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1章 友情3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友情3

那白莲花立刻迎风见长,八个花瓣就裹向了玉霄的太极护体,八卦罩身,就好像一张渔网一样,将玉霄网在了花瓣中!

再看八个花瓣越收越紧,渐渐的,又回归到一朵白莲花,不过,却成了一朵跟人一样高的白莲花了。

白莲用手一招,在不远处的兵器架子上,一把长剑飞到了她的手中,她将剑握在手中,恶狠狠的咬着银牙就刺向了莲花瓣中的玉霄!

惊变突然而起,就连四大高僧都没有想到,玉霄说被制住就被制住了,更没想到白莲竟然会招来兵器要致玉霄于死地!

梵仁急忙大喝道:“住手,不可伤人!”

但白莲哪里肯听,毫不犹豫,一剑刺出,在白莲花瓣中刺了进去,就听到‘璞’的一声响,宝剑刺透白莲花瓣刺向了莲花中的玉霄,显见这一剑已经刺透了玉霄的护体八卦,刺中了玉霄!

白莲一剑刺进白莲花内,尤不解恨,又狠狠的往白莲内连刺了三剑,就听玉霄啊的惨叫一声,嘶声叫道:“啊……你……你好毒,啊……”

玉霄惨叫了一声,然后就没了半点声息,显见是中剑而亡了!

这一来,惊呆了在场看热闹的二三十多个和尚,也震惊了四大高僧!

在梵音阁佛祖面前杀生害命,这简直太不像话了,而且杀的又是天帝山朋友的爱徒,实在是有点交代不过去了。

虽然玉霄胡闹顽皮了一点,满口胡说八道的,但也罪不至死,哪能一剑刺死呢?

梵仁长叹一声,吩咐道:“快,快去将你师兄禅印叫来,快!”

一个小和尚答应一声急急忙忙的跑去给蝉印,也就是玉霄的好友送信去了。

玉霄是禅印的好朋友,这一次竟然命丧在此,怎能不通知禅印一声呢?

四大高僧纷纷走上前,梵仁面沉如水,喝道:“莲儿,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怎能杀生害命呢?”

白莲哇的一声哭了,痛哭道:“方丈师伯,莲儿知道不该,可是这小畜生太无礼了,莲儿杀了他,愿意一命赔一命!请方丈责罚!”

梵慈长叹一声,缓缓道:“莲儿,唉……你真是不懂事,他虽然胡闹一些,但毕竟是天帝山的人,你杀了他,叫师傅如何跟他的九位师傅交代?”

其余的三个女弟子纷纷跪倒在地,护住了白莲,一个道:“师傅,四妹虽然有错,可是这个凌玉霄也太可恶了,这也不能全怪她!请师傅开恩!”

另一个女子道:“就是,他出言侮辱师妹,换作任何人杀了也是应该!”

“不错,这种无耻之徒死了就死了!”

那个凶神恶煞的和尚蔵独怒道:“杀了就杀了,这种无礼之人,死有余辜!”

梵仁漠然长叹,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唉……这件事我要向九位道兄亲自解释,莲儿,你随我去天帝山,任由九位道兄处置,若是他们将你处死,就别怪师伯了,若是他们饶恕了你,你回来面壁过五年,好好忏悔……”

白莲呜呜的哭着,抽泣着道:“多谢方丈。HTTp://”

正在这时,就听一声怒吼几乎都震破了梵音阁,就连湖中的鱼儿都被震的潜入了水内!

一人怒吼道:“是什么人杀了我玉霄弟!拿命来!”

一个壮大的和尚手拿紫金降魔杵气势汹汹的就冲了过来,来得正是玉霄的好朋友牛犇犇禅印和尚!

禅印正在殿堂面壁过,闻听玉霄来到,跟这里的人动了手,就想过来查看,但没有命令还不能动,不过他听到了打斗声,实在忍不住了,刚想过来查看,就见小和尚来报信,说玉霄被法宝制住,然后被刺死在当场,禅印闻听,眼睛都红了,这才手提降魔宝杵前来替好友报仇而来!

禅印一把拨拉开人群,用手中降魔杵一指这些和尚,怒吼道:“是谁杀了我兄弟?我玉霄弟弟在哪里?”

