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25章 读心术1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读心术1

在茫茫大海深水内,其实就跟在陆地上是一样的道理,因为大海内也有山有水,有树有物,就连陆地上没有的,大海内也有。

其实,大海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天空也是蓝色的,蓝的就好似陆地上的天空一样,比外面的天空还蓝,只不过,大海深处幽暗了一点,但海水外只要阳光充足,大海的水被一映照,就好似蔚蓝的天空一样,光线其实也没那么黯淡了。

玉霄怀中抱着美人鱼,当真是舒服的很,而且这美人鱼又完全是什么都不穿的,更是美的令人赏心悦目,当然也难免令人想入非非了。

也许,在人鱼族的眼中,人本就该chi身的相对,丝毫不该有欺骗,若是隔着种种衣服伪装,反而是不美的了。

玉霄就环抱着她纤细的腰肢,美人鱼就将身子轻轻的靠在玉霄的身上,一只手抓住玉霄的手。

玉霄这一次可知道读心术的厉害了,在这种神奇的法术面前,人是绝不能有半点肮脏的xie念的,否则,被这少女读出,岂不是羞愧死人了?

岂不知,美人鱼之所以不将那秘密告知玉霄,其实她的心也是心乱如麻,也不想被玉霄识破罢了。

女人心海底针,若是将这读心术的秘密告诉玉霄,到时候,她自己也没有秘密可言了,简直也是chi身的了。

龙鱼按美人鱼所指的方向缓缓的游去,二人就坐在一起,边走边闲谈。

玉霄问道:“你……”

“哦,我叫蓝莹,你呢?”

玉霄笑道:“我叫……”

“哦,原来你叫凌玉霄,哈哈,这名字有趣……”

凌玉霄松开了她的手,但又被她抓住,玉霄苦笑道:“你能不能给我留点秘密?只要我心念一动,你就能识破,让我好不舒服呀。”

这叫蓝莹的美人鱼吃吃笑道:“不握住你的手,我怎能知道你有没有坏心?你这么坏,我当然要小心了。”

凌玉霄哭笑不得,只好道:“那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就算你知道,也让我把话说完,自己说出来,这总可以吧。”

“好吧,我就等你说完,不抢话就是啦,哎呀,你……你坏蛋,你真的好坏,怎么又想摸我这……”

原来,玉霄就在她身后环抱着她,望着她完美无缺的胸,暗暗的想道:“这一走,抱着她的腰真没意,若是能摸着她那里边走边欣赏大海内的美景,那真是爽极了。”

谁知他心念刚一动,就被这女子识破,玉霄不由得脸也羞得通红,苦笑道:“我……我只是想想嘛,想想又不是犯罪,而且,谁叫你这么美的……好姐姐,能叫我摸一下吗?你这样什么都不穿着,又在我面前晃着,我……我难免会想嘛……”

蓝莹羞的脸通红,嗔道:“怎么你们男人就爱想这个的?”

凌玉霄叹道:“那你怎么不说你们女人为什么要这么着在男人面前呢?”

蓝莹嗔道:“我怎知你来呢?我们本就是不穿衣服的呀。”

凌玉霄嘻嘻笑道:“那我想想总不能怪我吧。”

蓝莹叹道:“唉,没想到,读心术真的这么奇妙,只要彼此用了读心术,真的会能感应到,也能立刻学会对方的语言,真没想到,你们男人的心念原来都是这么脏的。”

凌玉霄苦苦一笑道:“唉……你以为呢?实话告诉你,天下的男人,都是这么肮脏的,不信你可以去试试别的男人,男人看到你这种什么都不穿的美女,十个中有三个在意yin,其余的七个……”

蓝莹微笑道:“那七个怎么了?”

凌玉霄哈哈笑着,但这种话说出来,真的很不美,只好用意念想了想。

蓝莹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啐了一口道:“原来,另外七个直接就要强×呀,好肮脏的人呀……”

凌玉霄笑道:“现在你明白人类肮脏的yu望了吧?其实,我就是那三个好男人中的其中一个,当然还算是好的。”

蓝莹叹道:“难怪我们族长姐姐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呢。”

凌玉霄哈哈笑道:“那你们女人呢,你敢不敢让我知道读心术的秘密,也让我能读懂你的心,我看看你心里想什么?”

