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9章 情缘3

第一百三十九章 情缘3

新书推荐:

魏晓晨长长叹了口气,握住了他的手,轻声道:“你以为这样做,上天就可以不捉弄咱们人吗?你错了,你大错特错,告诉你吧,天地越是玩弄咱们人类,咱们就越要坚强的活下去,越想灭绝咱们人类,咱们越要生儿育女不让人类灭绝,上天可以杀的死咱们,但却灭绝不了咱们,若是咱们人类就此妥协甘愿被灭绝,那就是败给了上天,败给了生老病死!就连动物都不想被灭种,咱们人,难道还不如动物吗?”

廉政流着泪道:“可是……咱们痛苦的活了一辈子,却要无可奈何的死去,究竟得到了什么?既然活着这么痛苦,为什么还要让生命继续下去?”

魏晓晨轻轻的伸出手替他擦了擦泪痕,柔声道:“我们最起码来过这个世界,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是匆匆过客,可是我们最起码来过,咱们只要快乐过,得到过,最后死去,可以葬在一起,灵魂可以在一起,永生永世的不分离,这就已经足够,至于后代子孙快不快乐,痛不痛苦,那就只有靠他们自己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无情,任谁都无可奈何,你又何必呢?”

魏晓晨深情的望着他,柔声道:“廉大哥,我知道,你以为人间不美,就连爱情也不美,男女之事是那么的肮脏龌龊,可是,你不要这么想,你为什么不这么想呢?你想想看,也许就因为这个世界太无情了,太寂寞了,所以上天才会造出男人和女人,让咱们可以依靠,可以彼此的给对方快乐,若是这世上真的没有了**,你说,咱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吃,不能吃,喝,不能喝,没有任何**,一个人孤零零的活一生,你不觉得很寂寞吗?所以,咱们应该感谢上天让这个世界分为男女,因为最起码,我们可以彼此的依靠,可以彼此的给予,可以不必这么寂寞,这难道不好吗?”

廉政静静的听着,默默的一言不发。

魏晓晨叹了口气,她知道,他这种人,没有好的家庭,自小吃苦受罪,所以,在他的心中,根本不想成亲,不想再生育后代,让后代子孙也像他一样的痛苦,所以他始终都在逃避。

她知道,他的心有一个死结,只有解劝,才能解开他心中的死结,若是自己只是哭,或者对他打骂,一点也不温柔,像个泼妇一样,结果,一定会失去他。

因为他本就是在自暴自弃,早就对自己的一切不放在心上。

魏晓晨叹了口气,轻轻的靠在他身边接着道:“人生下来,本来就是残缺不全的,有人说,人生下来,为的就是寻找另外一半的,只有找到另外一半的身子,才会是完整的一个人,才会是幸福的,所以,这世界分为男女,人也被情所困,也许,这一切的确很无情,但谁也无可奈何的,幸好我们都找到了对方,我们就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因为这世上有很多人根本找不到另外遗失掉的另外一半,孤独一生,寂寞一生,最后再死去,岂不是很可怜?咱们既然找到对方,就应该彼此珍惜才对,我的另外一半的身子就是你,你的另外一半就是我,也许,有时候你会觉得**很可耻,那种事也很脏,可是,你就应该当作是自己的身子,脏的时候去洗洗,不想的时候,可以不要,男女都是这样,人生本来就是不美的,你何必在乎这么多?”

廉政叹道:“也许……你说的对,可是毕竟我配不上你……”

魏晓晨轻轻的掩住他的嘴,柔声道:“傻瓜,爱情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不要以为我多么高贵,一个人穿上衣服能分出个三六九等来,可是脱掉衣服,男人都一个样,女人也都一个样,没有什么区别,根本没什么高贵之说,没什么配不上之说,只要你心中有我,我也心中有你,有什么配不上的?而且,我需要的是一个家,一个依靠的男人,一个可以保护我的男人,不需要金银珠宝,无穷无尽的富贵,因为就算一个人再有钱,到头来死去,依旧是一场空,只有一个人的心才是最重要的,到现在,你也该明白我的心了,而且我也没那么高贵,我也是孤儿……”

廉政长长叹了口气,缓缓道:“我怕你以后会后悔,因为世上比我优秀的男人太多太多了,而我,是那么的平凡……”

魏晓晨吃吃笑道:“傻瓜,其实,只有平凡才是幸福,若是你像那个臭玉霄似的,那我岂不是要跟别的女人分享你了?你平凡,没有女人喜欢你,只有我一人喜欢你,只有咱们俩人在一起,对我来说,当然更好了。”

廉政苦苦一笑,刚要再说什么,魏晓晨轻轻掩住他的嘴,嗔道:“喂,不准你再说跟我分手,除非你喜欢上别的女人了,今日你所说,我就当没听见,你要再这么说,说这么无情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廉政叹了口气,轻声道:“对……对不起……”

魏晓晨嫣然一笑道:“以后别想那些疯子说的那些话了,咱们只要活的开心就行,为何想那么远呢?来,我带你见个东西,若是那里面没我,我就依着你的话,咱们就分手。”

魏晓晨拉着廉政的手来到井边,廉政瞅了一眼井上的字,喃喃道:“情缘井?这什么意思?”

