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9章 情缘2

第一百三十九章 情缘2

新书推荐:

凤翙翙微笑道:“不灵,我去看什么?你们都去检验了,我也不用去验证了。”

卓悠悠笑道:“再说了,凤姐姐人家住在这的,想什么时候去看看还不是随便嘛。”

楚桂儿道:“那玉蝶姐姐也没去看看呢?走走走,玉蝶姐,我们姐妹陪你去,看看姐姐喜欢那个英俊男人,我们姐妹给你做个大媒呀,呵呵呵……”

三个姑娘这么一说,纷纷就拉着玉蝶去看,可把玉蝶吓坏了,因为她自己早就照过了,这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其实一直是自己的弟弟玉霄,可是,二人虽不是亲兄妹,可是名义上是兄妹,永远也不能在一起的,这要是去照井水,那还不被拆穿呢?

玉蝶急忙甩开了双手,咯吱着三个姑娘,嗔道:“三个臭丫头,就会胡闹,我你们也捉弄,还敢不敢了……”

三个人嘻嘻哈哈的笑着,跟玉蝶玩在了一起。

几个人玩了一会,楚桂儿吃吃笑道:“我有个绝妙主意,魏姐姐,你附耳过来,咱们这么这么办……”

魏晓晨不知楚桂儿搞什么鬼,仔细的一听,不由得羞红了脸,但又很感激楚桂儿心。

原来,楚桂儿给魏晓晨出主意,将廉政叫到这里来,让他俩好好的谈谈,然后让廉政去照照井水,到时候就知道他的心中究竟喜不喜欢她了。

曲仙儿和洪袖儿也都凑了过来,三个人叽叽喳喳的说着悄悄话。

卓悠悠皱眉道:“喂,你们在说什么呢?”

曲仙儿挥挥手道:“去去去,没你的事,我们跟魏姐姐说话呢。”

四个人商量了半天,曲仙儿打了个哈欠,道:“唉,很晚了,大家都回去吧,别在这玩了。”

玉蝶淡淡一笑,轻轻问道:“什么事呀?”

曲仙儿趴在玉蝶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了几句,玉蝶一笑道:“哦,原来是这样,那好吧,你们随便吧,早点回来。”

八个人往回走,这井离着住处并不远,时间不大,就到了。

八个人都回到了房间里,魏晓晨一个人走了出来,又来到那口井旁,等候着廉政。

雪紫儿知道是什么事,也不好去,只有让魏晓晨一个人去了。

三个姑娘则一蹦一跳的去找廉政去了。

三个姑娘连拉带拖,硬是把廉政叫了出来,岳商皱眉道:“仙儿,什么事这么神秘?”

曲仙儿吃吃笑道:“没你的事,不准跟来,我们找廉大哥有点事。”

洪袖儿道:“对,不准跟来呀,跟来打你屁股。”

岳商苦苦一笑,摇摇头,盘膝打坐,开始练功了,就算不去,他都能猜了个**了。

廉政皱眉道:“喂,你们三到底什么事呀?”

楚桂儿吃吃笑道:“带你去见个好玩的东西,你一定会喜欢的。”

廉政不想去,但哪里能拗的过这三个姑娘,三个姑娘是连拉带扯,生生就把他拽了出去。

走出去不远,只见远远处,皎皎月光下,有一个黑衣少女,正静静的站在一棵芙蓉树下,远远看去,就好似一个出尘脱俗的仙子一般。

廉政不用看就知道是谁了,这倩影他太熟悉了,他们曾经在一起出生入死,也曾经在一起风流快活过,他如何能不熟悉?

廉政就觉得心中一阵苦涩,他真的不想再见魏晓晨,因为他心中实在是苦恼万分,一想到自己的身世,一想到自己所受的罪,一想到她的高贵,一想到未来的可怕,他就不想再有什么牵挂,一辈子就想这么渡过也就是了。

可是,她怎么办?他真的很后悔为什么当时那么冲动的去占有她,到如今,再要跟她分手,岂不是伤了她的心?