蓝莹气呼呼的捏了他鼻子一下,嗔道:“你想的美,才不告诉你呢。”

玉霄嘻嘻笑着,道:“哦,我知道了,原来你们女人也是跟我们男人心里想的是一样的,其实,你心里根本也是想让我摸摸你的胸的,对不对?”

蓝莹羞的粉面通红,伸手扭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这大坏蛋,我才没有呢,你胡说……”

其实,她也是口是心非的,因为玉霄心中想摸她的意念一有,她的心也是乱跳,暗暗的道:“傻瓜,你既然想,就直接摸就是了,我就在你怀里,干嘛光想不敢做?”

但这种羞人的念头哪里能被他识破,只好自己掩饰。

玉霄是多么聪明的人,而且又是这么淘气这么坏,哈哈笑道:“对了,被我说中了,一个女人被说中心事时,往往脸会红的,而且还总是狡辩的,哈哈,要不你教给我读心术的秘密,让我也能感应你想什么,不敢就是被我说中啦,哈哈哈……”

蓝莹气呼呼的在他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嗔道:“你呀,真是坏死啦,竞想占便宜,你以为激我我就上当告诉你嘛?我才没那么笨来,你个大坏蛋……呀,你……你怎么敢想这个?你再要想这个,我……我可真生气啦。”

原来一看她的手离开,玉霄长出了一口气,心道:“我不但想摸你的胸,我还想亲亲你那……,摸摸你的那个地方……”

但他这么一想,没曾想,蓝莹的手搭在了他的手背上,立刻又把他内心中的想法都给读走,立刻明白了玉霄这可怕的想法,不由得臊的脸通红,嘤的一声,双手捂住了脸。

蓝莹捂着脸嗔道:“你真是坏死了,心里一会一个主意,你这人,心怎么总这么坏,想的总这么多呢,人家那里你也想要动……坏蛋,大坏蛋……”

凌玉霄感慨万千,一个人若是能完全了解一个人内心中的想法,立刻就会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一个好人了,因为再好的人,心中也难免有xie念,若是这念头被读出,也难免变得xie恶了。

其实玉霄只是想想,见到她这么美,美的如婴儿一般的身躯,精雕细琢完美无缺的容貌,种种美的诱惑就这么近距离的诱惑着他,而且这美人就在自己怀中,让谁能没有yu望?

有人说,我就没有yu望,那说这话的人一定是个十足的伪君子,若是真的能用读心术试试,绝对就可以试出来那人的虚伪和wochuo。

不过,这种事没有人会承认,哪怕一个男人见到这种的女人,别人要是问他是什么想法时,他也一定会说,没什么想法,这女人是一种天然健康的美,其实,每一个男人内心中都在想,这么美的女人,既然已经这样了,干脆都脱了才更好看,若是能摸摸亲亲更好了,若是能跟她上……

这就是每一个正常男人的心中最正确的念头,说没有这种想法的人都是十足的伪君子和真小人。

原来真正读懂一个人的心,竟然是这么可怕!

恐怕就把玉霄的人换做了如来佛祖,佛祖怀中抱着这种什么都不穿,又美的完美无缺的美人鱼时,用读心术读出他的心念时,恐怕他的心也是邪恶的。

但有了不干净的念头并不可耻,因为这是人之常情,可若是将这恶的念头实行做出来,那才是可耻的了,所以说,好人都会将自己恶的念头控制的好一点,不让恶的念头占据善良的心,这就是好人了。

凌玉霄虽然不能说是正人君子,也不是坐怀不乱的虚伪佛祖,可是他却是一个好人,虽然有想法,可若是别人不同意他这么无礼的想法,那他绝不会做出来。

凌玉霄长叹了一声,苦笑道:“莹莹,这样吧,你不要坐在我身边了,你在前面游,我在你后跟着就是,否则,我……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念的,你那里知道,我控制自己的想法真的好痛苦的。”

