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6章 黑白斗3

第一百九十六章 黑白斗3

就这样,五个妖魔逃来逃去,终于逃到了那个火山口里,顺着火山口飞了出去。

幻象走在前面,照的清清楚楚,只见五个妖魔飞了起来,玉霄等来到近前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玉霄急忙大叫道:“大家小心,这里是火山口!不要往前走了!”

再看脚下约百丈下,岩浆火红一片,炙热的很,这要是一脚蹬空,掉进岩浆里,就会变成飞灰了。

玉霄停在火山口边上仔细的观看,只见在火山口的四壁上,一道道小台阶旋转着往上而去,正是黑鼠族人在火山口里凿出的台阶。

再往上看去,约十几丈外,正是久违了的蔚蓝色的天空!

玉霄心情激动,天空,终于到了外面的世界了,终于离开了地心了!

十四个人站在下面,并没有立刻飞上去,因为上面虽然是黄昏了,但依旧有点刺眼,十四个人还有点不适应,太亮,有点睁不开眼。

而且,五个妖魔飞了上去,谁知道会不会在外面埋伏,冒然冲出去,中了暗算就得不偿失了。

玉霄看了看桂儿,笑道:“小宝贝,看你的了,多画一下幻象,先让幻象冲上去,免得中了埋伏。”

楚桂儿答应一声,将玉龙笔连连挥舞,一连化出了五六十多个幻象,分作三批冲上了半空。

第一批冲了上去,没有动静,第二批又飞了上去,还是没有动静,可见妖魔并没有埋伏,所以最后,十四个人各自戒备,随着最后一批幻象一起飞了上去。

十四个人将兵刃舞动如飞,护住了自己,一直往上空飞了出去!

十四个人以一鹤冲天之势,冲出了火山口,又飞高了几十丈,这才都停在了空中!

只见,根本没有什么埋伏,那些幻象已经远远的追了下去,一直往西北又追了下去!

十四个人来到了外面的世界,就觉得空气格外的清新,楚桂儿深吸了一口气,道:“哇!好清新的空气呀,咱们终于活着出来啦!”

雪紫儿也长吸了一口气,眼中含着珠泪,幽幽道:“唉,咱们真是两世为人,没想到,还有机会能出来!”

再看苍茫的沙漠上,到处都是石头,火红色的石头,虽然陨石火雨已经过去了约有两个月了,地上的火焰已经熄灭了,但沙漠里满是陨石,堆积如山,陨石通红一片,即将落下的夕阳照耀在火红的陨石上,散发出一种奇异的美。

虽然烈火已经熄灭,但依旧冒着热气,地下依旧是热的很。

六个姑娘兴高采烈,欢呼雀跃,尤其是曲仙儿三姐妹,开心的就好似孩子一般。

已经在暗无天日的地下生活了两个多月了,想想简直觉的是一场噩梦。

逃出生天的喜悦,重获自由的心情,也许只有亲身体会到的人才会懂,才懂得自由的可贵。

三个姑娘围着玉霄,这个亲玉霄一口,那个亲玉霄一口,跟玉霄这个亲密。

玉霄也是高兴万分,这一次能活着离开地下,就连他都没想到,就连玉霄都以为必然会死了,可侥幸活着离开了地狱,当真是一件大喜事。

玉霄坏坏的笑着,抱着三姐妹,在她们高挺的地方上一人捏了一下,三姐妹正高兴,敏感地方被玉霄捏了一下,立刻三人呀的叫了起来,双手交叉护住了禁区,都红透了脸。

虽然她们这里早就成了玉霄的玩物了,玉霄没少玩她们的胸,她们也很喜欢玉霄玩她们这里,但这么多人看着呢,脸面最起码要,所以,三个姑娘假装生气害羞,对着玉霄又敲又打,但却咯咯直笑,笑成一团,拥抱在了一起。

曲仙儿笑骂道:“流氓!臭无赖!”

洪袖儿骂道:“无耻,↓流!”

楚桂儿嗔道:“你真讨厌,要摸……等没人的时候嘛……”

卓悠悠吃吃笑道:“切,真不知羞,不要脸!”

