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3章 点化1

第一百四十三章 点化1

梵音阁也当真是名不虚传,八大金刚就是梵音阁这几年来调教出的最厉害的护教弟子,这八人的本事,并不在廉政等人之下,虽然比不上玉霄,可也相差不远了。

玉霄的本事在这八人之上,如今他的修为其实并不在九子之下了,也完全可以跟四大神僧一较高下了。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玉霄会这么聪明,更不知道为什么他悟性会这么高,好像修道中的磨难和艰险,到他这里丝毫不会有半点影响,八年的时间,玉霄的本事是突飞猛进,就连九子都膛目结舌,也难怪陶天喜说,再要教他本事,他都可以做九子的师傅了。

虽然有点夸张,但也证明了玉霄的的确确修为很高了,的确在修行上有很高的天赋。

四大神僧这一次丝毫不敢再有半点小瞧玉霄了,因为玉霄能言善辩,竟然用佛法的种种学说,将他们这些和尚驳倒,当真是令他们刮目相看了。

凌玉霄微笑道:“牛大哥,连大嫂都做了金刚了,那你是什么?”

白莲嗔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谁是你大嫂?”

凌玉霄嘿嘿笑道:“你这人也不惹人喜欢,总是抢着承认做我大嫂,真奇怪牛哥为什么会喜欢你,当真是笨牛。”

白莲红着脸嗔道:“你……无赖……”

禅印憨憨一笑道:“我……我是三大护法之一。”

凌玉霄笑道:“护法大还是金刚大呀?别到时候你被大嫂管着,咱们男人怎能被女人欺负呢?牛哥你这人就是笨,真不愧叫犇犇。”

禅印嘿嘿笑道:“差不多一样大。”

凌玉霄道:“但不知另外两个护法是谁呢?”

白莲道:“另外两个护法是兄妹俩,乃是中容国的人,回家探亲去了。”

禅印道:“我护法师兄叫做禅玄,本来叫邵七玄,祖传七玄宝刀,他妹妹叫做冷秋月,法名碧月,善用一把半月弯刀,一招迎风半月斩,那可是厉害的很呢,她乃是梵慈师傅的三徒弟,也是代发修行的女子,不过,他们可不是什么亲兄妹。”

凌玉霄点点头道:“哦,原来是这样,哈哈,看来冷秋月一定比大嫂厉害多了吧,哈哈哈……”

白莲嗔道:“你这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简直都坏透了,你都能坏的让师傅拜徒弟,这世上最坏的人就是你了。”

四个老和尚一听脸色微红,因为这师傅拜徒弟的礼仪还没实行呢,本来想既然玉霄忘了,那就算了,可没想到白莲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让四大神僧是心情忐忑。

碧萝悄悄拽了白莲的衣袖一下,轻声道:“师妹,别胡说。”

白莲也知道不该提起,知道失言了,赶忙掩住了嘴,不安的看着师傅。

凌玉霄多坏,这件事他根本没忘,但不好意再提,这一次她提出来了,他当然还想看看这几个老和尚究竟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了。

凌玉霄嘻嘻笑道:“你不说我倒是忘了,多谢大嫂提醒,多谢多谢……”

白莲窘的脸通红,跺脚嗔道:“你……你能别胡闹了,行吗?”

凌玉霄悠然笑道:“这怎么能算是胡闹呢?正所谓众生平等,徒弟可以拜师傅,师傅为什么不能拜徒弟呢?是不是呀,各位大师?”

梵音暗暗的苦笑,心道:“唉……这个玉霄,简直不是一般的坏,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我们做师傅的要去拜徒弟,若是传扬出去岂不成了天下笑谈了。”

但被将住,不拜还不行,当真是左右为难,骑虎难下。

梵仁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此乃是考验我们的时候,我们若是做不到这一点,谈何修行?只要我们能突破这最后一层魔障,一定能功德圆满,咱们还等什么?记住,众生平等,心中不得有高低贵贱之半点俗念,世人说什么,咱们出家人何必介怀?若是介怀,就是看不破红尘,难成正果,咱们参拜吧。HTTp://”

梵音道:“而且在参拜之时,还不能心起不忿之意,否则,那就是不情愿的。”

四大高僧整整衣服,恭恭敬敬走到禅印的面前,这就要拜拜徒弟,做一做天下间最荒唐最奇异最惊天动地的事!

