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3章 平乱2

第一百五十三章 平乱2

新书推荐:

四个族长最气恼的要说是贾册了,因为贾册丢了兵器,不但丢了兵器,还被楚桂儿戏耍着玩,简直都气疯了。

楚桂儿一边打着,一边跟他来回的飞来飞去,还敲着手中的金锣,嘴里哈哈笑道:“耍猴啦,耍猴啦,当当当……来来来……跟我来……”

她手里拿着那面金锣,用玉龙点睛笔敲着锣,然后踩着自己的七色彩虹桥,围着贾册飞来飞去的,竟然将贾册当作了猴子一般的戏耍,这如何不令贾册气愤?

但打又打不到她,气的贾册哇哇大叫,拼命的在后就跟楚桂儿来回的追逐。

佘歧也招架不住了,因为曲仙儿和洪袖儿联手对敌,洪袖儿的两条红袖来回的甩动,总是缠他的蛇鞭,而曲仙儿则踏着自己的栖霞披,手舞凤鸣碧玉箫,总是敲他的头。

这也就是两个姑娘天性良善,不爱杀人,否则,佘歧早就被洪袖儿所伤了。

曲仙儿边打边吃吃笑道:“妹妹,你看他的舌头,好好玩呀。”

洪袖儿道:“是呀,这么长,好像毒蛇吐信呢。”

曲仙儿叹道:“这么奇怪的族,若是灭了族,那这世上就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玩的人类了,多可惜呀,喂,咱们别打了,你叫你的人停手吧,我们来是给你们调解的,究竟为什么要打架呢?”

曲仙儿本是好意,想劝劝这人停止厮杀,不想看到人类互相残杀。

但佘歧早就入了魔域,也被魔域巫师所控制,如何能听曲仙儿的劝告,怒吼一声,蛇鞭横扫而来,丝毫不留情,大骂道:“我跟你们拼了!”

洪袖儿摇摇头道:“姐姐,这人不可救药了,咱姐妹没必要再留情了。”

曲仙儿道:“是呀,这人看来是顽固不化,唉……真是可惜……”

那边玉蝶边打也边劝解,玉蝶也是心地良善,也不明白为什么四族会集合在一起前来侵略,边打也边问道:“喂,你们为什么打架呀?大家好好的和睦相处,做个好朋友不好嘛?何必打打杀杀的呢?”

聂戎挥舞大刀跟玉蝶打在了一起,但每砍出一刀,一见玉蝶清纯可爱的容貌,立刻刀就留了情,当真是越打,他的心就越是不忍心。

最后,聂戎索性不去看玉蝶,免得被玉蝶倾国倾城的美所蛊惑。

这时听玉蝶问他,聂戎怒道:“我已经拜了巫灵尊师为师,我们魔域就是要杀尽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人类,我们族若不投靠魔域,早晚惨遭灭族,与其被那些人害死,不如我们先动手害死他们!”

玉蝶紧蹙黛眉,叹道:“为什么呢?”

聂戎喝道:“你看不出来吗?你没见到我的耳朵吗?”

玉蝶叹道:“你的耳朵虽然很……很大,人是很怪,可是……可是你们是人呀,不过就是怪了一点罢了,这又有什么?谁会害你们呢?”

聂戎一阵狂笑,凄然道:“若是人人都跟你一样的善良,不歧视我们,我们又怎能远遁深山?在那些正常人的眼中,我们就是妖怪,就是猪成了精,他们歧视我们,残杀我们,根本不将我们当人看!”

玉蝶心中绞痛,柔声道:“这样吧,咱们别打了,你叫你的族人都住手吧,我可以保证,没有人会再伤害你们,若是有人伤害你们,我不会答应的。”

聂戎就觉得心中一阵阵感激,因为他看得出,玉蝶并非是作戏,而是真的没有歧视他之意。

聂戎惨然一笑道:“你以为你是谁?你能管的了全人类吗?你左右的了那些人类的看法吗?你难道能跟我一辈子吗?到时候,我们还不是有灭族之恨?算了,我不想跟你打,我不想伤害你,你何苦要插手此事?你走吧!”

玉蝶就觉得心中刺痛,暗自叹息,因为他说的对,她可以做到不歧视怪人,可是别的正常人类呢?她左右的了吗?

