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9章 情缘1

第一百三十九章 情缘1

新书推荐:

这种事她那里能说,就算别人猜到了她也要矢口否认,否则,那还不羞死人了。

卓悠悠早就照过这口井水了,因为她看到的也是玉霄的影子。

卓悠悠吃吃笑道:“是吗,你真的看到的是自己吗?这样吧,我陪你一起看看,你敢不敢呀?”

曲仙儿红着脸道:“我为什么要你陪着?你呢?你敢不敢让我陪着你看看?”

卓悠悠张了张嘴,也只好不言语了,因为她也是不好意思。

洪袖儿故作镇静,笑道:“是吗,那我去瞧瞧去,看看灵不灵呀……”

她猛地转过头,道:“喂,别跟我过来,谁跟我过来,谁是小狗,乌龟,大王八……”

楚桂儿气的一推她,嗔道:“行啦,你快去吧……”

洪袖儿也是提心吊胆的去照井水,她早就看得出,曲仙儿完全是谎话,这口井必然很灵,很快就能知道,自己究竟喜欢谁,谁是自己这一生中的最爱了,她如何能不心情忐忑,虽然她知道自己喜欢的是玉霄,可若是在井水中再确认一下,那当然更可以肯定了。

洪袖儿就奔情缘井走去。

若是人早一日能照照井水,能明白自己的心,知道喜欢的是谁,那这世界是不是会少了很多的遗憾?

第一百三十九章情缘

一个人若是能懂自己的心,要是早一点能明白究竟谁是自己的最爱,究竟自己喜欢的是谁,恐怕人生会少了很多的遗憾。

只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个机遇的,就好像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缘分一样。

这一次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借助神井照一照自己最喜欢的人究竟是谁,那个姑娘若是放弃,恐怕就是傻瓜了。

洪袖儿嘴上说去看看灵不灵验,心中却盼望着灵验。

她走上前去,先看了看左右没人,楚桂儿等人也没有跟上来偷看,这才往清澈见底的井水中望去。

只见井水中那轮明月渐渐的消失,渐渐的映出了一个熟悉而又令她喜欢的面孔,正是凌玉霄。

洪袖儿的脸也红了,虽然她也知道结果,但能确定一下自己的心,那也是好的。

她还不敢相信,慢慢的缩回头去,又将头往井水里照去,结果,还是一样。

洪袖儿跟曲仙儿一样,红透了脸颊,但幸好晚上也看不出来,她也定定心神,然后故作镇定,哈哈笑道:“嗨,这眼井还真是不灵,不对,也不是不灵,也可能是本姑娘到现在还没喜欢的人,哈哈哈……”

女人的矜持,女人的心永远都那么的深,就算一个女孩子再多么喜欢一个男人,她在众人面前,也一样会装作不喜欢,除非那男人先对她表白,当彼此的关系大白于天下之时,她们在外人面前恐怕也会说,自己并不喜欢,是对方喜欢自己罢了。

这就是一个少女的心,有时候,连女人自己都不懂自己的心。

楚桂儿暗暗好笑,她这么聪明,又和两位姐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这二人喜欢谁,她如何能不清楚?而且别说这二人,就连她自己,喜欢的都是同一个人。

但不好揭破,因为说破了,太羞人了。

楚桂儿嘻嘻笑道:“是吗?看来这口井不过就是普通的井,让小妹去试试吧,我试试若是还不灵,估计这眼井是不灵的了。”

洪袖儿微笑道:“是呀,估计不灵,或者是咱姐妹还没心上人,你去看看去吧。”

楚桂儿吃吃笑道:“是呀是呀,这世上的男人谁能配得上咱姐妹呢?咦,师姐,你的脸怎么红了?”

洪袖儿一捂脸,嗔道:“那有,死丫头,就会胡闹,快去吧。”

楚桂儿一蹦一跳的走上前去,好似满不在乎,嘴里还笑道:“喂,哪位姐姐陪我一起照照呀?咱们一起看看,看看这口井能显出几个人来呀?”

谁肯陪她照,若是几个人一起照,那岂不是将心中的秘密都给别人看了去?

那个女孩子喜欢自己的心被别人看懂?谁又喜欢自己埋藏在心中最深的秘密被看透呢?

