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8章 凤凰3

第一百三十八章 凤凰3

雪紫儿最是不服,但也最是服气,她败得可谓是惨极了,因为在众多弟子面前,她竟然败在玉霄之手,她的本性是不服气,可是玉霄的本事又令人折服。

凤凰圣母微笑道:“看来玉霄果然错不了,一定像蝶儿一般的讨人喜欢,本事又高,嗯,真不愧是姐弟,估计玉霄也是英俊不凡的,等有机会我倒要见见玉霄。”、

曲仙儿吃吃笑道:“祖母最好别见他的好,否则,他非要气坏了祖母不可。”

洪袖儿道:“是呀,他跟玉蝶姐姐可完全不一样的,又淘气,又胡闹,又没个正经……”

楚桂儿道:“是呀,而且他这人毛病太多,最大的毛病就是傲气十足,还有,他可从不对任何人跪拜,就连拜我爹爹他们九人为师,他至今为止还没有叩过一个头,当真是世上第一不懂礼数的大笨蛋。”

曲仙儿道:“是呀,估计他见到祖母恐怕也不会给祖母磕头的,估计就算我们祖师爷活着,他也不会磕头。”

凤凰圣母来了兴趣,这么有趣的事她真是闻所未闻,微笑道:“哦,竟会有这种事?那他怎么拜师的?你爹爹他们就肯收他?”

楚桂儿道:“嗨,别提了,这小坏蛋自小就鬼主意特别多,想了个坏主意,又是用激将法,又是拿山海经诱惑,再加上三老的举荐,还有我们姐妹的帮忙,所以我爹爹就收下了他了。”

曲仙儿道:“可别提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完全中了他的计,原来他是故意气我们,就是想骗我们替他说好话。”

凤凰圣母哑然失笑道:“他气你们,你们还替他说好话?这不是矛盾之极?”

楚桂儿道:“一点也不矛盾呀,祖母想想看,他把我们姐妹可气坏了,可他若是拜师不成,立刻就下山了,我们怎么去报复回来呢?所以,为了报复他,出出这口气,我们当然会说好话留住他了,只要留他在山上,他不离开山,我们姐妹才有机会欺负他,才能报仇出出这口气嘛。”

凤凰圣母点头道:“原来如此,哈哈……”

曲仙儿叹道:“只可惜,从小到大,我们三个人连起来欺负他,结果,总是被他欺负,打又打不过他,骂又骂不过他……”

卓悠悠吃吃直笑,悠悠道:“唉,三个笨蛋想欺负天下第一的聪明人,简直就是异想天开呀,嘻嘻哈哈……”

楚桂儿叱道:“哼,你以为你就聪明?你难道没被他耍过?没被他捉弄过?”

卓悠悠脸色微红,因为她小的时候被玉霄捉弄的也是又气又爱,当真是对玉霄无可奈何。

凤凰圣母当真是更来了兴趣,虽然她知道玉霄这个人,可是玉蝶可不爱说话,哪里会像三个姑娘这般的叽叽喳喳的,所以,玉蝶始终没说自己弟弟是什么样的人,怎么样的淘气,从没有介绍过。

凤凰圣母微笑道:“蝶儿,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弟弟的事你基本很少提起。”

玉蝶恭恭敬敬的道:“舍弟自小顽劣,祖母,我弟弟乃是遵守我们傲人族的族规,所以他才不肯跪拜的,其实心中并非是对别人不敬的,请祖母不要怪罪。”

凤凰圣母淡淡一笑道:“其实这种无非就是个礼数罢了,就算没有,也并未不可,走,咱们回宫,蝶儿,你安排你岳师兄廉师兄和你两位妹妹去住下,准备点吃喝,不可慢待。”