正常的人类,就将他们族当作怪人,当作是成了精的妖怪,杀他们,欺凌他们,他们迫不得已,这才入了魔域,发誓要将那些凶残无道的人类灭绝,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又有什么错?

也许,他们也没什么错,可是虽然有一部分人类歧视别人,欺凌别人,但人类中也有好人呀,又怎能一概都杀之呢?这又怎么可以呢?

玉蝶叹道:“难道真没有解决办法吗?”

聂戎道:“有,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不是我们杀了你们这些正常的人类,就是你们这些正常的人类将我们这些怪人杀死,只有这一个办法!你若是再不走,我可就不客气了,我就跟你拼了!”

玉蝶真是为了难,苦笑道:“我……我又怎能不管呢?你看看下面,多少孩子,多少女人,他们都是可怜人啊。”

聂戎怒道:“可怜?哈哈哈哈,难道我们就不可怜?你只看到了他们的可怜,但他们吃东西的时候呢?他们吃牛羊猪马的时候,难道就不残忍?那些牛羊猪马难道就不可怜?他们杀我们的时候呢?难道我们就不可怜?这世上没有什么可怜不可怜,因为这些小杂种长大了一样会变成畜生不如的人类!这些女人,生儿育女,就是繁衍畜生不如的人类工具的生育工具,只有杀掉,才能免除后患!如何能可怜?”

玉蝶的心在流血,暗暗的叹道:“是呀,若是说可怜的话,那被人类残杀吃掉的动物呢?难道不可怜吗?难道它们就没有子女妻儿吗?这些怪人,难道就不可怜吗?”

四族的人早就被魔域的人说服说通,而且魔域的人说的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孩子虽然弱小,可是大了后呢?还不是成为无耻的人类?女人虽然软弱,可是生儿育女,不断的繁衍人类,若不杀之,如何能抑制?而且不管人女人还是孩子,他们又何曾没有吃过肉,杀过生?当他们张开锋利的牙齿,将动物的残骸吞噬掉之后,他们又弱在了那里?可怜在了那里?

也许,在魔域的动物眼中,人类没有一个好东西,因为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哪怕是美女,也都凶残的吃过它们的肉,屠杀过它们,在吃它们杀它们的时候,没见到一个女子和孩子可怜过它们,那它们又何必可怜人类的这些所谓的弱者?

卓悠悠离着玉蝶不远,一见玉蝶啰哩啰嗦的,这哪里是打仗?

卓悠悠逼开申延,来到玉蝶身边,嗔道:“姐,我真是被你气坏了,每次打架你都这样,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你若是再这么仁慈,那这些人攻破城池,也不知有多少人惨死了,何必说这么多呢?你去对付那个人去,把他交给我就是了!”

玉蝶长叹一声,只好退开,因为她实在是不忍心杀眼前这个人。

卓悠悠可不管这些,卓悠悠怒道:“我问你,你肯不肯投降?”

聂戎一见又来了个漂亮女子,但这女子可没有玉蝶那么可爱和温柔,那么的看上去令人不忍心伤害,虽然卓悠悠论美丽不比玉蝶逊色多少,但她可没有玉蝶那种人见人爱楚楚动人令人不忍心伤害的美,没有玉蝶这种人见人爱的人缘。

聂戎一见不是玉蝶了,对卓悠悠可丝毫不留情,大吼一声,怒喝道:“投降?誓死不降!”

卓悠悠厉声道:“既然不降,拿命来!”

卓悠悠舞动霜寒剑,就跟聂戎打在了一起,聂戎也拿出了真本事,跟卓悠悠拼了命!

玉蝶虽然前来战申延,但这一照面,申延跟聂戎一样,立刻就有了不忍伤害之意,因为玉蝶就生的这副楚楚可人的模样,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一见到她清纯的容貌,就会有不忍之意。

玉蝶虽然跟申延打斗在了一起,但没有下死手,而申延竟然也留了情,比之刚才跟卓悠悠拼命的时候,可留了情了。

也许,就算魔域的妖魔将全天下的人类都屠杀殆尽,若是遇到玉蝶,恐怕也没有妖魔忍心伤害她。

其实,就算中容国不敌,惨遭灭国,一个不剩的都被屠杀殆尽,就连玉霄等人也被活捉,那四大族族长,能忍心将曲仙儿等国色天香的大美人都杀掉,但见到玉蝶,恐怕都不忍心伤害!

