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0章 联盟2

第一百三十章 联盟2

玉霄暗暗好笑,因为轩辕国的人真的不像人,更多的像蛇,生的是蛇身,蛇尾,若不是长着人的腿,人的头,简直就不是人了,就算这样,更多的像是蛇成了精了。

玉霄也顾不得跟轩辕国族长打招呼了,抱拳道:“白大哥,多加小心,我这就回去帮着白伯伯先将贼人击败,再来助你一臂之力!”

凌玉霄骑着龙鱼化作一道光就飞回了白民族,白民族打的正激烈。

白民族的人也死伤颇多,虽然有准备,可是也难免有损伤。

虽然八十乘黄骑兵返回,可是以八十对二百多贼人,可也是众寡悬殊,打的也很吃力!

幸好三老都是修道之士,还能抵挡的住,否则,单靠白民族的人是万万不是羽翼族贼人的对手的。

凌玉霄大吼一声,骑着龙鱼就杀了进去!

一个生着双翅的怪人恶狠狠的一枪就刺向了玉霄。

玉霄哪里会在乎这个,九子凝冰剑一架,就将那人的枪头削断,那贼人一愣之间,没等他飞离,天地苍穹剑化作一道寒光就劈了下来!

‘璞’的一声响,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那生着双翼的怪人半个膀臂连着一半翅膀就被生生的斩断,半空中就落到了尘埃,摔了个半死。

那人没等起来,城下的百姓们乱刀一阵乱剁,就将那贼人斩成了肉泥!

凌玉霄一剑击毙一个贼人,直着就杀进了羽翼怪人群中,身上画出护体玄冰罩护体,双剑盘旋,乱砍乱剁,就杀出了一条血,来到了三老近前!

小糊涂仙大喜道:“哎呀,霄儿,你可来了,你再不来,我们就被你害死了!”

小糊涂仙一向很少动手厮杀,这时迫于无奈,只好将随身的拐杖当作了兵器,他这根拐杖乃是凤凰木所做,也是出自于昆仑山,也不是凡品。

叶方士看到玉霄来到,心就放心了,因为他知道,玉霄一来到,一切事情就解决了,因为玉霄的本事,他们是见识过的,对付这些人又不是十分厉害的妖魔,他还不成问题。

凌玉霄大叫道:“三位伯伯,你们有没有受伤?”

叶方士笑道:“没事,这些贼人好厉害!”

谈天笑骂道:“我看你是嫌我们三活的时间长是不是,想害死我们?”

凌玉霄一剑又将一个生着羽翼的贼人斩于剑下,笑道:“怎么会呢,你们三就这么饭桶吗?”

谈天笑正跟羽翼族族长毛翼父子几十个羽翼贼人大战,听玉霄这么说,气的骂道:“放屁,放臭屁,我要是饭桶,能打这么久?喂,臭小子,交给你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行了,交给我好了,你们先退到一边去吧!”

三老答应一声,纷纷退到了一边,凌玉霄大叫道:“各位弟兄,大家请退后,将他们交给我了!”

三老也大叫道:“喂,大家都回来吧,就交给霄儿了,大家就放心吧!”

白民族的乘黄骑兵,经过这一场厮杀,死去了二十多人,也死了二十多乘黄神兽,也是伤亡不小。

白净累的气喘吁吁,闻听玉霄下令,率领乘黄骑兵从包围中杀了出来,纷纷站在了玉霄的身后。

白净气喘吁吁的问道:“他一个人能行吗?”

谈天笑哈哈笑道:“你就放心吧,实不相瞒,凭我的本事,三个都打不过他一个人了,这臭小子这几年的本事可是突飞猛进,水里空中,难逢敌手,尤其是他的两把神剑,那可真了不得,你就看好戏吧。”

本来羽翼族的人占了上风,再打一阵,完全可以将乘黄骑兵全歼,但就在这时见玉霄杀进了重围中,将众人救出来,当真是气急败坏。

本来,羽翼族这一次突袭,乃是计划好的,可谓是天衣无缝的计策,可没曾想,白民族的人有防备,而且还多了三个老头助阵,这三个老头还都有点本事,一时间碍手碍脚,抵挡了一阵,后来,白民族的乘黄骑兵竟然返回,令他们大吃一惊,因为他们是亲眼见到白民族的人离开的,这才前来屠戮白民族的。

虽然是杀了不少白民族的妇孺,可是羽翼族的人也死了不少,真可谓是两败俱伤了,没赚到什么便宜。

这时羽翼族的人也都聚集在了一起,在族长身后,扇着翅膀,握着长枪严阵以待,准备随时候命。

凌玉霄骑着龙鱼离着羽翼族族人还有五丈远停了下来,将双剑左右一分,厉声道:“什么人是羽翼族的族长?过来搭话!”

