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23章 女人心2

第一百二十三章 女人心2

魏晓晨轻轻点点头道:“恩,你说的对,不过,你记住,没事的时候,多看我几眼,否则,我会生气的,再也不理你啦……”

她娇嗔的模样真是太可爱太美了,她简直就是完美无缺的天使。

二人约定好,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怕别人看到,于是,他在东,她在西,隔着五六丈远,但四目相对,均蕴含着笑意。

因为他们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的真心,都知道彼此都没有忘记那段难忘的岁月,都没有忘记那段浓情蜜意的深情。

虽然暂时不能在一起,可是,他们还有将来,还有时间,他们还年轻,年轻怕什么?

时间没过了多久,这些人也都回来了,三个姑娘真是又气又笑,三个人故意制造机会让他们谈谈,可是看他们这样子,似乎连动都没动,当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曲仙儿悄悄的拉了拉魏晓晨,轻声道:“魏姐姐,你跟他谈了吗?他说什么?”

魏晓晨红着脸,在曲仙儿耳边轻轻道:“谈了,他没有变心,谢谢你啦,好妹妹,他说,等天下太平了,他就会跟我师傅提亲的。”

曲仙儿一皱眉,轻声道:“唉,我的傻姐姐,算了,我们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要是他辜负你,我替你出气。”

魏晓晨心中感激的很,轻声道:“多谢妹妹,你放心,他不是那种人,我们还年轻,多等几年不要紧的。”

洪袖儿和楚桂儿也凑上前来,四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说笑着,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雪紫儿皱眉道:“你们叽叽喳喳说什么呢?”

楚桂儿嗔道:“我们说什么,还要向你报告一声吗?”

洪袖儿道:“就是呀,我们随便聊聊呢。”

雪紫儿真是啼笑皆非,刚才这俩人亲姐姐好姐姐的,转眼间,就变了,她只能苦笑。

就这样,他们依旧边走边玩,往白民族而去,一上,廉政和魏晓晨再也没有了隔膜,都知道彼此的心没有变,虽然依旧是保持着距离,可是二人没事的时候,总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看几眼,就已经很满足了。

有时候幸福就这么简单,简单的只要能天天见到,就心满意足了,可是,人真的能永远这么幸福吗?

若干年后,她在哪里?曾经最爱的人,又在何方?谁又能没有遗憾?又有多少人的心可以不变?

一行十个人,走了半个多月,终于到了白民族,可到白民族一打听才知道,原来玉蝶果然来过,不过已经离开了,去了昆仑了。

不但玉蝶走了,就连白皛皛和禅印也都离开了,随着玉蝶去昆仑找玉霄去了,因为他们以为玉霄活着一定会去找姐姐去的,故此,只能去昆仑看一看了。

三个姑娘这个泄气,玉霄没找到,玉蝶也没找到,还要万里迢迢的跑去昆仑一趟,若是在这里找到了玉蝶和玉霄姐弟,她们才懒得去昆仑呢,一定就回山了,可是没有找到,她们只好也去昆仑了。

白民族的族长,也就是白皛皛的义父白净挽留不住,十个人这就要走。

但三个姑娘看了看三老,彼此看了一眼,曲仙儿开口道:“三位伯伯,你们就留在这里吧,不用跟着我们去昆仑了。”

洪袖儿道:“就是,我们年轻人在一起玩,你们三个老头总跟着做什么?”

三老彼此看看,气的鼻子都要歪了,这分明就是过河拆桥,真不知道三个姑娘搞什么鬼。

谈天笑气呼呼的道:“喂,仙儿,袖儿,你们搞什么鬼?是你们叫我们出来玩的,为什么舍我们在这?”

楚桂儿嘻嘻笑着,玩着谈天笑的小辫子道:“谈叔叔,这你都不懂吗?我们姐妹叫你们来,就是为了让你们留在这里的。”

谈天笑气道:“这怎么说?”

楚桂儿吃吃笑道:“很简单嘛,我们就是怕小师弟万一没来这里,我们找不到,只要到昆仑去了,可是万一小师弟再来这里呢?他岂不是不知道我们去了昆仑吗?所以呢,我们姐妹早就商量了,让你们留下等玉霄,若是玉霄来这里找他的朋友,你们就转告一声,我们去了昆仑了,那他就会到昆仑去找我们了,对不对呀?”

曲仙儿哈哈笑道:“就是呀,之所以叫你们来,我们就是派在这里用的,明白了吗?”

