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4章 死亡之行2

第一百五十四章 死亡之行2

新书推荐:

凌玉霄一见雪紫儿十分的固执,知道劝说不听,哈哈一笑道:“好吧,既然雪姐姐喜欢去,那就去吧,不过,你死了可没人陪你,我死了,这么多美女做我老婆,我不会孤独,可是你岂不是很孤独?这样吧,雪姐姐,若是咱们都死了的话,你一个人怪无聊的,不如你也嫁给我,我一块娶了就得了,反正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我就勉为其难的也娶雪姐姐做老婆也就是了。”

玉霄本来十分的认真,丝毫没有玩笑,突然之间又胡闹玩笑起来了,他话音一落,就引起一场大笑。

魏晓晨吃吃的这个笑,因为她忽然发现,玉霄简直就是雪紫儿的克星,除了玉霄之外,雪紫儿还没人敢这么捉弄,而且她也渐渐的发现,雪紫儿有时候被玉霄捉弄,会脸红,魏晓晨聪明的很,渐渐的也看出来了,暗自好笑,暗暗的道:“难不成雪紫儿也喜欢上了玉霄,真是好玩,没想到玉霄这么有女人缘……”

四个姑娘不但没笑,反而生气了,曲仙儿照着玉霄的头就重重敲了一下,嗔道:“你简直是臭流氓,你真花心,我们四个难道还不够,你还敢打雪姐姐的主意?”

洪袖儿拧住玉霄的左耳,骂道:“臭无赖,什么好事都是你的了,你想的美!”

卓悠悠拧住了玉霄的右耳,嗔道:“你这人真不是好东西,真是色的很,真好色,用情不专,花心大萝卜,臭无赖,臭玉霄……”

楚桂儿使劲捏了玉霄鼻子一下,嗔道:“你能不能正经点?没事就想女人,是不是全天下的女人都嫁给你,你才满意?”

凌玉霄哈哈笑道:“是呀是呀,只要女人都愿意嫁给我,我就都娶了,那又怎么样?不过,难看的我可不要,女人难看,娶来做什么?难道恶心的我吃不下饭吗?我只会娶美女,像几位师姐这样的美人,还勉强差不多,别说是全天下的女子,就算三位师娘若是不喜欢师傅了,跟师傅分手的话,喜欢上了霄儿,那霄儿就一起娶了,到时候,我娶了你们,再娶了师娘,虽然师娘岁数大了点,不过,常言说的好嘛,爱情是不分年龄界限的嘛,我就来一个大小通吃,哈哈,你们说好不好玩,不过,到时候,你们跟师娘她们怎么论辈分呢?是叫娘呢,还是叫姐姐呢?嘻嘻嘻……哈哈哈……”

玉霄也真是胡闹极了,也就是他敢开师傅师娘的玩笑,若是秦扬三姐妹听了,一定气的啼笑皆非,非要亲手给玉霄几巴掌不可,这哪有徒弟敢开师娘师傅玩笑的,而且还是这种玩笑,简直太胡闹了。

曲仙儿三姐妹这个气,没想到玉霄开玩笑都捉弄起娘亲来了,当真是气坏了。

三姐妹气的这个狠狠的敲他,那个重重的掐他,那个咬他,那个挠他,可把三个姑娘气坏了。

曲仙儿红着脸,边敲着玉霄的头,边骂道:“你无耻,下流,臭无赖,连我娘亲你都捉弄,你真是坏死啦,二位妹妹,打死他,气死我了。”

凌玉霄连连讨饶道:“不敢啦,不敢啦,其实我是好意嘛,打个比方罢了,师傅师娘都这么恩爱,怎能分开呢?再说了,师娘都老了,我又怎能喜欢呢?你们别打了,打死人啦。”

“打死你……”

“就打死你,叫你胡说八道……”

三个姑娘收拾了玉霄半天,这才气呼呼的一人又踩了他一脚。

雪紫儿也气坏了,暗自骂玉霄真是无赖到极点了,什么话都敢说。

雪紫儿气呼呼的道:“你们玩够了没?玩够了闪开,我好好的收拾他!”

曲仙儿三姐妹吃吃直笑,曲仙儿道:“雪姐姐快来,快来打无赖,我们替你抓住他,快来打他……”

曲仙儿三姐妹吃吃笑着,就将玉霄控制了起来。

雪紫儿气的脸发白,瞪着玉霄就走过来了,玉霄连连道:“喂喂喂,我可是好意呀,我是怕你死后孤单嘛,这才勉为其难的娶你的,你怎么好赖不知呢?”