禅印那敢受师傅们这个礼,这简直是大逆不道了!

禅印赶紧跪倒在地道:“四位恩师,徒儿吓死也不敢受师傅的礼,给四位师傅跪拜磕头,乃是禅印心甘情愿的,我大哥是玩笑的,各位师傅不必当真,玉霄哥,你就别闹了,你这么做,让我如何做人?”

凌玉霄淡淡一笑,搀扶起禅印,笑道:“牛哥,你现在还不明白吗?我并非完全是胡闹,几位大师要想印证大道,修为的境界要想再提高一层,到达佛祖的境界,只有真的做到心中无有半分尘世的尘埃,真的做到四大皆空,视俗世礼仪如粪土,真的做到众生平等,这样才能修成正果,你这并非是忤逆,而是帮你四位恩师修行,这道理你要明白。”

其实,玉霄这一次并没有玩笑,因为这些和尚若是突破不了这一层俗世礼教之魔障,就算修行,也无法到达最高境界,在和尚眼中,修行到最高境界,所谓的功德圆满,修成正果,就是要做到常人所不能之事才行。

梵仁连连点头道:“玉霄说的对,禅印,咱们虽然是师徒之身份,可是一直以来,都是你拜我们,而我们却没有拜你,既然我们佛家讲究的是平等,佛祖都可以将鹰的生命看的比自己都重,真的做到了视众生平等,而我们如何能跟佛祖相比?若是连这一点平等都做不到,如何能修成正果?所以,今日之师傅拜徒弟的礼仪必须要执行,禅印,这乃是命令,也算是你助师傅们印证大道的一件功德,不得违命。”

梵音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自古以来,师傅徒弟永远都不平等,世上也做不到真的平等,我等愿用自身,印证大道,学佛祖那样,视万物平等,若是连这小小的魔障都不能克服,如何能功德圆满?”

这些和尚也真的迂腐的很了,为了所谓的修成正果,功德圆满,当真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但他们心中若是为了功德圆满去做这些事,就算做了,也算是心中有尘埃,因为他们心中想的是利。

所以说,这世上没有真的无所求之人,就算是出家人也不例外,因为他们求的是功德,图的是成佛成仙!

凌玉霄暗暗的好笑,因为他听到和尚们口口声声说为了什么功德圆满,为了什么修成正果才这么做的,那就证明他们还做不到四大皆空,修行还不够。

玉霄本来想说几句,说他们只要心中有半点利益,就依旧算是有尘埃,依旧做不到四大皆空,可是他也知道这做的已经很过分了,而且四大神僧毕竟是前辈,也都是得道高僧,他说者无心,可他这么一说,无疑又是给这四大神僧又增多了一层心魔。

若是四大高僧参不透如何才能圆满,那该如何是好?那修行做和尚岂不是白白苦了这么多年吗?

所以,玉霄的心软了,不忍再出言说一些深奥的话,令和尚们困惑的话了。

禅印呆住了,万没想到,这种天下奇事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制造这件大奇事的人却是凌玉霄!

梵慈也道:“禅印,此乃是助师傅们修行的一件大功德,你若是还感激我们的传艺之恩,就不要推辞了。”

梵若道:“不错,不错,咱们开始吧。”

四个神僧为了印证大道,早日修成正果,于是正襟,肃穆,正正经经的来到禅印面前。

其余的和尚们一见赶忙退到一边,远远的避开,因为这四大神僧若是跪倒,只要他们站在前面,那可是最大的罪孽,这世上那有师傅磕头,徒弟站在前面的。

禅印也刚想走,就被梵仁制止,也被玉霄拉住。

凌玉霄暗暗好笑,心道:“磕吧,磕吧,我牛哥给你们磕了这么多头,现在让你们还回来九个,这又有什么,顺便也算是拜我了,那我就成了你们四大神僧的师傅了,岂不是跟你们的佛祖平起平坐了,哈哈……”

