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3章 平乱1

第一百五十三章 平乱1

在那个时代,只要是血战,不管是男女老少,都会上阵,因为那个时候,只要族跟族交战,就是灭族之战。

而且那蛮荒时代,男女老幼都自强不息,于天斗,于人斗,于兽斗,要想活下去,就只有自己变的强大,所以人人都准备随时牺牲,为族而死。

其实,那时候,一个族就相当于一个国家,在这苍茫的大地上,数千个族,也就好似有数千个国家一样,每日里,彼此争夺,厮杀,侵略,灭族乃是最经常的事。

山海经中其实也有很多没记载的民族,像卷鼻族,蝌蚪族,蜉蝣族等等有很多很多,也没有记载,因为山海老人也不是神仙,当然也有走不到的地方了。

中容族是一个大族,足有族民五六百多人,这一场大战,中容族几乎全族的人都参加了这场惨烈的战斗。

老人,孩子,妇人,残疾,只要是能喘气还活着的,就都参战了,因为这是灭族之战,若是不能将敌人打败,那么,中容族从此之后就会在这世界上消失!

但贼人来得实在是太多了,四族联盟,每个族都有四百多人,四个族足有一千五六百人之多,当真是难以应付!

幸好梵音阁和凤凰岭来了修道高手支援,挡住了那些魔域的高手,否则,只是魔域几个高手,射出火球,就可以将这里变成一片火海。

也幸好玉霄一行十人赶到,跟五大高手斗在了一起,又有五个女子对付城外的贼人,这样,其余的七大金刚才抽出身子去抵御那一千多贼人。

但以五六百多对付一千多贼人,依旧吃力的很。

玉霄几个人对付五个魔域魔尊,有的打了个平手,有的占了上风,但想要一举将魔尊击败,那可是万万不可能的事。

可是梵音阁的七大金刚和两个护法联合在一起,对付四大族的族长,却占了上风,本来城门都已经被攻破,但七金刚和两护法被玉霄他们替换,抽出身子前来守城对付群贼,可轻松多了。

故此,将贼人打的节节败退,将杀进城的贼人赶了出去。

七金刚是梵音阁的高手,虽然佛门不让杀生,可是这种情景下,就算是佛祖都难免杀生,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戒律。

岳商也帮着去对付四个族长,帮着守城,立刻又增加了力量。

城外的贼人大部分被五个姑娘半空中射出的气剑、冰雹、和怪兽所阻,只顾着躲避了,那还顾得上往城里杀。

最令这些人头痛的是,五个姑娘在天上,打又打不到,够又够不着,除了四个族长有飞天的本事之外,这些一般的族人,那有这本事。

可把四个族长气坏了,一见半空中五个姑娘施展各种道术打的自己的兵马乱成了一团,四个人边打边商议,最终决定,先阻住五个姑娘的攻势,然后靠着人多势众对付这些人。

四个族长各自飞了起来,舍掉了对手,飞向了半空中的四个姑娘!

贾册手中的锯齿金锣恶狠狠的祭出,就射向了坐在七色彩虹桥上幻化怪物的楚桂儿,他看的出来,要是威力最大的还得说是楚桂儿的道术,因为楚桂儿的幻化幻象无穷无尽,虽然杀不死敌人,可是若是被撞到,也是受重伤,只要被撞几撞,人也能活活的被撞死!

这幻化之术几乎可顶千军万马,如何不令他憎恨!

贾册将金锣祭出,就见金锣化作一道金光,空中旋转着呜呜怪啸,就朝着桂儿的人头旋来!

这要是旋中楚桂儿,人头定然被活活的旋掉,如何能不死?

楚桂儿虽然顽皮胡闹,可是却没有掉以轻心,楚桂儿聪明绝顶,那会不防范。

所以,楚桂儿在幻化幻象对付敌人的时候,一般都会在自己上下左右前后,布置一个气墙,以防敌人偷袭,杀个措手不及。

别说是他从地上飞上来攻击这么明显,就算是他悄悄飞上半空,从天下偷袭桂儿,桂儿也能察觉的到,因为她早就在头顶几丈外设下了气盾,只要有敌人接近,她就感应的到,到时候立刻闪避或者想办法对付。

但这种好似飞轮的铜锣可怪异的很,楚桂儿还没见过这种东西。

但楚桂儿的修为并不比雪紫儿差多少,不久前比试中,楚桂儿就曾经遇到过雪紫儿,二人斗了好几百招,雪紫儿是险胜,只是侥幸胜了一招,其实是因为楚桂儿临敌经验不足,雪紫儿赢得也并不轻松,对于楚桂儿的本事,就连雪紫儿都暗中佩服。

