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3章 平乱3

第一百五十三章 平乱3

新书推荐:

卓悠悠还想追,玉蝶拦住她道:“算了,放他一条生路吧,但愿他能改过。”

卓悠悠跺脚嗔道:“嗨,玉蝶姐,真被你气死了,他们这一次损兵折将,岂能善罢甘休?到时候更是铁了心的投靠魔域,留下他们只是祸害罢了!”

这边卓悠悠埋怨玉蝶,那边曲仙儿和洪袖儿其实早就有机会杀了佘歧,但也不忍心杀了他,一见佘歧要逃走,二人也没有阻拦,就放佘歧而走。

佘歧叹了口气,抱拳道:“多谢!二位姑娘的恩情,在下记着了,告辞!”

佘歧扬长而去,一直往西南飞去。

楚桂儿也是一样,根本不想杀了贾册,逗乐他一会,一见贾册要逃走,楚桂儿吃吃笑着,也闪开了一条路,挥挥手道:“喂,你要走啦?等有机会咱们再玩呀。”

贾册气的哼了一声,虽然被气的要命,但楚桂儿没对他下杀手,他心中也是有点暗暗的感激。

贾册刚要走,楚桂儿笑道:“喂,先别走!”

贾册没有回头,因为他两张脸,不用回头也看得见,楚桂儿吃吃笑道:“你这就走了?你的金牌不要了吗?那,还给你啦,不好玩……”

楚桂儿将贾册的金锣抛出,贾册接住,抱拳道:“多谢指教,我记住了,告辞!”

楚桂儿微笑道:“喂,你何苦投身魔域呢?回去重组你的族民,隐蔽深山,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吧,别出来打打杀杀了,去吧,去吧……”

凌玉霄望着四大族长逃逸,他也不忍心追杀,因为同是人类,何苦斩尽杀绝呢?

而且今日死的人也太多了,四大族的人,死了一半多,剩下的族人并不多了,何苦非要灭其族呢?

但城中还有一些贼人依旧在玩命厮杀,还有一部分人追杀了出去。

凌玉霄骑着天马在半空中盘旋着,高呼道:“大家住手,不要追杀了,投降者免死!”

但那有人肯投降?

因为那个时代,只要投降,就会做奴隶,是活的生不如死,所以,这些人一般宁愿选择战死和逃走隐蔽起来,也不想做奴隶,因为做奴隶的滋味连狗都不如,实在不好受,谁愿意做奴隶呢?

玉霄哪知道这些事,在他的心中,只要这些人投降了,不打了,事后,就会放了他们,让他们回家了,他那知道投降者的痛苦。

一部分人负隅顽抗,惨死于中容族人的手中,还有一部分人逃之夭夭!

中容族的人平白无故的就被侵略,死了这么多族人,那肯善罢甘休,在后拼了命的就追杀。

凌玉霄大喝道:“喂,大家不要追杀了,小心埋伏!”

其实,那有什么埋伏,但他这么说,只是为了阻止杀戮罢了,不想看到这么多人惨死罢了。

梵音阁的僧人也停止了追杀,禅机叹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上天有好生之德,算了,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邵七玄和冷秋月带领族人本想斩尽杀绝,但一见没有人助他们去追杀,万一再遇到埋伏,岂不是不妙了,所以,二人也将人带了回来,停止了追杀。

再看城里城外,已经一片狼藉,房屋也倒了,四周火焰虽然灭掉,但烟雾弥漫,黑烟冲天,地上死尸遍地,人头滚滚,鲜血到处都是,枪刀,断肢,惨叫声,呻吟声,响彻了天地。

梵音阁的几个和尚不住的双手合十念佛不断,给这些亡灵超度……

玉霄叹了口气,这种惨烈的景象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每一次大战,都是这种惨象,这就是人类的战场,这就是号称有高级动物之称的人类们所做的高级的事!