其实,论年纪,玉霄在几个朋友中是最小的,但他的这些朋友却总是管他叫大哥,因为玉霄这人不喜欢做小弟,而且他的这些朋友都对他佩服的很,故此,虽然玉霄小,可是见到玉霄也管玉霄叫大哥。

禅印自幼就跟玉霄是死党,是玉霄五个朋友中最好的一个,因为禅印忠厚憨直,不像白皛皛那样机灵,毛毳毳那样滑头,所以,就数禅印跟玉霄最交心。

这一次闻听朋友来梵音阁竟然死在此处,禅印的眼睛都红了,傲人族中死的人太多了,玉霄是唯一一个没有丢了傲人族族人脸的人,更是所有傲人族活着的人眼中的骄子,是傲人族的骄傲!

好朋友被杀害在自己的地方,禅印如何能不愤怒!

禅印凶神恶煞一般,气势汹汹,丝毫没将四大神僧看在眼中,他眼中只有怒火!

白莲正在哭泣,看到禅印气势汹汹的来到,不由得芳心一颤,因为她跟蝉印很熟,而且白莲心中暗暗的喜欢禅印,喜欢犇犇的忠厚憨直,两个人虽然一个是和尚,一个是代发修行的尼姑,可是背地里很要好。

白莲都有艺成之后,嫁给禅印的心,这一次见到禅印这么大的火气,当真是觉得芳心乱颤,玉体不安,暗暗的道:“他……他竟然这么在乎他的朋友,我……我杀了他的朋友,他……会不会为了朋友杀了我?难道在他的心中,他的朋友比我……还,还要重要吗?不……这……这死的不会是玉霄,这一定是假冒的**徒,绝不能是他的朋友……”

梵仁喝道:“禅印,你手拿凶器,你要做什么?”

禅印青筋暴露,双眼血红,满脸杀气,一见是授业恩师,微微一怔,随即大声道:“师傅,我是来报仇的!今日,无论是谁杀了我的朋友玉霄,我都必然取他性命,就算是师傅也不例外!就算是佛祖也不例外!”

梵仁气的眉毛都飘了起来,怒道:“放肆!你敢弑师,弑佛?”

禅印厉声道:“不错!在我心中,就算是师傅,就算是佛祖,都没有我朋友玉霄的一条命重要!师傅待我恩重如山,不过,若是杀了我朋友,禅印定当先杀死师傅,然后自尽以谢师傅的授艺之恩!师傅,是谁杀了玉霄?有本事站出来!”

梵仁气的浑身抖做了一团,长叹道:“唉……没想到你还是这么顽劣!好吧,禅印,是师傅杀了你的朋友,你……动手吧!”

禅印扑通跪倒在地,咚咚咚的连着磕了九个响头,泪流满面,缓缓道:“师傅待我恩重如山,可是玉霄是我傲人族的骄傲,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今日禅印不孝,为了朋友,不得不弑师,禅印杀死师傅之后,定当自尽以谢天下!”

禅印叩头完毕,一咬牙,将降魔杵高高的举起,眼中含泪道:“师傅,请恕徒儿不孝!”

众多僧人当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禅印竟敢弑师,当真敢弑师!

众多僧人纷纷护住了梵仁,蔵独厉声道:“禅印,你好大的胆子,你竟敢弑师,做此大逆不道的事!”

禅印怒吼道:“在我眼中,朋友在第一位!我玉霄弟哪里得罪了你们?你们为何杀他?今日不管是师傅也好,是佛祖也罢,哪怕是阎王老子,玉皇大帝,若是无辜杀了我的朋友,我也会杀之为朋友报仇!你们不要阻拦我,谁若是拦我,就是我的仇人,我降魔杵下绝不留情,都给我滚开!”

和尚们简直都傻住了,万没想到,禅印和尚竟然心中无佛祖和师傅,将朋友的地位放在了第一位!

梵仁心痛无比,喝道:“都退下,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阻拦他!我佛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若是以老衲之死能消磨掉他的戾气,这也是大功一件!”

这和尚也是够迂腐的,他竟想用自己的生命来化解禅印心中的仇恨!

禅印一心要报仇,就算学了佛法,竟然还是念念不忘,其实,梵仁之所以要收下犇犇,本就是想用佛法化解他的戾气,来证明佛法的伟大,可没曾想,苦苦教导了禅印八年,禅印复仇之心依旧没变,竟然偷偷下山去报仇,佛法竟然失灵了,梵仁真是心痛无比,如今,禅印又为了朋友之死,来弑师,他更是心痛无比,但他不信佛法化解不了禅印的杀气,所以愿意用自己的一条命来证明佛法的无边和无所不能。

梵音痛声道:“师弟,你……这又是何苦?”

