傻蛋!你真是笨死了,我……我什么都给了你……你还不信我?难道这种事叫我先开口?女孩子怎么开口说?你叫我……怎么办?”

廉政苦笑着揉着耳朵,叹道:“我……我以为你……我……我配不上你……”

魏晓晨立刻又回归了温柔,她知道像他这种男人,不能太硬,太泼辣,不管他怎么样,都不能跟他太较真,否则,他直来直去的性格,根本不懂的说一些甜言蜜语的话去哄她开心,自己只是找气受罢了。

魏晓晨嘻嘻笑着,轻轻的给他揉着耳朵,笑道:“很疼吗?噢噢噢,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你太气人了,我给你吹吹……”

她真的轻轻的在他耳边柔柔的吹着含有淡淡幽香的风,一下子就将他的心吹开了。

廉政忽然紧紧握住了她的手,仿佛又回到了曾经那不离不弃的感觉,沉声道:“晨妹,我……我没有忘记你,不过,你若是真的喜欢别人,我真的可以退出,我不想因为当时的迫不得已害了你,因为我实在配不上你。”

魏晓晨是又好气又好笑,她发现,像他这种傻的可爱,纯真的可爱的男人真的不多了,别的男人唯恐抢不到美女,低声下气,像一只哈巴狗似的去追求,可是他却宁愿将到手的女人双手推给别人,美其名曰是完全尊重她的选择,当真是令她又好气又好笑。

但又不能责怪他,因为他本就是这种不懂情趣、不懂浪漫、丝毫不会哄女孩子开心的男人,他就是那种在最需要他的时候,可以默默无闻的关怀她,保护她,在最危险关头能跟她生死与共的男人。

可是当不需要他时,他就会默默的走开,不再纠缠,仿佛他已经是一个多余的人了。

他就是这种正直的男人,这种不爱说话,但心中却是一团热火的男人。

虽然他这么愚笨,可是,她知道,这种男人是她值得托付一生的男子,因为他无论在什么时候,心里都有她,甚至肯为她去死,这种男人世上能有几个?

又何必因为他的性格弱点真的生他的气,真的跟他分离?

若是她提出分手,他绝不会哀求半句,只会答应她,而且还衷心的祝福她以后幸福,不过,他却会在没有人的时候,自己偷偷的哭泣。

他就算伤心,就算流泪,也没有人能见到,因为他从不将自己最可怜的一面给别人看,因为他毕竟是要强的男人。

若是愚笨的女子遇到这种男人,早就大骂他几句,跟他分手了,虽然付出了清白的身子,但又算得了什么?大不了就当作一次风流的几夜情,大家彼此都不吃亏,因为女人在这种事时也得到了快乐,享受的又不是只有男人。

但她是真心的喜欢他,只要他还爱着自己,她就不会放弃,只因为他们曾经一起共赴鬼门关,那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的真心,早就将打动了她的芳心。

魏晓晨冰雪聪明,知道他这种人需要的是鼓励,而不是责怪,魏晓晨没有再怪他,而是也握住了他的手,柔声道:“傻瓜,我也是个普通的女人,我虽然穿的好,虽然是漂亮点,可是我也是女人,我的衣服脱光了,跟最丑陋的女子又有什么区别?不同的是,我就是生了一副好脸蛋罢了,有什么高贵不高贵,配得上配不上的?我需要的是一个家,一个真心对我好的男人,能陪我一起变老,我不需要什么荣华富贵,不需要你多么有钱,只求能粗衣淡饭的平平淡淡过一生就足矣,我需要的是,在生死关头不离不弃的男人,咱们共赴生死,同甘苦共患难,难道你还怀疑我吗?”

廉政的眼睛湿润了,颤声道:“晨妹,我……我误会了你,我以为你……你已经不需要我了,所以我……我只能走开……”

“傻瓜,我的心都交给了你,如何能不需要你?我是个女子,我需要你保护,需要你爱怜,需要你照顾的,你以为我真的很坚强吗?我晚上一个人好怕好怕,总会想起那些可怕的怪兽,你知道吗,我需要你照顾我一生一世……”

魏晓晨轻轻的将自己的脸贴在了他的手背上,廉政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紧紧握住她的手,道:“晨妹,你放心,我永远不会辜负你的,只有你变心,我永远不会对你变心……”

魏晓晨苦笑,变心?难道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真的会很容易变心吗?难道爱情真的这么令人心情忐忑不安吗?难道爱情真的这么容易变吗?但她怎么会呢?她毕竟不是那些风尘女子。

廉政语重心长的道:“晨妹,不是我不说,而是如今天下还不安定,魔域的妖魔不出几年一定会来的,师傅对我恩重如山,我一身所学都是师傅所传,所以,你等着我,等我将天下平定,将魔域的妖魔们除掉,咱们人类再也没有灭顶之灾时,我再向师傅提出娶你过门,你说好不好?”

魏晓晨也点点头道:“是呀,你说的不错,我也一样,师傅也对我恩重如山,我也要助师傅一臂之力的,我等你,不管什么时候,我都等你。”

廉政柔声道:“在这段时间内,咱们不要走的太近了,因为我……我怕控制不住自己,再跟你发生那种……那种事,万一……万一你……怀……我……”

魏晓晨羞的粉面通红,嗔道:“你坏蛋,就想着那种事,大…狼……”

廉政苦笑道:“我……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你……你的身子实在是太美了,跟你做……那……那事,实在是太……舒服……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望呀,真的对……对不起……”

魏晓晨心中这个笑,笑他真傻,一个女人若是身子给了他,当然希望自己的身子能永远的都吸引的住这个男人,当然希望自己够性感,这男人时时刻刻的想着她了,若是这男人跟她们…流快活一阵,就觉得她们恶心,再也不会碰她们,女人能不恨死才怪呢,而且**就好像吃饭一样,谁又能控制的了呢?

魏晓晨也是够淘气的,抓住他的手,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胸上,柔声道:“你的手……又**……你想摸摸吗?嘻嘻嘻……”

廉政犹如触了电一样,立刻将手缩了回来,苦笑道:“别……我受不了……我再也不能碰你,否则,你要是有……有了,那怎么办……”

魏晓晨吃吃的笑着,轻轻道:“真是个傻瓜,我是修道之人,不想有……当然就没有了,你那……脏的东西……在我身体里……都叫我……逼出来了……否则,不有才怪呢……”

她说着,脸也羞红了,一想起他们彼此拥抱在一起的快乐,她就羞的脸红,可是心中却还极其的渴望多享受那种心跳的快乐。

廉政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摸着她精雕细琢完美无缺的娇颜,实在想不到,这么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会属于自己,完全的属于自己,自己想跟她怎样,都可以。

这简直就是一场美梦,可是这却不是梦,却是真的。

二人又彼此拉着手沉默了半天,廉政松开了她的手,轻声道:“咱们别再这样了,叫人看到,会……会笑咱们的,咱们就当谁也不认识谁,行……行吗?不过,你别担心,这……这是假的,不是真的……”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