虽然他喜欢她,可是他的心却始终都是苦闷的,没有人能明白那是一种什么心情。

一个正直的少年,越长大,越觉得这个世界越不完美,就连女人都不再美不再纯洁,就连爱情都必须跟**裸肮脏的**栓在一起,整个世界是那么的残酷,那么的龌龊,以后的后代,难道也要一代代的忍受这种痛苦?那岂不是太残忍了吗?

博虑族一醉,他虽然忘记了自己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可是那两个人的痛苦和寂寞,心中梦想的破灭,就跟他的心情是一模一样的,他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

但,又该如何面对她?

廉政一见是魏晓晨,虽然心中极其的想见见她,甚至想立刻将她脱得赤条条的快活一番,但一想到自己这肮脏的**,又觉得亵渎了她的美,他恨不得打自己几个耳光,见到她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廉政急忙转过身,二话不说就往回走。

三个姑娘哪里容他往回走,急忙拦住了他的去路,曲仙儿嗔道:“你敢,你敢回去,我们定不饶你。”

洪袖儿气道:“快走,魏姐姐等你呢。”

廉政苦笑道:“唉……你们能不能别胡闹?我……我跟她不合适……”

楚桂儿冷笑道:“不合适?你欺负了魏姐姐,是不是该去道个歉?还有,你上一次喝醉了骂了魏姐姐,推了魏姐姐,就这么算了?”

廉政皱眉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曲仙儿道:“故意的也好,不是故意的也罢,你非要跟我们去,我们姐妹可下了保证了,而且魏姐姐说,你要是今晚上不来,她就不走了。”

洪袖儿道:“是呀,你自己想想吧,这里这么冷,又是晚上,万一来个猫呀狗的,伤了魏姐姐,你就后悔一辈子吧。”

楚桂儿道:“我看他是不敢,真不像个男人,真不知道,魏姐姐怎么会喜欢他的。”

三个姑娘左一言右一语的,说的廉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但一想以魏晓晨的性子,说他不来,她就不走,当真是能做的出来的。

三个姑娘一见他这样子,知道他的心动了,立刻,三个人又拉着他到井边附近那棵芙蓉树下而去了。

廉政满面通红,身不由己的来到魏晓晨身后。

曲仙儿吃吃笑道:“哎呀,真是好巧呀。”

魏晓晨也转过身子,脸早就红透,但也故作惊讶道:“呀,几位妹妹怎么有兴趣出来赏月呢?真是好巧。”

廉政心中苦笑,他发现,有时候女人当真是够虚伪的,明明早就在这等着了,可是偏偏就说是巧遇。

五个人默默的待了一会,三个姑娘说了一会玩笑话,楚桂儿这才道:“哎呀,我想去方便方便,你们等我们回来,咱们一起回去,仙儿姐姐,我好怕。”

曲仙儿道:“正巧,我也想去方便一下,咱们一起去吧。”

于是三姐妹手拉手蹦蹦跳跳的走开了,临走还叮嘱道:“喂,你们俩别走,等我们回来。”

廉政张了张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来,只好苦笑不语。

三个姑娘转眼间就消失不见,这里立刻一片寂静,只有他们二人默默的相对无言。

魏晓晨一见没有人,就含情脉脉的望着他,但是却一言不发,这种事让女孩子开口,当真是羞死人了。

可是廉政也是一言不发,甚至不敢直视她,竟然转过身子,不去看她。

魏晓晨真是气恼万分,他始终都不能活的洒脱一些,始终都在逃避,逃避自己,逃避爱情,也逃避人生,也许在他的心中,这个世界就不该有生命才对,当生命都灭绝,再也没有苦恼,恐怕这才是最应该的事情吧。

魏晓晨跺跺脚,知道自己不说话,就算是等到天亮,他还是会选择不理她,还是会一言不发的。

魏晓晨一见四周无人,只有他们两个人了,也不必顾忌着女人的脸面了,反正什么都被他看过了,又何必在乎这些。

魏晓晨没有办法,只好先开口了,轻声道:“喂,真是好巧呀,今晚上月色真不错。”

废话,说的纯粹是废话,不过,男女在一起总是会用一些废话来打开尴尬的局面。

廉政一见她说话了,不好不言语,只好含糊的道:“啊……啊,是呀……”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魏晓晨心里长长的叹息,她发现,跟他这种不爱多话的男人实在是无法交谈,因为他一句话就把事情说完,而且还不会自己找话题,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她去找一些话题问他,他才能回答,否则,就只有沉默。

魏晓晨转到他眼前,嗔道:“喂,我问你,你还记得前几天的事吗?”

