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6章 众生之苦1

第一百四十六章 众生之苦1

将人类灭种,渐渐的,他身边有几个神兽也都修‘成’人形,于是,他们组成魔域,集合天下间所有的神兽妖魔,要除掉全天下的人类,保护所有的动物别被灭种,因为他们觉得,再要这么下去,人类越来越多,人类也越来越聪明,渐渐的,等人类强大起来,凶残的本‘性’就会出现了,必然将所有的动物都灭绝,所以,他们觉得,要想让动物有一席生存之地,就必须将人类灭绝,否则,必然是动物的末日,为了这个伟大的目标,天魔集合了所有的珍禽异兽,就开始屠杀人类,见人就杀,不管是孩子,‘妇’孺,老人都不放过,他们也不知杀了多少人,灭掉了多少种族,渐渐的,这件事传到了圣帝真君耳中,圣帝真君和他妻子龙‘女’,联合梵音阁,凤凰圣母闻听表哥这么凶残,于是也答应相助,于是,一场人类和动物之间的生死决战就开始了,由于圣帝真君太厉害,他们夫妻联手,终于将天魔击败,但却无法灭掉天魔的元神,而且圣帝真君也不忍心,所以最后,用封天印将天魔的元神禁锢在昆仑虚的乾坤‘洞’内,这件事,那些妖魔们一点也不知晓,直到近年来,凤仙人才得知父亲的下落,但凤凰圣母无论如何也不放天魔,因为只要放了天魔,就是天下苍生的浩劫了……”

凌‘玉’霄静静的听着,不由得是感慨万千,对天魔竟然没有了恨意,相反的,他反而痛恨人类来了!

也许,人类有时候的确是太残忍了,比动物残忍几百倍,动物为了各自的种族不被人类灭绝,起来反抗,跟欺凌压迫他们的人类一搏,跟侵略他们的人类拼了,又有什么错?

在人类的眼中,屠杀动物本就是他们的权利,可是在动物的眼中呢,人类又有什么权利屠杀万物?

而且人类凶残的将各种动物剥皮拆骨,炙烤油炸,手段凶残,赶尽杀绝,丝毫不给动物一点生存之地,动物如何能不反抗?

魔域中修炼‘成’人的动物,之所以一起联合起来要将人类灭种,为的也是想自己的族类不至于有灭种之灾,因为要不将人类灭绝,它们千百种动物就会被人类屠戮干净!

也许,在动物的眼中,这些魔域中屠杀人类的动物,并不是什么恶魔,而是英雄,动物中敢于反抗人类侵略者的英雄!

也许,在人类眼中,天魔所创建的叫魔域,在动物眼中,却是仙疆,而人类所谓的仙疆,这些卫道者们,反而是无耻人类的鹰犬!

仙疆、魔域,谁对谁错?谁是谁非?谁又能分的清?

但‘玉’霄不管怎么说都是人类,明知道这些魔域中的妖魔其实就是动物中的英雄,但他也要捍卫人类的统治,保护人类不被灭种。

自‘私’,这世上谁又不自‘私’?

凌‘玉’霄感慨万千,叹道:“也许,天魔并没有错,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咱们人类实在是太凶残了,对动物赶紧杀绝,灭其种类,实在是太凶残了,就好像猪狗牛羊一样,咱们吃它们,没有觉出什么来,可是猪狗牛羊是什么心情?而且,这世上这么多珍奇的异兽,之所以越来越少,面临灭种之厄,其实还不是咱们人类造成的,还不是因为咱们人类过分的屠杀,才害的这些动物灭种的?”

犇犇也叹道:“是呀,山海爷爷的山海经中记载了这么多珍奇的动物,可是这些动物一点一点的灭绝,不过才几十年,又不知有多少种动物灭绝了,这都是咱们人类所造的孽呀,看来,这乃是上天要惩罚咱们人类。”

凌‘玉’霄道:“不错,咱们人类比动物聪明,又比动物寿命长,而且比动物繁衍的快,真要这么下去,不给动物一席生存之地,难免这些动物会联合起来屠戮咱们人类,唉……人类,咱们人类为何这么凶残?为什么不能给动物们一席之地呢?为什么非要斩尽杀绝呢?”

犇犇道:“就说九头神凤天魔吧,他的妻子和儿子有什么罪?他们已经修成了人形了,为何一定要吃它们?这岂不是人类自找的吗?”