凌玉霄飞奔上前,跟几位和尚师兄师姐打过招呼,然后道:“各位师兄,师姐,玉霄不多陪各位了,因为玉霄还有要紧事要做,请各位师兄回去给四位师傅带个口信,就说,天魔已经脱困,不出二百日,魔域大军就会卷土重来,请各位师傅做好应付的准备,我这就去追杀天魔,尽量在他功力未恢复之前擒获他或者消灭他,告辞了。”

七金刚,两护法骇的脸都变了色,天魔脱困,人类浩劫将至,如何不令人吃惊?

禅机知道事情严重,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师弟,你们虽然有十人,可也是势单力孤,这样吧,这件事乃是关系着天下所有苍生的大事,我们梵音阁也不能不理……”

禅机沉思一会,道:“禅悟师弟,蔵独师弟,寂籁师妹,碧萝师妹,你们四人就随着小师弟走一趟,协助小师弟追杀天魔。”

禅机一向做事做事公正,在每一个门里派出一个人来,分别派出了四个神僧的四个最优秀的徒弟,前去助玉霄一臂之力。

四人单手合十道:“遵命。”

禅机道:“贫僧料理一下这边的事,这就返回梵音阁,向师傅汇报。”

中容国的族人死的几乎有一半,就连中容国的族长邵七玄的父亲也不幸战死,邵七玄和冷秋月正在附尸痛哭。

凌玉霄叹了口气,走上前去轻轻的拍拍邵七玄的肩膀道:“邵师兄,节哀顺变,依小弟之见,中容国此处已经不安全,以免敌人卷土重来,师兄还是集合族民立刻转移到梵音阁山脚下的好,小弟就不能助师兄了,师兄多加保重。”

邵七玄擦擦泪,握住玉霄的手道:“小师弟……多谢你援手之情,一路上多加小心,不知小师弟去哪里追杀天魔?”

凌玉霄道:“昆仑山死亡谷地狱之门!”

邵七玄失声道:“呀,师弟可多加小心,据我所知,昆仑山死亡谷,乃是最危险的地方,哪里被人称作是地狱之门,无论是什么动物只要踏进那个区域,就会莫名其妙的死去,哪里可是危险至极,小师弟为何去哪里?我看,还是不要去的好,这说不定是巫尊的一个诡计,故意引诱小师弟去那危险之地,让小师弟葬身于死亡谷罢了,千万去不得!”

凌玉霄的心也一震,他那里知道死亡谷竟然这么神秘和危险!

凌玉霄沉思片刻,缓缓道:“师兄,如今没有别的路可走了,也许就因为那里神秘和危险,所以天魔才会到哪里落脚复生,再危险,我都要去探一探。”

邵七玄再三的叮嘱,凌玉霄淡淡一笑道:“师兄,不必为我担心,其实,人生就是一场未知生死的游戏,我们任何一人,不知什么时候说不定就会在游戏中丧生,像你们中容国一样,就算在安全之处,那又如何?还不是有人无辜惨死?”

凌玉霄幽幽道:“其实,人生总有一死,就好似一场游戏一样,人生这场游戏,只要在玩游戏的时候玩的开心,是生是死,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玉霄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去死亡谷地狱之门一探,因为魔域之地,说不定就在哪里!

但他可以不畏生死,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可是姐姐和那些红颜知己呢?

她们又该怎么办?难道也要她们去冒这种奇险吗?

第一百五十四章死亡之行

凌玉霄早就不将生死放在了心上,因为他已经悟透了人生,人生活着为了什么?

每日里除了吃喝,就是睡,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就这么吃喝拉撒睡的活着,活着究竟为了什么呢?

而且到头来,依旧是一场空!依旧无可奈何的死去!

早死晚死,不过就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只要在活着的这段时间内,活的开心快乐,无忧无虑,什么都享受过了,那么就算早死几年,又有何妨?