雪紫儿气的使劲掐了玉霄一把,嗔道:“我问你,你说谁是羊?什么一只羊也赶,还勉为其难的,你真是臭无赖,坏透了,还有,刚才的账我还没找你算呢!”

凌玉霄故意问道:“刚才什么账呀?”

雪紫儿脸通红,嗔道:“你说你赢了……输了又……你难道忘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没忘没忘,原来是这样呀,雪姐姐打赢了,是想嫁给我做老婆对吧,那好,我娶了就是了,而且,雪姐姐你做大姐,仙儿和悠悠她们四个,就抓阄,看谁做二姐,谁做三姐抓阄决定就行了,这样你满意了吧。”

雪紫儿羞的脸通红通红,知道跟玉霄辨理,结果被捉弄下不来台的人一定是自己,气的雪紫儿使劲呸了玉霄两口,然后照着玉霄掐了好几把。

凌玉霄嘻嘻笑道:“这下倒好了,雪姐姐爱掐人,仙儿爱敲我头,袖儿和悠悠爱拧我耳朵,桂儿爱捏我鼻子,唉……你们能不能温柔点呢?怎么都这么泼辣野蛮呢?我看,除了我这么好心肠肯娶你们这些野蛮的臭丫头之外,恐怕世上再也没有人愿意娶你们了,若是我不娶你们,你们就等着老在家里或者去做尼姑去吧……”

五个姑娘简直气大了,一个个围住了玉霄,是又敲又拧的,凌玉霄哈哈笑道:“打吧打吧,打是亲,骂是爱,打我证明你们亲我,骂我证明你们爱我,来吧来吧,嘻嘻嘻,哈哈哈……”

本来,中容族的人死了不少,没有人有心情笑,玉霄这么胡闹顽皮,跟几个姑娘斗口**,同时捉弄五个姑娘,而且这么幽默风趣,可把听到的众人笑坏了。

就连死了爹,死了娘,死了爷爷奶奶,死了老婆丈夫,正趴在尸体上痛哭的人,哭着哭着都被逗得吃吃的笑个不停。

梵音阁的和尚这个笑,不断的笑,不断的念佛。

玉蝶一看,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走上前,分开了这些胡闹在一起的五女一男,板着脸,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霄弟,你真是太顽皮了,这时候怎么能这么胡闹呢?”

玉霄一见姐姐这一本正经的模样就想笑,嘻嘻笑道:“姐,你死了想嫁给谁呢?若是没有人娶你,霄弟也娶你了,反正灵魂娶谁都可以,而且你又不是我亲姐姐,我的灵魂娶你也行呀,再说,就算你是我亲姐姐,等咱们都死了,灵魂就没有姐弟之说了,娶你没事的,这样吧,我也娶你了,不过,这就要委屈雪姐姐了,雪姐姐,真是对不起,你只能做二姐了,有我姐姐在,我姐姐就是我的大老婆,她永远都是大姐,哈哈哈……”

玉蝶也羞的满面通红,虽然她喜欢玉霄,但这是她心中深藏多年的秘密,没有人知道,可是玉霄胡闹的竟然连她也捉弄了,当真是令玉蝶羞臊不已,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玉蝶气的重重敲了玉霄一下,嗔道:“你这是太顽皮了,连姐姐你也敢捉弄……”

玉霄这个笑,哈哈笑道:“姐,你脸红了,哈哈真好看,哈哈哈哈……没想到姐姐也会脸红呀,哈哈哈……”

魏晓晨抱着廉政笑的都喘不过气来了,廉政也是一样,玉霄这么胡闹顽皮,同时捉弄六个姑娘,连姐姐也戏弄,当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六个人这个气,又是咯吱玉霄,又是吐玉霄口水,又是掐他,又是拧他的……

魏晓晨咯咯笑道:“行了行了,依我看,对付他这无赖,唯一的办法就是堵住他的臭嘴,这样吧,找块裹脚布,塞住他的嘴,哈哈哈……”

凌玉霄一见魏晓晨这么说,边躲避着众多美女们的袭击,边戏弄魏晓晨道:“是呀,魏姐姐这办法不错,魏姐姐,我听廉大哥说你的脚好香的,廉大哥说最喜欢闻你的香喷喷的臭脚了,想必你的裹脚布也是很香的,就请大嫂将你的裹脚布脱下,我也好闻闻香味,享受一下美人脚的幽香……”

