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25章 读心术2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读心术2

蓝莹呀的一声,拉住了玉霄的手,轻声道:“你别这样,我又没怪你。”

凌玉霄暗自叹息,暗暗的骂着自己道:“玉霄呀,玉霄,你真是混蛋^0^氓加无赖,她这么美,你能用手抚摸过,用嘴亲过,这已经是她通情达理了,你就该知足了,怎能真的做出那种肮脏的男女之事呢?唉……她这么纯洁,她们美人鱼就连死去都是纯洁干净的身子,你怎能玷污了她干净的身子呢?你岂不是畜生不如吗……”

凌玉霄不住的自责,骂着自己,蓝莹咯咯的又笑了,吃吃笑道:“霄哥哥,你这人真是太有意了,好好的,你怎么又变得这么一本正经的,还骂着自己……”

玉霄苦苦一笑,知道自己所有的好念头和坏念头都不能逃过她的心。

凌玉霄叹道:“莹莹,其实,我也不想的,唉……人类真是太肮脏了,**真是太肮脏了,我真恨自己是个龌龊的男人,我若是你们美人鱼,就连死去都是这么干净的,那该多好,只可惜,我是个臭男人,男人多了一个这东西,就是犯罪的根源,我真恨不得将它斩掉!”

但他这么一想,另外一个念头又暗暗的道:“男人这东西,若是没有的话,那娶了媳妇,媳妇岂不是守活寡了,恐怕女人还是喜欢这东西的,我们男人这玩意,女人是又爱又恨才是真的,嫁了人的女子,喜欢这个,没嫁人的女人,心里喜欢,嘴上说厌恶罢了,其实,还不是喜欢……”

凌玉霄本就是这么奇奇怪怪聪明绝顶的人,一时间念头总是来得快,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了。

蓝莹又白了他一眼,嗔道:“你怎么又这么想了?我真是读不懂你的心,你这人的心真是太复杂了,一会想这个,一会想那个的,总是没个正经,心里面想到本来正正经经的,但转念想的又是不正经了,你怎知我们女人就喜欢那……那玩意……”

凌玉霄知道自己的所有的想法不管是好的坏的,肮脏的无耻的,都逃不过她,也就毫不遮掩,微笑道:“那你们女人不喜欢,为什么要嫁人呢?那你们女人不喜欢,为什么跟我们男人做那种事时,叫的那么好听呢,女人若是不喜欢,那就是怪事了,我可没见到那个女人会嫁给没有小**的男子……”

蓝莹羞的满面通红,气呼呼的重重的敲了玉霄头三下,嗔道:“打死你这个爱胡说八道口无遮拦的大坏蛋。”

凌玉霄嘻嘻笑道:“就连你,虽然是冰清玉洁的,其实心中也是想和我们男人那样的,要不然,刚才我摸你,你怎么也叫的那么好听呢,哇,你的叫声真是世上最美妙的音乐,你再叫一声我听听,真是好美的音乐呀,哈哈哈……”

蓝莹哪里遇到过玉霄这种胡闹不正经的男人过,被玉霄说的满面通红,气的跟玉霄又缠在一起,嗔道:“不准你胡说八道,不准说,不准你说我……我才没叫来……”

玉霄坏坏的笑道:“是吗,那我再试试,若是你不叫,我就信了,否则,你就是说谎……”

他的手不正经的又开始摸着她,美人鱼蓝莹是又羞又痒,心中其实还很喜欢他的抚摸,但哪里能被他猜出来,若是被他猜出心中想的,岂不是羞死人了。HTTp://

蓝莹甩开他的手,张嘴就咬他,嗔道:“你这大坏蛋,我咬死你……”

二人嘻嘻哈哈的缠绵闹在了一起,这么一闹,玉霄倒是想的不多了。

二人闹了一阵,玉霄依旧轻轻的揽着她,温柔的摸着她柔软的地方,不过,这一次玉霄心中已经没有了邪念,而是感受她的美,欣赏她的美,因为轻轻抚摸着她,也是一种浪漫而又美的享受,玉霄笑道:“你家在哪里呀,怎么半天都没到呢?”