谈天笑气的一蹦多高,骂道:“你这三个死丫头,原来是利用我们呀!不去,不留下,我们偏偏就不在这!”

洪袖儿气呼呼的道:“你敢说不留在这?”

谈天笑叫道:“为什么不敢,不留,不留就不留!”

三个姑娘吃吃直笑,曲仙儿咳嗽了一声道:“好吧,不留就不留吧,不过,我有一个天底下最可笑的秘密,魏姐姐你想不想知道?”

洪袖儿道:“是呀,好可笑的秘密呀,雪姐姐你想不想听?”

楚桂儿悠然道:“是呀,你们听了去,一定记住,把这秘密讲给其余的姐妹听呀。”

谈天笑立刻就变了脸,当然知道是什么秘密了,立刻陪笑道:“嘿嘿,嘿嘿,谁说不留下的?我刚才逗你们玩呢。”

叶方士也连连道:“是呀,三位大小姐的话就是命令,我们当然要听了,谁不留下是小狗。”

小糊涂仙笑道:“族长,这里有酒喝嘛?”

白净道:“当然有。”

小糊涂仙道:“既然有酒喝,那我们当然要留下了,不过,能请我们喝吗?我们带的钱可不多呀。”

白净微笑道:“道兄见外了,三位能在我们白民族做,是我们的荣幸。”

小糊涂仙道:“不过呢,我们也要点零花钱嘛,对不对仙儿?”

曲仙儿白了他一眼,气呼呼的掏出了几块大元宝,塞给了他,嗔道:“馋猫,醉鬼,拿去喝酒吧!”

叶方士苦笑道:“不过,我们要留在这多久呢?”

洪袖儿道:“当然留到玉霄来了为止啦!”

谈天笑皱眉道:“可那臭小子万一一辈子不来这里呢?”

楚桂儿气道:“那你就老死在这里得啦!”

谈天笑苦笑,道:“我是说,能不能给个期限呢?”

三个姑娘叽叽喳喳的又商量了一下,曲仙儿道:“好吧好吧,咱们就两个月为限好了,两个月后,小师弟依旧没来,那就证明他不会来了,那你们就不必等了,就回山吧,这样好不好?”

小糊涂仙道:“这样还像话,实话说,我可不想老死在这。”

曲仙儿道:“那就这么定了,可你们要是两个月不到,玉霄没来,你们就走了,等我们一走,你们就走,那我们知道了,回山再收拾你们,听到了没?”

三个人连连点头道:“是是是,姑奶奶们,我们遵命还不行吗?”

曲仙儿笑道:“这还差不多,要不然,我的银子都白给你们了。”

雪紫儿皱眉道:“喂,你们说完了没?”

曲仙儿道:“完了,雪姐姐还有什么事吗?”

雪紫儿道:“你们不是说有个秘密吗?还挺好玩的,现在说吧。”

洪袖儿嗔道:“你傻啦,秘密,秘密,当然要保密了,不保密,叫什么秘密?”

雪紫儿这个气,三个人说的挺热乎,转脸就变了。

雪紫儿气道:“又不是我让你们说的,是你们自己说要说的,怎么现在又不说了?真是有毛病。”

楚桂儿嘻嘻笑道:“想知道秘密吗?告诉你吧,秘密就是没有秘密,哈哈哈……明白了吗?好笑吧,回去跟姐妹们说说就行了……”

雪紫儿真是对三个姑娘无可奈何,这三个人是又胡闹又淘气,而且三个人总是一条战线,而且她们的身份又是这么娇贵,连她也不敢得罪她们,因为她们毕竟是自己几位师叔的宝贝女儿。

雪紫儿气呼呼的道:“不说算了,我还不想听呢。”

魏晓晨也是想知道什么事,轻声道:“袖儿,到底什么秘密呀?”

洪袖儿嘿嘿笑道:“想知道吗?”