毛翼的儿子毛发一见玉霄不可一世的样子,当真是大怒,破口大骂道:“你这小畜生是什么人?这位就是我爹爹,你叫我爹爹做什么?”

凌玉霄剑眉挑了挑,冷冷的道:“哦,原来你就是羽翼族的族长,现在,我给你两条走,一就是放下屠刀,从此洗心革面,再不为恶,我就饶你一命,二,就是死在我的剑下,你好好的想想清楚吧!”

玉霄对待敌人,一般都会先礼后兵,进行规劝一番,若是敌人识时务,他绝不会伤害,若是敌人执迷不悟,他就会下杀手了,因为他解劝一番,算是给贼人一次机会,若是贼人不听劝告,他再要开杀戒,良心上也过得去了。

他一席话出口,却换来了一阵阵狂笑,羽翼族的人还以为玉霄脑子有病,因为在乱军厮杀中,大家只会拼命,还没见到有人吃饱了没事干,先进行劝说一番的。

而且玉霄这口气也太大了,要知道,玉霄这边只有五十多空中骑兵了,而羽翼族的人虽然死了五六十人,可还有一百多,依旧是众寡悬殊,可玉霄竟然口出狂言的说给他们两条走,一是改过自新投降,一就是死,他们觉得玉霄真是大言不惭,故此才狂笑不已。

就连白净都轻轻摇头,暗暗的道:“玉霄真是孩子气,贼人既然前来厮杀,就凭你一句话就能劝服他们改过自新?这简直就是笑话了,何必多说什么,拼了就是了,说了不也等于白说吗?”

看到贼人执迷不悟如此的猖狂,玉霄的心却犹如刀割一般的难受,他总想给贼人一次改过的机会,但贼人总不会珍惜,总以为他是在说笑,根本就没看得起他,可等他一动手,就会毫不留情,这些人就会死去,玉霄不想杀这么多人,故此才劝告一番,乃是出于真心。

凌玉霄大喝道:“住口!我再说一遍,弃械投降者,免死,执迷不悟的杀!”

毛翼冷笑道:“你这小娃娃口气也太猖狂了吧,你是什么人?”

凌玉霄一字字道:“我是天帝山玉清教门下第三代弟子,凌玉霄是也!”

毛翼连连摇头道:“凌玉霄?没听说过,不过,天帝山我倒是有过耳闻,哼哼,就算天帝九子来了又如何?还不是酒囊饭袋?我也不惧!”

玉霄闻听贼人竟敢侮辱自己的师傅们,不由得杀机顿生,厉声道:“好,我言尽于此,你们若是依旧执迷不悟,死了可别怪我心狠手辣,就凭你这点本事也配我师傅跟你动手?我一人足矣!”

毛翼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杀!”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羽翼族的贼人们张弓搭箭,一阵乱箭先射了过来。

若是别人,这么多乱箭射过来,不是躲避,就是用兵器招架,可是玉霄则没有这么做,而是将双剑一画,画了无数的圈圈,一道道气盾射出,挡住了那些飞箭!

这一招乃是天帝九子第八子妙笔生花楚天祥的幻化之功,将清虚紫府真气化作无形气罩,抵御或者进攻的一项奥妙无比的本事。

这一种本事,楚天祥的宝贝女儿玉霄的小师姐楚桂儿最拿手了,她能在短时间内化出各式各样的东西去伤敌,虽然不能杀敌,但用来伤敌却很是厉害。

楚桂儿心灵手巧,遗传了父母的基因,丹青妙笔最是厉害不过,她可以在短时间内幻化出各式各样栩栩如生的动物,去袭击敌人。

可是玉霄却没这个本事,因为玉霄虽然也会绘画,可是技术实在是一般,根本没把心用在这种道术上,故此,他画不出这么复杂的东西。

可是画圈画圆画石头,却是简单至极,这个并没什么难得,所以,玉霄就化出一道道圆圈气盾来抵挡射来的羽箭。

砰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响声顿时响彻了天地,无数的羽箭射在了气盾上,气盾被击破,可是羽箭的力道也被抵消了,半空中,无数的青烟袅袅升起,羽箭纷纷落下了大地。

羽翼族的贼人射完乱箭,却没想丝毫没什么用,均是一愣,立刻呐喊着一起围杀了上来。

毛发不知利害,第一个就冲了上来,恶狠狠的飞在半空中,忽扇着翅膀手舞双刀当空就斩向了玉霄!