蓝莹也不加抗拒,任凭玉霄温柔的抚摸着她,靠在玉霄的肩头,嗔道:“这不都怪你嘛,你追了我这么远,人家家在前面那座山呢,你追了我一座山了,追的人家失魂落魄的,差点就丢了命。”

玉霄失声道:“怎么,前面那个小岛下就是你家吗?”

蓝莹道:“是啊,早上起来,我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就在那小礁石上坐坐罢了,没想到被你看到了,我赶紧下了水要回家,可没想到你竟然追到水里来了,而且还骑着个这么个可怕的东西,吓死我啦,我本想跑回家,可一想你追得我这么近,我跑回了家,你这大坏蛋跟我回了家,岂不是害死我的同胞姐妹?所以,我只好往前逃,我去过那个珊瑚群,本想在珊瑚群中将你甩掉,但你追得太紧了,甩头甩不掉,没有办法,我就钻进了珠贝内,可没想到还是被你这大坏蛋找到了,对了,你这都是什么法术呀,好神奇呀。”

凌玉霄微笑道:“呀,我的天,原来那才是你的家呀,其实我是修道者呀,学过法术,要不然怎能下水呢?而且我骑得不是怪兽,是龙鱼,乃是天下第一的神鱼,所以呢,我才下水的,我找你们人鱼族都找了快一个月啦,好不容易找到你,哪能不追你,你要是不跑,我能追你这么紧吗?我喊你别跑的,你还是要跑。”

蓝莹嗔道:“你傻呀你,我那时能听懂你说的话吗?还有,有你这么追人的嘛?手里拿着宝剑,骑着这么可怕的东西,我怎知你不是坏蛋呢?坏蛋这么多,都想抓我们人鱼,都想把我们那……那个了……”

凌玉霄微笑着故意问道:“都想把你们那个呀?”

蓝莹气呼呼的又敲了他一下,嗔道:“你坏,你知道还问,无赖……”

蓝莹靠在玉霄身边,柔声道:“不过,你不是坏人,你虽然心里想,可是因为你是男人,是男人其实都会想这样的,我知道的,而且你还救了我,我真该谢谢你。”

她说着,忽然道:“对了,我谢谢你做什么?你要不追我,我怎能遇到那怪物呢,都怪你,大坏蛋,差点害死我……”

凌玉霄哈哈笑道:“那你们不经常出来玩吗?”

蓝莹摇摇头道:“我们没事就在家附近转转罢了,很少会遇到这些可怕的东西的,因为我们家摆着珊瑚阵,一般这么大的怪物是进不去的。”

凌玉霄点头道:“你以后可要小心点,大海内这么巨大的怪兽可真多呢,一定要小心呀。”

蓝莹道:“那你呢?为什么没事跑大海里玩?这么危险,还有,没事找我们人鱼做什么啊?”

凌玉霄叹道:“实不相瞒,我找你们人鱼是借用几滴泪水的,我姐姐玉蝶年幼时脸上被毒刀划伤了,留下了一个很大很深的伤疤,用过什么药都祛除不了,我无意中得到了一个药方,说美人鱼的泪水,混合青春常驻不老树,用天然无根的露水调匀,涂抹在脸上就可以治好任何已经腐烂死去的肌肤的,所以,我就下海来找来了。”

蓝莹十分的感动,脉脉含情的望着玉霄,柔声道:“你真是个好人,没想到为了你姐姐,竟然肯冒这么大的危险,其实,我们美人鱼的泪水最珍贵了,不过,我哭不出来呀。”

凌玉霄哈哈笑道:“这好办呀,这样吧,让我在你**上咬一口,把你咬痛了,你就掉泪了。”

玉霄就是这么顽皮,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真可谓是口无遮拦的,不过,他虽然胡闹顽皮,不过始终还是个好人。

