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3章 点化2

第一百四十三章 点化2

禅弥带着这些和尚又回去念经去了,和尚们窃窃私议,议论纷纷,均以为是做了一场梦一般的荒唐可笑。

禅堂内很宽敞,但只有一张八仙桌子,其他的都是蒲团。

但为了招待玉霄这个俗家中的贵,梵仁特意的命人搬来了五张凳子,命人泡茶,然后请玉霄坐在首位。

玉霄也没气,就坐在了正中的太师椅上,他的龙鱼就趴在他的脚下。

除了四大神僧落座之外,其余的八大金刚和禅印可没这个待遇,九个人就坐在了下面,端坐在蒲团上聆听教诲。

梵仁看了看玉霄的龙鱼,微笑道:“小兄弟的这条神鱼应该是龙鱼吧。”

凌玉霄笑道:“正是龙鱼。”

梵音道:“此物乃是神鱼,乃是天圣上神乘坐的坐骑,一般人根本无缘得到,就算得到,也无法驾驭,可是神鱼竟然对小兄弟这么服帖,可见小兄弟当真是有大智慧之人。”

凌玉霄淡淡道:“非也,因为我拿它当作是朋友,并没有将它看作是畜生,故此,它才跟我要好,因为我们是朋友。”

梵慈赞道:“好,妙,真是妙极了,此乃是天赐高人点化我们四个愚钝之人。”

梵若道:“也许,这乃是佛祖的旨意。”

梵仁微笑道:“小兄弟,老衲若是没看错的话,你可谓是身怀数宝,龙鱼是一宝,还有,你脚上穿的应该是追日靴,你身上穿的是珍珠衫,若是这两把剑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天下间最奇最厉害的两把仙剑,玄寒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不知对也不对?”

凌玉霄也暗自吃惊,暗暗的称赞这和尚当真是慧眼识宝,极其的不简单。

凌玉霄也毫不隐晦,笑道:“不错,不过,那把不叫玄寒凝冰剑,而叫九子凝冰剑,大师真是好眼力。”

梵仁道:“施主……可谓将双剑借我观看观看?”

这两把仙剑当真是天下人都梦寐以求得不到的宝贝,打这两把剑主意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十万,他知道,这要求的确有点过分,因为这两把剑实在是太珍贵了。

但凌玉霄丝毫没有犹豫,将双剑摘下,递给了梵仁,因为他知道,这四大高僧是绝不会做出这么卑鄙的事。

梵仁心中感激,暗暗的赞道:“此人当真是天下间的救世主,看来,圣帝真君前辈的预言果然不虚。”

梵仁接过宝剑,抽出九子凝冰剑,就觉得寒气逼人,就连他几乎都忍受不住这种寒气,只见凝冰剑犹如寒冰一样的晶莹剔透,在剑里面,竟然还有龙之所生九子的图像,当真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只是缺少的是一点颜色。

梵仁又抽出天地苍穹剑,就觉得炙热无比,连他都无法抵御,只见这把剑赤红如血,一条火龙若隐若现的在剑体内跃跃欲试……

梵仁赞叹不已,又将双剑递给了梵音,梵音看了看,又递给了其余的师妹,四大神僧当真是称赞不已。

四大神僧观看完毕,梵仁将双剑归还玉霄,叹道:“小兄弟,此两把剑当真是天下间的奇宝,比之上古十大神器都重要,这两把剑后必有大用,小兄弟乃是具有慧根之人,乃是天下间具有奇缘之人!”