凌‘玉’霄苦笑道:“唉……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若是早知道吃了凤凰会惹下塌天大祸,谁又敢吃?就好像咱们吃牛羊猪狗,吃水里的鱼一样,还不是因为这些动物软弱可欺吗?吃它们的时候,又何曾想过会有什么祸端?也许,这个世上,天地万物最不该的就是长着牙齿,生存……唉……”

这世界就这么残忍,就这么无情!

我们每一个人每天都在杀生害命,也许,觉得并没有什么,因为我们杀生害命吃的动物都是软弱可欺的,根本无力反抗和报复。

可这些动物若是有力反抗和报复,难道会放过曾经残杀过它们的人类吗?当然它们会报复。

魔域中的妖魔就是这样,它们没有本事的时候,只能任人类欺凌宰割,可它们修炼千年,有了本事,如何能不报复?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也谈不上什么对与错!

二人唏嘘不已,‘玉’霄就这样在梵音阁住了下来,开始学梵音阁的绝学,为了以后保护凶残的人类不被灭种,为了捍卫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的统治权,他无可奈何的只能选择这么做。

也许,在人类的眼中,他是人类中的英雄,是可敬的!

可是在动物的眼中,他跟鹰犬又有什么区别?

在动物的眼中,他不过就是无耻凶残人类中的鹰犬罢了,是一个专‘门’屠戮动物的败类罢了,根本谈不上什么英雄!

人生就这么无可奈何,上天牺牲了最可敬的傲人族,‘逼’着善良的他无可奈何的去学道,‘逼’着他去杀生,牺牲了傲人族可敬人的‘性’命,却用他的本事换取活下来大多没有尊严没有廉耻的人类的存活,这世界公平吗?

但他活在这世上,欠下的太多太多的债和恩情,又怎能眼看着自己的师傅,朋友,红颜知己丧生在魔域英雄的手下呢?

所以,仙疆中的英雄和魔域中的英雄是永远不能并立的!

世上也永远没有完美的净土,就算是极乐世界的梵音阁,也充满了血腥!

第一百四十六章众生之苦

牛犇犇的伤‘挺’重,一连在‘床’上趴了十天,这才好多了,而这十天来,白莲对犇犇可谓是照顾的无微不至,‘玉’霄就跟犇犇住在了一起,对犇犇也是照顾的很好。

这十天以来,‘玉’霄就开始学梵音阁的绝学了,梵音阁虽然有三‘门’组成,可是学的都是般若心经,以般若心经作为内功,催动真气,练各种不同的法术。

梵音阁最厉害的三种功夫,一个就是梵仁和尚的六字真言,也就是六字大明咒,以及卐字护体神功。

再就是密宗‘门’的结印**,还有就是婆娑‘女’尼‘门’的莲‘花’‘波’若真诀,不过,这些都是用般若心经的内功发动的。

至于其他的什么各种各样的招数,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只要内功有了一定的修为,这些佛‘门’中的招数,用出来就简单的很了。

所以‘玉’霄就主学般若心经,再就是记住六字真言,卐字护体真诀,结印**,莲‘花’真诀这几种口诀和用法。

‘玉’霄当真是聪明极了,三天将复杂的般若心经口诀记得滚瓜‘乱’熟,而且已经达到了第一层的境界了,修道的重重困难,对他来说,就好似半点也没有似的,就好像他天生就好似为了修道而生似的。

三天后,‘玉’霄又将六字真言,卐字护体真诀学会了。

又过了四天,密宗‘门’的结印**,他也将口诀记熟,已经能运用了。

这十天的功夫,四大神僧的绝技,几乎都被他学去,除了他还没去学‘女’尼的莲‘花’‘波’若真诀,其余的,他已经学会了。

至于功力的高深,那主要是以后慢慢的修炼了,只要学会了,以后慢慢修炼就是了。

梵音和梵仁当真是惊异万分,因为他们学这些口诀和心法的时候,整整学了三年,才将这些复杂繁复的口诀记住,可是‘玉’霄不过十日的光景,就让他学会了大半!

