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4章 死亡之行1

第一百五十四章 死亡之行1

新书推荐:

玉霄实在不忍心让这五人冒险,不忍心任何人陪他一起冒险,一听到死亡谷如此的凶险,玉霄的心就不忍了。

不但不忍心五个姑娘冒险,就连廉政,魏晓晨,岳商,雪紫儿,他也不忍心让他们冒险。

廉政和岳商是他的师兄,尤其是岳商,自小照顾他,教他读书认字,跟半个师傅没区别,所以感情很厚。

而廉政却是最正直的人,跟他出生入死,也是朋友。

至于魏晓晨,在他的心中,还真拿她当作了嫂子,而雪紫儿虽然脾气不好,可是玉霄也不知为什么,总是对雪紫儿是又敬又爱,连他也不知这是什么情感。

他佩服雪紫儿的骨气和傲气,欣赏她的美,欣赏她的性格,对雪紫儿可以说是很有好感。

而且最近几日,他发现雪紫儿其实并非那么冷漠无情,其实也很可爱,也很天真,只是由于幼时身遭大难,又习练冰功,故此表面冷漠了些罢了。

玉霄不忍心他们一起去冒险,看了看众人,道:“姐姐,悠悠,三位师姐,天魔已经复出,事情重大,请三位师姐回天帝山一趟,给九位师傅送个信,岳师兄,廉师兄,请你们保护她们一起回去,一定要小心,至于雪姐姐和魏大嫂,也请赶回龙女山给你们的师傅送个信,好了,大家动身吧。”

他话音一落,九个人就愣住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曲仙儿问道:“咱们不追杀天魔了?”

凌玉霄笑道:“追,不过,你们的任务不是这个。”

洪袖儿问道:“我们都走了,那……那你呢?”

凌玉霄道:“咱们兵分两路呀,我跟四位梵音阁的师兄去追杀天魔,你们负责赶回去送信。”

其实玉霄虽然这么说,但等这九人走了之后,他连梵音阁的师兄也不会带,因为他也不想看到梵音阁的人冒险。

卓悠悠皱眉道:“你们五个人怎么能行呢?”

凌玉霄笑道:“有什么不行的,你们去吧,咱们兵分两路,这是我做元帅的命令,师姐,天马你骑走,带着菁菁一起回山,我带着龙龙就可,好了,立刻动身吧。”

楚桂儿嗔道:“你有病呀?你们五人去能行?既然这么危险,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我知道,你是不是不想我们冒险?”

玉蝶叹了口气,因为玉蝶很了解玉霄,知道玉霄无论做什么,只要是有危险的事,总会先替她们考虑,他这么布置,其实那里是让她们去送信,而是怕她们出什么意外,故意支走自己罢了。

这些人都是冰雪聪明,哪里能不明白?

岳商道:“这样吧,我跟小师弟去,你们回去吧。”

他也是一样,不忍看到曲仙儿等人去冒险。

曲仙儿嗔道:“不走,不走,我们都不走!”

凌玉霄怒道:“你走不走?不走,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曲仙儿眼中含泪,轻轻的拉住玉霄的手,柔声道:“霄哥,咱们好不容易重逢了,就算再危险,咱们都不能分开了,哪怕是死,咱们都应该死在一起。”

洪袖儿道:“不错,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凌玉霄深受感动,叹道:“三位师姐,你们也听到了,哪里很危险,你们还有父母,师傅师娘都很疼爱你们,若是你们有个……唉……你叫师傅师娘怎么活?难道你们就不考虑师傅师娘的感受吗?”

楚桂儿也不玩笑了,苦笑道:“霄哥哥,你不要说了,我们非去不可的,若是不能灭掉天魔,不但我们要死,就连我爹娘他们以后也难逃一死,我们就算死了,无非是提前走一步罢了,咱们若是能死在一起,就算是走在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这难道不好吗?”

凌玉霄泪水闪烁,都要滚落而下了,玉霄叹道:“难道你们不怕死?我告诉你们,哪里说不定有癞蛤蟆,蜈蚣,毒虫,蟑螂,僵尸,老鼠,吸血蝙蝠等等,什么危险都会有的,什么恶心的东西都会有的,难道你们不怕?”

