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1章 埋伏2

第一百三十一章 埋伏2

毛翼和埋伏的血族首领赤绝就躲在暗处,只等玉霄下来,就命大家撒网捕鱼,将玉霄擒住,碎尸万段,可是玉霄就是不下来,只在低空飞行,只要埋伏出来,他就飞上了半空,这埋伏根本拿他无可奈何。

赤绝身材又长又细,赤红的脸,不但脸是红的,就连胡须头发都是红色的,因为他们血族的人最喜欢饮用鲜血,鸡血,狗血,包括人血,他们都饮用,久而久之,就连毛发都成了血红色的了。

赤绝皱眉道:“这小畜生是什么人?竟然这般狡猾。”

毛翼痛声道:“我的族人几乎全都葬送在他手,我的儿子也是死在他手,此人乃是天帝山玉清教的人,正是咱们魔域的对头!”

赤绝点头道:“哦,原来是天帝山那群老杂毛的门下,咱们师傅跟天帝山的人是死对头,这一次,咱们合力将这小畜生击毙,为贤侄报仇!”

毛翼按耐不住了,悄悄的拿起一把硬弓,拽出一支带毒的雕翎箭,慢慢的张开弓,对准了低空慢慢飞着的玉霄就是一箭!

铮……嗖……

弓弦一响,羽箭就直射玉霄!

玉霄早有防备,他早就化出水晶泡泡,用玄冰罩体将水晶泡泡冰冻住,将自己和龙鱼保护在了里面!

这时,一听弓弦响,玉霄就知道有暗箭到了!

就见脚下一道寒光直奔自己射来!

玉霄冷冷一笑,这小小的雕翎箭他那里能放在心中,根本连躲避都不躲避,只是用九子凝冰剑一绕,画了一个圈,用手一指,一道巴掌大小的气盾就迎住了羽箭!

砰!一声响,气盾被刺破,消失不见,可是羽箭的势头也大减,到了玄冰水晶泡泡这里,根本就无力射进去了。

玉霄哈哈一笑,将剑一拨打雕翎箭,就将箭打落在地。

就在这时,就听有人厉声道:“放箭!”

梆梆梆……无数的羽箭纷纷射向了玉霄。

玉霄骑着龙鱼冲天而起,就避开了这些乱箭。

他刚避开乱箭,猛然间,一道赤红的光芒急速的射向了他!

这道光来得太快了,也太凌厉了,空中呼啸着就射向了玉霄!

玉霄定睛观看,来得原来是一把赤红的剑,就见这把剑全身赤红如血,剑柄是一个鬼头的模样,而这剑刃却像一根血淋淋的舌头,就好似恶鬼伸出来的舌头一般的可怖!

玉霄听说过血族有一把魔剑,乃是饱食人的鲜血而炼就的一把非常邪恶的剑,那把剑名叫血饮,莫非,这把剑就是魔剑血饮不成?

这把剑正是魔剑血饮,乃是血族的宝物,嗜血无数,在血水中浸泡打造而成,可谓是十分邪恶的一把剑!

玉霄知道气盾绝挡不住这把剑,也赶忙将苍穹剑祭出,迎住了血饮剑!

‘轰’的一声巨响,两把剑半空中相撞,就见,魔剑血饮剑身一颤,显见并非是天地苍穹剑的对手,对方的修为也不如玉霄。

血饮剑和苍穹剑一撞,立刻,赤绝将剑召回,玉霄也将苍穹剑召回到了手中。

玉霄见到了敌人,将天地苍穹剑和九子凝冰剑用真气催动,然后祭出,一赤一白两道十几丈长的白芒、赤芒凌空斩落!

就好似九霄云外飞来的两条威龙!

九子凝冰剑上凝聚着层层冰霜,天地苍穹剑上闪着烈焰,就凌空斩向了赤绝和羽翼藏匿之处!

赤绝大吃一惊,羽翼也不敢接,二人一起飞身跳出,避开了这双剑之威!

轰……轰……

雷鸣一般的爆炸声响起,再看茂密的树木,坚硬的岩石,立刻就被双剑之威给摧毁,无数的树枝和败叶漫空乱舞,碎石四处乱飞!

无数的弓箭手,也纷纷飞上了半空!