蓝莹羞红了脸,嗔道:“你无赖死啦,能不能有点正经,真是的,你这人,一会正经,一会不正经,我用读心术都读不懂你的心,你真是怪人。”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这人很简单呀,又好色,又风流,又胡闹,又顽皮,又无赖,又坏到了极点,典型的大坏蛋,嘻嘻,哈哈哈……”

蓝莹轻轻的捏捏玉霄的鼻子,嗔道:“你呀你,真拿你没办法,你这种人,真是天下少见。”

凌玉霄笑道:“那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呢?这可不行呀,我现在身边已经有五个女子喜欢我发了狂了,加上你就六个啦,不过也好,女人越多越好嘛……”

“好你个大头鬼,臭无赖……”

凌玉霄轻声道:“喂,你们人鱼当真很少哭嘛?”

蓝莹微笑道:“是呀,我们人鱼的泪就和珍珠一样,哭出来的泪,都是晶莹剔透的小珍珠,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我们……我们的泪只给最可爱的人……最值得的人,还有……读心术……其实……其实也不能乱用的……我们族中有规定,若是用了读心术就……就……”

凌玉霄嘎嘎笑道:“难不成用了这个,一定要嫁给我吗?好呀,好呀,好呀,我喜欢……”

蓝莹气呼呼的又敲了他一下,嗔道:“才不是来,读心术若是用了,就一辈子都有感应的,那就是说,除非是好朋友,才……才能用的……”

其实她是说谎,其实,人鱼族规定,只要将读心术用出,除非那男人喜欢她,肯为她做任何事,才可以动用,动用了读心术之后,就算破了人鱼族不准女人出嫁的族规,可是嫁给那个男子了。

当然了,嫁不嫁都是自己拿主意,就算破了族规,不嫁人,人鱼族也没有人会勉强,只是规定这样罢了而已。

玉霄这么胡闹,她那里能说这个,否则,一定被他笑了。

其实,蓝莹之所以情愿让玉霄抚摸自己,就是因为动用了读心术,两个人用读心术时,彼此的都触摸过对方的心房,其实那时候,她的心就等于给了对方了。

因为她若不集中精力,真心的跟玉霄用心声交流,读心术是不能成功的。

既然读心术成功了,这就说明二人是有缘分的,是心心相通的,可以交朋友的,也可以嫁给这个男人的。

而且玉霄也真是讨人喜欢,幽默风趣,又坏坏的可爱的很,当真是令人又爱又恨的,蓝莹打心底就喜欢上了玉霄,尤其是见到玉霄的本事,更是惊奇万分。

尤其是当时他们语言不通,她也真是想知道玉霄说些什么,为什么要追自己,而又不伤害自己,而且还救了自己,她简直好奇的要命,所以,没有办法,只好动用读心术了。

凌玉霄轻轻道:“好妹妹,求求你哭几声吧,就借给我几滴泪水吧,我姐姐的脸上有伤疤,这**年来,她一直白纱遮面,始终不敢真面目见人,我不想她这么过一辈子呀。”

蓝莹轻声道:“其实,就算你借到了我的泪,你也没青春常驻珍珠果呀,那不还是没用的吗?”

凌玉霄叹道:“这没什么,我一样一样的找呗,找到了这样,再找其他的就是了,我就不信我找不到,我找遍天涯海角每一个角落,找遍大海每一个角落,我就不信找不到这两样东西。”

蓝莹的心被触动了,眼前的男子看起来胡闹一点也不正经,其实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

蓝莹掩嘴而笑,吃吃的笑个不停,道:“就怕你永远都找不到的,嘻嘻哈哈哈……”

凌玉霄皱眉道:“为什么?哦,我知道了,难不成,青春常驻不老珍珠果在你们人鱼族吗?对不对?”

蓝莹呀的一声,被玉霄的聪明给震撼了,失声道:“你怎么知道的?你又不懂读心术,又不能读出我的心想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美人鱼根本不会撒谎,被玉霄识破了,她这么一反问,其实就是默认了,玉霄更能肯定了,青春常驻不老珍珠果果然是在人鱼族,玉霄当真是又惊又喜,没想到,事情就这么迎刃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