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6章 众生之苦2

第一百四十六章 众生之苦2

“我们本想来看看印儿的伤如何了,没曾想……”

玉霄一看败漏了,也没必要遮遮掩掩了,笑嘻嘻的就打开了门。

四大神僧面沉如水,走进了房间内。

牛犇犇和白莲吓得赶忙跪倒在地,低下了头。

只有玉霄,丝毫不以为意,依旧笑嘻嘻的。

梵若女尼摇摇头,用戒尺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三下,嗔怒道:“你这劣徒,如何能在庙里杀生害命?罪过罪过。”

凌玉霄摸着头,嘿嘿笑道:“来来来,四位师傅真是有福气之人,知道霄儿做红烧鲤鱼呢,来的可真快,快快请坐,一起喝完我做的红烧鲤鱼汤,咱哥们几个聚聚,我这里还有酒呢,霄儿的手艺可好了。”

四大神僧这个气,那有人让和尚吃肉喝汤的,这简直太胡闹。

梵音失声道:“你……你将鱼都杀了?”

凌玉霄嘻嘻笑道:“不杀了难道吃生鱼呀。”

四个和尚一起开始念经,似乎是在替那条鱼超度亡魂呢。

凌玉霄笑嘻嘻的揭开锅盖,锅内咕嘟咕嘟的正冒着热气,当真是香味扑鼻,令人垂涎三尺。

凌玉霄哈哈笑道:“四位师傅,来得正好,霄儿正想叫你们一起喝碗鱼汤呢,四位师傅不请自来,省的霄儿叫你们了。”

可把四个老和尚气坏了,一见锅里的鱼,看也不敢看,不住的念经。

四个和尚一起念完了超度亡灵的经文,这才睁开眼睛,梵音气的一伸手,就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叱道:“你简直胡闹至极,如何能在这里杀生害命,罪过罪过!”

梵慈道:“要重重的罚他,罚他将这条鱼埋葬,然后念三百遍经文。”

凌玉霄哈哈笑道:“慢着,慢着,四位师傅,不知霄儿做错了什么?咱们应该讲理吧,对不对呀?”

梵仁气道:“你杀鱼,在庙内杀生,这就是犯了戒律,你居然还不认错。”

凌玉霄嘿嘿笑着,笑嘻嘻的将四个老和尚一一给按在了座位上,微笑道:“四位师傅,请听霄儿解释呀,霄儿认为,我这么做,不但没错,而且还有功呢。”

白莲扑哧一声笑了,暗暗的道:“这个玉霄当真是顽皮至极,在庙里杀了鱼,煮鱼吃,明明破了杀戒,他居然还说自己有功,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将错事说成有功之事。”

四个和尚彼此看看,虽然生气,但知道玉霄顽皮,也没真生玉霄的气,而且玉霄不是出家人,吃肉本也没什么,不过不该的是,在庙里吃肉。

梵仁眼中满是笑意,这十日来,他更是喜欢玉霄了,因为玉霄实在是太幽默了,一句话就能让他开怀大笑,而且他也太聪明了,那个师傅不喜欢聪明的徒弟?

梵仁问道:“哦?有功?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颠倒黑白对错,你说说看。”

凌玉霄丝毫不拘束,梵仁坐在**,他就坐在了老和尚的身边,淘气的摸着老和尚花白的胡须,笑道:“师傅,我问你们,霄儿是和尚吗?”

梵音道:“就算你不是出家人,那也不该在庙里吃鱼,这个你还有什么说的?”

凌玉霄道:“既然我不是和尚,为什么不能吃肉呢?再说了,这间房子我住,那就是说,此乃是俗家人所住的地方了,这里就属于我的地盘了,已经不属于梵音阁了,为什么我不能做主?”

梵若叹道:“你呀,知错却狡辩,就这点不好,这里依旧是梵音阁的地方,如何你做主?”

凌玉霄微笑道:“那,咱们梵音阁究竟有多大呢?哪里不属于梵音阁管呢?”

梵音道:“附近千里之内,都属于梵音阁所管辖的地界。”

凌玉霄哈哈笑道:“这就对了,那就证明我没错了。”

梵仁皱眉道:“这又怎么说?”