但楚桂儿的本事跟雪紫儿不同,不适合这般的近身格斗,不适合这种不美的打斗,她适合幻化,所以,一般楚桂儿不会轻易动手跟人刀对刀的像雪紫儿那般的横冲直撞的。

在三姐妹中,要论本事,楚桂儿其实还在曲仙儿和洪袖儿之上。

楚桂儿一见金轮铜锣射来,哈哈一笑,将玉龙点睛笔连连挥舞,画出了一道道气盾,就见气盾排山倒海一般的就朝着带有锯齿的飞轮压了下去!

砰砰砰砰砰砰……

锯齿金锣当真是凌厉无比,势如破竹一般,一连撞破了五六十道气盾!

楚桂儿也吃了一惊,通常有什么暗器打他,就算是雪紫儿的刀祭出劈她,她只要幻化出幻象气盾,大约有三十多个气盾就可以将飞来的刀剑的来势阻住,就算射来,也无力了。

因为她的气盾蕴含清虚真气和玉女玄冰诀的寒气,撞在人身上,都能将人撞成重伤,当然有阻力了。

但今日,一连幻化出五六十道气盾,竟然被这带有锯齿的飞轮破掉,当真是少见的很了。

其实,并非是贾册修为比雪紫儿等高手高,而是因为他这兵器是圆形的,又是带有锯齿,就好似飞轮一样,旋转着飞来,空中受力很小,故此才能破了桂儿五六十道气盾。

但即使这样,这飞轮的来势也渐渐的变缓,因为空气中本来就有阻力,再加上楚桂儿幻化出来的阻力,所以,飞轮飞到十几丈高的空中,没等到桂儿面前,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楚桂儿暗暗的冷笑,看着速度,她知道自己能挡住了,楚桂儿又化出一道气盾,又阻了一阻,立刻,那飞轮摇摇晃晃,已经没有什么力道了。

可把贾册惊坏了,这么神奇的道术他可第一次见到,眼见着自己的飞轮这么凌厉的飞速竟然变得这么慢,看这样子,飞到这女子脚下,就会自动落在了地上了!

贾册射出飞轮的时候,人也开始往空中飞,人也射向了楚桂儿,但人的速度那有他这金锣飞轮的速度快!

贾册一见不好,再不召回金锣,自己的宝物就会失去了!

贾册立刻掐动法诀,将金锣往回召!

但想要召回金锣那有这么容易!

楚桂儿多顽皮,早就看这金锣新鲜的很,想看看是什么玩意。

一见金锣摇摇晃晃的想要往回飞,那有这么便宜的事?

楚桂儿嘻嘻一笑,将手中的玉龙点睛笔一挥,瞬间就幻化出了一只大狗,用手一挥,就见半空中那条狗飞也似的张开大口,猛地就叼住了摇晃着往回飞的金锣!

贾册离着楚桂儿还有七八丈远,一见宝物兵器被收,失声叫道:“啊,我的金锣!”

楚桂儿哈哈笑道:“来来来,狗狗,拿过来我看看。”

就见那看似像狗的幻象,嘴里叼着那面金锣,乖乖的送给了楚桂儿。

楚桂儿将金锣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一看,哈哈笑道:“哇,真好玩,真是太好玩了,喂,多谢你送的礼物,谢谢你啦,我也送你件礼物吧,咱们礼尚往来嘛。”

楚桂儿将那只大狗一指,就见那幻化出来的狗立刻扑向了贾册!

贾册又心疼,又愤怒,气的哇哇大叫,恨不得亲手掐死楚桂儿都不解恨。

楚桂儿更是坏,吃吃笑道:“这只狗狗就送给你了,我画的可是母狗,正好跟你成双配对的,将来你俩成了亲,生了胖娃娃,可记得我这大媒人呀,哈哈哈,嘻嘻嘻……”

贾册怒吼一声,用手中的铜锤使劲的照着幻象砸去,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幻象消失不见,但他也被震得一晃,这才知道,这幻象的威力竟然这么大!

贾册大吼道:“还我兵器!”

他怒吼着就扑向了楚桂儿!