三个姑娘脸都变了色,虽然一听这些恶心的动物,心中发毛,但依旧摇摇头,曲仙儿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嗔道:“你坏,大坏蛋,就会吓唬我们,告诉你,这一次,就算是龙潭虎穴,就算是鬼门关,我们都不怕,顶多一死罢了!”

洪袖儿道:“不错,小师弟,你刚才说的对,人生本就是一场游戏,只要咱们玩的开心,就算死,又有什么遗憾?”

楚桂儿道:“是呀,我们不怕,你说什么,我们也不走,要去大家一起去!”

凌玉霄急的直搓手,但这几人真是固执的很,实在是无可奈何。

卓悠悠叹道:“霄哥,咱们就一起去吧,魔域高手众多,你一个人是不行的,有我们帮忙,也有个照应,这一次,咱们生死都在一起,我也是绝不走的。”

曲仙儿笑道:“这一次悠悠第一次说了句人话,而且,我们活着的时候都很快乐,活着已经没有遗憾了,就算死了,咱们能在一起作伴,也是快乐的!”

卓悠悠嗔道:“你才不会说人话呢!”

曲仙儿嘻嘻笑着,也不理会悠悠,因为她们之间也喜欢斗口,在她们心中,其实早就把悠悠也当作了好姐妹了,不过却是当作了那种斗口斗气,彼此捉弄,寂寞的时候解闷的好姐妹。

楚桂儿叹道:“什么叫幸福?你总以为哄我们开心,给我们最想要的,我们就很幸福了,你以为我们想要的只是青春常驻,长生不老吗?玉霄哥,你根本不了解,其实幸福,就是能跟喜欢人的在一起,不管是生,还是死,只要能在一起,那才叫幸福啊!”

洪袖儿轻轻啜泣道:“你知道吗?那段时间,我们以为你死了,我们都很伤心,一直以来闷闷不乐,觉得人生没有什么意义了,那时,我们才明白,原来,我们想要的并不是什么青春不老,也不是什么金银珠宝,而是咱们能在一起,不管是不是夫妻,只要能在一起,那就是最大的幸福了,若是这次去死亡谷,你有个什么不测,那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凌玉霄长叹一声,漠然无语,轻轻的将四个姑娘拥在怀中,当真是感慨万千。

四个姑娘满脸都是幸福的神韵,也没有人再彼此的吃醋,都趴在玉霄怀中,温柔的就像是小猫一样。

她们的确都已经长大了,明白了幸福的含义,也都懂事多了,就连玉霄都很意外,她们一个个的竟然这么懂事,这么乖,这么可爱!

玉霄摸摸这个,捏捏那个的脸蛋,微笑道:“好吧,若是咱们都死了,若真的有阴间,那到了黄泉,我就娶你们做媳妇,咱们不管是生,是死,永远的都在一起不分离。”

卓悠悠笑道:“这就对了,这样还差不多,其实,你就算让我们走了,等你出了事,被魔域妖魔所害,我们还是会为你报仇的,到时候,依旧会不敌而死,只是比你晚死几天罢了,晚死几天,又有什么意思?无非是多吃点饭罢了,还不如一起死呢,这一次,咱们就一起闯一闯魔窟!”

凌玉霄看了看姐姐,轻轻道:“姐,你走吧,给我师傅送个信好吗?”

玉蝶淡淡一笑,轻轻摇摇头,幽幽道:“霄弟,我也不能走,咱们都是一起的,你以为姐姐会怕死吗?其实,爹娘都死了,姐姐还有什么牵挂?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若是这一次真的是天要灭绝我们,那咱们就一起共赴黄泉路,一起去跟爹娘团聚,难道不好吗?我是不会走的……”

凌玉霄流着泪,将姐姐抱住,叹道:“姐……”

玉蝶轻轻的摸着玉霄的头,柔声道:“霄弟,其实姐姐真的很开心,就算死了,这一辈子都没有遗憾了,因为你替爹娘报了仇,又替姐姐医好了脸伤,姐很开心,不用替姐姐担心,咱们就一起去吧,就算死,都要死在一起……”

众人听着,心中当真是辛酸无比,因为死亡谷地狱之门,乃是自古以来最危险之处,不但是天险,也有妖魔,这一次闯地狱门,无疑就是到黄泉路去走一趟,当真是九死一生的事。

但他们都不忍离去,决定就算死,都死在一起,这如何不令人感动。

凌玉霄微笑道:“岳师兄,廉师兄,大嫂,雪姐姐,既然这样,那你们回去送个信吧,就说我们都在一起。”

岳商苦苦一笑道:“小师弟,你跟仙儿她们都去,我怎能不去?要去就一起去吧!”

