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1章 友情2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友情2

玉霄一个晚辈,这么做本就不该了,可是这么多人迎接他来了,他最起码首先说话,行个礼,这是最起码的,可是玉霄却洋洋得意,笑嘻嘻的,看到他这模样,这八人恨不得一拳就将他这张笑脸给揍成柿子饼才解气。

八大金刚,四大高僧,纷纷站在玉霄的面前,玉霄还是没有说话。

那四大高僧先平静了一下被气坏了的心,然后梵慈首先开口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你……我……”

梵慈虽然开了口,可是一张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玉霄好了,因为玉霄口口声声没有辈分之说,他们也认同了,若是叫玉霄为贤侄,恐怕玉霄就有话说了,若是叫玉霄道兄,这简直就乱了辈分了,当真是不知如何称呼才好。

凌玉霄哈哈一笑道:“各位僧兄,僧姐,小弟有礼了,有劳各位僧兄前来迎接当真是过意不去呀,但不知那位是梵音兄,那位是梵仁兄,哪位是梵慈姐姐,哪位又是梵若姐姐呢?”

他话一出口,又是一阵哗然,那八大金刚均有怒色,玉霄也太不像话,竟然真的跟前辈称兄道弟起来,当真是令人气愤不已。

禅弥怒道:“道兄,你这玩笑也该停了,我师傅他们亲自出来迎接你个晚辈,已经礼数到了,你为何如此咄咄逼人?”

凌玉霄将脸一沉,叱道:“住口!我和几位大师说话,轮得到你插言吗?别忘了,各位大师已经承认没有辈分,那就是说,我现在跟几位大师乃是平辈了,我亲热的叫几声哥哥姐姐难道错了吗?既然我是大师的平辈了,也就是你的长辈了,你怎么跟我说话?真是没大没小,各位大师,你们就如此管教徒弟的吗?”

他话音一落,梵音阁所有的僧人简直气的都要跳了起来,玉霄简直太目中无人了,如何不令人气愤。

八大金刚中跳出一个凶神恶煞的和尚,这和尚满脸横肉,短小精悍,大喝道:“哪里来的小子,竟敢屡次出言戏弄我们,当真是岂有此理!”

梵音喝道:“蔵独,不得无理!退下!”

这名叫蔵独的和尚正是梵音的得意高徒,身为八大金刚之一的夜叉金刚。

那和尚蔵独一见师傅说话,不敢不听只好闷哼了一声乖乖的退到了身后。

梵仁毕竟是方丈,虽然也是气愤,但毕竟修为高,年岁也大,脾气也小得多了,故此满面是笑道:“道兄,真是对不起,老僧管教徒弟不严,还请赎罪。”

凌玉霄淡淡笑道:“无妨,咱们做长辈的,何必跟小辈一般见识呢?算了,算了。”

和尚们这个气,暗暗的骂道:“这小畜生真是坏透了,究竟是谁无理?”

这些和尚一个个都是慈眉善目的,可若是得罪了他们,他们不但会骂人,而且还会杀人,他们只是在心里骂几句,这也不奇怪。

梵仁双手合十道:“弥陀佛,道兄不知是天帝九子哪位真人的门下?”

凌玉霄微笑道:“哦,小弟我叫凌玉霄,乃是傲人族人,牛犇犇,也就是禅印乃是我的朋友,天帝九子都是我的师傅,我是他们九人之徒。”

四大高僧暗暗的吃惊,因为天帝九子很少九个人收一个徒弟的,能让九子同时收之为徒的人,当真是天下少有。

其实,梵仁也听说过玉霄之名,因为禅印曾经说过,傲人族中有一个凌玉霄,此人聪明冠绝天下,顽皮胡闹,而且这次一人率领二十多人,就铲除了两千余人兽,当真是声名赫赫了,禅印乃是玉霄的好友,自小就佩服玉霄,认为玉霄是傲人族的骄傲,这一次玉霄这么露脸,他当然逢人就夸赞玉霄了。

梵仁不住的打量着玉霄,当真是暗暗的称奇,一见玉霄,身后跟着一只金光灿灿的神兽,像鱼又似龙,竟然是传说中的龙鱼,就是吃了一惊,再一看玉霄气宇轩昂,不卑不亢,一副英雄气魄,更是称赞,再听到刚才玉霄这巧言辩驳,更是令他不得不佩服,当真是不敢小窥。

梵仁暗暗的叹了口气,心道:“如此人物,难怪九子会同时收他一人为徒,当真是聪明绝顶的人物,看来,禅印当真是没有半点夸大,此人当真是不简单,唉……只是可惜,此人就是好恶作剧,更可惜的是,此人并非是我梵音阁的弟子,当真是可惜可惜。”

凌玉霄问道:“喂,老看我做什么?不知道几位大师是?”