玉蝶就有这么大的魅力,这一点,已经无可置疑,就连雪紫儿等女子,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也不得不钦佩这一点。

几大高手都被玉蝶姐弟拖住,剩余的四族人,哪里能是九个梵音阁高手的对手,中容国的人,在梵音阁九个高手和岳商的协助下,杀出了城外,跟这些贼人又是一场血战!

四族人没有人指挥了,其中又没有高手抵御梵音阁的高手,虽然人多,但是也占不到便宜了,立刻阵型大乱,纷纷四散而逃,中容族的人呐喊一声,在后就掩杀!

这时,五大巫尊也渐渐的抵御不住了,因为遇到的都是高手,顶多打个平手。

玉霄斗巫灵占了上风,这也就是巫灵十分厉害,若是换做别人早就败了。

因为玉霄不但有天马相助,而且还有龙鱼在身边助阵,虽然最后,玉霄将龙鱼派出,去对付贼人去了,可是玉霄的本事却不再他之下,他当真是棘手的很。

雪紫儿也是厉害至极,虽然没有胜,但也跟巫冲斗了个势均力敌。

那边魏晓晨和廉政联手,却占了上风,巫蛊受了好几处伤了。

青鸾和红鸾联手,也将巫荼打的受了轻伤,朱雀跟巫灭斗,是势均力敌,毕竟朱雀还厉害点,巫灭也渐渐的招架不住了。

巫蛊一见不好,知道再打下去,势必被廉政和魏晓晨击毙在此处,而且掩护天魔的任务已经完成,何必在这拼命,他不由得大叫道:“各位大哥,咱们任务完成,贼人太厉害,撤啦!”

五大巫尊也知道不妙,来得都是高手,根本占不到便宜,还不如早早退走,更何况他们虽然是人类,但却有心灭绝人类,四大族,这些人类的死活,他们才不放在心上。

巫灵大叫道:“徒儿们,大事不妙,走啦!”

四个族长暗暗的叫苦,也暗暗的骂师傅们,这些师傅们动员他们前来攻打中容国,如今一见大事不好,却一走了之!

可是他们虽然可以走,但他们的族民该怎么办?

但不逃也不行了,因为实在招架不住了。

但想走那有这么容易?

巫灵根本抽不出身子逃走,玉霄紧紧缠住了他,巫灵连着放出无数的火球,但这火球根本对玉霄毫无作用,因为就算玉霄不抵挡,这火球射在他的珍珠衫上也毫无用处。

凌玉霄大喝道:“想走?没门,看剑!”

玉霄双剑并举凌空斩落,巫灵万般无奈,只好硬接一招!

轰……砰!

巫灵被震得飞出去几丈远,就觉得胸口发闷,玉霄连人带马,双剑合并,威力太大!

巫灵飞出去,借着这个力道,急忙御魔杖就逃!

巫灵大叫道:“好你个凌玉霄!有本事来昆仑北谷地狱之门来找我吧!我在地狱之门等着你,哈哈哈……”

巫灵往北逃去,那边巫冲也甩脱雪紫儿,也往北逃去。

另外的三个巫尊也是纷纷驭魔杖四散而逃,众人拦截不住。

这些巫尊的本事都不逊色于他们,只是逃走不打,想要抓住他们那有这么容易?

四大族长一见师傅都逃了,他们那敢再打下去?这时,也顾不得族民了,四大族长也纷纷而逃。

玉蝶没有阻拦,故意闪身避开,就让卷鼻族族长申延安然的逃走了。

申延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却感激的很,因为他看得出,玉蝶的本事在他之上,但却没有尽全力,根本不想杀自己。

申延叹道:“多谢姑娘留情,刚才我师傅说了,去了地狱之门,据我所知,天魔也应该到了地狱门,不过,姑娘最好不要去,因为那里是死亡谷,告辞了!”

玉蝶叹了口气,幽幽道:“希望你迷途知返,带着你的族民平平静静的生活吧。”

玉蝶没有追,卓悠悠却杀的性起,哪像玉蝶这般的心慈面软的。

聂戎根本不是悠悠的对手,想要逃走都不易,一个不备,被悠悠扬手一道冰雹射中了肥大的耳朵,立刻就将他的耳朵射透,鲜血立刻流了一脖子。

聂戎惨叫一声,不敢再打,急忙用巫术中的火球术,射出一串串火球,阻住了卓悠悠的追杀,然后驭刀就走。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