血绝大吃一惊,大叫道:“毛兄,你怎么招惹了这魔王,竟然这么厉害!”

毛翼都快要哭了,叹道:“你以为我愿意招惹他?这小畜生太厉害了,本事不在咱们师傅之下!”

血绝大叫道:“快,射箭!”

凌玉霄冷冷一笑,心道:“射箭?哼哼,也叫你们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玉霄左手掐着剑诀,念动法诀道:“天地万物,为我所用,落叶飞花,任我驱驭,起!”

玉霄念动法诀,然后双剑连连挥舞,再见,半空中起了风,地上散落的残花败叶,包括碎石以及那些凌乱的雕翎箭,立刻就慢慢的飘了起来!

毛翼和血绝脸都变了色,齐声惊呼道:“万物驱驭术!”

虽然并非叫这个名字,可却是这个道术,清虚紫府真气融会贯通,只要修为达到,就可以任意驭动天地万物,那水中将水内植物动物的精气吸收的道术,跟这空中将飞花落叶碎石断枝驾驭之术,其实是如出一辙的道术。

这一招正是清虚紫府真气合二为一中第八层的一种道术,名叫驭物真诀。

清虚紫府真气共有九层,最高一层就是驭电真诀。

清虚紫府真气中,前面四层是基本的入门练气,第五层是基本的运用,第六层就是御剑术,第七层是护体真诀,第八层是驭物术,可以驱动万物,将万物之灵气引用,第九层就是驭电真诀,可以将天雷神电,天地万物之无穷无尽的威力引用到双剑之上。

圣帝真君就是凭着清虚紫府两种先天真气,用神龙御剑术,才纵横天下,创建了玉清教的,端的是天帝山玉清教的看家的本事。

以玉霄如今的修为,已经差不多达到了第八层的境界,其本事已经不在自己的九位师傅之下了,甚至是青出于蓝,这种种的道术,他都可以灵活的运用了。

道术的最高境界就是,可以将天地万物皆可驭用,飞花落叶皆可伤敌!

这一次,玉霄用出了第八层中的飞花落叶皆可为剑的道术,将无穷无尽的飞花落叶和碎石羽箭驭用,用来对付众多的贼人。

这一招何其的厉害,每一片树叶都锋利的犹如刀子一般,而且其中还有碎石,毒箭,更是凌厉非常了。HTTp://

再看山谷中,狂风大作,乱箭碎石四处迸飞,飞花落叶八面乱射,射到哪里,哪里就是一阵阵惨叫声!

赤绝和毛翼赶紧飞上了半空,避开了这可怕的一招!

一阵狂风吹过,再看埋伏在山谷中的人,一个个惨不忍睹,全身上下都插满了羽箭,飞花,落叶,碎石……

二百多贼人,眨眼间被击毙了一百多,只留下一些反应快的,及时的趴在了地上避开了这一击的人。

呻吟声,哀嚎声,立刻就响彻了天地!

赤绝是又惊又恨,大吼一声,手握血饮剑恶狠狠一剑就斩向了玉霄!

玉霄也毫不示弱,半空中举起双剑,就劈向了赤绝!

三把剑撞在了一起,砰的一声巨响,赤绝就被震出去十几个跟头,就觉得胸口发热,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就喷出!

他虽然拜了魔域中的妖魔为师,但修为法力还尚浅,比起玉霄来差的太多了,所以,这硬碰硬定然吃亏了。

赤绝破口大骂道:“好你个小畜生,我跟你拼了!”

凌玉霄大喝道:“且慢!先不要动手,我问你,你可是魔域中妖魔的徒弟?我看你的本事不弱,为何甘心入魔域?”

赤绝厉声道:“不错,我们四族都入了魔域,我师傅就是天魔驾下六大魔圣之一的灵猿圣人元真!”

毛翼道:“我师傅是白雕圣人斩天!”

