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5章 男儿汉1

第一百四十五章 男儿汉1

新书推荐:

他这么做,当真可谓是血性男儿,禅印恩怨分明,他的师傅和爱人无故杀了自己的朋友,他为了正义,为了朋友,他可以弑师,弑佛,杀妻!

但为了梵音阁,他可以接受惩罚,为了心爱之人,他可以替心爱之人受刑。

就连玉霄都为之动容,这要是换了玉霄,玉霄一定不会这么傻去受刑,一定会想主意反驳,让对方不对自己动刑,可是禅印则不然,他是宁死不屈、宁折不弯的性格,错就是错,对就是对,他是不会抵赖的。

虽然要受一百六十棍的重刑,可是他丝毫不惧,宁愿受苦,也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他觉得对不起师傅,因为他曾有弑师之念,虽然他以为师傅杀了自己的朋友,他乃是为了正义弑师,但想弑师的的确确是罪大恶极的,而且他的确跟白莲有暧昧的关系,而且当着这么多和尚的面,跟白莲拥抱亲嘴,当真是玷污了梵音阁,带来了极其不好的风气,所以,禅印甘心受刑,毫无怨言。

凌玉霄长叹一声,握住禅印的手道:“牛哥,你这是何苦?玉霄有办法可令你不受一棍之苦,只需要几句话,我就完全可以驳倒四位师傅以及在场所有的和尚,你为何这么傻的选择挨打?”

禅印信玉霄的话,因为他知道玉霄的本事,其实玉霄也没有撒谎,也的确可以用言语将这些和尚驳倒,的确可以令他不受刑,可是,若是不受刑,怎对得起师傅八年来的栽培养育之恩?若是不受罚,以后梵音阁的尼姑和和尚私通做出苟且之事,岂不是坏了梵音阁的名声?

而且禅印并不糊涂,知道四位师傅并非有意罚自己,也并非真的怪自己跟白莲要好,但为了以儆效尤,让和尚和尼姑不再有不该有的男女之情,必须要惩罚他,这样才能正风气,才能震撼人心,让那些动过**心的和尚和尼姑收敛不敢。

所以,禅印是打定了主意,非受刑不可,玉霄能凭着言语令他不受刑,他也坚决要在众人面前受刑。

禅印紧紧握住玉霄的手,缓缓道:“玉霄哥,你若是我的好兄弟,这件事你无论如何都不要管,就叫我挨打,师傅对我恩重如山,可我竟有弑师之意,实在是罪过,而我这就要离开梵音阁了,这一百多棍子,就算我报答师傅的养育之恩和传艺之恩了,刑不可免,免的话,梵音阁的戒律岂不是如同虚设?”

凌玉霄叹道:“可是,你受刑都是为了我……是我胡闹,你以为我死了,才会想替我报仇的,唉……你……”

禅印微笑道:“霄大哥,你不用再说了,这不怪你,是我自己太傻,而且我还应该感谢你,若不是你,我这一生一世,都不会对莲妹吐露心声,你也知道,大哥笨的很,实在是没那个勇气,而且我又是和尚,更不能了,所以,我应该谢谢你,因为你,我才知道,莲妹也是爱着我的,霄大哥,你就放心吧,犇犇没有别的本事,皮糙肉厚,一百六十棍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我不会有事的,师傅,行刑吧!”

凌玉霄长叹一声,知道犇犇心意已决,为了师恩,为了戒律,为了梵音阁,他是无论如何都会受刑的,玉霄知道再劝没用,只好长叹一声,退到了一边。

白莲呜呜直哭,也不管什么尼姑和和尚的身份了,来到禅印面前,哭道:“牛哥,我陪你一起挨打,莲儿不怕……”

也许,她这么漂亮,这么优秀,之所以会爱上禅印,只因为他乃是血性男儿,是真男子,她喜欢的就是他的憨厚和直爽。

禅印苦笑道:“傻妹妹,牛哥的身体这么壮,这些刑法我还受得了,我没事的,你去吧,乖乖的听话,去吧。”

禅印轻轻的一推白莲,沉声道:“师傅,请行刑,重重的打,以正门风!”