玉蝶答应一声,岳商和廉政等四人赶忙又施礼,这才退了出去。

他们觉得松了一口气,因为凤凰圣母身份太高,跟他们的师祖是一个辈分,在长辈面前,可真是拘谨的很,而且他们那里能像三个姑娘那般的随意。

因为三个姑娘毕竟身份娇贵,她们可以随便,可是他们却不敢,至于卓悠悠,人家乃是玉蝶最好的朋友,是同族人,而且又在这住了这么久,所以随便一些,也不那么拘谨。

玉蝶带着四个人退下去了,去找房间安排四个人住下。

魏晓晨偷眼看看廉政,只见廉政始终不看她,气的魏晓晨跺跺脚,但无可奈何,又不能主动的去打招呼,只好暗自生气。

廉政和岳商被安排到一个房间里,魏晓晨和雪紫儿被安排到了一起。

三个姑娘左右簇拥着,在凤凰圣母身边跳来跳去的,玩的这个开心。

曲仙儿姐妹一来,立刻整个凤凰岭都热闹了起来,这三人最爱玩,也最是淘气,而且自小娇生惯养,到哪里也不会拘谨,也都大方的很。

凤凰圣母虽然身份尊贵,可是也很喜欢小孩子,不过曲仙儿一来,就连她孙女凤翙翙都插不上嘴了。

凤凰圣母来到了自己的住处,曲仙儿三姐妹,卓悠悠,凤翙翙,玉蝶六个人并没有走,被凤凰圣母留下聊天,其余的人那敢打扰她,早就乖乖的退了出去。

曲仙儿姐妹一进到凤凰圣母的居所,不由得的就惊叹不已,发出一阵阵惊异之声。

原来,凤凰圣母房间内摆着一些翡翠玉石的装饰物这倒是没什么令人赞叹的地方,最令她们惊叹的是,凤凰圣母墙壁上的图秀。

在正东的玉石墙壁上,挂着一副图秀,长约三四丈,高约一丈多,绣的是百鸟朝凤图。

在图的正中间,梧桐树下,绣的是一只七彩凤凰,傲立于百鸟中间,那凤凰的羽毛,神态,无不是栩栩如生,妙到毫巅!

空中飘舞着芙蓉花儿,在凤凰的周围,无数的飞鸟,簇拥着凤凰,有的展翅,有的膜拜,有的歌唱,有的跳舞,有的梳着羽毛,各式各样,形形色色,也是栩栩如生,微妙微翘,四周满是梧桐树和芙蓉树,远处是落日,云雾缭绕的山山水水……

在图上还用彩线绣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百鸟朝凤。

可把三个姑娘惊呆了,卓悠悠等人都见过,当然不会吃惊,玉蝶更见过,因为这副百鸟朝凤图乃是她亲自绣的。

曲仙儿惊叹道:“哇,好漂亮的图绣啊!”

洪袖儿也赞道:“我的天,莫不是神人绣的不成?”

楚桂儿更是钦佩不已,赞道:“这图绣的,简直比我画的都要好呢,真是了不起,可以说是天下第一的本事了!”

的的确确,刺绣比之绘画还要难一些,一个人会绘画,但却不一定就能刺绣,可一个刺绣高手,必然会绘画。

楚桂儿虽然可以画出这么美的图画来,但却绣不出这么美的图绣来,她当真是敬佩不已,刹那间,她想了起来,她似乎听过,听过凤翙翙曾经夸赞过玉蝶的手艺,说玉蝶曾绣了个百鸟朝凤图,莫不成,这绝妙的佳作就是玉蝶绣的不成?

楚桂儿失声道:“呀,玉蝶姐,这……这图秀莫非是你……你绣的不成?”

凤翙翙笑道:“当然是玉蝶姐绣的了。”

卓悠悠笑道:“玉蝶姐是我们傲人族最心灵手巧的人,除了玉蝶姐姐能绣出来之外,世上恐怕再也没有人能绣出这副图绣了。”

冷玉蝶淡淡一笑道:“姐姐绣的不好,妹妹们见笑了。”

三个姑娘立刻就将玉蝶围住了,这个道:“哇塞,玉蝶姐,你可真行呀,这绣的比画的都要好呢。”

“我的天,绣这么一副图,一般人就算绣十年也绣不出来呀,别说绣不出来,就算画都画不出来呀!”

“玉蝶姐,我是真服了,桂儿对于丹青还没服过人,玉蝶姐姐能绣出来,当然能画出来了,这绘画一定不在桂儿之下,桂儿虽然能画出来,可一辈子也绣不出来。”

“玉蝶姐,有空教教我们怎么绣呀……”

卓悠悠嘻嘻笑道:“你们总算还有点可爱之处,那就是有自知之明呀,怎么样,我们傲人族藏龙卧虎吧,玉蝶姐姐可没学过绘画,也没学过刺绣,自小就自己爱绣,玉蝶姐姐刺绣天下第一,心灵手巧,没有人比得上的,而玉霄哥聪明天下第一,也没有人能比得上的……”