凌玉霄笑道:“师傅,你们想呀,既然千里之内都是梵音阁管辖之地,那这千里之内,有人吃肉,算不算犯戒呢?据我所知,在梵音阁湖外就住着三户人家,他们每日里好像也吃肉,这算不算破戒呢?师傅们为何不去管呢?”

梵慈气道:“你真能狡辩,人家是俗家人,又在梵音阁外,又是在自己家中,谁能管的着?”

凌玉霄道:“这就是了,霄儿也是俗家人,吃肉也没事,牛哥和莲嫂子也出了梵音阁了,吃肉破戒当然也没事了,而且,都是在梵音阁的管辖范围内,凭什么他们在家里吃肉没事,而我们在自己家里吃肉就有事呢?要说这里是梵音阁的地方,那那几户人家住的不也是梵音阁管辖的地方吗,跟我这住的又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一个离着庙近些,一个离着远一点而已,师傅,你们都是明理的人,你们说说,我一个俗家人,在自己家里吃点鱼,也破戒吗?这世上有这个道理吗?”

四个和尚被说的膛目结舌,是呀,玉霄是俗家弟子,犇犇和白莲不是梵音阁的人了,人家又是在自己家里吃,就跟几里地之外那几户人家在自己家吃肉有什么区别呢?区别无非就是玉霄住的地方离着庙近点,那几户人家住的离着庙远点罢了!

凌玉霄悠然笑道:“所以说,霄儿没什么错呀,若是我有错的话,那请师傅也去惩罚那三户人家,以及千里之内住的俗家人,那些人整日里都杀生害命,依我看,就将他们都杀了,替死去的鸡鸭鱼报仇,这样才对嘛,只要师傅们将他们都杀了,那不劳师傅动手,霄儿到时候就来一个自尽以谢杀鱼吃肉之罪如何呢?”

四个和尚被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终于长叹一声,梵仁叹道:“唉,霄儿,师傅可真服了你了,你这张嘴可真是厉害,都能将黑的说成白的。”

梵音也道:“你简直胡闹极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其实,四位师傅,霄儿不但没错,而且还有功呢,师傅们应该奖励赞扬我才对嘛。”

梵慈失声道:“什么?你在庙里吃肉还有功了?”

梵若苦笑道:“我的天,这徒弟咱们可真收着了,不把咱四人气死才怪呢。”

白莲吃吃直笑,当真是服了玉霄了,玉霄简直太能狡辩了,一般人跟他讲道理,实在讲不过他,讲着讲着就会被他绕住了。

凌玉霄道:“我认为,霄儿吃鱼有三大奇功,当真是功德无量之事也。”

白莲吃吃笑道:“我的天,师傅,这人简直疯了,将自己做的错事都说成了功劳了,我真是服了。”

凌玉霄道:“我错了?错在哪里?请指出来呀。”

白莲支吾道:“这个……这个……你还是说说你有什么功劳吧,我就不信你吃鱼还有功劳?”

凌玉霄悠然笑道:“那当然了,师傅,我请教一下,一个人活着没有目标,就好像行尸走肉一样,是不是活的很痛苦,生不如死呢?”

梵仁道:“不错,一个人活着必须要有目标。”

凌玉霄道:“这就是了,那么鱼和动物也是一样的,它们活着若是没有目标,不知为什么活着,当然也是生不如死了,师傅,我请问,鱼儿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要整日里游来游去,游来游去为的什么呢?它们活着做了什么贡献?它们活着的目标是什么?弟子愚钝,请师傅指点。”

四个和尚一听就呆住了,是呀,鱼活着的目标是什么?它们活着,做出了什么贡献?又为什么游来游去的?究竟要往哪里去?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

四个和尚一时间呆住了,实在不知该如何解答这个难题。

鱼生下来就是鱼,活着又不是它们自己能决定的,为什么活着呢?

它们活着,又有过什么贡献?

它们活着,追寻的又是什么?为什么整日游来游去的?

那么人呢,人活着又为了什么?

谁能解答?