蓝莹扑哧一声笑了,因为她就是想明白玉霄的心,因为能读懂对方的心声,那真是一件神奇而又奇妙的事,当真是好玩的很。

蓝莹红着脸笑着,轻轻的抓住玉霄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上,羞红着脸轻声道:“你想……就……就摸吧,不过……只准你摸,可不能太用力,我会痛的,还有,你再要得寸进尺的乱想,我……我可咬你……”

凌玉霄的手温柔的摸着她的胸,心中却暗暗的道:“唉,我既然摸了你这里,哪里能不想其他的,能亲亲你,再摸摸你女人的哪里,然后再……”

他不知不觉中,摸着她的胸,又走了神,想入非非了。

蓝莹其实只要跟他肢体一接触,不管接触他身体的那部分,都能感应到他的想法的,虽然她的手离开了,可是他的手摸着她,她的身子靠在玉霄的怀里,所以玉霄的想法她还是能读出。

羞的蓝莹的俏脸犹如红布一般,气呼呼的回过头,照着玉霄的头重重的敲了一下,嗔道:“大坏蛋,不是不让你乱想的吗,你竟敢想摸……摸我哪里……呜呜呜,你……坏蛋……得寸进尺……”

男人有哪一个不是得寸进尺的?不懂得得寸进尺的男人不是呆子就是傻瓜,恐怕就是呆子和傻瓜也会得寸进尺的。

凌玉霄望着她娇嗔的模样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暗暗的道:“她真像仙儿,唉……不知她们怎么样了,若是能摸摸仙儿的……”

玉霄刚想劝解她别哭了,就见蓝莹气呼呼的又掐了他一下,嗔道:“你呀你,真不是个好东西,怎么抱着我,好好的又想起别的女人了,还想摸别的女人,大坏蛋,臭无赖……”

凌玉霄大奇,失声道:“怎么我所有的想法你都能感觉的到?你现在又没有拉住我的手,这怎么回事?”

蓝莹一听这话,笑的前仰后合的,咯咯笑道:“我骗你玩的,其实只要咱们肌肤一接触,我就能感觉到你所想的事的。”

凌玉霄呀了一声,一双手离开了她,开始咯吱她,笑骂道:“好呀,你这小骗子,原来你是骗我的,看你还敢不敢捉弄我了……”

蓝莹被玉霄弄的全身痒痒的,咯咯直笑,喘着气道:“不……不敢啦……”

凌玉霄跟她嬉闹在一起,二人没注意,一起滚落了下去,吓得蓝莹呀的一声,本以为会掉进水里,可是却见自己竟然跟玉霄掉在了那个大泡泡内,一起弹了起来。

蓝莹大奇,也不顾玉霄将她压在身下,问道:“你这什么呀?好大的泡泡呀,竟然没破,还这么有弹性,躺在上面很舒服呢……”

凌玉霄禁不住又想了起来,心道:“在这泡泡里男女做ai更舒服……”

蓝莹立刻又感应到了,挥动粉拳就捶打着玉霄,嗔道:“你臭无赖,好好的又往哪里想,不理你了……”

凌玉霄实在忍受不住了,张口就亲在了她满是幽香的唇上,也不再征求她的意见,一只手轻轻的……,一只手滑过她的小腹,终于放在了她犹如婴儿一般完美的此处省略若干字上了……

美人鱼蓝莹开始挥动粉拳捶打着玉霄,故作矜持,女人都是这样,若不做做样子,岂不是羞死人了,到了后来,她也控制不住了,嘤的一声,竟然抱住了玉霄的脖子开始迎着玉霄。

龙鱼依旧往前游着,也懒得看一向封流的主人跟女人做这事,似乎它早就习惯了主人的胡闹,也不理主人,知道主人需要时间,竟然慢慢的游了起来。

玉霄抱着一缕不着的美人鱼就和她在富有弹性的水晶翡翠泡泡内……在了一起……

玉霄的手摸着她那最神秘的地方半天,终于蓝莹醒悟了过来,失声惊叫,拿开了玉霄的手,推开了玉霄,一只手遮住了哪里,一只手遮住了自己哪里,惊慌的道:“别……别这样,我……我受不了了……我们……我们人鱼族的女人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跟男人做过那……那种事的……一直都是…女……死了也没有破过身的……我……我不能呀……”

凌玉霄长叹了口气,暗暗的骂自己无耻,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