魔域中,天魔败于圣帝真君之手,被禁锢在了昆仑的乾坤洞内,而天魔手下,还有六大魔圣,十大巫尊,三大护教圣女,均是不知所踪。

六大魔圣有,蛟龙魔圣嗷泽,鲲鹏魔圣灵虚,蛊雕魔圣斩天,灵猿魔圣元真,混沌魔圣蒙明,比翼魔圣左玄、右篆。

说是六大魔圣,其实却是七个成精的妖魔,只不过,比翼魔圣乃是比翼鸟青鸟和赤鸟成精,但比翼鸟总是一起的,故此才称之为六大魔圣。

这些成精的妖物说白了就是蛟龙,鲲鹏,蛊雕,灵猿,混沌和比翼鸟六中奇兽而已。

这六种奇兽,每一种都有八百年的道行了,乃是天魔的左膀右臂,为的就是将人类消灭,逆转乾坤,让这个世界的人类不再为所欲为,凌驾于动物之上。

可是,天魔却败在了人类的卫道者圣帝真君夫妻之手,被上古神器封天印禁锢住灵魂,从此魔域的势力几乎土崩瓦解。

魔域的教徒迫于无奈,只好远避荒芜之地,修炼避祸,筹备力量再跟人类们一战!

除了六大魔圣之外,还有十大巫师,号称十大巫尊,分别是,巫灵,巫姑,巫魂、巫疗,巫阳,巫冲、巫蛊,巫尘,巫荼,巫灭。

这十人号称十大巫尊,巫术高超。

除了六大魔圣,十大巫尊之外,还有三大护教圣女,九尾天狐狐媚儿,夫诸白鹿梅朵儿,九命天猫素妙儿。

凌玉霄并不知道六大魔圣,十大巫尊,三大圣女究竟什么名讳,可是却知道魔域的确有这些妖魔,而且个个法力高强,二十多年前一场仙魔大战,若不是圣帝真君联合梵音阁、凤凰谷的人,三派结盟,否则,人类就在二十多年前的一场浩劫中差不多就可以灭绝了。

但毕竟那些妖魔都太厉害,四散逃逸,三派实在是无力剿灭和追杀了,因为三派中的高手也是元气大伤。

凌玉霄叹道:“你们何苦投身于魔域?难道你们想人类灭绝不成?”

毛翼厉声道:“人类灭绝又有什么不好?人类贪婪、无耻、肮脏,歧视我们种族,根本不把我们这些人当人看,我们为什么要助人类?从此之后,我们就投靠魔域,将人类灭绝,让无耻的人类从世界上消失!”

凌玉霄叹道:“人类也许真的很残忍,也很无情,有时候也的确很肮脏,可是,不一定每一个人类都是畜生不如的,人类大多数还是好人多呀,怎能都屠杀了呢?其实,就算灭绝了人类,那动物统治这个世界就会好吗?还不是要彼此的伤害,老虎吃豹,豹吃狼,狼吃羊,羊吃草,还不是一样的弱肉强食?跟人类又有什么区别?”

赤绝厉声道:“那也比人类屠杀万物,玩弄万物要好的多!最起码,动物会像人类那么凶残!废话少说,你们天帝山就是无耻人类的卫道者,跟我们魔域水火难容,你又杀了我们这么多弟兄,咱们仇深似海,拿命来!”

玉霄万般无奈,知道劝说无用,只能用剑说话,可也不知为什么,听到人类想灭绝人类,痛恨人类,就跟兽类一样的痛恨人类,玉霄竟然并不觉得意外和吃惊。

在动物的眼中永远没有歧视,只有迫不得已的杀戮,只是为了生存。

可是在人类的眼中却有歧视,人类中,有钱人歧视穷人,有权人歧视百姓,人类杀戮万物,有时候并非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好玩和刺激,人类有什么资格去说动物残忍?

人类自己做的事比之动物要残忍几千几万倍,人类屠杀的动物,比之动物屠杀掉的人类,两者之间谁多谁少,自不必说!

也许,魔域中成仙得道的妖魔起身反抗人类的统治,并没有什么不对,因为它们感觉到了自己种族的危急,知道若是人类再要这么繁衍下去,自己的种族一定会被人类灭绝的。

被人类灭绝了的动物种族究竟有多少?

人类自以为屠杀万物都是应该的,可是在动物的眼中呢?人类又有什么权利去剥夺它们的生命?

人类跟侵略者又有什么不同?