玉霄那会在乎他,毫不示弱,将双剑挥舞就照着双刀架了出去!

叮的一声脆响,再看那双刀的两个刀头早就被玉霄双剑给击断!

那两把刀乃是凡品,在玉霄这两把仙剑的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而且毛发虽然也学了一点魔域妖魔传授的道术,但比起玉霄的修为来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他双刀断掉,自己也被玉霄反震之力,震得哇的一口鲜血当场喷出!

毛发一见不好,刚想逃走,玉霄那容他逃走,双剑祭出,分为左右夹击之势,噗噗两声,就在毛发的心窝中插了进去!

毛发惨叫一声,要害中剑,在半空中一阵摇晃,玉霄手一招,两把仙剑立刻飞回,从他前胸射进,后心中透胸飞回到了玉霄的手中。

这时,仙剑射出,毛发的胸口上立刻鲜血飞溅,惨叫着摔下了半空!

毛翼看的清楚,眼瞅着自己的儿子一个回合就被玉霄斩杀,真是又痛又恨!大吼一声,也扑了上去。

这时,其余的贼人的枪剑已经到了。

玉霄正好用护体玄冰罩挡住了这无数的刀剑,砰的一声,将贼人的一击挡住,没等贼人再击下,而两把仙剑盘旋飞舞,围着贼人直转,就将近到玉霄身边的贼人击毙。

三老看的心惊胆颤,这么多贼人前来一起用刀剁他,玉霄竟然将双剑祭出,这真是太冒险了,敌人人多的时候,很少有人敢祭出自己的兵器,因为兵器祭出去,就赤手空拳了,万一贼人这时进攻,可谓是危险的很了。

可是玉霄就这么大胆子,拼着用自己的护体寒冰罩抵御敌人一下,而将仙剑祭出将贼人斩杀,这可是危险的很。

谈天笑气的破口大骂道:“喂,臭小子,你不想活了?”

但骂归骂,一见贼人一窝蜂的围住了玉霄,谈天笑眼睛就红了,将七星龙渊剑一摆,御剑就飞了上去,助玉霄一臂之力。

叶方士一见贼人都冲了上来,玉霄被围在垓心,大喝一声,也骑着仙鹤挥舞拂尘冲了上去。

小糊涂仙也是一样,白净一见,将手一挥,也率领剩余的乘黄骑兵扑了上去,两家在空中又展开了混战!

毛翼简直都要疯了,当真是悲痛欲绝,眼瞅着儿子就被玉霄斩杀,简直恨透了玉霄,毛翼直奔玉霄而来,大骂道:“小畜生,看锤,我要杀了你,为我儿子报仇雪恨!”

一道黑光犹如流星一般就砸向了玉霄!

他这流星锤的链子长二丈多,抡起来,可谓是攻击范围极大,端的厉害至极!

玉霄知道厉害,而且这锤的杀伤范围太大,在这混战中,难免会伤了其余的人,所以,玉霄骑着龙鱼化作一道光就飞出了圈外,大叫道:“老贼,要报仇,跟我来,找个宽敞的地方!”

毛翼哪里能舍,紧追不舍,就飞上了青天,直奔玉霄扑来!

毛翼将流星锤抡开,舞动成一个光圈,一手拿着一柄锤,一手抡着,一道道黑乎乎的锤化作一道道流星就砸向了玉霄。

玉霄暗道:“这老贼还真有点本事,这么长的锤,让我都无法近身,还真挺难对付。”

凌玉霄多聪明,也不跟他硬拼,就骑着龙鱼上下飞舞,挑逗着毛翼,玉霄暗暗好笑,心道:“我看你能坚持多久,只要你慢一慢,就是该我还击的时候到了,到那时,我再致你于死地!”

可把毛翼气坏了,他抡动双锤,可是玉霄不跟他硬拼,骑着龙鱼四处乱飞,竟然跟他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毛翼气的哇哇大叫,舞动双锤,扇动着自己一双肉翅,在后抡着流星锤追打玉霄。

就连龙鱼都有点生气了,实在不明白主人为什么只让它躲避逃跑,围着他直转,而不主动出击,其实凭着龙鱼的速度,他的锤再快,龙鱼也能从缝隙中冲到毛翼的近前,龙鱼有这个把握。

可是玉霄却只是躲避,还没下令它进攻,龙鱼只好听从命令,围着毛翼转来转去的。

就这样一个追,一个逃,上下飞了一会,玉霄一看时机到了,毛翼的动作慢多了,该到了他出击的时候了,这才拍拍龙鱼喝道:“冲!”