廉政支吾道:“什……什么事?”

魏晓晨嗔道:“你忘得倒是挺快的,哼,我自小那曾受过这种气,那天你喝了酒,不但骂我,还推我,害人家一点面子都没有,人家不让你去喝酒,本是好心好意,而你倒好,你骂我打我,你混蛋,你忘了?”

廉政皱眉道:“我?我有吗?”

魏晓晨气呼呼的道:“你就有,你还狡辩,不信你问仙儿她们。”

廉政苦笑,暗暗的道:“看来是真的,我当真是什么都忘记了,我怎么能骂她,推她呢?唉……”

廉政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喝醉了,什么都忘记了,不过,不管有没有,都算我不对,这样吧,你骂回来,打回来,咱们就算两清了。”

魏晓晨嗔道:“什么有没有?根本就是真的!我不管,你骂了我,打了我,就要跟我道歉!”

廉政叹道:“对不起,这你满意了吧?”

魏晓晨鼓着嘴道:“不满意,除非……”

“除非什么?”

魏晓晨轻声道:“除非……除非你……亲我一下……”

廉政转过头去,叹道:“别,晨妹,以前是我不对,是我不该冒犯你,不过,我们……我们真的不合适,唉……我……配不上你……”

魏晓晨怒道:“你……你说什么?”

廉政看着她,一字字道:“我是说,我们不合适,咱们就当没有认识过,从此之后,你是你,我是我,好不好?”

魏晓晨的心都要碎了,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要跟自己分手!

魏晓晨眼中含泪,道:“你……你再说一遍……”

廉政叹了口气道:“我不想害了你,咱们就做朋友,难道非要做夫妻吗?”

魏晓晨后退半步,连连摇头哭道:“好,你好,没想到你这么无情无义,你以前说喜欢我,原来都是骗我的,你这个骗子,呜呜呜……”

魏晓晨蹲在地上痛哭了起来,廉政手足无措,也蹲下身子,劝道:“你……你不要哭呀,你别哭好不好……”

魏晓晨痛哭道:“你根本没良心,你将人家的清白身子占有了,现在说不要我,你简直就是负心人,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给我解释清楚,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若不给我个解释,我永远都不原谅你……”

廉政长叹一声,坐在了地上,低下了头。

魏晓晨气的一把将他推倒在地,怒道:“你说呀,你给我解释!你说啊!”

廉政满脸都是愧疚之色,也满脸都是痛苦之色,叹道:“好吧,既然你要解释,我就给你个解释,我觉得我们不适合,我没有钱,穷得很,将来之后,就算娶了你,生儿育女,再有了负担,更不能给你幸福,我没有一技之长,你叫我怎么让你幸福?你这么高贵,而我无父无母,出身寒微,而且我这人不懂什么情趣,你还是去找个适合你的人吧。”

魏晓晨痛哭道:“你说谎!你根本就是说谎,其实,你是在逃避我,你是不是听了那两个醉汉的话了,认为人的**是肮脏的,你是不是听了那个忤逆子的话了,认为一个人穷苦,就不该生儿育女,还有,我知道你父母不和,你自小就痛苦的很,可是你知道吗?生老病死谁都无法逃避,就算你逃避,你自己孤苦一生,不让后代生到这个无情的世上受苦受罪,可是别人也会生儿育女的,这痛苦依旧不会休止……”

廉政痛声道:“父母硬生生的将孩子生育在这个无情的世上,让每个人都受苦受罪,你觉得不太无情了吗?”

魏晓晨哭道:“无情?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无情!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玩偶,都是天地间的玩偶,谁又能怎么办?”

廉政道:“有,只有一个办法,我们可以不做天地间的玩偶,那就是我们都不成亲生育,就让生命就此停止!”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