也许在人类的眼中,人命是最重要的,可是在一条狗的眼中,狗命也是最重要的,生命跟生命之间,本就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生命永远都是平等的。

只不过由于人类聪明一些,繁育的快,才统治这个世界罢了。

但聪明反被聪明误,由于人类的凶残无情,对无数的动物进行惨无人道的杀戮,激怒了世界上所有的动物,所以,一些有灵气的动物才组成了魔域,为的就是将人类灭绝,让它们动物不至于有灭顶之灾。

没有了人类,就算这世界是凶残的世界,也不会有动物的族类灭绝,因为就连虎豹都知道,绝不能赶尽杀绝,因为要想活下去必须给比自己弱的动物一条活,否则,赶尽杀绝,将动物都吃掉了,灭了种的话,那它们也就会饿死了。

可是人类却不同,人类是赶尽杀绝,屠戮动物毫不留情!

无耻凶残的人类啊,就请给动物们一条生吧!

但人都是自私的,这一点,玉霄自己都承认。

因为他自己是人,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人类就这么被动物灭绝吧?

所以玉霄无奈,只好为了救大多数的好人,忍痛将这些魔域的英雄们除掉!

连玉霄自己都不知道做的对不对,因为自从傲人族灭亡了之后,活下来的人类,基本都是一些贪婪,无耻,肮脏,没有自尊,没有廉耻的人类,就算有些好人,可是能有几个像傲人族中那样的好人?

他对付魔域的人,只是为了搭救几个好人,却要屠杀无数魔域的英雄?这究竟是对还是错?难道他是无耻人类的卫道者吗?

有时候,玉霄自己都恨不得杀光这些无耻的人类!

可是,人类中毕竟也有好人,他身受天帝九子大恩,难道眼睁睁的看着魔域的人害了自己的恩人们吗?

玉霄无可奈何,没有选择的余地,就算知道除掉了魔域,保住了人类,会让更多动物的种族灭绝,他也无可奈何,也要站在师傅的这一边。

赤绝和毛翼联手,要将玉霄置之死地,只可惜,他们的道术还是太浅,比起玉霄来差的太多。

不过就斗了十个回合,赤绝和毛翼就招架不住了。

赤绝看了看地上自己的族民,不由得大叫道:“喂,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逃命!你们帮不上什么忙,快逃命去吧!”

其实玉霄也无心再杀他们,只要他们肯选择做一个普通人,那他绝不会加害,只可惜,做一个普通人常常会受到人类的欺凌,做一个普通人太难了,做一个普通人活着也太难了!

血族的族民们知道什么忙也帮不上,他们不会飞天的本事,只好纷纷逃之夭夭。

赤绝一见族人都逃了,他也无心恋战,知道再打下去,死的人一定是他们俩。

赤绝大叫道:“毛兄,这小杂种太厉害,咱们快走!”

二人虚晃一招,纷纷夺而走!

毛翼大骂道:“凌玉霄,今日之仇,我必报,你等着我们,总有一天,我们魔域会将你们天帝山荡平!”

赤绝也大骂道:“小畜生,总有一天,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二人不敢再斗,赶忙往山中逃去。

虾兵蟹将玉霄可以放过,可是他们主谋人,玉霄怎能这么轻易的放过?

而且玉霄还要问清楚魔域的妖魔有什么阴谋,藏匿在什么地方,好铲除这些人类的祸害,哪里能放他们走。

凌玉霄骑着龙鱼在后就追,渐渐的追的近了,赤绝猛地回过头,将魔剑血饮对准了玉霄,用左手在剑刃上猛地一扫,再看,血饮魔剑之上,射出一道血箭,直射玉霄的双目!

这血箭可是有剧毒的,若是射中双目,必然双眼瞎掉!

玉霄急忙骑着龙鱼避开,这道血箭走了个空!

赤绝狂笑道:“凌玉霄,有本事你就追我们吧,等你追上我们,轩辕国已经被夷为平地了,啊……哈哈哈哈……”

玉霄追了一段,听到赤绝如此说,立刻醒悟了过来,暗暗的道:“是呀,轩辕国现在也不知如何了,虽然血族和翼族大部分人都在这,可是还有三身族和一目族的贼人联合在一起攻打轩辕国,万一要是将轩辕国灭掉,岂不是不妙了?”