梵仁叹道:“佛法无边,度化世人,我就不信度化不了他,若是能以师弟我一条命,来度化他,也算是功德一件,可若是师弟一条命都度化不了他,唉……师兄……那……”

梵音也黯然长叹道:“师弟言之有理,佛法无边,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师兄也愿意度化此人。”

梵慈也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既然二位师兄愿意以身度人,贫尼也愿意追随!”

梵若道:“也算我一个!”

四个神僧纷纷盘膝而坐,端坐在地,坐成了一排。

梵若道:“禅印,玉霄的命其实是我们四人联手,用白莲法宝困住他,然后将他击毙的,我们四人就是凶手,若报仇能使你放下屠刀的话,若我们四人之命能使你幡然悔悟的话,那我们愿意领死!”

梵音缓缓道:“各位弟子,都退下!”

众多和尚简直惊呆了,蔵独失声道:“师傅!你们……”

梵音厉声道:“退下!这乃是功德一件,不得阻扰禅印复仇,谁若是阻拦,就是本寺的叛徒,我们师兄妹四人,乃是度化他,这是无量功德,退下!”

众多和尚万般无奈,只好一个个的退了出去,只留下四个神僧端坐地上。

禅印惊得后退半步,仰天狂笑道:“哼哼,你们以为我不敢杀你们?我就奇怪,我玉霄弟这么高的本事,如何能轻易的死掉?原来是被你们四个无耻的和尚暗算的!你们恬不知耻!玉霄弟弟,你在天有灵别散,犇犇哥替你报仇雪恨!”

禅印是真信了,他本就憨直,不懂得拐弯,而且玉霄虽然本事,但又怎能是四大高僧联手的对手呢?所以,他是真信了!

禅印狂吼一声,猛地举起了紫金降魔杵,这就要弑师,替朋友报仇!

就在这时,白莲急忙大叫道:“且慢!杀你霄弟的人是我,不是师傅他们!”

禅印举起的降魔杵又放了下来,失声道:“你……是你杀了我玉霄弟?”

禅印虽然忠厚老实,可是打心底就喜欢白莲,虽然他是和尚,不过,若是白莲可以跟随他,他都准备还俗的。

不过,禅印拙口笨腮,不懂的表达,而且在这寺庙中,和尚和尼姑如何能有私情呢,所以他只是偷偷的喜欢。

白莲也是一样,二人每每相遇,禅印总是傻傻一笑,白莲总是还之一笑罢了,虽然只是这样,可是二人均是彼此爱慕了。

这一次,杀自己朋友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意中人,禅印的心都要碎了!

这比弑师还要令他痛苦,禅印颤声道:“真的……真的是你杀的玉霄?”

白莲抽泣着道:“不错,是我,我用法宝白莲花将他困住,然后用剑刺死的他,你看,剑还在莲花内,是我,你要怎么办?”

禅印痛苦的摇着头,痛声道:“你……你为什么杀我兄弟?”

白莲痛哭道:“为什么?你的兄弟出言侮辱我,我就要杀了他!”

禅印叹道:“我玉霄弟就爱开玩笑,可是他并没有坏心,就算他出言侮辱了你,得罪了你,也没有死罪,你何必要下如此毒手?”

白莲哇的一声哭了,痛哭道:“我……我是杀了他,好吧,你要想报仇,你就杀了我吧,你杀吧,你杀吧,在你心中,师傅不重要,佛祖不重要,就连我这个……这个朋友你也没放在心上,你杀吧……”

众多僧人大惊失色,听这口气,白莲竟然跟禅印是好朋友,这和尚和代发修行的尼姑竟然有了感情,这简直太不可议了!

禅印叹道:“我是觉得你……好,可是,你不要怪我,今日不管是谁杀了我兄弟,我都不会放过他,你也不例外,佛杀了我兄弟,我将佛杀掉,师傅杀了我兄弟,我弑师,你杀了我兄弟,我也会杀了你!莲妹,你放心,我会先杀了你,然后自尽!”

白莲惊得浑身乱抖,坐在了地上,痛哭道:“你……你竟然为了他什么都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你都做?连我你都不放过?你好……你好……你杀吧!杀吧!”

禅印眼中含泪,慢慢的举起了降魔杵,缓缓道:“莲妹,你受死吧,我会先杀了你,然后自杀!”

什么叫朋友?在他的心中,什么佛祖,什么师傅,什么爱情,也没有朋友重要!

这就是好朋友,他就是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血性男子!

若是玉霄死后有知,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朋友,他就算死,也含笑九泉了!

但玉霄真的这么轻易的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