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5章 男儿汉2

第一百四十五章 男儿汉2

梵慈也微笑道:“不错,莲儿,印儿,你们既然真心相爱,师傅们也很高兴,以后,好好的过日子,经常来看望师傅,好了,莲儿,搀扶印儿去休息去吧,上点药,好好的养伤。

白莲红着脸,答应一声,轻轻道:“多谢师傅。”

凌玉霄抱拳道:“四位恩师,弟子带牛大哥去休息,给他上药治伤,先失陪了。”

梵仁点头道:“嗯,去吧。”

玉霄和白莲搀扶着禅印走进了他的房间了。

禅印的房间并不大,乱七八糟的,本来,女尼是不可以进来的,但这一次是例外,而且白莲也不属于梵音阁的弟子了,所以,没人再管她了。

白莲边走边啜泣,轻轻道:“牛哥,你真是太傻了,好好的又多挨了好几十板子,傻瓜……”

禅印如今已经不叫禅印了,又回归到了牛犇犇,不管他是牛犇犇,还是做和尚禅印,他永远都是那么的正直忠厚。

这一点,永远都能打动白莲的芳心,白莲喜欢的就是他的正直和忠厚,因为她觉得,跟这种男人在一起很有安全感,而且犇犇是好人,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牛犇犇嘿嘿笑道:“傻瓜,牛哥身子这么壮,这几板子算什么?师傅对咱们有大恩,不叫师傅打,那以后的戒律怎么办?我没事的,这点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

凌玉霄嘻嘻笑道:“唉……牛哥,我可真服了你了,你真是了不起,挨了这么重的板子都没事,真是了不起,在挨打上面,我可比不过你。”

白莲嗔道:“还说呢,都怪你,没事来这胡闹,好好的捉弄人家,害的牛哥挨打,你真是坏死啦。”

凌玉霄哈哈笑道:“牛大嫂,你这就不对了,你好好的跟我拼命,刺我四剑,我要是躲避不及,不真死了吗?我只是看看我死后,你们会怎么办罢了,谁知道牛大哥在山上呢,我还以为他跟皛皛去了凤凰岭呢。”

白莲脸通红,嗔道:“你叫谁大嫂,臭无赖……”

凌玉霄呵呵笑道:“我又没叫你大嫂,哦,原来你不喜欢我牛哥呀,那好吧,我认识的女子可多了,我就给牛哥找他五六个,你以为我喜欢叫你大嫂呀,这么坏的大嫂我还第一次见,刚见面,就送我四剑,差点要了我的命。”

白莲捂着通红的脸,嗔道:“你讨厌死啦,牛哥,你看他,多讨厌,你也不管他,他欺负我……”

牛犇犇苦笑道:“莲妹,你就知足吧,霄大哥这就叫欺负你呀,以他的本事,别说是你,就连师傅他们,都能被他活活气死的,对付霄大哥,你就该学我一样,不理他不就完了嘛。”

白莲嗔道:“你这叫什么馊主意。”

牛犇犇苦笑道:“唉,其实,是我自己笨罢了,以你的本事,怎能杀得死玉霄呢,我怎么就轻易的信了呢,别说你了,就连师傅都不见得杀的了霄大哥,而且还有龙龙在这,霄大哥真有事,龙龙怎能不管呢……”

龙鱼就在玉霄身边,闻听连连摆尾吧,不断的龙吟着,仿佛是说,这句话说的对。

白莲嗔道:“那么说来,你这人,简直连这条鱼的聪明都没有,真是大傻蛋。”

凌玉霄嘿嘿笑道:“大傻蛋你还喜欢他?那你岂不是更傻?”