梵仁赶忙口念佛号,微笑道:“哦,原来是九位道兄之高徒,真是失敬失敬,贫僧乃是梵音阁的方丈梵仁。”

凌玉霄早就猜出来了,当下只是抱拳道:“哦,原来是梵仁师兄,小弟有礼了。”

梵仁一阵苦笑,不住的摇头,暗暗的道:“这个娃娃当真是顽劣成性,到了现在竟然还玩。”

玉霄笑问道:“那这位高高瘦瘦的大和尚一定是梵音大师兄了?”

梵音鼻子里哼了一声,心中也是暗骂,心道:“这娃娃当真是太无礼了,唉……九子怎会收了这么个徒弟,当真是怪哉。”

玉霄微笑道:“那这两位姐姐不知哪位是梵慈姐姐,那位是梵若姐姐呢?”

两个女尼身后的四个女徒弟实在是受不了了,一个肤白如雪,貌美如花,三个女子中最美的一个女子厉声道:“我看你不是天帝山的人,你究竟是何方贼子,竟然如此的羞辱我们师傅,不要走,看招!”

这女子窜上去,迎面就是一掌,直奔玉霄击来!

凌玉霄哈哈笑道:“怎么?想跟我较量较量?那好,我就陪你玩会。”

玉霄急忙纵身后退,就跟这女子斗在了一起。

玉霄边打边叫道:“龙龙,你不要参与,退到一边,这是比武较量,并非拼命,我应付的了。”

龙鱼一声龙啸,退到了一边,也不过来,就趴在地上甩着龙尾看着主人在这嬉闹。

梵慈赶忙喝道:“住手,莲儿,不得无礼!”

那女子那肯听,大叫道:“师伯,依我看,这人并非是天帝山之人,肯定是前来搅闹咱们梵音阁的魔域中人!”

梵慈还想说什么,梵若劝道:“师姐,就让莲儿试试他也好,我也怀疑他并非九子之徒,九子之徒哪能这么狂妄无礼?”

梵音点点头道:“嗯,也好,若他用的真是天帝山九子的武功,再停手不迟。”

转眼间,这女子拳脚呼呼作风,就进了一十八招,而玉霄却悠然的迈着翩翩蝴蝶幻影步,竟然一招没还。

梵慈就是一皱眉,道:“怎么我看这步法如此的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梵仁含笑点点头道:“不错不错,这步法咱们的的确确见过,此人也确实是九子之徒,这步法二十几年不见了,当真还是如此的奥妙无比。”

梵若也点头道:“不错,这步法乃是玉龙九女第五女翩翩仙子阳娇善用的幻影蝴蝶步,当年大战魔域中人,咱们是见过。”

梵慈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这么奥妙的步法他都会,阳娇嫁给了洪天福,他会也不稀奇,看来此人当真是玉清教门下,咱们赶紧制止吧。”

梵若笑道:“不必,咱们看看此人究竟本领如何,莲儿性骄气傲,也需要磨练一番,这小娃娃也是一样,目中无人,胡闹顽皮,就叫他们比比也无不可。”

几个人说话间,那个叫莲儿的女子已经攻了三十招,而玉霄一招也没动手。

那女子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边打边厉声道:“喂,你怎么不还手?”

凌玉霄嘻嘻笑道:“喂,我有名字的,我叫凌玉霄,姐姐你叫什么?我不和不知道名姓的人打架,你先报个名字吧。”

那女子气呼呼的道:“我叫白莲,看拳!”