凌玉霄淡淡一笑,将双剑背在身后,叹道:“大师过誉了,唉……我自我感觉,我乃是灾星,到哪里,哪里就会生祸端,不过,我有一种感觉,再过不久,天下将会大乱,而能拯救天下,搭救全人类的重任似乎落在了我的肩上,也许,大师以为我吹牛说谎,不过,我确实有这种感觉……”

四大神僧眼中闪着奇异的光,梵仁道:“非也,不是似乎,是肯定,你说的完全对,不瞒小兄弟说,自从圣帝真君前辈,施展无上的本事,将天魔打败禁锢起来,咱们人类总算避过一场浩劫,可是天魔乃是神魔,会一种特殊的本事,没有人能灭的了他,除非世间两把神剑,也就是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才可将其元神毁灭,才可毁灭他的灵魂,使他不再复生,所以,你的祖师爷圣帝真君虽然击败了天魔,但却消灭不了他,圣帝真君曾经说过,不出三十年,天魔必将复出,到时候又是一场浩劫,能拯救此浩劫的人,只有一个,也就是日后能得到这两把神剑之人,可是,这两把神剑乃是传说中的仙器,就连圣帝真君祖师和我们的师傅佛祖都不曾见到过,如何能得到?所以,天下人没有人知道这两把剑的所在,而小兄弟却得知,还能驾驭这两把仙剑,可见小兄弟就是上天赐给世间拯救人类不被魔域灭绝的唯一的救星,此乃是真的,并非是小兄弟的幻觉,小兄弟的这种感觉是对的。”

凌玉霄长叹道:“唉,为什么这件重任会落在我身上?也许,正因为我当年幼时不想学道,才引起傲人族的灭顶之灾,难道是上天逼我学道,难道上天要牺牲了我们傲人族最有骨气的人,逼我去搭救世间没有骨气没有自尊,自私自利,凶狠残忍的人吗?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四大神僧也是感慨不已,梵仁叹道:“这就是天意,小兄弟若不学道,如何能拯救天下苍生,那人类不就灭绝了吗?所以,傲人族被灭绝,当真是天意,是无可避免的,只要小兄弟不学道,就算不被妖魔灭绝,天地也会突发重灾,让傲人族灭绝,只是小兄弟是死不了的,这就叫天意了。”

梵音叹道:“小兄弟不必难过,冥冥中自有天意,虽然世间的人类,大多是自私自利,利欲熏心,也是心狠手辣,作恶多端,可是,毕竟也有好人,而且这世界万万不能落在妖魔之手,所以,这就叫牺牲小我,而拯救大我,天地也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小兄弟不该怨恨才对。”

凌玉霄皱眉道:“难道世间真的有神吗?真的有天意之说吗?”

梵仁微笑道:“当然是真的,你不妨想想,你经历过多少危急?为何一直没事?你为何能驾驭龙鱼?为何能拥有这么多宝贝?你以为这许许多多的宝贝能随随便便就得到的吗?你为何修道会这么快,我听说,两派比武你轻松夺魁,而且你拜师还没有磕头过,这些我都有耳闻,这就是说,你乃是天命所归,只要你学道,可谓是畅通无阻,上天已经安排好了,所以,才会赐你龙鱼神兽,赐你天马,赐你双剑,赐你机遇,为的就是借助你的力量保护人类,不叫人类灭种,这就是冥冥中的天意。”

凌玉霄漠然半响,叹道:“唉,若是能换回亲人的性命,能换回傲人族人的性命,这些宝贝我一样都不想要,我也不想学什么本事。”

梵仁微笑着拍拍玉霄的肩膀,叹道:“小兄弟,你天命当归,这责任是推卸不得的,你只要一有退缩不前之心,你所关心的人,你所亲近的人,必然会被害,到时候,逼迫的你也必须这么做,必须按照天意而行,人不可逆天,就是这道理了。”

凌玉霄道:“大师,请你指点,我的生身父母究竟是谁?到现在我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不过,死去的养父养母在我心中就是我的父母,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我自己究竟是从何而来,生父母是何人,请问大师,可有办法?”