玉霄不敢再追,停下脚步,一直往轩辕国飞去。

赤绝和毛翼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为了保住性命,只好将玉霄骗到轩辕国去了,否则,必然被玉霄追上杀掉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万不得已,他们也只好将玉霄这个魔王推给了三身族和一目族了。

凌玉霄风驰电掣一般,飞到了轩辕国,也幸亏玉霄来得及时,若不然,轩辕国还真有灭顶之灾!

虽然羽翼族和血族的人分了一部分兵力,可是攻打轩辕国的兵力依旧是四族联盟,不下八百人,这一场厮杀,轩辕城下到处都是死尸了,轩辕城里也到处都是死尸了。

四族联盟的贼人都已经杀上了城头了,正在城上跟轩辕国和白民族的人进行肉搏,进到城里的人,又将城门打开了,于是,贼兵蜂拥而入,整个轩辕城内一场惨烈的厮杀!

最可怕的是,贼兵中有羽翼族会飞的人,羽翼族的人在半空中十分的难对付,白鹭和公孙寅拼命死战,勉强抵住了攻势,可再要这么下去,必然会全军覆没!

而且一目族的人也太厉害了,虽然只有一只眼睛,可是射出来的电光射到哪里,哪里就炸开,当真是厉害非常!

一目族的人,均是一只眼睛,一条手臂,一个鼻孔,但他们行动,总是两个人合在一起作战,真可谓配合的妙到毫巅,天衣无缝了。

三身族的人也是极其的厉害,因为三身族的人善于驭兽,善于驾驭四种凶兽,熊、虎、豹、蛇,十分的厉害。

故此,轩辕国和白民族中的人对付才这么吃力,因为这两个族中人都是异人,会异术,真是难以应付。

玉霄来得正是时候,知道不用点真本事是不行的了,大吼一声,将双剑一抖,用了一招万剑归宗,将无数的气剑乱射而出,射向了贼人!

顿时,砰砰砰一阵阵的爆炸声响起,无数的气剑激荡而出,就将贼人们暂时的逼退了。

玉霄舞动双剑,杀到了城门口,将城门护住,就把蜂拥而入的贼人们堵住,玉霄边厮杀,边大叫道:“快!快关城门,快!”

他这一堵住城门,将贼人往外赶,轩辕国的人一见急忙拼死厮杀,冲到了城门下,将城门紧紧的关闭。

本来,轩辕国的人已经守不住城门了,有心将城门关闭,但无能为力,不过玉霄一来,将城门护住,这些人这才抽出空来,关闭了城门,把潮水一般的贼人关在了外面。

玉霄一见城门终于关闭,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他的护体玄冰罩也被贼人击破!

玉霄不敢再在城下,赶忙飞上了半空,避开了贼人的袭击。

贼人蜂拥而入,又奔城门撞去!

凌玉霄大吼一声,将天地苍穹剑祭出,凌空斩落,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烈焰腾腾而下,就将撞城门的贼人击毙!

一目族的贼人也真是够厉害的,一见玉霄实在太厉害,无数的一目族人纷纷运足电眼,射出万道光芒就射向了十几丈高中的玉霄!

玉霄大吃一惊,没想到一目族的人居然有这个本事!

他不敢大意,急忙将九子凝冰剑一阵挥舞,化作了一道道电光,反射出光芒,也迎住了那些电光!

砰砰砰砰……一道道电光就被九子凝冰剑挡住,半空中砰砰的乱响,彼此相撞!

玉霄暗暗称奇,知道这么打下去,就算是自己,都很吃力,但玉霄早有主意,他关闭城门也是为了这个。

玉霄赶忙将双剑祭出,天地苍穹剑盘旋飞舞护住了城门,九子凝冰剑不断的旋转,射出一道道电光护住了自己,而他急忙将自己的乾坤葫芦拿在了手中。

玉霄将葫芦嘴朝下,念动法诀,只见葫芦内顿时喷出一道道白练,滔天巨浪就凌空砸来,卷向了一目族和三首族的人!

他这葫芦内的水是寒江中的水,虽然过了很久,可是葫芦内的水依旧寒冷的很!

玉霄渐渐的发现了自己小葫芦的妙用,故此,葫芦内总是存水不断,这些水足可以淹没了整个轩辕城。

哗哗……哗哗……哗哗……

顿时,整个城下已经都是水了,刹那间成了一片汪洋江海!

城下的贼人足有六七百之多,但人再多,哪里能顶得住洪水的袭击!

