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5章 戏美1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戏美1

卓悠悠和玉蝶拉着手,也飞向了半空,赶了上去。

接着雪紫儿,廉政,魏晓晨也纷纷飞上了半空。

四个梵音阁的人也都各自驾驭仙器追了上去。

没有人像玉霄这么胡闹,也没有人像他这么的没个正经,就算去龙潭虎穴地狱之门,他都有心情玩笑。

禅机苦笑着摇摇头,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上天会将天下人类的命运都交给了一个这么不正经胡闹顽皮的少年。

难道人类的生死存亡,真的都在这少年的手中吗?

他这么胡闹,真的能担当这么重的重任吗?

中容国当真是死亡了大半,损失惨重,邵七玄不敢再在这待着,草草埋葬了死去的人,然后带着中容族剩余的人,在梵音阁人的保护下,往梵音阁山下而去。

第一百五十五章戏美

死亡谷、地狱之门究竟在哪里?

没有人知道,就连玉蝶都不知道,虽然玉蝶在昆仑虚住了八年多,可是她也只是听说昆仑有这么个可怕的地方,究竟在哪,她还真不知道。

所以,这件事还要回凤凰岭请教一下凤凰圣母,凤凰圣母乃是昆仑虚得道的神凤凰,当然知道的多一些了。

昆仑山脉蔓延几千里,这么大的山脉,要找这么个死亡谷,若是不知道具体位置,那还不是大海捞针吗?

说是追杀五大巫尊,但这五人逃跑的方向都不一样,又该追谁呢?

更何况,这里丛林密布,到处都是高山峻岭,这些人只要躲避起来,也找不到。

玉霄也没跟众人说什么,直接就往凤凰岭飞去,而且要想去死亡谷,也说不定会经过凤凰岭,估计死亡谷应该还在凤凰岭的北面,也算是顺了。

凌玉霄当真是悠闲极了,这时,也不骑天马了,就幻化出一个三丈方圆的大水晶泡泡,将自己跟天马、龙鱼和菁菁鸟都冰冻在气泡内,悠然的驾驭着自己的气泡慢慢的飞着,等候着后面追上来的人。

时间不大,后面的人就追了上来。

十三个人一见玉霄这个悠闲,真是又气又笑,因为不管什么事,他们见到玉霄的时候,玉霄总是这么悠然,仿佛就算天塌下来,他也能在最后一刻高高兴兴的笑着死去。

曲仙儿三姐妹和卓悠悠都飞进了他的气泡内,坐在了他的身边。

曲仙儿问道:“喂,咱们这是要去那呀?”

洪袖儿道:“你知道死亡谷在哪里吗?”

凌玉霄嘿嘿一笑道:“不知道。”

楚桂儿道:“不知道你就乱飞?”

凌玉霄捏了她鼻子一下,微笑道:“这怎么是乱飞呢?咱们先去凤凰岭,去问问圣母不就知道了吗?”

卓悠悠笑道:“哈哈,聪明,果然聪明。”

三个姑娘一听玉霄回凤凰岭,高兴的直拍手。

凌玉霄皱眉道:“喂,回凤凰岭咱们只是待一会就走,又不是住在哪里很久,你们高兴个pi呀?”

曲仙儿敲了他头一下,嗔道:“你说话真难听,不要这么粗俗好不好?”

凌玉霄哈哈笑道:“是是是,我忘了,各位大美女们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是不会放的,不过,我很奇怪,你们每日里也都吃东西,那消化完的怎么排……”

楚桂儿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嗔道:“闭住你的臭嘴,真是粗俗……”

其实三个姑娘之所以开心,只因为她们一直还记挂着让玉霄去情缘井看看,看看玉霄究竟爱谁多一些,也看看像他这么个花心的男人,情缘井是不是能照出他的心。

更何况,这一次去是九死一生,危险万分,这个秘密她们不知道,实在是觉得很遗憾。

洪袖儿吃吃道:“小师弟,凤凰岭还有九口井,可好玩了,尤其是有一口酒井,那水天然的就是酒水,真是好喝极了,你想不想去尝尝?”

凌玉霄讶异的很,也高兴的很,问道:“哇,真的呀?”