玉霄又淘气的在玉蝶和雪紫儿的那地方上一人捏了一把,哈哈笑道:“六位好老婆,咱们终于活着出来啦,太好啦,噢噢噢噢……”

在半空中,玉霄就跟六个姑娘拉着手玩在了一起。

玉蝶红着脸,摸摸自己被玉霄捏的痒痒的两粒小樱桃,嗔道:“你呀,真是大坏蛋,什么时候也不正经,以后,不准你这么胡闹,快别闹了,五个妖魔都快走远了,咱们还是快追吧。”

玉霄哈哈笑道:“今日我高兴,就饶他们一命,咱们慢慢追就是了,走啦,追!”

十四个人各自御剑而飞,在后开始追击妖魔。

一之上,千里之内的沙漠中,到处都是火红色的陨石,当真是美丽异常,但谁又能知道,这些天外飞石,乃是致命的杀手?

众人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见到这么多陨石,也知道,若不是玉霄聪明,想出了这个办法,恐怕谁也难逃活命。

这两个多月来,若不是因为玉霄,这里的每一个人早就尸骨无存了,所以,众人对玉霄可谓是心存感激。

尤其是六位姑娘,她们嫁给了玉霄,献身给了玉霄,根本无怨无悔,因为若没有他,谁也活不了。

别说是这救命之恩,就算没有这救命之恩,她们跟玉霄青梅竹马一起长大,都这么深爱着玉霄,发生了这种事,顺理成章的嫁给了他,也是她们心中所愿的。

玉霄又做了个水晶泡泡,跟六个娇滴滴、美艳艳、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老婆坐在了一起,在水晶泡泡内,左拥右抱,喝着美酒,开始追杀妖魔。

其余的人也都钻进了玉霄给他们做好的水晶泡泡内,在泡泡内悠然的追踪妖魔。

曲仙儿依偎在玉霄身边,玉霄的手抚摸着她最有手感的地方,仙儿双颊嫣红,则动情的又吹开了玉箫,随着优美动听的旋律,晶莹剔透,闪着七彩光芒的水晶泡泡,一直又往西追去……

第一百九十七章天山

这似乎成了一种追逐的游戏了,也似乎成了十四人遨游四方的一种乐趣了。

玉霄并不急于追赶,只是远远的追随,一边追踪着五个妖魔,一边是游山观景,他越来越觉得,这种追逐的游戏真的很好玩。

五个妖魔似乎也知道玉霄并不想捉拿他们,只是想追踪他们找到天魔的下落,绝不会半途就杀了他们的,所以,五个妖魔逃的也并不快,两方面总是隔着二三百丈的距离,妖魔们休息,玉霄等人也休息,总之,玉霄始终就是跟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既不超越,也不紧追,只是保持着这种距离。

追来追去,又追出去两天,渐渐的,已经离开了沙漠,来到了青山绿水中了。

看到了青山绿水曲险儿三姐妹这才放下了心,原来她们以为,这一次空前灾难还以为是全天下的,就连天帝山都难幸免,所以一直担心自己的父母,可是现在看来,这只是沙漠这千里附近之内的灾难,还没有那么严重。

因为离开了沙漠,发现青山绿水中,可没有这种可怕的陨石了,那就证明,这只是沙漠千里附近的灾难罢了,所以她们放下了心,不再担心自己的父母。

十四个人追进了昆仑山北、沙漠西北的大山中了,这一片山脉,也是绵延数千里,山峰直插云霄,当真是雄伟壮观的山脉。

其实,他们已经追到了天山了,天山山脉和昆仑山山脉中间,就是沙漠地带,他们从昆仑往北追去,穿过沙漠,已经到了天山了。

不过那时并没有叫天山,而叫白山、雪山或者是玉山,据传说,这天山乃是西王母成仙得道的地方,天山共有三个天池,都是西王母所爱,一处西王母用来饮用,一处用来洗澡,一处用来洗脚,当然这只是传说。

不过,这传说玉霄也听过,但却不知道这里是天山。

这一片山脉真是景色宜人,山峰顶白雪长年不化,直插于云山雾海中,飘渺朦胧,简直就如同仙境一般,山顶白雪,山下却是葱葱郁郁,相映成辉,清澈的湖水,被冰冻住,恰似一面面玉镜,将美景映入其中。

十四个人在半空中飞着,却只是到了山的半山腰,但身畔云雾飘渺,十四个人就在云雾中飞翔,身边就是洁白的白云,伸手所触就是晶莹的白雪,在云海雾涛中飞翔,俯瞰脚下的雪山美景,当真是令人心情舒畅,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

六个姑娘边在水晶泡泡里坐着,边伸出手在雪山上捧起白雪,不住的往空中撒去,在水晶泡泡内就玩起了白雪。

她们都善于寒功,对于冰雪的喜爱简直溢于言表,更何况,有那个女子能不喜欢白雪?