梵仁、梵音、梵慈和梵若,师兄妹四人,恭恭敬敬的跪倒在玉霄和禅印的脚下,正正经经的,脸上丝毫没有半分不满,反而是很欢喜的样子,然后四个人一起恭敬的给禅印和玉霄开始磕头。

禅印简直都骇呆了,眼看着师傅们跪倒在自己脚下,当真是束手无策,连连道:“师傅,你们别这样,禅印受不起,快……快起来,师傅,快起来……”

他想去搀扶几位师傅,却被玉霄给拉住,当真是无可奈何,心情是矛盾的很。

于是,这天下间第一件大奇事就在梵音阁中发生了,这件事当真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了。

世上这么多修行的和尚,当真能比得上四个和尚的和尚还真不多,就连佛祖恐怕都没给徒弟磕过头,所以,他们的修为已经高过了佛祖。

但是,就算他们真的高过了又如何,真的能成佛吗?

虽然这件事看起来荒唐可笑,其实则一点也不可笑,一点也不荒唐。

因为这些修行人的虔诚是任何人无法想象的,为了印证大道,修成正果,若是吃屎能修成正果,这些修行人恐怕都能去做,这不过就是打破世俗,这么简单的事,他们做出来,当然没什么奇怪的了。

而且别说是修行的高僧,就连普通的人为了得到保佑,磕头从山下磕到山上,将头磕的头破血流的人也多如苍蝇,那些人难道就不荒唐?

恐怕这些和尚们做的荒唐事比起那些虔诚的信徒来还差得多了,恐怕真正应该成佛的应该是那些信徒,因为他们更虔诚。

只不过,这些人再虔诚,也是为了一个目的,得到保佑和成佛,想也不纯,出发点也是有所求,也不能算是做到无所求,所以,依旧是修行不够。

当修行者真的做到什么都无所求时,那才算是真的看破修行到了最高境界了。

何为真的无所求?那就是他们在修行的时候,想的不是修成正果,心中而是空空洞洞,什么都不想,心中没有半点这种利益的尘埃,这才叫真的无所求。

只是这最高境界的修行,玉霄不忍再说出,因为以这四个高僧的领悟,真的做不到这一点,若是说出,只会令四大高僧多一层困惑,所以玉霄不忍心了。

四大高僧恭恭敬敬的磕了九个头,然后纷纷起身,当真是喜不自胜,因为他们自以为修行又高了一层,可以做到众生平等的境界了,如何能不高兴。

凌玉霄微笑道:“各位大师感觉如何?师傅拜徒弟,滋味如何?”

梵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唉……老衲到如今才领悟到了这俗世礼节的悲剧,心中真的不是滋味。”

凌玉霄笑道:“这就对了,我们傲人族讲究的就是平等,其实,礼节无法是一种表达形式,有或者无,世人又何必看不开?”

梵音叹道:“小施主乃是有大智慧之人,我等不及也。”

凌玉霄笑问道:“那各位大师心情如何?是高兴,还是忧伤,还是感到羞耻,还是别的什么心情?请照实直言。”

梵仁缓缓道:“老衲在磕第一个头时,想到的是,师傅拜徒弟,的的确确不应该,可等第二头磕完后,我就在想,师傅拜徒弟不应该,难道徒弟拜师傅就应该了吗?可等磕了第三个头之后,我又在想,我们这么做,是否会惹得天下人耻笑?而第四个头磕完后,我就想,出家人既然四大皆空,又何必在乎别人怎么看?第五个头磕了之后,我又在想,这以后,徒弟们该如何看待我这个方丈?第六个头磕完之后,我就想,既然四大皆空,又何必在乎徒弟怎么看?只要做到无愧于心就好了,第七个头磕完之后,我又想,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影响梵音阁的声誉?可第八个头磕完之后,我就想,既然四大皆空,梵音阁又从何而来,直到最后一个头磕完,我心中真的没什么想法了,只是想着,四大皆空,众生平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吃尽世间之苦,先天下人之苦而苦,后天下人之甜而甜,这样才是我们佛教的伟大目的,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梵音道:“贫僧的想法大体跟梵仁师弟相差无几。”

