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3章 失宝3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失宝3

他们迫不得已,拼尽了力架开,被玉霄震的受了内伤,故此一口鲜血喷出!

巫阳擦了擦嘴角边的血沫,问道:“你莫非就是凌玉霄?”

凌玉霄其实心中也是翻滚个不停,就觉得一口鲜血到了嘴边了,但他咬牙又将一口血咽了下去,他知道,若是被发现他也受了重伤,这两个高手再硬拼的话,他恐怕就不是对手了!

所以,玉霄假装没有什么大碍,厉声道:“正是,贼人休走,拿命来!”

巫阳连连点头道:“好,好……果然是……哇……后生可畏!我是十大巫尊之一的巫阳,今日领教高招,改日再来讨教!”

巫魂更是难受至极,哇的又吐出一口鲜血,颤声道:“好厉害的凌玉霄,你的本事竟然不在九子之下,我是十大巫尊的摄魂巫尊巫魂,此仇我定然会找你算的,走!”

巫阳也道:“告辞了!”

两大巫尊勉强驭权杖凌空飞去,凌玉霄大叫道:“别走,走的不是好汉!”

他只是装装样子喊了几声,一见两大魔尊远逃不见踪迹,他这才哇的一口鲜血当场喷出,骑着龙鱼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下了龙鱼,用手指了指那一百多贼人,喘息着道:“龙龙,快,去将那些人都给我咬死,一个不留!”

龙鱼一声长啸,立刻化作一道光射向了贼人们,有了龙鱼的相助,轩辕国的人又拼了命的厮杀,这一百多贼人哪里是对手,纷纷就被斩杀殆尽。

玉霄受了重伤,早就无力坚持,他之所以没有倒下,就是怕自己倒下,被两个巫尊发现,那时候,就是所有人的死期了。

巫尊一走,玉霄就支持不住了,这才命龙鱼杀掉贼人,他自己挣扎着坐在了地上,柳红搀扶着他,哭道:“霄大哥,你……你怎么样?”

凌玉霄摆摆手,颤抖着手掏出了百草丹塞进了嘴里,然后盘膝打坐,开始调息内伤。

柳红不敢打扰玉霄,急忙捡起一把剑在玉霄身边护住了玉霄,翠绿也已经浑身是血了,这时,也走上前来,姐妹二人一起护住了玉霄。

龙鱼一阵疯狂的撕咬,将贼人都咬死,然后飞到了玉霄的身边,也护住了玉霄,仿佛有什么人对玉霄不利,立刻就会扑上去拼命一般。

玉霄受的内伤当真是挺重,不过也只是一时气血不通,只要调息一阵,休息几天就没有事了。

就见玉霄身上腾腾白气直冒,良久,玉霄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擦擦汗叹道:“唉……真是好厉害的巫尊,没想到,这两个老者竟然是十大巫尊,果然厉害!”

其实要是单打独斗,玉霄不见得会受伤,若是不硬拼的话,玉霄也不见得会受内伤,只是当时情况危急,玉霄只能拼了,而且以一个人对付两大高手,对方只需要抽出一个人跟他较量,就能跟他打上个百招不分胜负,那这里的人可就算完了。

烈火熊熊而起,整个轩辕国已经成了一片火海了,轩辕国的人纷纷哭叫着救火救人,就连公孙祖都躺在角落里,不住的喘息。

玉霄一见火势蔓延,不顾内伤,摇晃着站了起来,将小葫芦祭出,就见一道道白练半空中喷出,水就洒向了着了火的房屋,时间不大,火势渐渐的控制住了,然后熄灭了。

可是火虽然救灭了,可是轩辕国基本上都付之一炬了。HTTp://

公孙祖哭着来到玉霄面前,道:“贤侄,求求你……快……快救救寅儿,他……他快不行了……”

其实,他刚才就想过来,只是玉霄受了重伤,正在运功调息,一旦打扰走火入魔必死无疑,所以他不敢打扰,看到玉霄收了功,这才前来请玉霄救公孙寅。

凌玉霄失声道:“寅大哥怎样了?”

公孙祖哭道:“中了那两个巫师好几杖,而且……而且轩辕剑也……也被抢走了!”

凌玉霄长叹一声,但轩辕剑丢了以后还可以抢回来,可是人命丢了,就再也救不回来了。

玉霄赶忙道:“快,带我去见寅大哥!”