魏晓晨点点头道:“嗯。”

洪袖儿道:“嘿嘿,不告诉你……”

魏晓晨和雪紫儿彼此看看,二人均是苦笑不已,只好摇摇头。

三老就留在了白民族,三个人还真听话。

曲仙儿叹道:“这死玉霄,不知哪里疯去了,等找到他,我敲破他的头。”

洪袖儿道:“我拧掉他的耳朵。”

楚桂儿道:“我捏扁了他的鼻子。”

廉政和岳商也是暗笑不已,岳商早就习惯了这三个人这样子,习以为常,廉政不爱多话,连半句话也不搭。

三个姑娘气的骂了一会玉霄,又叮嘱了一番三老,七个人这才御空往昆仑而去。

其实,玉霄还是在大海里,在大海里到处遨游,这珍珠他可采集了不少了。

玉霄渐渐的还喜欢上了在大海里睡觉,没事的时候,就在自己的气泡内睡觉,当真是悠闲得很。

一上,他是什么危险也没有遇到,就算是遇到了可怕海底怪兽,都被他捉弄的逃跑都来不及。

玉霄是在大海里一玩一找,遇到海岛就去转转,询问一下岛子上的人,实在寂寞了,就在大海里跟鱼赛跑玩,就这样,一直在大海内他走了七八天,渐渐的,就要到了西海岸了。

连玉霄都有点灰心了,这大海里捞针,想找人鱼族哪有这么容易?

不过,他知道,人鱼族就算能在水里生活,也一定是靠近小岛,在小岛下生活,所以他就一直找寻海岛,在海岛四周转悠。

大海内当真是处处凶险,若不是玉霄有神鱼,又是一身修为,水功又了得,他恐怕早就死在大海里了。

不过,大海内的风景可真是不错,大海内也是山水如画,简直比在陆地上的风景还要美,尤其是那些数不清的小鱼儿,在海水内翩翩起舞,就犹如花丛中的蝴蝶一般的美。

玉霄就喜欢躺在自己的水晶翡翠泡泡内,欣赏着这些小鱼翩翩起舞。

玉霄在水里一玩,也一采集珍珠,鸡蛋大小的珍珠他采了真不少,数数足有二十几颗了,一个个都是晶莹剔透,灿灿放光。

不过,大海内的危险也不少,各种可怕的大鱼,鲨鱼,虎鲸,甚至还有水中的蛟龙,玉霄都遇到过,其实,大海内的世界就跟陆地上一样,陆地上的危险难道就少吗?甚至比大海内的危险还多。

这世界就这么残酷,适者生存,强者为霸,只要你够厉害,不论在哪里,都没有人敢惹你,就像玉霄一样,在陆地上难遇对手,在大海内,各种怪兽,也是远远避之,只因为玉霄厉害,所以他就是霸主。

玉霄水里的功夫是越来越厉害了,别说大海内有什么虎鲸鲨鱼,就算是青龙,在他面前也是不堪一击的。

因为玉霄独创的那招漩涡实在是太妙了,无论再大的海中怪兽,只要遇到了玉霄的漩涡,都会被卷的晕头转向,最后,等玉霄放了他们,就逃之夭夭。

就算有巨大的鲸鱼去吞噬玉霄,那也是自己倒霉,因为玉霄的龙鱼太快,也最善于在巨大怪物肚腹内吃它们的心肝脾肺肾,要是将龙鱼吞了进去,玉霄都不必动手,龙鱼就解决了,倒霉的不是玉霄,一定是巨兽了,龙鱼不但能将怪兽肚子里吞噬,而且它还有一个锋利的龙角,简直是无坚不摧的龙角,想要从肚腹内破肚而出,简直轻而易举的事。

玉霄现在才知道自己龙鱼的本事,怪不得人人都说,只要龙鱼在,上天下海,天下间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也怪不得这么多人羡慕他了,因为龙鱼的的确确是宝贝。

不但龙鱼是宝贝,他的那两把剑也是宝贝,其实,他那两把剑上有龙的魂魄附在上面,只要他遇到解决不了的危险,那两把神剑就会化成两条威龙!

这一天,玉霄在水里玩够了,在一个小岛上烤鱼吃,正在吃着,猛然间就见海中一块小小的礁石上,趴着一个青色的东西,长长的尾巴,摆来摆去,玉霄刚刚看到那东西,还没太看清什么东西,就见那东西尾巴一甩,就扎进了大海中!

这一下,玉霄看清了,虽然朦朦胧胧的,但他看到一张美丽至极的脸,那分明就是人的脸,而且还是女子的脸!

那女子乌黑的秀发长可到腰部,而且还是用一根红红的东西扎住的,虽然只是惊鸿一瞥,玉霄也看清了,那东西果然是人头鱼尾,这不就是自己一直寻找的美人鱼吗?

凌玉霄乐的一跳多高,大叫道:“喂,别走!等等我!”