六个姑娘咯咯笑着,将白雪引到水晶泡泡内,让白雪在空中飘着,她们则在白雪中玩耍了起来。

玉霄皱眉道:“喂,弄这么多雪进来做什么?真讨厌。”

曲仙儿吃吃笑道:“你真不懂浪漫,这雪多美呀。”

卓悠悠道:“多好玩呀,咱们别追他们了,先在这里玩会吧。”

玉霄苦笑道:“美?美什么美,等你们光着屁股,没衣服穿,冻的你们瑟瑟发抖时,你就不说雪美了。”

洪袖儿道:“切,你这人,真没情趣,多好玩呀。”

雪紫儿笑道:“喂,这里是什么山呀,出了沙漠,到了这里,怎么还有山呢,而且这山脉比咱们追杀狼魔到过的雪山还要大,比起昆仑山论气魄和范围也差不多。”

玉蝶微笑道:“我知道,师傅说过,昆仑山北是沙漠,穿过沙漠,又是一片山脉,跟昆仑山差不多都那么的雄伟美丽,这山叫做白山,又叫做雪山、玉山,因为这里也是常年积雪不化,这一定就是白山了。”

卓悠悠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白山呀,我也听师傅说过呢,师傅还说,这白山里有三个天池,都在几千丈高的山谷中,湖水清澈的很,都是白雪融化而成的湖泊,那三个天池,据说是王母娘娘的御用天池呢,西王母把这三个天池分成了三部分,一个天池用来洗脸,一个天池用来洗澡,一个天池用来洗脚。”

楚桂儿高兴的道:“哇!真的吗?那……那咱们找找天池呀,咱们也洗澡去,那水一定很好,咱们快找找呀。”

雪紫儿道:“那水一定很清甜的,一定很好喝的。”

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可别找错了,别到时候找到了王母娘娘用来洗脚的天池,你们再把她的洗脚水喝了,那就臭死啦,哈哈哈……”

雪紫儿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两下,嗔道:“你讨厌!乌鸦嘴!”

楚桂儿嗔道:“臭无赖,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玉霄嘿嘿笑道:“我是提醒你们嘛,别到时候,你们找到了西王母的洗脚池,然后喝了,再用来洗澡,哇,那你们六个可真的变成臭丫头了,喂,你们说,臭丫头,臭丫头,这个对你们女人的称呼,是不是就因为你们女人都爱臭美,都误把王母娘娘的洗脚水喝了的缘故呢?”

洪袖儿骂道:“这个死小子,臭无赖,真是太可气了,姐妹们,我看他是一天不挨打,就要上房揭瓦,打他,叫他胡说八道……”

六个姑娘咯咯笑着,没来用手打玉霄,而是将不少的雪引到了水晶泡泡内,将晶莹的白雪捏成雪团,跟玉霄打起了雪仗。

玉霄这个水晶泡泡实在是太大了,足有五丈方圆大小,就跟一个小房子相似,在这个小房子内,他们将飘渺洁白的白云冻结成云床,整个泡泡内都是白云做的床,七个人就在云**闹成了一团。

魏晓晨等几人,离着他们只有几丈远,众人看到他们七个又嬉闹在了一起,都习以为常了,一个个哈哈一笑。

魏晓晨抿嘴笑道:“廉哥哥,你看看他们多好玩,咱们也打雪仗吧。”

廉政苦笑道:“玩雪有什么好玩的?”

魏晓晨嗔道:“你呀,真不懂得浪漫,跟你在一起玩,真无聊死了。”

廉政笑道:“我无聊,玉霄有聊,你不会找他们夫妻玩去吗?”

魏晓晨嗔道:“不理你啦,真没意。”

魏晓晨望着玉霄夫妻七人玩的这个开心,她则噘起了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