龙鱼早就玩的不耐烦了,一见主人可算是玩够了,终于下了出击的命令,这才龙啸一声,迎着毛翼就直着射去!

毛翼大吃一惊,没想到龙鱼的速度竟然这么快,说到,立刻就到了眼前了!

毛翼赶忙将锤抡起就扫向了玉霄!

眼看着就要砸中了玉霄了,就见龙鱼就在那间不容发之际一闪,这锤头就在玉霄头顶两尺高处扫过,一下子扫了个空!

玉霄就等这时机,一见锤头扫空,玉霄双剑一挥,顺势就在流星锤的链子上斩去!

叮的一声脆响,再看流星锤拇指粗细的铁链立刻被双剑斩成了两截,锤头没有了链子的控制,嗖的一声,远远的飞了出去,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玉霄这一招就叫做打蛇的七寸要害,因为流星锤厉害至极,可是也有破绽,流星锤就好似毒蛇一般,头厉害,尾厉害,可是七寸之处却是弱点。

只要将铁链斩断,就相当于击中了毒蛇的七寸要害之处了。

不过,前提之下,必须有这么厉害的宝剑才行。

毛翼一见兵刃被毁,知道不好,赶忙将只有铁链没有锤头的流星锤链子卷向了玉霄!

玉霄冷冷一笑,双剑一阵乱砍,叮叮叮叮叮……一连串的声响,再看那铁链子,一寸寸的就被砍成了数段!

玉霄的双剑乃是神器,削铁如泥,锋利无比,砍铁链当真是小菜一碟的事。

玉霄毁了对方兵器,将双剑一晃,立刻变成了九把气剑,就将双剑和气剑一起祭出,射向了毛翼!

毛翼也分不清那把是真,那把是气剑了,另外一只锤胡乱挥舞,拼命的护住了自己,砰砰砰砰,他一连击中好几把剑,但都是气剑,砰的一声,就被击破,消失不见。

但还是有一把真剑刺中了他,九子凝冰剑正好刺中了他的肩膀,将他透骨穿过,然后飞了出来!

毛翼一声惨叫,知道再打下去,就是死一条了,他也顾不得那些族民了,展动双翼就逃!

毛翼一直往埋伏的山谷逃去,因为他知道,玉霄一定会追杀,只要玉霄追他到了山谷,就是死一条了!

玉霄一见毛翼逃走了,再看这些羽翼族的贼人还有不少,先没有追杀毛翼,而是大吼一声,将双剑一抖,化作了无数的气剑,用了一招神龙御剑术中的万剑归宗,将气剑雨点一般的射出!

这些气剑就好像长着眼睛一般,只射贼人不射自己人,无数的气剑数之不清,暴雨一般的就射了出去。

虽然是气剑,可是威力也不小,九子凝冰剑射出的是凝结了空气湿度的冰剑,而天地苍穹剑射出去的却是带着火焰的火剑!

这一下可谓是极其的厉害,那些羽翼族的人生着双翼,身上也有羽毛,那些带着火焰的剑,射到身上砰的炸开,就将他们的羽毛引着,立刻身上就着了火。

冰剑射在身上,若是躲避不及,就将身子刺透,也不知有多少贼人身上插满了冰剑,惨嚎着就坠下了半空。

也有无数的贼人由于中了剑,飞不起来,落到了地上,在地下就厮杀了起来。

其余一些还没有受伤的贼人一看大事不好,连族长都逃之夭夭了,还留下做什么?

那些贼人呐喊一声,纷纷也四散逃逸。

大部分贼人纷纷追着族长而去,一起逃向了毒龙岭。

再剩下的活着的贼人已经不多了,这些贼人都是因为羽翼受伤,飞不动的,玉霄一见这些贼人,知道三老能对付的了,也就不再管了。

玉霄大叫道:“三位伯伯,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去追敌,去轩辕国了,你们小心!”

谈天笑大叫道:“臭小子,多加小心,记住,穷寇勿追呀!”

凌玉霄道:“三位伯伯尽管放心,我走了!”

玉霄骑着龙鱼,化作一道光,一追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