也许,生命本就是无可奈何的,生下来无可奈何的活下去,是人也好,是狗也好,是鱼也好,是鸟也好,活着,都不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活着,这就是追寻的目标吧。

梵仁苦笑道:“玉霄师傅,我们叫你师傅得了,你这难题老僧无法解答。”

凌玉霄笑道:“依我看,鱼活着没有目标,它整日里东游西游的,漫无目的的游着,你说,它们活着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活着痛不痛苦?所以,霄儿早日让它们不再痛苦,那是善意呀,还有,其实鱼儿活着,不但没用,而且还喝水,浪费水,还把水弄脏了,简直还有罪呢,霄儿吃了它们,一个是替水除害,一个是解决它们生下来没有目的游来游去的痛苦,再一个,它们被我吃掉,可以令我活下去,它们也是开心的,因为它们伟大的就像佛祖一样,用自己的肉养活了我,我岂能拒绝这好意呢?就像那老鹰一样,佛祖请它吃肉,如何能推托拒绝佛祖的好意呢?师傅,我吃了它,它令我不饿,鱼儿的生命就有了意义,我又可以令它们不再像行尸走肉那样活的那么痛苦,四位师傅,这难道不是一件功德吗?”

四个和尚面面相觑,一个个苦笑不已,当真是无法辩驳,因为他要是这么说,还真是一件功德。

凌玉霄哈哈笑道:“这只是霄儿的第一件功德,还有这第二件,就因为霄儿吃了它们,师傅们才给它们念往生极乐咒,度化了它们到了极乐世界,它们岂不是很开心?师傅请想,我若是不吃它们,它们如何能被度到极乐世界里去呢?所以,它们一死,不但解脱了痛苦,还因此得福,成了极乐世界里的鱼,再也不用受痛苦和折磨了,这岂不是一件美事?这难道不是我的第二件大功吗?”

可把白莲笑坏了,白莲坐在师傅身边,吃吃的笑个不停。

玉霄接着道:“还有这第三件功德,霄儿吃了它们,替它们将这成仙得道后的臭皮囊处理掉,让霄儿的肚腹作为它们的葬身之地,岂不是比它们的肉腐烂掉的好吗?这就是霄儿做的三件大功,师傅,你们说,是不是该奖赏我呢?”

四个老和尚一辈子没见到这种顽皮的孩子,但玉霄句句在理,令人还无法反驳,当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白莲吃吃笑着,拿过师傅手里的戒尺,重重的在玉霄头上敲了一下,吃吃笑道:“是,是该奖赏你,奖赏你一戒尺……”

四个和尚都被逗笑了,梵仁叹道:“算了,霄儿,下次可不准在庙里杀生害命了,下不为例,这一次就不罚你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四位师傅,你们乃是有罪之人呀,还有什么权利惩罚霄儿呢?禀告四位师傅,不但四位师傅每日里杀生害命,梵音阁内的所有师兄师姐都是杀生害命的凶手,请师傅们责罚!”

四个和尚几乎都被气的跳了起来,一起失声道:“什么?你说什么?”

凌玉霄笑道:“我说梵音阁的和尚和尼姑,以及四位师傅都是杀生害命的凶手,每日里都在喝鱼汤,吃生命的尸体!”

这一次,四个和尚真生气了,四个神僧不住的念佛,梵仁颤抖着手道:“你……你这恶徒,如何能胡言乱语的诬赖师傅?”

梵音气的喝道:“弥陀佛,今日你给我好好的说清楚,否则,重打你一百棍,惩罚你诬蔑师傅同门之罪!”

梵慈皱眉道:“你这孩子,真是太顽皮了,如何能开这种玩笑?”

白莲气呼呼的道:“喂,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有什么证据?凭什么这么诬陷师傅,你简直坏透了。”

凌玉霄笑道:“四位师傅,霄儿自然有证据了,四位师傅,我问你们,你们吃不吃水果?吃不吃白面馒头呢?吃不吃蔬菜呢?又喝不喝水呢?”

梵音气道:“废话!谁不吃饭,谁能不喝水?”

玉霄悠然笑道:“这就对了,所以说,师傅们每日都在杀生和喝鱼汤呀,每日都吃荤腥,当真是罪过,罪过呀。”

白莲气的一把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这是什么意?”

凌玉霄在白莲头上就敲了一下,嘻嘻笑道:“我说大嫂,能温柔点吗?咱们有理说理,霄儿自然将道理说出,让各位师傅心服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