贼人们大惊失色,这些水从天而降,就好似九天云霄之外的天河绝了堤一般!

贼人们惊恐连连,也顾不得打了,一个个纷纷亡命四散而逃!

但逃的再快,也难免有一些贼人逃的慢的,逃的慢的贼人,被大水卷进,被淹没了足有二百多人!

眼看着洪水到了城一半了,玉霄就停止了水攻。

玉霄冷冷一笑,水攻之威力,可谓是事半功倍,省事了不少。

洪水都一人多高,就往四周卷去。

玉霄拍拍龙鱼道:“龙龙,水里的贼人就交给你了,咬死他们!”

玉霄下了龙鱼,御双剑飞进了城,将水里浸泡的贼人都交给了龙鱼。

龙鱼一声龙啸,化作一道光就钻进了洪水内,在水内来回的钻来钻去,就将这浸泡在水里的贼人全都咬死在了水里。

玉霄飞进了城内,挥舞双剑,助轩辕国和白民族的人将城内的贼人斩杀干净。

羽翼族的贼人们一看不好,扇动双翼逃之夭夭!

凌玉霄也不追赶,跟白鹭会合在一起,联合众多百姓,就将攻进城内的百十名贼人斩杀在了城中。

终于,贼人都被杀掉,一切又回归了平静。

而龙鱼也完成了任务,飞回到了玉霄的身边。

再看城外,洪水不断的往四外卷去,渐渐的水慢慢的流到了四外,越来越少,城外的尸体们就浮现了出来。

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就暴露在城下,均被龙鱼咬死在水里。

城外是一片洼地,水渐渐的流入河中,城外又恢复了正常。

再看城内也是哀声遍野,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看上去就好像死了一条条的巨蟒差不多。

轩辕国的人是人首蛇身,有一条蛇一样的大尾巴,像极了蛇。

这一场激战,轩辕国的妇孺死了不少,守城的人也死了不少,白民族赶来支援的二百人,也死了五十多人,真可谓是伤亡惨重。

这一场激战,轩辕国和白民族死去的人加起来足足有三百多,真可谓是元气大伤,损失惨重。

虽然最后终于取胜,可是伤亡也是太严重了。

贼人死的也不少,也留下了三百多具尸体,两方面可谓是两败俱伤。

白鹭拉着玉霄的手,来到了轩辕国族长面前,给玉霄做了介绍。

白鹭指着一个白发苍苍五六十岁的老者道:“这位是轩辕族的族长公孙祖,这位是我结拜大哥,公孙寅,这位小英雄是修真门派玉清教门下弟子凌玉霄,是我兄弟白皛皛的朋友,是傲人族人,是咱们的朋友。”

公孙祖身子果然像蛇一般,好似没有脊椎一般,但却生着两条人腿,老头身后的蛇尾足有三尺长,一寸粗,摇动着蛇尾,浑身血渍,一见玉霄就率领全部族人拜倒在玉霄脚下。

公孙祖父子跪倒在地,公孙祖道:“凌仙长在上,请受我们轩辕族人一拜,感谢救命大恩!”

凌玉霄暗暗的好笑,看到这些奇奇怪怪的人类,暗暗的称奇,没想到人类中都有这么奇怪的人,不由得赞叹大自然造物之神奇了。

玉霄赶忙将公孙父子搀扶起来,微笑道:“伯伯请起,各位乡亲请起来,咱们都是自家人,不必气,快快请起。”

公孙祖命令道:“来人,严守城池,贼人如若再来,鸣金敲鼓,决一死战!”

公孙寅道:“白兄弟,凌兄弟,请,请到族中一坐,先好好休息一下。”

凌玉霄点头答应,随着公孙父子到了大厅。

玉霄进了轩辕国,公孙父子视为贵宾,殷勤招待,公孙祖,公孙寅,白鹭和玉霄四人坐在了一起,研究着下一步的计划。

敌人虽然暂时的被杀退,也损伤了一些人马,可是贼人们加起来,依旧有不下千人,势力依旧不可小窥,而且四族的人都是那么的厉害,更令轩辕族的人头痛不已。

下一步该怎么办?敌人会不会卷土重来?这些事都难以预料的,如何不令人头痛。

公孙祖道:“凌贤侄,你说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