这一次三个姑娘没有抬杠,因为卓悠悠确实说的是实话,只是这一副图绣,任何人都望尘莫及了。

就这副图绣,别说是用七彩线绣出来的,就算是绘画,都不见得能画出来。

凤凰圣母都对玉蝶的本事赞叹不已,这一手刺绣的本事,可没有人传给玉蝶,这可不是她教的,而且这一副巨大的刺绣,玉蝶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绣好了,更难得的是,这一副图绣绣出时,玉蝶年仅十六岁。

玉蝶因为感激凤凰一家人的救命之恩,传艺之恩,故此,才在练功之余,抽空刺绣,将这副图绣绣出,送给了凤凰圣母,表示感激和尊敬之情。

不但凤凰圣母这里有刺绣,就连凤鸣以及那朱雀,红鸾青鸾房间里都有玉蝶的刺绣,就连凤翙翙哪里也有玉蝶的刺绣,不过玉蝶和凤翙翙形影不离,就连住都住在一起。

但是,其余的刺绣可没有这一副这么大,这么大的刺绣绣来实在是太费事了,构也太费事了,当真是耗费心血,就算玉蝶刺绣天下无双,可是也费事的很。

凤凰圣母感慨万千,赞道:“蝶儿的心灵手巧,就连我都佩服万分的,这一副刺绣,可谓是鬼斧神工之作,当真是举世无双,就算再过千年,也绝没有人能绣出这么一副刺绣!”

玉蝶都被赞的不好意了,脸色通红,低着头,轻声道:“祖母过讲了,各位妹妹也过讲了,这只是雕虫小技……”

几个人又说又笑,谈笑了一会,三个姑娘也玩够了,这才说要走。

凤凰圣母叮嘱玉蝶和翙翙带着三个姑娘到处玩玩,玉蝶和翙翙答应一声,几个人就在山内转悠开了。

吃罢晚饭,玉蝶和翙翙就带着三个姑娘四处转转,曲仙儿等人也叫上了魏晓晨和雪紫儿,于是,八个姑娘就在山中附近转悠开了,欣赏山中的美景。

八个人边走边欣赏四周的美景,渐渐的来到了一处井水边。

这眼井也是用玉石做的围栏,建了一个四面敞着的玉石屋,再看石碑上錾着三个鎏金大字:甜泉井。

玉蝶笑道:“昆仑共有九口天然的井,每一口井都不同,水也不同,我们凤凰岭共有四口天然井,这口井的水最是甘甜,我们就喝的这口井的水,这口井是由二十只鸵鸟看护的。”

凤翙翙道:“除了这口井之外,我们这还有幻月井,许愿井,情缘井,尤其是情缘井,可以照出你喜欢谁来,另外昆仑还有,酒井,欲井,黄泉井……只要你在井水里照照,就知道喜欢的人究竟是谁了。”

这一来,几个姑娘都来了兴趣,哪一个女子不想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谁?

曲仙儿催促道:“快快,咱们去到情缘井看看去。”

魏晓晨更是来了兴趣,她当然想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喜欢廉政,若是在井水里照照,真的能明白自己的心,那当真是最好不过了。

玉蝶带着几个姑娘又来到了情缘井边,远远的指了指那口井,笑道:“那个就是情缘井,你们自己去照照去吧。”

那口井是用翡翠修砌而成的,也有一筒玉石做的石碑,上写:情缘井。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倒是不好意了。

曲仙儿微笑道:“嗨,我先去看看去,这井究竟是真是假,灵不灵呀。”

她红着脸笑着往前走去,转过头道:“喂,你们可别跟着我,尤其是你们俩袖儿和桂儿。”

洪袖儿道:“切,谁跟着你,你快去吧。”

楚桂儿道:“就是,我们才懒得看你呢。”

曲仙儿走到井边,提心吊胆的往井水里望去,只见清澈见底的井水中立刻倒映出一个极其英俊的脸,那人微微而笑,正在笑嘻嘻的望着她。

曲仙儿羞的脸通红,原来,井水中倒影出来的影子并不是她自己,而是凌玉霄。

曲仙儿将头缩回去,再去照了照,结果,还是凌玉霄的影子。

曲仙儿只觉得芳心乱跳,暗暗的道:“原来我喜欢的真的是这个冤家。”

曲仙儿照完了,但却定定心神,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来,悠然笑道:“哈哈,我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来,这口井不灵的,嘻嘻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