公孙寅早就奄奄一息了,玉霄一见就皱紧了双眉,急忙将百草还魂丹取出,塞进了公孙寅的嘴里,然后强忍住痛苦,运功给公孙寅疗伤。

公孙寅已经不行了,五脏六腑几乎都被震坏,只剩下了一口气。

这时,玉霄给他吃药,运功疗伤,公孙寅神志清醒了许多,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凄然一笑道:“霄弟,不用了……我……不行了……”

凌玉霄沉声道:“寅大哥,你不要说话,没事的,我会救你的,没事的。”

公孙寅朦胧中看的清楚,也见到玉霄受了重伤,只是他自己受了重伤,连起都起不来,根本无力过来查看,这时玉霄受了伤依旧给他疗伤,令公孙寅颇为感动。

公孙寅缓缓转过身,拉住了玉霄的手,苦苦一笑,摇摇头道:“霄弟,你早就看出来了,我根本救不活了,你何苦再浪费真力?轩辕剑……被……被夺走了,请你一定将剑抢回来,这乃是我们轩辕国的宝物……”

凌玉霄点点头道:“寅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抢回来的,你放心就是。”

“剑……你……你若是喜欢……你就留下……或者给皛皛也行,都任凭你……你处置……”

凌玉霄苦苦一笑道:“大哥,这剑是你的,我会还给你,还是你用,你会没事的。”

公孙寅缓缓道:“死人……用的着什么剑?霄弟,真是谢谢你……爹爹……孩儿不能再在膝下尽孝了……爹爹保……重……”

公孙寅叮嘱了几句,话未说完,就绝起身亡。

公孙祖放声痛哭,少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这都是一个男人人生中最痛苦的事,但他的儿子是为保卫轩辕国而牺牲的,就算是死,也是光荣的。

凌玉霄也落了泪,缓缓道:“公孙大哥,你就放心吧,玉霄一定会将妖魔剿除干净,让这个世界太平无事,人们可以安居乐业。”

玉霄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只觉得心乱如麻,虚弱的很,幸好贼人基本叫他斩杀干净,就算有一些老弱妇孺的余孽,闻听族中人都惨死,一个个也都不敢再在族中待着了,纷纷各奔东西了。

凌玉霄叹了口气道:“伯伯节哀顺变吧,轩辕国已经化为了灰烬,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了,玉霄有个建议,我看伯伯还是到白民族去吧,你们两家合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公孙祖擦擦泪,点点头道:“贤侄说的对,我这就命人将族中死去的人火化,然后立刻动身走。”

凌玉霄点头道:“伯伯先去准备着,我先调息一会,等会我将你们装进乾坤袋内,带你们离开这里。”

公孙祖忍住悲痛,召集剩余的族人简单的说了几句,再看轩辕国的人当真是惨透了,一千多国人,损伤大半,老弱病残幼加起来也不过四百人了,可谓是元气大伤了。

公孙祖命人将尸体集中在一起火化掉,这时候,也没有精力和时间去埋葬尸体了,只好草草的处理掉。

谁知道敌人会不会再来?再若是有敌人来犯,这里的人将全都葬身此地了!

大部分尸体都被集中在一起火化掉了,只留下了贼人的尸体散落在地上无人过问,就让这些尸体风吹日晒被狼吃被狗咬,人们都不解恨,谁还管那些尸体。

凌玉霄趁此机会又运功调息了一阵,这一次他好的多了。

其实,他受了重伤,两个巫尊也不例外,巫阳和巫魂二人飞出去不远,就再也飞不动了,一看玉霄没有追来,急忙落到了林中,也是运功调息,足足调息了两个时辰,两个巫师这才长叹一声站了起来。

巫阳长叹道:“唉……没想到天帝山二十年的时间,竟然教导出这么个厉害角色,幸好咱们是联手,否则的话,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巫魂也是苦笑不已,叹道:“唉……好厉害的凌玉霄,恐怕就是天帝九子也不过如此。”

巫阳道:“看来这一次在女子国的四族人看样子是凶多吉少了。”

巫魂道:“咱们还是去看看,找一找他们,然后再做商议吧。”

二人只好坚持着去找自己的徒弟,半上正遇到四个狼狈不堪的四族族长。

四个族长除了扁通狡猾用人做盾牌挡住了气剑没有受伤之外,其余的三人也是受了重伤,幸好都是皮外伤。

四个人当真是心有余悸,他们偷偷的远远观看,看到玉霄翻江倒海的本事,竟然将整个小岛都夷为平地,一个个吓得那敢再打。

巫魂皱眉道:“你们怎么搞成这样?五百人都打不过一个人?”