梵仁暗自点头称赞,其实他也舍不得打禅印,在内心中,他也很喜欢这个憨直的徒弟,可是若不罚他,梵音阁的和尚和尼姑要是效仿他们,眉来眼去的,做出苟且之事,那如何得了?

所以,他必须要重罚,而且还得在这些和尚和尼姑的面前重罚,让这些和尚和尼姑看看,若是背地里和尚和尼姑私通,必然重罚,会被活活打死,这样,就没有和尚和尼姑敢私通了。

梵仁沉声道:“行刑,重重的打!”

两个小沙弥提着木棍,左右一边一个,做好了行刑的准备。

两个小沙弥其实跟禅印真不错,因为禅印为人最是豪爽,也是平易近人,但今日,师命难违,两个小和尚也没有办法。

梵仁喝道:“还愣着做什么?重重的打!”

两个小沙弥答应一声,对禅印道:“师兄,对不起了。”

“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对不起!”

禅印笑道:“来吧!”

两个小沙弥叹了口气,手中的棍子雨点一般的就开始打禅印的屁股。

啪啪啪啪啪……

棍子犹如雨点一般的落下,打一下,就是一道血菱,打一下,就是一道血痕!

一连重打了五十棍,再看禅印的屁股上鲜血早就流了出来!

凌玉霄都不忍再看,只好低下了头。

禅印也真是好样的,这么重的刑法,不吭一声,咬着牙半声没有,就好像打的并不是他一样!

啪啪啪啪啪……

转眼间,已经打到了八十棍,再看禅印脸上汗水直流,嘴角边流着血,刺骨钻心的剧痛,令他将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但即使这样,他还是一声不吭!

就在这时,就听到‘啪啪’两声脆响,两根重打他的木棍竟然从中断折,生生的打断了!

两个小沙弥望着断折的木棍呆呆发愣,梵仁喝道:“去,换棍子再打!”

两个小沙弥答应一声,去取棍子。

禅印依旧一动不动,再看地上,早就已经鲜血淋漓了,他的灰色的僧裤都染成了血红色!

有不少的尼姑和和尚都不忍心再看,一个个纷纷低下了头,虽然有的和尚和尼姑的的确确起过**念,但看到这惨状,知道万不能私通,否则,当真能被活活打死。

这也就是禅印,换做任何人,也受不住这痛苦,别说是已经重打了八十棍禅印都不吭一声,这要是换做别人,早就哭爹喊娘的犹如杀猪一般的痛叫了。

但禅印就是不吭一声,因为他宁愿死,也不愿丢了傲人族的脸,因为他是傲人族的人,无论如何不能丢傲人族的脸,所以,就算被活活打死,他也绝不会讨饶惨叫一声!

他不愧是傲人族的子弟,不愧是一条好汉!

两个小和尚很快换来了新棍子,又开始行刑了。

白莲再也忍不住了,痛哭一声,扑倒了禅印的身上,痛哭道:“别打了,别打了,师傅,求求你,要打就打我吧,我也受刑,剩下的我来替他受!”

禅印大喝道:“莲妹,你走开,我挺得过去,我没事,走开!”

梵音叹了口气道:“师兄,要不剩余的以后再打?”

梵仁神色凝重,打心里就佩服自己的徒弟是一条硬汉子,其实他也不忍心了。

梵仁叹道:“好吧,他们二人都是情有可原,可以减免,这样吧,就不加倍处罚了,免了三十棍也就是了,再打四十棍就可以了。”

这时,已经打了九十棍了,免掉加倍处罚的三十棍,还差四十棍就可以了。

禅印大叫道:“不!师傅,徒儿不求减免,请依旧打我一百六十棍,莲妹,你速速离开,三位师姐,快将她拉开!”

寂籁,寂寥,碧萝纷纷上前拉开了白莲,白莲又哭又叫,哭道:“牛哥,牛哥,你怎么这么傻,师傅免你三十棍,你为何这么傻,让我替你挨三十棍吧,让我替你吧……”

禅印大喝道:“重重的打,不可减免,打,快!”