梵仁苦笑道:“这个……贫僧也无可奈何……不过,总有一天,你功德圆满之后,相信你会如愿的。”

凌玉霄叹道:“但愿如此吧。”

梵仁道:“小施主,圣帝真君前辈曾经说过,等那个天命真主出现之后,唯一能救天下百姓的方法,就是能使这人将佛道两家心法融会贯通,这样才有机会打败天魔,施主,你道家心法已经很精通了,如今,所欠缺的就是我们佛家心法,若是施主不嫌弃老衲本领低微,请拜老衲为师如何,老衲定当毫无保留的将梵音阁的练功心法传给小施主,不知施主意下如何?”

八大金刚这个笑,一向有徒弟求人拜师的,可没有师傅求徒弟拜师的事,但听到方丈说出原因,这些人也信了九分,也都知道,玉霄乃是天意派遣下来人类的救星,挽救这场浩劫唯一的人,当然他是例外了。

凌玉霄苦笑道:“大师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已经有师傅了,已经学了道,焉能再入释门?而且我这人,不会跪拜,就算拜师,也不能给大师行拜师礼,这件事就算了吧,也许,我现在的本事已经够了,更何况天魔还被禁锢着,只要天魔没有复活,我还用不着学佛,多谢大师的好意。”

四大神僧彼此的互相看看,没想到求徒弟拜师,也是这么难,但若是不按天意来办,那就算梵音阁和佛教都会被毁灭,都会从这世上消失。

因为天魔的目的就是消灭人类,所有的人类,单凭佛和道两家的本事单独御敌,是万万不是对手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天命人学会释道两家的本事,然后融会贯通,到时候能打败天魔,这样人类才能度过灭顶之灾,否则,就是人类的末日了。

可是对方竟然不学,放着这么了不起的绝学而不学,当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梵仁苦笑道:“小施主,就算看在天下苍生的份上,你也应该学的,就当贫僧求你了,就学学吧。”

说完这话,梵仁高僧自己都差点笑了,传给别人绝艺,竟然要求着别人,这简直就是太荒缪的事了,也太可笑了。

但这时并不是玩笑的时候,因为人类的生死存亡容不得玩笑,他可是认真的。

凌玉霄叹道:“人类就算灭绝了,又有什么不好?我傲人族最可爱的族人都灭绝了,活着的这些没有半点骨气的人类,就算全都死了,又有什么可惜的?唉……随缘吧,我尽力去做,但若是天要灭绝人类,那我也没有办法,也许,这场浩劫就是惩罚人类的无耻和贪婪的。”

梵仁苦笑道:“小施主可千万不能这么想,万万不能呀,就算小兄弟不看在天下苍生的份上去学,可是看在你师傅师娘,还有你的朋友,师姐妹的份上,你也应该去学呀,若是你不学,仅靠着现在的修为,没有融汇贯通的话,绝不是天魔的对手,到时候,人类灭绝了,就连你师傅师娘,你心爱之人,你的好朋友,包括老僧,我们所有的生命都完了,你难道也不考虑他们吗?”

凌玉霄皱眉道:“这……”

玉霄是个感恩的人,其实,他大仇报完,就觉得人生好空虚,就觉得生在世上没有什么牵挂了,是死是生也没什么关系了,但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对自己有恩的人,一想到九子和师娘,他的心就会痛,若是他们也被害,对得起他们吗?一想到三仙和众多师兄弟,也觉得欠下了人情,一想到三个师姐和姐姐悠悠她们,又是恋恋不舍,人类灭绝他不放在心上,可是他们也是人类,难道眼看着他们也被妖魔所害吗?

看到玉霄犹豫了,四大神僧知道有了转机,只好再劝,就算是为了梵音阁,为了佛教以后的生死存亡,也都要求玉霄答应学艺,将佛道两家的本事学会,融会贯通,做到天下无敌,这样才可以度过这场浩劫。

梵仁道:“对你有恩的人,你喜欢的人,你的姐姐,你的朋友,你的师傅,你的师娘,这所有人的性命就都在你的手上,你难道也忍心看他们被妖魔所害吗?”