楚桂儿微笑道:“既然各位姐姐不陪我一起,那我自己玩了。”

她哼着曲子,满不在乎,心中却是紧张的很,将头探到井口,往里观看,只见那轮明月慢慢的消失,又显出一个常常令她生气而又欢喜的英俊样貌,不是别人,还是凌玉霄。

楚桂儿也是惊讶万分,没想到这口井真的这么灵,她缩回头去,又往井中望去,结果,还是玉霄,她又缩回头去,结果又去看看,还是玉霄的影子。

这一次楚桂儿完全信了,暗暗的道:“看来我喜欢的真的是玉霄,唉……看样子两位姐姐和那个臭悠悠也是喜欢他的,这倒好,我们四个人都喜欢他,以后该怎么办?真是愁死人了。”

一时间,她又想起了个好玩的事,暗暗的道:“我们心中只有他一个,不知道小师弟喜欢谁多一些?哈哈,难不成,他要是来照照这口井,井中会出现四个人的影子吗?那倒是有趣多了,不过,究竟谁的影子先出现呢?先出现的影子,那就证明他喜欢谁多一些,哈哈,等见到小师弟,一定要拉着他来照照这口神井。”

楚桂儿想到这里吃吃直笑,笑的众人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鬼主意,究竟笑的什么。

楚桂儿脸上也是红红的,但也像两位姐姐一样,笑道:“我还以为真灵呢,切,根本没照出人来,嘻嘻嘻……不过,人没照出来,我倒是在井里看到了许许多多的糖耶,看来这井也挺灵的,知道我喜欢糖,原来我喜欢吃糖呀。”

凤翙翙皱眉道:“咦,不对呀,这口井不是食欲井呀,只有食欲井才能照出人喜欢吃什么的呀,怎么这口井能照出糖来呢?真是奇怪,不可能呀。”

楚桂儿暗暗叫苦,没想到露了馅,但她脸色丝毫不慌,笑道:“哈哈哈,我不过是跟各位姐姐开个玩笑嘛,其实呢,我照出了自己的样子,你们也真是的,自己在水里照,不照出自己的样子才奇怪了。”

卓悠悠吃吃直笑,知道这三人没有一个人说实话,悠悠笑道:“唉,总听人说,咱们女人虚伪,现在我是真信了。”

曲仙儿嗔道:“你不虚伪?那你去照照去?”

卓悠悠道:“我早就照过了,还照什么?”

楚桂儿笑道:“哦,我知道了,悠悠一定照井照出了一个癞蛤蟆,看来悠悠喜欢的是癞蛤蟆呀。”

洪袖儿道:“不对不对,依我看,悠悠一定是照出了一个又老又瞎缺胳膊断腿的老怪物,一定是这样的,要不然她怎么不敢跟咱们一起照去呢?”

曲仙儿吃吃笑道:“对对对,依我看,说不定是条狗,哈哈,人和狗,这就叫人狗情未了呀,嘻嘻嘻哈哈哈……”

她们三个一个比一个嘴厉害,三个人连在一起去损一个人,谁也不是她们的对手,除了一个人之外,那个人就是玉霄。

卓悠悠气的使劲跺跺脚,怒道:“你们混蛋,你们才跟癞蛤蟆呢,你们才找狗呢,你们可恶死啦,我非要好好教训你们,死丫头……”

卓悠悠气的扬起手就要打,曲仙儿三姐妹一看来了兴趣,三姐妹立刻站在了一起,曲仙儿冷笑道:“好,既然你想动手,那咱们就比划比划,谁还会怕你?”

洪袖儿道:“就是,我们三姐妹还没怕过人呢,这样吧,你随便挑,我们任何人都可以奉陪。”

楚桂儿吃吃笑道:“依我看,悠悠这么大的本事,咱们一个人对付她,显得她没本事,不如咱们三一起上,一招打败她,这她就输的心服口服了。”

凤翙翙和玉蝶急忙拉住了气呼呼的卓悠悠,魏晓晨则劝住了三姐妹,四个人一起哼了一声,谁也不服谁,但也不好打起来。

楚桂儿笑道:“雪姐姐,你也去照照去吧,说不定能找到你的心上人是谁呢?”

