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1章 埋伏1

第一百三十一章 埋伏1

本来按道理来讲,玉霄不该这么追杀,因为他单人而去,实在是危险的很,不过若是不追,将来之后这些畸形恶人,必将还是会祸害好人。

既然恶人已经做了恶,若是不除掉,正所谓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了。

所以,人类一般不争斗,争斗就必然是你死我活的,就必然要斩草除根,这就是人类,只要有一方不死,总会回来报仇的,人类的仇恨之心何其的大!

这也是古往今来人类屠戮人类,总喜欢灭绝被杀之人三族的原因了,就是怕这些人报复,所以,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一般人杀人,不管被杀之人的亲人是不是好人,是不是女人、老人和孩子,都会毫不留情的屠戮殆尽,所以说,有时候,人类的凶残远远超过畜生,有时候,人类还的确不如畜生!

玉霄虽然没这么残忍,可是他知道绝不能心存仁慈,否则,等这些魔域妖孽卷土重来,就必将是好人的末日了。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就是这么无情,其中根本没有什么仁义可讲,唯一能做的,就是你有本事杀了我,或者就是我有本事杀了你,期间,没有第三种选择。

四散逃逸的人捡了个便宜,因为玉霄不会分身术,可是跟随毛翼逃亡埋伏地点的贼人可是倒了霉。

玉霄的速度太快,只要追上,一剑一个,这些人就必死无疑!

这些贼人零零散散的逃逸,倒是更容易对付的多了。

前面又是一伙亡命逃跑的贼人,玉霄又追上了,再追上这一伙贼人,再追就可以追上了毛翼了。

前面的贼人逃着逃着索性不逃了,一个个怒目而视,集合在一起,飞在半空,手握兵刃,就等着玉霄!

这些贼人算是看明白了,逃命只会被对方各个击破死的更快,还不如大家一起集合在一起,跟玉霄一拼,或许还有逃生的希望。

其实,这些贼人还是无心向善,只要他们四散逃走,各奔东西,玉霄也不至于追杀,他们也可以逃掉性命,可是这些贼人却是凝聚在一起逃走,显而易见的,复仇之心是必然的。

这一伙贼人也有四十多个,人也不少,只是毛翼依旧往前逃去,这四十多个贼人明显的就是保护着族长逃命的。

凌玉霄瞬间就追了上来,并没有立刻上前,而是将双剑左右一分,用剑指着这些贼人喝道:“现在,我再给你们一条走,只要你们斩断自己的肉翼,诚心悔过,从此之后,做一个普通人,我还可以饶你们一命!”

一个羽翼族的壮汉破口大骂道:“呸!我操你八辈祖宗,今日我们之败,完全是由于你!若不是你多管闲事,我们怎能死这么多弟兄?”

凌玉霄怒道:“放你妈的狗屁!你们若不起侵略之心,能有今日之祸?难道你们侵略别人,屠杀别人,别人就不该反抗,任凭你们随意屠杀?你们再若是执迷不悟,你们羽翼族就完全灭绝了,你们灭族,乃是自取,怪不得任何人!”

羽翼族的贼人顿时哑口无言,被玉霄反驳的无理答辩,因为玉霄句句在理,他们侵略屠杀别人,本就是他们不对,人家别的族奋起反抗进行自卫,乃是理所应当的,这世上还没听说,你去拿着刀剑杀别人,别人反抗自卫,那叫不对的了。

但每一个凶残的侵略者都是这种心态,他们总希望自己屠杀别人时,别人最好将头伸过去,老老实实的等死,这样他们就开心了。

但这世上恐怕没有这么愚蠢的人,就算是一条狗,一只鸟,都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更何况是人类了。

这些贼人虽然哑口无言,但虽然侵略无礼,可是这世上讲的不是道理,而是看谁的本事大,谁的刀快,谁的拳头硬,说不过不要紧,能打的过就行,也不知多少无耻的侵略者就为了掩住世间正义之口,举起了血淋淋的屠刀,没有了道理,却用刀去说话。

这些贼人呐喊一声,纷纷就将玉霄包围住!