白莲嗔道:“你……你……”

凌玉霄笑道:“大嫂,我怎么了?你再要跟我吵架,牛大哥就疼死了,哦,我明白了,大嫂原来是想亲自给牛哥上药呀,那好吧,大嫂请脱掉牛哥的裤子,给他上药吧,反正你早晚是老牛家的人了,他的屁股早点见见也没什么,我这就告退,告辞告辞,嘿嘿嘿嘿……”

可把白莲羞坏了,脸通红,她还真忘了男女有别了,双手掩面,跺脚嗔道:“不理你啦,大坏蛋,你真不是好东西,牛哥,我……我走了,明天我再来看你……”

白莲急忙就走,凌玉霄吃吃笑道:“大嫂,晚上可别偷偷过来呀,牛大哥睡觉可不喜欢穿衣服,总喜欢光屁股睡觉……”

白莲气呼呼的骂道:“臭玉霄,你就坏吧,不理你这坏蛋了……”

白莲红着脸走了,将门关上,屋内只剩下了玉霄跟牛犇犇。

凌玉霄叹了口气,将金疮药拿出,将牛犇犇的裤子脱掉,只见他屁股上早就已经血淋淋的了,当真是惨不忍睹。

玉霄用清水给他将血迹擦洗干净,边给他上药边道:“牛大哥,你怎么这么傻,唉……好好的,受什么刑呢?我有办法让你不挨打的,你这是何苦?”

牛犇犇叹道:“贤弟有所不知,我师傅待我很好,我有杀他之心,又跟莲妹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搂又……唉……我若不受罚,以后的和尚和尼姑岂不是效仿?那可怎么办?所以,为了梵音阁,我只能受罚,也算是报答师傅的恩情吧。”

凌玉霄笑道:“真没想到,白莲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会这么喜欢你这个大笨蛋,牛大哥,你福气不小呀,可要好好珍惜,哈哈哈,没想到尼姑跟和尚竟然会……牛哥,我服了你了,你怎么勾搭上的我嫂子呀。”

牛犇犇苦笑道:“贤弟,拜托你别说的这么难听好不好,我跟莲妹可是冰清玉洁的,以前连手都没拉过的,这一次我以为你死了,我迫不得已要杀她,才……才明白她也喜欢我的。”

凌玉霄微笑道:“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牛犇犇嘿嘿笑道:“我一入梵音阁,她也进了梵音阁,我们梵音阁有和尚也有尼姑的,不过,你可别误会,我们梵音阁分了三部分,一部分是梵音师傅的密宗门,一个是我师傅梵仁大师的禅释门,再一个就是两位神尼的婆娑门,除了每个月十五和月尾,三个门的弟子坐在一起听四大神僧讲经说法之外,其余的时候,我们都是互不来往,各自修行的,尤其是婆娑门的女尼庵,是不许和尚随便踏入半步的。”

“那你怎么跟白莲嫂嫂好上了呢?”

牛犇犇挠挠头皮道:“其实,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吧,她经常去洗衣服,我有时候就去湖边练功,所以经常会遇到,久而久之,我们就认识了,那时候,她还小,我也还小呀,我们见面不敢多说,我只是对她笑笑,她也对我笑笑,她为人可好了,有时候,看到没人,就偷偷的塞给我点好吃的,还给我洗衣服呢,就这样,我们一起长大,一起学法术,渐渐的越来越熟,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了……”

凌玉霄微笑道:“哦,原来如此呀,难怪了,其实,大嫂为人还不错,就是脾气大了点。”

牛犇犇嘿嘿笑道:“没有呀,她很温柔的,从没对我生气过呀,也没欺负我呀。”

凌玉霄哑然失笑,的确,一个女人对喜欢的男人温柔,这一点也不奇怪,而且犇犇这么忠厚,谁能没事欺负他。

牛犇犇嘻嘻笑道:“就算莲妹再泼辣,我看,也比你那三个师姐和悠悠温柔多了,嘿嘿……”

凌玉霄微笑道:“这句话说的不假,这几个丫头,真能欺负人,幸亏小弟我聪明绝顶,否则,真被她们欺负苦了,对了,牛哥,皛皛呢?怎么没见到皛皛?”

牛犇犇道:“哦,皛皛呀,他去了凤仙居了,陪他师傅凤仙人去了。”

凌玉霄道:“哦,原来是这样,不知我姐姐呢?她可好?”