那叫白莲的女子嘴里喷出一口气,然后将手一指,一道白气直射玉霄。

玉霄更是顽皮,轻飘飘的闪开,然后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就将这道射来的气吹散,不住的用鼻子嗅着,嘴里还嘻嘻笑道:“嗯,好香,好香,白莲妹妹,你身上可真香呀,真是人如其名,吐气如兰,犹如莲花一般的淡雅幽香,麻烦你再多吹点气。”

他这么说话,在那个年代,无疑就等于出言调戏,尤其对方还是代发修行的女尼,这更是太胡闹了,白莲哪里受得了这个,当真是又羞又怒!

白莲羞的脸都红了,厉声道:“无耻**徒!接招!”

凌玉霄道:“真是不识好人心,难道说你香不好吗?那算了,你既然不喜欢别人说你身上香,那我说你身上臭好不好?真臭呀,好臭,莲妹妹,你几天没洗澡了?”

围观的和尚们当真是被玉霄气的啼笑皆非,没想到玉霄这么有趣,这么胡闹顽皮,竟然说出这种玩笑话,很多的和尚都忍俊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

就连四大高僧都忍不住笑了,纷纷苦笑着摇头。

白莲白玉一般的俏脸被气的通红,紧咬银牙,将银牙咬的格格直响,破口大骂道:“你无耻至极!…贼,我跟你拼了!”

凌玉霄佯怒道:“喂,你这种女孩子真奇怪,说你香你骂我,说你臭你还骂我,你怎么这么难伺候呢?怪不得你打算出家了,我现在才明白了,原来如此啊!”

白莲怒道:“你明白什么?”

她虽然生气,但也想知道玉霄想说什么。

玉霄也是够胡闹的,嘿嘿笑道:“你这么泼辣,这么难伺候,那个男人敢娶你呀?你都老在家里了,都做了老处女了,所以只好出家啦,说不定,你看起来二十岁,其实呢,都已经四五十多岁了,真是抱歉抱歉,我应该叫你一声老婆婆的……”

可把白莲气坏了,简直被活活的气死了,她万没想到玉霄竟然这么坏,这种话他都敢胡说八道的,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虽然是代发修行,可是也不想别人说自己老,可是玉霄这么出言羞辱,她如何能受得了?

白莲怒吼道:“你!你放……你无耻!你无赖!”

她想骂你放屁,但话到嘴边就觉得不雅,自己乃是出家人的女弟子,这种污言秽语如何能说的出口。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放什么?说下去呀,唉……你们女人真是虚伪,做了尼姑出了家都改不了虚伪的毛病,不就是想说我放屁吗,其实人吃五谷杂粮,不管是男人女人都会放屁的,你可别跟我说,你们女人不吃饭,不放屁的。”

论斗嘴,白莲哪里是玉霄的对手,可若是论动手,她比玉霄也差多了。

可把白莲给气苦了,气的都快要哭了,这么油嘴滑舌,牙尖嘴利的男人她可是第一次遇到,简直对玉霄束手无策!

白莲眼中含泪,怒道:“你……无耻…徒,我……我跟你拼了!”

凌玉霄用幻影蝴蝶步又是轻轻一闪,嘿嘿笑道:“喂,白婆婆,你可别往我身上扑呀,别忘了男女有别,沾衣捋袖便为失节,你嫁不出去了,难道想碰到我身上,就死皮赖脸的硬要嫁给我不成?咱们年纪实在不适合呀,拜托拜托……”

白莲怒吼一声,从怀中掏出一朵白莲花,然后将白莲花一转,再看白莲花八个洁白的花瓣,片片飞来,旋转不已,就将玉霄围在了莲花中。

这正是白莲的一件法宝,跟玉蝶的那朵别人送的冰清玉洁的雪莲花一样都是花中的宝贝。

凌玉霄微笑道:“喂,你这朵花这么漂亮,你揉碎了岂不是可惜了?怎么,要送给我吗?多谢多谢,愧不敢受……”

他虽然嘴上玩笑,但也不敢大意,知道这是一件法宝,玉霄急忙双手连挥,幻化出太极护体,八卦罩身的招数,再看,一个太极八卦阵出现在场中,他就站在太极正中。

梵仁连连点头道:“清虚太极护体,紫府八卦罩身,嗯,他果然是天帝山玉清教门下,唉……只是这孩子,太胡闹太顽皮了。”

白莲用手一指,再看八个花瓣纷纷飞起,就朝着玉霄裹了去!

白莲左手做兰花指状,掐着法诀,嘴里念念有词道:“般若般罗密,般若般罗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