“当然是真的,我们都喝过那井中的酒,真是甘甜呀。”

凌玉霄哈哈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我小老弟老糊涂仙醉乾坤最喜欢喝酒了,这一次我若是能活着回去,就给他送一葫芦酒,他一定很开心的。”

凌玉霄跟三老感情至厚,其实内心中早就将他们当作了亲生的爷爷,但要是论辈分,他只能叫伯伯,小糊涂仙一生好酒如命,最善于饮酒,昆仑虚有酒井,这种天然酒,小糊涂仙如何能不喜欢,所以玉霄第一个就想到了他。

楚桂儿哈哈笑道:“而且,不但有酒井,还有很多好玩的井呢,有幻井,yu井,甜水井,黄泉井,嘻嘻嘻……还有那口井,尤其是那口井,真是太好玩了……”

凌玉霄问道:“还有什么井这么好玩?”

楚桂儿神秘的道:“哈哈,不告诉你,到时候你见到了就会知道多好玩了。”

凌玉霄看到她们这样子,就知道有什么事。

凌玉霄微笑着亲昵的用肩膀碰了碰悠悠,轻声问道:“喂,悠悠,这三个臭丫头,究竟为什么事这么笑?她们一这么笑,就是想捉弄我呢,好悠悠,你要是告诉我,我亲你小嘴一口。”

卓悠悠羞的满面通红,嗔道:“竟胡闹,无赖,才不让你亲呢,你臭死啦。”

凌玉霄哈哈笑道:“那你告不告诉我?”

卓悠悠道:“就不告诉你。”

凌玉霄嘿嘿笑道:“好吧,你不告诉我,我现在就亲你小嘴,今天我可没漱口,嘴巴臭死了……”

卓悠悠满面通红,急忙用手去推玉霄,嗔道:“臭无赖,臭无赖,走开,走开啦……”

凌玉霄更坏,故意的身子一晃,就把悠悠扑倒了,一双手有意无意的碰了悠悠的地方一下,然后啊呀一声,在悠悠小嘴上亲了一口,道:“真是对不起,这泡泡不稳呀……”

卓悠悠红着脸推开他,脸羞的通红,就觉得胸被芳心带着都乱蹦不已,悠悠抡起粉拳就捶打着玉霄,嗔道:“臭无赖,讨厌,讨厌……”

凌玉霄哈哈笑着,亲热的拉着悠悠的手,故意s鹅s的盯着悠悠的胸看,笑道:“那你说不说,不说,我可就,嘿嘿嘿嘿……”

卓悠悠呀的一声,赶忙双手交叉护住了自己,嗔道:“好吧,告诉你了,真是怕了你这流mang了,哪里还有一口井叫做情缘井,只要……”

楚桂儿上前一把就捂住了悠悠的嘴,嗔道:“臭悠悠,别告诉她,告诉他,我们一辈子也不理你。”

曲仙儿也嗔道:“就是,别告诉他,叫他自己去找秘密去,你傻啦?”

卓悠悠一想也是,若是告诉玉霄了,玉霄那还会去照情缘井呢,那就不好玩了。

卓悠悠吃吃笑道:“就不告诉你,嘻嘻嘻……”

凌玉霄道:“好吧,你不说,那我就给你按摩按摩了,喂,你胸前的伤还没好呀?怎么还肿呢?而且肿的这么高,我心好,就给你rou揉吧,我来啦……”

曲仙儿三姐妹这个气,是又害羞又生气,女人的那里,是个人都知道这是正常的,可是玉霄胡闹玩笑的竟然说她们的胸受了伤,要去给她们揉,真是令她们羞涩。

曲仙儿气的一把扭住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这臭无赖,竟然这么坏,你什么也敢……”

“打他,打liu氓……”

凌玉霄哈哈笑道:“哦,我明白了,原来三位师姐是吃醋了呀,那好吧,我一视同仁,一起给你们揉一下,刚才我亲了悠悠小嘴一口,现在该亲你们啦……”

凌玉霄哈哈笑着,就扑向了曲仙儿三姐妹,四个人在水晶泡泡内,嘻嘻哈哈的嬉闹了起来,龙鱼和天马,外加菁菁鸟,在水晶泡泡内坐不住了,一个个飞了出去。

凌玉霄胡闹顽皮的很,就在水晶泡泡内跟四个姑娘追逐嬉闹,将四个姑娘都扑倒在圆圆的泡泡内,五个人滚在了一起……

梵音阁的和尚就在后不远处,看到玉霄又这么胡闹的跟四个美女动手动脚,占尽了便yi,不由得连连念佛。

玉蝶苦苦一笑,实在是拿玉霄没有办法。

雪紫儿红着脸气呼呼的骂了一句:“臭无赖……”