到现在,他们更信了‘玉’霄就是全人类的救世主了,因为他在修道修行之途上是畅通无阻,丝毫没有什么障碍,就好像他生下来就是为修道修行而生的相似。

而且‘玉’霄的聪明也出乎他们意料之外,他们将口诀念几遍,‘玉’霄就能记住,当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其实,‘玉’霄在天帝山学道的时候,几乎一年就将一个师傅的本事全都学走,当然,功力的问题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他将各个师傅的特长几乎都学会,但就是功力尚浅,所以他主修两种真气,主修神龙御剑术,其余的只是记住罢了,故此,他八年的时间,就已经能赶上师傅了,他的聪明和悟‘性’,就连天帝九子都惊得膛目结舌,不得不佩服。

再加上‘玉’霄刻苦的很,所以,他入‘门’最晚,但在三代弟子中却是第一的高手。

如今,‘玉’霄已经有了基础,再要学释家的心法口诀,更是简单的很了,只要他记住,以后慢慢的修炼也就是了。

在佛‘门’修行当真是苦的很,不能吃‘肉’,每日里只吃清淡的素食,‘玉’霄也淘气的很,哪管不让吃‘肉’什么的戒律。

明着不让吃,他就暗地里吃。

每日里,修炼完毕,他就带着自己的龙鱼跳进湖里去抓鱼吃,湖里的鱼还真‘挺’大,真‘挺’‘肥’,由于和尚们不吃它们,整日里养着它们,如何能不大。

‘玉’霄抓完鱼,就偷偷的飞到湖水对面,自己烤鱼吃,或者打点野味吃。

虽然‘玉’霄也不想杀生,可是人生在世,如何能不吃‘肉’?

‘鸡’鸭鱼‘肉’,谁叫它们弱小呢?人不吃它们吃谁?

这就叫弱‘肉’强食了,这世界就是这样,根本没有什么道义可讲。

若是这些鱼也修炼成‘精’,‘玉’霄吃了它们的子孙,不找‘玉’霄来报仇才怪呢,在鱼的眼中,‘玉’霄就是杀鱼的恶魔,凶残无比,可是在人的眼中,他不过就是捉了几条鱼吃,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事情都是两面‘性’,可是杀生吃‘肉’,在和尚的眼中可是罪过犯戒律的。

‘玉’霄虽是俗家弟子,可也不能在寺庙里吃‘肉’烤鱼,所以,只能在外面。

不过‘玉’霄也忘不了朋友,总是多烤熟一些鱼,拿回去带给犇犇和白莲吃,这二人本来不敢吃,但出了梵音阁了,已经不是和尚和尼姑了,吃‘肉’破戒也没事了,而且这二人已经好久没吃‘肉’了,尤其是白莲。

犇犇早就破了戒了,跟‘玉’霄一起杀人兽时,吃的就是各种野味。

但三个人很小心,每日里吃‘肉’时,总是将‘门’关好,不让人进来,免得被发现了,当真会被和尚骂的。

其实,和尚到底吃不吃‘肉’,谁能敢肯定真的不吃‘肉’?只要关上‘门’,谁又能看的见?

这一日,‘玉’霄捉了三条大鲤鱼,将鱼拿了回来,偷了一口铁锅,在屋子里炖鱼吃,油盐酱醋,一样不少,‘玉’霄就开始做红烧鲤鱼了。

白莲这个笑,吃吃笑道:“你烹饪的技术还真不错呀。”

‘玉’霄嘿嘿笑道:“那当然了,尝尝咱的手艺吧。”

凌‘玉’霄边做鱼,边用小葫芦将做鱼的香味吸进葫芦内,以免外泄被和尚发觉了。

白莲问道:“你这又是做什么?”

凌‘玉’霄道:“香味太浓了,让师傅们嗅到,那不就‘露’馅了,这就叫小心谨慎。”

白莲吃吃笑道:“你呀,真是个鬼灵‘精’。”

牛犇犇道:“他自小就这样。”

三个人正有说有笑的,就听‘门’外咳嗽一声,响起了敲‘门’声,就听梵仁沉声道:“霄儿,印儿,开‘门’。”

白莲失声道:“呀,是……师傅……”

凌‘玉’霄忙而不‘乱’,但也无法将锅藏起来,因为屋子内还生着火呢。

凌‘玉’霄嘿嘿笑道:“师傅,你老人家有什么事呀?”

梵音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你这顽徒,杀生害命,还不快开‘门’,将那条鱼放了!”

梵慈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在寺庙里吃‘肉’。”

凌‘玉’霄嘻嘻笑道:“哎吆,原来四位师傅都来了呀?嘿嘿,好吧,见着有份,霄儿请你们吃点鱼‘肉’。”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罪过罪过……”书.哈.哈.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