凌玉霄长叹一声,他如今才体会到为什么人会生生不息了,只因为人活着都有牵挂,没有办法,只能为了亲人,朋友,爱人,为了报恩,为了还情,只能坚强的活下去,就算明知道人生的终点依旧是死亡,依旧是一无所有,人也只能活下去,只因为一个人活下来,所欠下的恩情实在是太多了。

梵音道:“就是,小施主万不能意气用事,你是唯一能拯救人类的人,你若是心灰意冷,心中做到无欲无求,那整个世界就完了,整个人类就灭绝了,所以,施主虽然看破红尘,看淡了生死,已经可以做到无欲无求,心如止水的境界,但也不能不管,还请施主三。”

凌玉霄低下了头,心中当真是感慨万千,这些宝贝,这一身的本事,他当真是毫不稀罕,他只求能跟亲人能跟喜欢的人平平淡淡的过一生,这样他就满足了,可是上天偏偏就不让他如愿。

他本以为报完了仇,就再也不会有什么债了,可没想到,那些人对他这么好,又让他欠下了债,而且妖魔就要复生,他还不得不去帮助师傅们度过劫难,为什么上天会选中自己做救世主?这究竟是为什么?

也许有人会觉得他很幸运,但谁又知道生活在血腥中的痛苦?谁又能明白,不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无可奈何的杀尽天下动物的痛苦?

但上天选中了他,让他去执行这个使命,他想逃都逃不掉!

梵仁叹道:“我知道小施主是不肯屈膝的,我也可以学你九位师傅那样,给小施主免了拜师礼,只要施主答应做我的徒弟,叫我一声师傅,咱们就算是师徒了,你看如何?”

这种好事哪里去找?不用跪拜就可拜师,就可以学无上的法术,恐怕就是做梦都没有人能梦到这么好的梦,可是玉霄却偏偏遇到了。

虽然这样,可玉霄可没有半点高兴之心,因为学艺的痛苦,他是知道的。

凌玉霄苦笑着摇摇头,叹道:“几位大师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各位大师本事这么大,又有我师傅他们,相信能度过这场浩劫,而且天魔未出,我会去昆仑虚,用双剑合璧,在天魔还没复生之前,将他除去,这样只剩下他的羽翼了,就好对付了,所以,我也不必学了,多谢大师的美意,玉霄感激在心。”

白莲这个气,实在不明白世上竟然有这种傻瓜,这些高僧求着他学艺,还给他免了拜师礼,他竟然都不学,白莲当真是不知道说玉霄是傻还是聪明了。

白莲轻轻的拽了拽禅印,道:“牛哥,你还说他聪明,我看他笨死了,多好的机会,他怎么不珍惜呢?你快劝劝你的朋友吧。”

禅印轻轻道:“你以为我劝得了他吗?在这世上,他从不听别人的任何话,没有人可以左右他,他一向说一是一惯了,就连他小时候,凌伯伯他们都依着他,他也没受半点委屈呀。”

白莲气的掐了他一把,轻声嗔道:“你真没用,再说了,这是受委屈呀?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呀。”

禅印苦苦一笑,根本不理,因为他了解玉霄,不想勉强朋友做不喜欢做的事。

四大神僧当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们活了这么大岁数了,还第一次见到这种人,若不是圣帝真君当年再三嘱咐他们这么做,他们才不会将绝艺传人呢,而且玉霄是道教之人,还这么不愿意学,这简直就丝毫没将梵音阁的绝艺看在眼中。

四大神僧暗暗的苦笑,心道:“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唉……这孩子,你以为我们收不到徒弟吗?想要拜师的人,从这里一直排着都能到了天帝山了,若不是你乃是天命当归,鬼才愿意求你学艺呢。”

但玉霄就是不学,他们简直是哭笑不得。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玉霄为什么能说出这么高深莫测的禅机了,因为这少年当真是修行到了那个无欲无求的地步了。

但怎么才能叫这天命人去学艺拯救人类的浩劫呢?应该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