魏晓晨吃吃笑道:“你先去井里看看,等你看过之后,你就会明白了。”

廉政不知什么意思,只好按着她的要求,往井里看去,魏晓晨怕自己的头探进去,映在井水里,所以,离开井口,让他一个人去看。

廉政不看则已,一看之下,立刻揉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再回头观看,只见魏晓晨吃吃笑着,远远的离着他有一丈多远,这影子丝毫不该映照到井水里。

廉政又往井水里一看,只见井内朦朦胧胧渐渐的又出现一张笑脸,正是魏晓晨。

他抬头一看,魏晓晨原地没动,一直吃吃笑个不停。

因为在他的讶异的表情中,魏晓晨已经猜到他看到什么了。

廉政失声道:“晨妹,你快来看,这井有毛病,我往井水里看,月儿倒影的应该是我的影子呀,怎么会出现你的影子呢?”

魏晓晨掩嘴直笑,故意问道:“哦,你看到了什么?”

廉政一向不会撒谎,而且他也不知道井里的奥秘,于是直言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在井里看到了你呀,怎么看不到我自己的影子呢?真是怪,见鬼了。”

魏晓晨这个高兴,她真怕廉政在井里看到的不是她,是别的女人,若是那样的话,那就证明他并不喜欢自己,那就算分手,她也甘心情愿了,这时,听他说在井内看到的是自己,她的心才放了下来。

魏晓晨嗔道:“胡说什么?我有那么难看吗?怎么能说是见鬼呢?应该说是见美人了才对嘛,我看看。”

魏晓晨走进,怕自己的影子映进去,偷偷的伸出半个头一只眼,看了看井水,果不其然,井水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可把她高兴坏了,一蹦多高,高兴的在廉政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廉政当真是不明白什么事,皱眉道:“这……这究竟怎么回事?”

魏晓晨吃吃笑道:“告诉你吧,这口井乃是昆仑山九个神井之一,名叫情缘井,一个人喜欢谁,只要照照这口井,在井里能看到谁,就证明最爱的是谁,你看到了我,你说,什么意思?”

廉政恍然大悟,失声道:“竟有这种奇事?”

他又看了看,只见影子内还是魏晓晨的影子。

廉政哈哈笑道:“真是奇哉,晨妹,你也过来照照,我看看你心里有没有我。”

魏晓晨嗔道:“你个大傻蛋,我若是没照过,怎能叫你来?我若是照井水,照出别的男子来,就凭你刚才说的混蛋话,我才不跟你呢,我就一脚踢开你,跟井水里见到的那个人去了。”

廉政笑道:“我不信这么神奇,你看看,我就信,要不然,你就是骗我。”

魏晓晨微笑道:“好吧好吧,你退后,看看就知道了。”

廉政也退后,魏晓晨在井口探出头来,果不其然,影子换了,又换成了他。

廉政学着魏晓晨那样,偷偷的看了看,只见果不其然,当真是他的影子!

廉政站起身来,再看井水中,出现了两个影子,一个是他,一个是她,他将手放在她的头上,只见井水里的影子不变,没有多出他的手影来。

他这才相信,原来这井真的这么神奇,并不是照的人的影子,而是照出的是人的真心。

魏晓晨含情脉脉的望着他,柔声道:“廉大哥,你想跟我分手,除非你照这情缘井再也照不出我的影子,那就证明你的心中没有我,那时候,我绝不会纠缠你,只要你照这口井,依旧能看到我的影子,我就一生一世的陪伴你,你赶也赶不走我的。”

他再也忍不住激动的心,紧紧的抱住了她,就在井口边跟她拥吻在了一起。

这种好女孩子到哪里去找?这么善解人意的女人世上能有几个?

他若是再不珍惜,岂不是太傻?

也许,她说的对,天越是想要灭绝人类,人类就越该生育才对,天,越是想要人痛苦、寂寞孤独的活着,高高在上的看人们像玩偶一样的被它玩弄于掌中,人就越要活的开开心心的跟天斗才对!

在井里,他看清了她的心,她也看清了他的心。

不过,若是一个人的心真的变了,在这情缘井中真的照不出来了吗?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