曲仙儿姐妹这个笑,但这时,她们也跟贼人交了手,曲仙儿哈哈笑道:“喂,桂儿,这人风流极了,一只母狗不够,多送他几只母狗,哈哈哈……”

洪袖儿微笑道:“不错,你就大方点吧。”

楚桂儿吃吃笑道:“没问题,咱姐妹就这么大方。”

玉蝶苦笑不已,知道这三姐妹胡闹惯了,也不去理她们,因为玉蝶也知道这三人的本事,其实并不在自己之下。

曲仙儿和洪袖儿二人联手战住了佘歧,佘歧虽然厉害,用的是黑蟒龙刺鞭,但遇到了洪袖儿正遇到了对手,因为洪袖儿善于软功,善于用红袖,两条红袖也是软的,正好对付蛇鞭。

曲仙儿在一边帮忙,跟洪袖儿二人联手对付佘歧。

岳商本想上来帮忙,曲仙儿看得清楚,哈哈笑道:“岳师兄,这四人交给我们姐妹了,你去帮着对付那些小贼吧!”

岳商也知道师妹的本事,知道没有必要去助战,于是晃动自己的仙剑情殇剑,跟那些小贼们斗在了一起。

玉蝶跟聂耳族的聂戎斗在了一起,聂戎就觉得眼前一亮,一见玉蝶当真是出尘脱俗,宛如瑶池仙子,恰似月宫姮娥一般的清纯美丽,就令他的心怦然心动,一双眼都直了。

他一生那见过这么美、这么纯、这么脱俗的女子,当真是心动不已。

聂戎暗自赞叹不已,又看了看其余的四个女子,不由得做了一番对比,但不管跟谁比,玉蝶都会胜出,当真是第一的美女了。

不管是个头,还是身材,不管是容貌,还是气度,玉蝶都在这些女子之上,别说是聂戎动心,就连风流君子风月都倾慕不已。

聂戎简直都不忍跟玉蝶打,就算玉蝶站在那里不动,他几乎都不忍心伤玉蝶半点!

玉蝶一见他无礼的望着自己,不由得羞的满面通红,娇叱道:“你看什么?无耻,看剑!”

玉蝶虽然知道自己美丽,但从没想过自己的美竟然有这么大的魔力,别说她恢复了娇容,就算她面罩白纱的时候,只露出双眼和朦胧的脸,所有人都驻足观看,如今,她摘掉了面纱,更是令人心动了。

曲仙儿这个笑,吃吃笑道:“玉蝶姐姐,人家桂儿早就说过了,说让你戴上面纱的好,你看看,我都说,只要是男人见到姐姐的容貌都会被迷住吧,嘻嘻嘻……哈哈哈……”

楚桂儿叹道:“唉,只要玉蝶姐姐在,咱们这些大美女们都成了丑八怪了。”

卓悠悠呸了一口,道:“真是不知羞,还有人夸赞自己是大美女的?”

楚桂儿嗔道:“关你屁事?”

楚桂儿边跟贾册打,边画出一块狗屎就丢向了卓悠悠。

卓悠悠正在跟申延厮杀,半空中飞来一块狗屎,不由得气的将剑一挥,将狗屎劈碎,波的一声,那块恶心的狗屎不见了。

卓悠悠大骂道:“臭桂儿,你有病呀?画这么恶心的东西?你打我,我也打你!”

卓悠悠抖手射出一块冰雹,砸向了楚桂儿的头。

楚桂儿用手中的金锣一挡,铛的一声响,冰雹落了地。

楚桂儿也骂道:“臭悠悠,你是那头的,为什么打我?”

“是你先打的我!”

玉蝶这个气,这几个人在一起就吵架打架,互不相让,这时候在生死格斗,她们居然还有心彼此的捉弄和拌嘴。

玉蝶叱道:“二位妹妹,这是什么时候?自己人闹什么?你们都多加小心,这些人很厉害!”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哼,不理你了!”

卓悠悠也气呼呼的道:“谁爱理你!”

卓悠悠霜寒剑舞动如飞,空中飞来飞去,就跟申延激烈的斗在了一起。

四个族长本以为几个女子还不容易对付,但等一交手,这才发现,这五个女子的本事,并不在那些梵音阁僧人之下!

这四个族长的本事也当真不小,可以说得到了真传,也是魔域中的高手了。

但这四人虽然厉害,也不是这五人的对手,因为这五人都是修道中的佼佼者,都是三代弟子中的后起之秀。

四个族长的本事虽然厉害,可是比起师傅来还差得多,而这五个姑娘的本事,随便一人跟十大巫师斗,没有个几百回合也难分胜负,巫师的徒弟又怎能胜的了她们?

渐渐的,四个人就招架不住了,因为他们打斗的时间这么长了,而这几个姑娘却是刚来,精力充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