廉政道:“不错,我看还是晨妹和雪师姐去送信吧。”

魏晓晨微笑道:“廉哥哥,咱们以前的誓言你难道忘了吗?其实,晓晨最开心的事就是能跟廉哥哥同生共死,我怎能不去。”

凌玉霄苦笑一声,看了看雪紫儿,道:“雪师姐,这件事就只好麻烦你了,雪师姐,这一次你可幸福了,这样吧,我乾坤袋内有不少的珍珠果和不死果,你都带走,分给我师傅他们,另外你跟谁要好,就分给谁吧。”

曲仙儿笑道:“是呀,雪姐姐,我们这还有好多珍珠呢,你也一起带回去吧,你喜欢什么就自己挑,其余的就送给我爹娘他们了,请你转达一下,我们做女儿的不孝,若是这一次不能活着回去,那这些东西,就算是我们尽一点孝心吧。”

楚桂儿等人也将珍珠,以及脖颈上戴着的龙珠摘下,都一起交给了雪紫儿。

就见雪紫儿面色惨白,面无表情,并没有接,而是冷冷的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是贪生怕死之人吗?”

卓悠悠手中拿着师傅送给她的龙珠,道:“不不不,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咱们中有个送信的,请雪姐姐捎点东西罢了,我们一起共赴生死,乃是为了玉霄哥,这是我师傅的龙珠,请师姐帮忙还给师傅罢了。”

曲仙儿道:“是呀,我们是跟玉霄一起同生共死,魏姐姐为了廉大哥,岳师兄自幼照顾我们,他不放心我们,可是雪姐姐为的谁呢?何苦去冒这么大的险呢?雪姐姐,我们都是好意,我们都知道,雪姐姐是巾帼英雄,不畏生死,但这件事不关姐姐的事,姐姐没必要去冒险的。”

雪紫儿苦苦一笑,心中一阵苦涩,是呀,他们同生共死,乃是为了心爱之人,为了朋友,但是自己呢?自己去冒险,为了谁呢?

为了他?他知道吗?他明白吗?

为了恩师?还是为了报仇?

连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为了谁,但她却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走,就算不为了谁,能跟这些重情重义的人生死与共,那也是开心的!

这些日子以来,她们相处日久,时间越久,雪紫儿就越是喜欢跟这些人在一起。

三个姑娘天真可爱,雪紫儿打心中就很喜欢曲仙儿三姐妹。

魏晓晨和卓悠悠是她的师妹,几个人也是自幼长大,感情其实也不错。

尤其是他,玉霄虽然玩笑胡闹,可是她也不知为什么,就是牵挂着玉霄,喜欢跟玉霄在一起,喜欢跟他一起冒险,自从一起去剿灭人兽,雪紫儿不知不觉中就被玉霄所感动,心中也喜欢上了玉霄,但是她自己却并不知道。

直到她听闻玉霄生死不知,下落不明的时候,背地里,她也曾偷偷的哭泣过,伤心过,但她并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落泪,玉霄这么讨厌,总是捉弄她,言语冒犯她,为何会为他流泪?

雪紫儿以为自己是因为他是好人,是两派亲近的缘故,直到在情缘井中看到了玉霄的影子,她这才明白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玉霄。

但这一切,他知道吗?他了解吗?他身边这么多女孩子都喜欢他,他将自己放在心上了吗?

雪紫儿冷笑道:“我想去就去,没有人可以命令我,这一次我也非去不可,送不送信又有什么关系?”

凌玉霄皱眉道:“雪姐姐,你这是何苦?何必去冒险呢?”

雪紫儿瞪了玉霄一眼,冷冷的道:“你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没完没了烦不烦?你再罗嗦,妖魔走的都不见踪迹了,如何去找?废话少说,我用你管了?我非去不可!”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