雪紫儿脸微微一红,叱道:“胡说八道,我才不去照来,别胡闹。”

楚桂儿哈哈笑道:“看来雪姐姐是怕遇到喜欢的人不好意思呀,雪姐姐胆子怎么这么小呢?这样吧,我们姐妹陪你一起去看看去,对不对呀二位姐姐。”

曲仙儿笑道:“对对对……”

洪袖儿道:“是是是……”

三个人拉着雪紫儿就往井口边去,可把雪紫儿羞死了,万一真要照出什么人来,被这三个丫头看去,那还不被笑掉大牙?

就算去照也不能叫她们一起去呀,这个秘密也不能让她们知道呀。

雪紫儿气的甩开手,一扬手,照着楚桂儿头上敲了一下,嗔怒道:“喂,臭丫头,现在你们连我也捉弄了,再要胡闹,我可真打了,真是不像话。”

楚桂儿笑道:“我们是好意呀。”

雪紫儿装作生气的样子,将三个姑娘推到了一边,嗔道:“你们要跟我去,那咱们一起去照?你们还去不去了?”

三个人一吐舌头,一个个都不去了,曲仙儿笑道:“还是雪姐姐自己去吧。”

洪袖儿道:“我们就不奉陪了。”

雪紫儿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道:“嗨,不就是一口井嘛,真的这么神奇吗?我还真不信,我去看看,你们三说没说谎。”

三个人这个笑,她们知道,雪紫儿也是想知道谁是自己所爱之人,就算她表面上冷如冰,可是她的心也是充满了好奇的。

几个人远远的看着,就见雪紫儿往井水里照去,刹那间整个人都呆住了,楞呆呆犹如木雕泥塑一般,不过刹那间,雪紫儿又回归了正常,又仔细的照了照井水,这才强作欢笑,道:“看来这不过是普通的一口井,我只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桂儿说得对,井水里哪能看到别人的影子呢。”

雪紫儿抑制住乱跳的心,装作若无其事的走了回去。

虽然她装作没什么,可是这些人都看出了她脸上那一刹那的变化,都知道她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人,而且令她惊异的人。

但又不好说破,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但都装作没有什么,谁也不知道她究竟看到了什么,究竟看到了谁,因为她一向冷漠的很,谁也看不出她会喜欢过谁。

曲仙儿拽了拽魏晓晨,道:“魏姐姐,你也去看看吧,看看你是不是……”

魏晓晨嘤咛一声,嗔道:“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才不去照呢,不过……你们都说这口井不灵,我就试试看。”

其实,她的心自己清楚,也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但能确认一下,而且鉴证一下这口井的灵验,那也是好的。

洪袖儿道:“是呀,由魏姐姐去鉴定最能知道真假了,人家魏姐姐可是有人喜欢的……”

楚桂儿吃吃笑道:“对对对,不过,是那人喜欢魏姐姐,魏姐姐不喜欢那人罢了,对不对魏姐姐?”

魏晓晨气道:“你这三个臭丫头,就知道胡闹,别闹了。”

“快去吧你……”

三个人将魏晓晨推了过去,魏晓晨板着脸道:“别跟我过来呀,尤其是你三个,过来偷看的是小狗。”

三个人本有心去看,但也知道,一定看不到什么,因为只要她们一过去,就会被发觉,那就什么也看不到了,而且不用看,她们也知道魏晓晨喜欢的是谁,又何必去看。

魏晓晨也走过去看了看,只见泉水中倒映着清晰的一张英俊的脸,正是廉政。

魏晓晨暗自称奇,暗暗的道:“这口井当真是这么灵验,看来,那几个人都是撒谎,唉……廉大哥,我的心中早已有你,可是你的心中呢?是否有我呢?不行,有机会,一定要拉着他一起来照照这口井,若不然,我如何能知道他的心?”

魏晓晨脸色微红,轻轻的走了回去,没有说什么,只是低下了头。

曲仙儿吃吃笑道:“如何?魏姐姐,你看到了什么?”

洪袖儿道:“一定是见到一个拿着一把剑的年轻人。”

楚桂儿吃吃笑道:“那把剑一定是……”

魏晓晨急忙捂住了楚桂儿的嘴,嗔道:“别胡说,我也是看到了自己,没见到什么,这口井不灵的,走吧走吧。”

八个姑娘都心知肚明,但谁也不便说破,只能说这口井不灵,否则说要灵的话,别人若是问起她们看到了什么,她们该如何回答?

“别别别,凤姐姐还没看呢。”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