魏晓晨羞的也是满面通红,女人的脚那时候就连丈夫都不给看,那可是女人最秘密的地方了,比她们女人的地方还要秘密,玉霄竟然说,廉政说她的脚好香,那意思无非是说,廉政闻过她的香脚了,这也就是说,他们有过关系了,魏晓晨如何能不羞臊……

廉政也羞的脸红了,虽然他看过她的脚,但那像玉霄所说的那样还去嗅嗅,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了。

廉政笑着笑着也不笑了,叱道:“小师弟,你别胡说,没有的事……”

魏晓晨气的狠狠呸了玉霄一口,气呼呼的道:“臭无赖,我看,谁也不能跟你说话,谁理你,你就捉弄谁,无赖透顶。”

几个姑娘可气坏了,是又好气又好笑,对玉霄不依不饶,玉霄也玩够了,挣脱开美女们的包围,故意**笑道:“哈哈哈,谁敢再碰我,我现在就跟她洞房!你们打我哪里我就打你们哪里,对了,仙儿刚才摸我屁股一下,我要摸回来,雪姐姐的账我还没算呢,刚才掐了我胸部五六下,不行,我要掐回来,还有袖儿,摸我大腿一下,还有悠悠……”

吓得几个姑娘妈呀一声,纷纷四散躲开,赶忙护住了自己的禁区,生怕玉霄真的耍流氓,去当这五六百人的面去摸她们,亲她们,那可真是羞死人了。

凌玉霄这个笑,岳商叹道:“好了好了,小师弟,算我怕了你了,就别闹了,咱们还追不追妖魔了?”

禅机拼命忍住笑,心道:“怎么四位师傅收了这么个胡闹的徒弟,唉……真是太胡闹了。”

禅机忍住笑,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小师弟,不要胡闹了,办正事要紧。”

几个姑娘也不闹了,一个个狠狠地瞪了玉霄几眼,然后纷纷都啐了一口,哼了一声不再理玉霄。

凌玉霄嘿嘿笑道:“对对对,办正事要紧,各位师兄,真是对不起,这几位姑娘太顽皮,太胡闹,不懂事,让大家见笑了。”

雪紫儿鼻子都快被气歪了,小声嘟囔着道:“真是什么人都有,这人怎么这么无赖,也不知谁不懂事。”

曲仙儿赶忙轻声道:“嘘,别说了,再跟他斗口,咱们非被他气死不可,别理他。”

几个姑娘一个个是又羞又笑,心中却是对玉霄又爱又喜,当真是很喜欢玉霄的顽皮胡闹,因为玉霄总让她们这么开心。

但哪能这么胡闹,这里死了这么多人,玉霄胡闹玩笑,让死了亲人的人都哈哈大笑,简直太荒唐可笑了,实在不像话,于是,几个姑娘忍住笑,不去跟玉霄玩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走啦,走啦,咱们去死啦,噢噢噢,大家一起死去啦,我死了后可以娶六个大美女啦……”

这些人这个气,第一次见到有人去死,还这么开心的人。

凌玉霄哈哈笑着,一见菁菁鸟不见了,一声唿哨,就见菁菁鸟也不知在那个树枝上飞了下来,呱呱叫着飞到了玉霄的肩膀上。

凌玉霄骂道:“臭菁菁,咱们去死了,出发啦,你又逃跑了?每次打仗,你都逃的远远的,胆小鬼,你看看龙龙和飞飞,你这破鸟,真是胆小鬼。”

菁菁鸟也气的呱呱叫道:“臭玉霄,放臭屁,我是鸟,我这么小,我出来不是送死吗?你们打你们的,我管不了……”

曲仙儿对菁菁道:“菁菁,别理他,他就会欺负人,下次记着,打架的时候,你还是自己保命,自己躲开点,别听他的,他要害你呢。”

菁菁鸟呱呱叫道:“臭玉霄,臭无赖,就会欺负女人和鸟……”

众人又是轰然大笑,没想到一只不起眼的小鸟竟然会说人话,而且说出来的话也这么幽默。

凌玉霄忍住笑,飞身上了天马,道:“走啦,走啦,噢噢噢噢,大家一起去送死去啦,噢噢噢噢,真好玩……”

众人哑然失笑,真是哭笑不得,有人去死,竟然这么开心,竟然会觉得好玩,这人不是疯子,就是脑子被驴踢了。

但这么有趣的人,他们还真没见过,玉霄一走,他们死了亲人的人,看到亲人的尸体,又开始哭了起来……

三个姑娘跺跺脚,各自飞起,去追玉霄去了。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