玉霄眼中含泪,实在不忍再看,但牛犇犇的脾气就是这么憨直,一旦决定了,谁也无法劝解,他只能看着,无可奈何。

两个和尚手都打酸了,无可奈何,只好又咬牙打了下去。

噼啪,噼啪,噼啪,噼啪……

一连又打了二十棍,就听禅印大喝道:“住手,你们没吃饭吗?去去去,换两个人,重新打,这二十棍不算,换人!”

玉霄这个气,长长叹息,真没想到,牛犇犇竟然会正直到如此地步,当真是令人又气又笑。

世上谁喜欢挨打?这两和尚打的没劲了,轻了许多,你不言不语,没人忍心说什么,打完也就是了,可是他倒好,竟然自己说破,自己要求换人重新打过,这简直真是奇闻了。

众多和尚和尼姑一个个吃吃直笑,但一见血淋淋的鲜血,又吓得脸色惨白,知道打的可真不轻,换做是自己,恐怕早就被活活打死了。

禅印的身子可真是强壮的很,他仿佛铁打的金刚一样,这么重的刑法他居然丝毫不在乎!

两个小和尚喘着粗气,停下了手,心中也是暗自苦笑。

这打人的累的半死,挨打的竟然还没昏死过去,竟然还要求换人重新打,二人当真是苦笑不已。

禅印这个气,喝道:“还愣着做什么?没用的饭桶,我禅印绝不会沾这个便宜,师傅,速速换人,刚刚那二十棍太轻,不算,重新打过,我数过了,还差六十八棍,这样吧,打个整数,再打七十棍,快,换人!”

四大神僧打他都有点生气了,梵仁这个气,暗暗的道:“我这徒弟当真是收着了,自小到大,力大无穷,愣头愣脑的,为了正义,他敢弑师,敢弑佛,都敢烧了梵音阁,唉……幸好这孩子不是坏人,没有坏心,若是坏人的话,当真是祸害了。”

梵音也暗暗的道:“这傻小子,你就算能挨打,身子骨结实,你何苦多挨这许多下,真是憨傻,笨死了。”

但四大神僧也不得不佩服禅印的正直和憨厚。

梵仁用手一指另外另个小和尚,道:“去,你们换下他们,按你师兄所说,重重的再打七十棍。”

两个小和尚答应一声,替换下了那两个打的软手软脚的和尚,准备再打七十棍。

噼啪,噼啪,噼啪,噼啪……

无情的棍子又打了下来,禅印还是一声不吭,就咬牙挺着。

两个小和尚每打一下,就震得手麻一下,打的越重,反震之力就越大,不由得暗暗叫苦,这才知道打人也是痛苦的了。

这还是禅印没有运气抵御,只是凭着自己的钢筋铁骨硬挨这一百多棍,否则,也不知震断多少棍子了。

终于,这七十棍打完了,两个小和尚也累的丢了棍子,呲牙咧嘴的直抖双手。

梵仁缓缓道:“大家都看到了吧?谁若是违反清规戒律,这就是榜样,到时候,为师绝不会留情,大家要引以为戒!来人,将他搀扶起来,等他养好伤之后,送他下山。”

众和尚和尼姑一个个面面相觑,一起答应一声‘是’,就低下了头。

禅印微微一笑,将双一摆,自己爬了起来,笑道:“不必,我自己能起来。”

白莲嘤咛一声,抽泣着扑到了禅印的怀中,什么也不顾了。

四大神僧也没有权利管了,因为刑法已经处罚过了,这一僧一尼已经不是梵音阁的人了,他们没权利管了。

禅印轻轻的将白莲扶起来,然后拉着白莲二人跪倒在地。

禅印正色道:“师傅,印儿多谢师傅八年多的养育之恩,传艺之恩,虽然印儿名义上已经不是梵音阁的弟子了,可是在印儿的心中,师傅永远都是我师傅,梵音阁永远都是我的家,只要梵音阁有事,师傅有难,印儿就算粉身碎骨都会回来报答师傅的大恩!”

白莲也道:“师傅,莲儿也是一样,不会忘了师傅的恩情,我跟牛哥一定会常来看望师傅的。”

梵仁连连点头,缓缓道:“印儿,从此之后,你已不是我弟子,也不是梵音阁的人了,但是,梵音阁依旧欢迎你来。”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