典鼎一见是师傅,心中暗暗的道:“我们这么多打不过一个,你们还不是一样?”

但对面是师傅,做徒弟的哪敢这么回答,只好苦着脸道:“唉……徒儿无能,凌玉霄竟然动用天雷、神电御剑真诀,引天雷神电之威力对付我们,我们……不少对手……”

扁通道:“而且他还用了一个极其厉害的水里法术,将弟兄们全都……杀死了,我们实在不是对手,若是慢的一慢,我们都逃不掉了……”

巫阳叹道:“唉……天意,当真是天意……难道我们魔域二十二年前败在圣帝真君之手,等他死了,难道是这小子捍卫人类的统治不成……”

巫魂道:“我就不信咱们受了这么重的伤,凌玉霄一点都没事,肯定他也受了重伤了,喂,你们四个立刻杀他个回马枪,定能取他首级,报此血仇,快去吧!”

四个人一起失声道:“什么?去……现在去?”

巫魂骂道:“现在这么好的时机不去,要等到什么时候?怎么?你们怕了?真是胆小鬼!”

四个人嘴上不敢说,心中却暗暗的骂不绝口,暗暗的道:“你们既然不去,那你们怎么不去?”

扁通主意最多,当先干咳一声道:“二位师傅,我们最好不要去,如今,咱们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就算凌玉霄受了伤,可是还有轩辕国的人保护他,我们四个人也受了重伤,就算去,那么多人保护他,也无法杀了他呀,我看,咱们还是从长计议。”

巫阳点头道:“师兄,扁儿言之有理,凌玉霄并非一个人,别说是有轩辕国的废物,就算是那条凶恶的龙鱼,他们四个都不见得是对手,算了,咱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巫魂只好点头,叹道:“唉……这一次没有杀了他,将来之后,此人必然是咱们魔域的心腹大患!”

六个人一阵计议,实在万般无奈,只好决定隐蔽起来,先就此算了,等到伤好之后,集聚力量再来报仇。

玉霄调息了足有半个时辰,脸色这才好了许多,而这时,轩辕国的人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玉霄拿出了乾坤袋,将轩辕国仅存的四百来人都装进了乾坤袋内,就连那两个女子国的女人也都装了进去,这才骑上龙鱼,一道光往白民族而去。

白民族是严阵以待,不过,自从将羽翼族偷袭的人几乎全歼之外,再也没有贼人侵犯,一时间还平安无事。

凌玉霄到了白民族,三老一见玉霄的脸色就知道玉霄受了重伤,三人失声惊叫,因为他们知道玉霄的本事,能打伤玉霄的人实在是不多见。

叶方士急忙过来给玉霄把把脉,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道:“不妨事,霄儿只是受了点内伤,震动了血脉,只要休息几日就没事了。”

谈天笑道:“是谁打伤你的?”

凌玉霄苦苦一笑道:“一言难尽啊,我遇到了十大巫尊其中的两个巫阳和巫魂,在跟他们比斗的时候,我们两败俱伤。”

三老失声惊叫道:“十大巫尊!”

小糊涂仙连连叹道:“唉……难怪,十大巫尊是魔域的元老高手,跟你师傅的本事都差不多,你能活着回来,已经是万幸了……”

凌玉霄摇头苦笑,心中却不服气,因为他是以一敌二,自讨要是单对单,未必就打不过他们,玉霄叹了口气,将乾坤袋内的轩辕国人放了出来。

白净和白鹭一见,竟然是轩辕国的人到了,一看这惨样,当真是悲喜交加。

白鹭急忙搀住了公孙祖,问道:“伯父,我义兄呢?他在哪里?”

公孙祖长叹,眼中含着泪痛声道:“他已经死了……”

白鹭闻听惊呆了,片刻泪水落了下来,流着泪道:“我义兄怎么死的?”

“被巫阳和巫魂打死的……”

白鹭紧握双拳,道:“我一定要替义兄报仇雪恨!”

白净急忙命人安置轩辕国的人,这才请公孙祖进去。

玉霄径直走进了自己住的房间里,开始运功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