玉霄自觉的很幸福,因为他虽然是孤儿,可是却进入了傲人族,学会了做人的尊严,受到玉蝶一家人的宠爱,十岁之前过的很幸福很快乐。

虽然十岁之后,傲人族惨被灭族,但他依旧没受过一点罪,他认识了三老,千里迢迢有人背着他前来拜师,而且他拜师,什么礼节都免了,九位师傅,几位师娘又是这般的宠爱他。

不但师傅师娘宠爱他,将他视为亲生,而且自小他也不孤独,每日里有三位小师姐陪他一起练功,陪他一起玩耍,他十岁之后的这九年,依旧是幸福快乐的。

他学会了一身的本事,可以上天入地,可以纵横遨游,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替傲人族族人雪恨,亲手杀死仇人,为养父母报仇。

总算老天对他不薄,他心愿达成,虽然遇到了一些危险,但他总算大仇得报,上天对他可谓是仁慈的很,不但让他报了仇,竟然还让他遇到了美女翡翠,圆了他做为一个男人这辈子最好奇,最想做的那件最快乐最神秘的男女之事。

他也是男人,有时候玉霄都在想,若是这一生活着,没有跟女人睡过觉,没有享受过那种**快乐的感觉就死去,那人生岂不是很遗憾?

所以,在内心中,他真想试试跟女人在一起**裸的做那种神秘而好奇的事究竟是什么滋味,但三个师姐和悠悠跟他虽然要好,也深爱着他,但他哪能没成亲就跟她们那样呢?

不过,他也真是幸福,平白无故的遇到了朝鲜国第一的美女翡翠,一路而来,迫于无奈,二人终于突破了男女最后一层障碍,成就了夫妻。

如今,他不但享受到了人世间最快乐的**事,而且说不定翡翠还替他生了个儿子,男女的快乐他享受到了,他还有什么遗憾?

他的愿望,想红颜知己们快乐,故此,他才想尽一切办法让她们开心,满足她们一切的愿望。

她们想青春常驻,永远的不老,玉霄也做到了,也替她们达成了愿望,他觉得没有了遗憾了。

玉蝶被毁容,他发誓一定要给姐姐治好伤疤,让姐姐恢复青春美貌,这愿望他也实现了。

他小时候,梦想像鸟儿一样的自由自在的飞翔,像鱼儿一样的遨游大海,他学会了御剑飞翔,早就享受过那种飞翔的快乐,而且上天还赐给他一匹天马,让他自由自在的飞!

他想遨游大海,上天赐给了他龙鱼,他骑着龙鱼,在大海中生活了几乎两个月,那种遨游大海,追逐鱼儿,深海采珠的快乐他也享受到了。

而且他还碰到了世上最美的美人鱼,跟赤luoluo的美人鱼在一起睡觉十几天,跟美人鱼又亲又抱,享受尽了那种**的心跳感,这种快乐,他也享受到了,他享受尽了人间的快乐,就算早死几年,又有什么遗憾的?

玉霄当真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很幸运,想什么,就可以实现什么。

但如今,天魔脱困,很快天下苍生就有灭绝之灾,全天下的人类是死是活,玉霄并不在乎,因为他觉得,活着的人类已经没有了做人的尊严,而且人类的贪婪,凶残,野蛮,无知等等丑陋的面目他看的清清楚楚,像这种人类,被灭绝又有什么可值得同情的?又有什么可惜的?

但他是一个有恩必报,有仇必报的人,别人对他有恩,他定会十倍偿还,别人对他有仇,他也会十倍偿还!

他觉得欠下了天帝九子太多太多的恩情,实在不想天帝九子惨死于妖魔之手,三位师姐,悠悠,姐姐,她们五人是他这一生中的最爱,他更不想她们死去,所以,他宁愿牺牲自己,也要让他们活的幸福快乐。

虽然他救了自己的恩人,朋友,知己和最爱,也难免救了一些无耻的人类,但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赶,救也就只好救了,不过,他并非是为了全人类,而是为了人类中少数的几个好人!

他什么都享受到了,觉得一生没有了遗憾,就算死去,这一生也是快乐的,所以他不怕死,而且他也喜欢这种冒险刺激的游戏。

可是他虽然不怕死,但她们呢?

姐姐玉蝶是这一生最亲的人了,悠悠是他的挚友,三位师姐是他的知己,她们都还年轻,都是那么的美貌,以后的日子还长,而且她们还没有享受过人生,没有享受过男女之间的**事,若是这么死去,岂不是很遗憾?

虽然悠悠自幼被x污,但那并不是享受男女之事,而是受罪受折磨,真正的男女之事,是快乐的,是愉悦的,而并不是强迫的。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