但玉霄和四个姑娘却玩的很开心,虽然四个姑娘都被玉霄又搂又亲的,但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打情骂俏,是每一个少男少女最喜欢的,也是最浪漫的游戏,在玩这种游戏的时候,男人故意的占点手脚便yi,女人不但不会生气,而且还会感受到那种心跳的感觉,她们反而更喜欢,因为那种心跳感真是好浪漫,好美,好美。

玉霄玩的高兴,一见气泡在层层云海中飞行,云雾缭绕,朦朦胧胧,迎着夕阳的余晖,更是七彩夺目美不胜收,那美景当真是人间仙境。

无数洁白无瑕的云就在气泡外飞来飞去,四个姑娘也不御宝物飞了,就悠然的跟玉霄坐在一起,手托着香腮欣赏云海雾涛的秀丽。

曲仙儿悠悠道:“哇,真是好美呀。”

洪袖儿道:“是呀,而且这泡泡真好玩,咱们飞都不用这么使劲了,真是舒服的很。”

楚桂儿嘻嘻笑道:“咱们在里面睡觉都可以呢,边睡觉边飞,哈哈,好玩极了。”

凌玉霄笑道:“你们喜欢吗?这样吧,我给你们再来个好玩的。”

玉霄看了看附近的彩云,用手一招,再看气泡再也不挡着彩云往气泡内飞了,白云穿过气泡,飞进了气泡内。

玉霄念动法诀,找了块又软又白的白云,用寒气将云雾冰冻住,再看气泡内,出现了一个云桥就漂浮在气泡内。

玉霄哈哈笑着,用手按按白云做的桥形的床,淘气的坐在了上面,顺手将曲仙儿抱起,给放在了云**。

曲仙儿兴奋的拍手叫好,坐在云**,这里玩玩,哪里碰碰,但就见白云做的床,雾气腾腾,就好似仙境一样。

楚桂儿哈哈笑道:“我也要,我也要。”

凌玉霄微笑道:“别着急,人人都有份,你们就躺在云**面欣赏风景,困乏了呢,就睡一觉,等到了我就叫你们。”

凌玉霄拔出九子凝冰剑,连连挥舞,再看,整个气泡内又凭空多了好多个云雾飘渺的‘床’,这几张床就悬浮在气泡内七尺之上,软软绵绵的,就好似棉花糖一般,当真是妙的很。

曲仙儿,卓悠悠,楚桂儿三个姑娘,也都爬上了云床,高兴的手舞足蹈,在云做的**不断的来回的翻滚,就好似一个个淘气的孩子。

卓悠悠乐的哈哈直笑,吃吃笑道:“玉霄哥,我真是服了你了,这么好玩的东西你也想得到,你真是天才耶。”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我住在大海水里面的时候,每日里都睡在气泡内的,等我飞出来的时候,漫空都是白云,当真是太美了,我小时候,我就想,若是能在白云上睡觉,那该是多美妙呀,现在咱们都学了道术,只要用一点小小的法术,将云雾冰冻住,就可以做一个白云做的床了,在白云上面睡觉,那真是美极了,不过呢,你们可不行,若是云雾冻的不结实,睡在半空中,万一掉下去,那可就不好玩了。”

卓悠悠道:“切,你以为我们不会寒功吗?我们的寒功不比你差。”

曲仙儿笑道:“就是,不过,这么好玩的东西我们没想到罢了。”

“咱们自己也做个,哈哈哈……”

于是几个姑娘也将白云引来,用白色的白云做各自喜欢的东西。

卓悠悠聚雾为霜,化霜成露,凝露成冰的本事最厉害,而且她有霜寒剑,卓悠悠将白云雾气凝固,然后淘气的做了个白云枕头,哈哈笑着,放在了云**,然后躺在了云**悠然自得,欣赏着夕阳西下云海雾涛的美景,真是惬意的很。

曲仙儿三姐妹一看卓悠悠这么悠闲,也哈哈直笑,也做了个白云枕头。

楚桂儿吃吃笑个不停,她实在没想到,玉霄竟然这么会玩,竟然将空中的白云都当作了玩具。

楚桂儿将玉龙点睛笔一挥,就在白云雾气中画了个靠背,在白云**按上了一个弯头,然后她又画了床棉被,将棉被叠起,往身后一放,悠然的靠在了云被上,欣赏着美景。

几个姑娘不敢示弱,纷纷效仿,也都在平平的白云**加了点靠着的东西,靠在软的白云上面,谈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