凌玉霄一看,这些贼人算是无可救药了,他所做的一切,当真是对牛弹琴愚蠢的很,既然这些畜生无可救药了,那还留情做什么?

只有三个字,那就是杀无赦!对付这种恶人,就只有杀无赦!

凌玉霄大吼一声,将真气灌注在双剑之上,双剑左右挥舞,再看,天地苍穹剑上满是烈焰,已经变成了一把火剑!

玉霄对付这些人哪里能费什么事,大吼一声就扑了上去,不躲不避,双剑一阵乱砍乱剁,顿时惨叫声就响彻了天地!

这些贼人哪里见过火剑,这烈火剑喷着巨大的火苗,这火蛇足有一丈长,玉霄一走一过,这些羽翼族的人全身的羽毛就着了火,无数的贼人被火剑的烈火引燃,全身燃着烈火,就栽下了半空!

不过一眨眼间,四十多个贼人几乎都死绝了!

还有一个贼人一看不好,赶紧扔掉了长枪,不住的讨饶!

玉霄最恨这种没有骨气的人,也最恨这种恶人,这种无耻的败类,开始人多时,随同作恶,丝毫不会悔过,也绝不会起同情怜悯之心,这些人就像狗一样,可是一旦恶人失败,他们就跪倒讨饶了。

凌玉霄看着这个无耻的败类,厉声道:“你现在知道后悔了?我问你,若是我本事不如你们,被你们围杀,你们这些畜生肯饶我的命吗?那时的我,说不定被你们活活折磨死!你们不肯对我仁慈,我凭什么对你们留情?为什么一开始给你们机会,你们不珍惜?现在告诉你,后悔太迟了,去死吧!”

玉霄将九子凝冰剑狠狠的一剑剁去,就将这贼人斜肩铲背劈成了两半,那贼人哀嚎着摔下了半空!

再看地上到处都是火焰了,一个个贼人身上燃烧着烈火,早就没有了声息,他们身上的火还没有熄,阵阵焦臭味弥漫了空气中,令人欲呕。

凌玉霄长叹一声,他发现,在这世上越久,就越觉得这世界太可怕太无情了。

人和人之间是杀戮不断,血腥不断,动物和动物之间也是一样,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世界是这么的冷酷无情!

生命生在这世界上,难道只是为了互相伤害的吗?

生命从生育到长大,是如此的不易,要经过多少风风雨雨的折磨和考验,才长大成人,可是毁灭一条生命却只在举手之间!

玉霄长长的叹息,为这世界无可奈何的血腥和杀戮而叹息,为这世上所有卑微可怜的生命而叹息!

玉霄击毙了沿拦击的贼人,然后骑着龙鱼又追了下去。

再往前面不远处就是毒龙岭了,也就是贼人设好埋伏意图半劫杀白民族援兵的地方,这里的确有埋伏,毛翼就逃进了深谷中。

凌玉霄也毫不犹豫,也追进了深谷中,虽然谷内有埋伏,可是玉霄是艺高人胆大,根本就没将这些埋伏放在眼中,而且玉霄自幼就喜欢冒险,越冒险,他倒觉得越好玩。

每一个人就好像玩偶一般,都是男女在玩乐中所生育而出的,世上本无我,我本虚无来,既然是玩偶,早晚都是死,又何必太在乎自己的生命卑微的活着?又何必没有尊严的跪倒在别人脚下活着?

一个人若是在人生的冒险中轰轰烈烈的逝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毛翼钻进了深谷中,可是玉霄没有落在地上,而是骑着龙鱼在半空中盘旋飞舞,就是不下去。

地面上也不知有什么埋伏,他可没这么傻下去自投罗网。

他不下去,但却在低空飞行,寻找毛翼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