犇犇道:“玉蝶姐姐和悠悠在一起呢,她们没事,只是她们听说你遇到了危险,四五个月都不见踪影,担心了好半天,憔悴了不少,我刚从凤凰岭回来没一个月,回到这就被罚了,因为我私自下山报仇,大开杀戒,师傅罚我在佛祖面前忏悔三个月,这不刚一个月,你就来了,这倒好,你一来,我连和尚都不能做了。”

凌玉霄笑道:“不做和尚有什么不好?你可以娶妻了,白嫂嫂多好,这么娇滴滴的大美人,你舍得做和尚呀。”

犇犇笑道:“霄大哥,我真是服了你了,这一次,师傅竟然求你拜师,甚至给你磕头,这真是奇迹了,我拜师的时候,我整整在梵音阁跪了三天三夜,若不是师傅见我拜师心诚,是不会收我的,可你倒好,师傅反而给你磕头,求你拜师,小弟真是服了你了。”

凌玉霄苦笑道:“你以为他们给我磕头,求我学艺,我就想拜师吗?我是迫不得已的,若不是看四位高僧这么大的年纪,跪在我脚下,我才不答应他们呢,我现在学了这么多道术,再多学有什么用?还有,我想学,还用拜师吗?牛哥你难道不能教给我吗?还有,我姐姐和悠悠,皛皛的本事,她们能不教给我吗?我何苦拜入佛门?”

犇犇道:“是呀,的确没必要拜师,只要你想学,我们都可以教你,不过,师傅他们也真是为了天下苍生,否则,也不会将梵音阁的绝学轻易传给学道之人的,霄大哥,你就好好学吧,也许,未来,你真的像师傅们说的那样,只有你才能救全天下的人呢。”

凌玉霄叹道:“既然我得到了两把神剑,既然可以将天魔杀掉,只要我去昆仑乾坤洞,在天魔没出来之前,先将他除掉,那么剩下的那些羽翼妖魔,就好对付的多了,也没必要再多学了。”

犇犇叹道:“大哥,你有所不知呀,天魔其实就是凤凰一族,乃是九头火凤修炼千年成人的神凤,凤凰一族会一种涅槃之奇术,所以,可以再复活,除了你的两把神剑,天下间谁也灭不了它的灵魂。”

凌玉霄道:“哦?原来天魔竟然是九头凤凰!难怪这么厉害了。”

犇犇道:“还有很多秘密你不知道,其实,九头神凤天魔就是皛皛师傅凤仙人的爹爹,也是凤凰圣母的表哥,据说,二人还曾经相爱过,只不过,天魔立志将人类灭绝,而凤凰圣母却不忍心,说他太过分,于是二人决裂,之所以你们天帝山和我们梵音阁都这么尊敬凤凰圣母,只因为凤凰圣母为了大义,大义灭亲,没有助她表哥,而帮着咱们的祖师对付天魔,所以,两派的掌门都这么尊重她。”

凌玉霄吃惊非小,失声道:“竟然有这种事?”

犇犇道:“不错,千真万确的,这件隐情,咱们的师傅答应过凤凰圣母不会透漏的,但是,这件事皛皛跟我说起过,因为他是凤仙人唯一的徒弟,凤仙人整日闷闷不乐,就因为如此,他才跟凤凰圣母的女儿凤鸣分离了,夫妻才分手的,虽然他们有了个女儿,但凤仙人一想起自己的父亲永远的被禁锢,就十分的心痛,虽然他知道自己父亲罪恶滔天,但毕竟那是他的父亲。”

凌玉霄真没想到,天魔的身份居然是这样,当真是百不得其解,问道:“那……那天魔为何要立志屠杀人类?为什么这么恨人类呢?”

犇犇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件事还是要怪咱们人类自己,是人类自己自取灭亡的,我听皛皛说,天魔以前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妻子,二人也是修成了人性,不过,法力并不高,有一天,他的儿子和妻子,不幸被人类捕获,人类一见他妻子很漂亮,就将他妻子奸污,最后,他妻子现出了凤凰本来面目,跟贼人拼命,可是寡不敌众,于是,那些坏人就将他妻子和他儿子统统杀死,将他妻子和儿子,剥皮放到锅里煮,以为吃了凤凰肉可以延年益寿,岂不知,惹下了滔天大祸!天魔找到了他妻子和儿子时,他们已经都死了,被那些坏人吃了,只剩下皮毛了,天魔发了狂,将那些残害他妻子和儿子的凶手屠杀干净,整整将那一族人都杀的干干净净,然后将那些族人的尸体,全都用刀斩碎,然后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自此之后,天魔就痛恨人类了,于是,更加的苦修,立志要将全天下凶残的人类都屠杀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