梵慈和梵若道:“我们也差不多。”

凌玉霄微笑道:“很好,可见各位大师当真是做到了不打诳语,大师们一开始,想的是自己的名誉,自己的地位,自己在徒弟,天下人心中被人怎么看,而后才想到了梵音阁,想到了佛祖的四大皆空,众生平等的教训,可见,各位大师,一开始的时候,存在私念,将自己放在了第一位,然后才将梵音阁和佛祖放在心中,可见,大师们修行还是不够,以后还要多多修行修心才行,不知我所说,大师们觉得如何?”

四个神僧不由得对玉霄更是尊敬,他们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十**岁的少年,竟能屡屡道破天机,当真是深不可测。

四个和尚一起给玉霄深施一礼,齐声道:“多谢施主点化。”

凌玉霄笑道:“那我再问大师们,当做完这件事之后,心情如何呢?这一次我是问的心情,并不是各位大师的内心所想,大师们只需要回答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就可以了,还有,大师们心中是否闪过一些骂我的想法呢?以为我这是没事找事,捉弄大师们呢?”

梵仁道:“不瞒施主,贫僧能突破这一道艰难的魔障,内心中当真是激动万分,并没有半点以为施主做的不对。”

梵音道:“我们很高兴,没有半点不满和不高兴。”

梵慈道:“贫尼以为施主这么做当真是对极了,我们当真是打心底就很高兴,多谢施主的点化。”

梵若道:“不错,施主的大恩大德,我们四人铭记,哪里能有不高兴和不满之情绪。”

凌玉霄含笑点点头道:“这么说来,四位大师修行的还不够。”

白莲失声道:“喂,这样还不够?你莫非疯了不成?怎么这么胡闹呢?”

梵仁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请施主指点。”

凌玉霄笑道:“各位大师若是真的做到得而不喜,失而不忧,不喜不忧不嗔不怒,心中无欲无求,无任何想法,这才是修行的最高境界,也就是说,要做到无欲无求的境界,各位大师,明白了吗?”

四个高僧一时间呆呆的愣在了原地,均细细体会这几句话的用意。

凌玉霄淡淡道:“各位大师自以为突破了一道心魔,就沾沾自喜,这做的还不够,等各位大师,突破了一道心魔之后,能做到心静如水,不喜不忧,这就算又进了一层,大师们懂了吗?”

四个和尚长叹一声,梵仁道:“施主当真是深不可测,不错不错,要心如止水,就算突破了一层心魔,修为又进了一层,也不该高兴,要做到心中无物,唉……多谢施主指点。”

四个和尚又给玉霄行了一礼,当真是佩服到了极点。

凌玉霄微笑道:“大师们又错了,既然心中无一物,道谢都不该。”

梵仁哈哈笑道:“对对对,小师傅请。”

凌玉霄道:“大师请。”

梵仁笑道:“小师傅理应走在我等之前。”

凌玉霄道:“既然平等,走在前面,走在后面,又何必执着?大师先请。”

梵仁挽住了玉霄的手臂,笑道:“那咱哥俩就一起走……”

可把众多和尚笑坏了,这六十多岁的和尚居然跟玉霄称兄道弟起来了。

四大神僧,八大金刚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将玉霄请进了禅堂。

龙鱼也真是识趣,一见玉霄进了禅堂,也从后跟随而去。

这一次,再也没有阻拦龙鱼进屋子了,因为众生平等,鱼为何不能进去?

只可惜,众生平等总是空话,这禅房内除了四大神僧和八大金刚,外加禅印和禅弥能进去之外,其余的和尚还不够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