凌玉霄急忙骑上了龙鱼,一头扎进了大海中,在大海内睁开双眼,仔细的辨认了一下人鱼游走的方向,一看隐隐约约处,一条青色的尾巴正摆动着往海底潜进去。

玉霄指指前面的影子,然后画了个水晶泡泡,将自己的头遮住,让龙鱼快速的追上去!

龙鱼当然知道主人一直在寻找什么,这时找到了目标,哪里能让她跑了,一声龙啸,就朝着那个影子追去。

那影子似乎发现了玉霄在追她,急忙摆动青色的大尾巴,往海底深处潜去。

那黑影游的还真快,但龙鱼的速度更快,不过追了一会,眼看着就要追上了,若不是玉霄离着那块礁石颇远,龙鱼早就追上了。

凌玉霄哪里能让她逃了,玉霄其实完全没有恶意,只是想问她们借几滴眼泪用用罢了,完全不想伤害她们,尤其是她们这么美,谁又忍心伤害她们呢?

这附近也有几处岛屿,海底也是坑洼不平,也是有好几处大山,这里的水还真深,也有百丈多深,那人鱼惊慌失措,围着海水内的小山就转开了。

穿过一道水山,又绕过一道水山,穿过一处珊瑚礁,又绕过了许许多多的海藻,就见那人鱼就在大海内跟玉霄开始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

玉霄这个笑,暗暗的道:“不管你怎么转,你也甩不掉我,我好不容易遇到了你,休想逃掉。”

玉霄骑着龙鱼也随着那个影子到处穿梭,始终是不离不弃的追着。

前面又是一座大山,海中的大山跟陆地上的一样,也是生满了植物,这座大山还真不小,就见那人鱼游到那个大山中间,从山缝里就钻了进去。

原来,那座大山后还有一座山,前后两座水里的大山相隔也百余丈远,那人鱼就从山缝里钻了进去,然后又往大山下潜了下去。

其实,人鱼是往两山中间的断崖下潜了进去,这要是在陆地上,这里就算是断崖了,可是在水里,却可以游下去的,其实就是个小山崖。

小山崖下有无数的珊瑚礁,这些珊瑚礁群也太漂亮了,有红珊瑚,蓝珊瑚,白珊瑚,五光十色,散发着阵阵光泽,无数的五颜六色的小鱼儿就在珊瑚礁中穿来穿去,翩翩起舞……

凌玉霄不由得暗暗的称奇,这里的珊瑚一看就是经过修剪的,修剪的整整齐齐的,就好似出于什么妙龄女子的巧手一般。

那人鱼就钻进珊瑚礁群中,等玉霄追了过去,却什么都找不到了。

只见珊瑚礁群中鱼儿翩翩乱游,人儿却不见。

凌玉霄骑着龙鱼到了珊瑚礁群里,一看,什么也找不到了,低头一看,珊瑚群中,除了怪石,珊瑚,还有无数的大蚌壳,有的大蚌壳一张一开的,里面还闪闪发光,不用问,蚌壳里那发光的东西正是珍珠……

这里并不太黑,虽然有点幽暗,可是玉霄还看的挺清楚。

玉霄知道人鱼就藏在了珊瑚礁中,凌玉霄怕吓到人鱼,抱拳在水晶泡泡内高声道:“喂,人鱼姐姐,我叫凌玉霄,来找你们并没有恶意的,真的,我姐姐脸上幼年时被毒刀划伤了,不幸毁了容,我来此是听闻人鱼姐姐们的泪水可以做药引子,能治好我姐姐脸上的创伤,所以才来找寻各位姐姐的,我发誓,我不会伤害各位姐姐的,真的……”

珊瑚礁内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他说完,周围鸦雀无声,除了周围翩翩起舞的小鱼们游来游去,再也没有什么了。

凌玉霄紧蹙双眉,他知道,仅凭着自己几句话是很难令人鱼相信的,但她们不信任自己,又该怎么办?

而且玉霄也不清楚人鱼到底懂不懂人话,万一不懂人话的话,那他的话就等于废话了。

玉霄长叹一声,没有办法,他只好先找到再说了,等找到人鱼,想办法解释解释试试了,实在不行,将人鱼抓到空中,吓得人鱼大哭,然后接几滴泪大不了放了她就是了。

玉霄打定了主意,然后骑着龙鱼在珊瑚礁内开始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