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7章 天山1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山1

玉霄玩着玩着,抱着几个姑娘哈哈笑道:“喂,各位好老婆,咱们自家人打自家人这么不团结,还不叫人家笑话呀,你们看,大家都笑你们呢。”

楚桂儿吃吃笑道:“那依你怎么办?”

玉霄抱着桂儿在桂儿的樱唇上亲了一口,轻轻的对六个人笑道:“当然是咱们一家人一致对外了,咱们打他们呀!”

雪紫儿咯咯笑道:“你呀,真是坏死了。”

玉霄捏了个雪球,看了看在水晶泡泡左边离着他们有五丈左右的魏晓晨,趁着魏晓晨没注意,对准魏晓晨的脸蛋一雪球就扔了过去。

‘啪’,一声轻响,雪球正打在魏晓晨的脸蛋上,雪球散开,弄的魏晓晨一头一脸一身都是雪了。

魏晓晨正生气,就被雪球打中自己,一看是玉霄打的,嗔道:“讨厌,臭无赖!”

玉霄哈哈笑道:“各位老婆们,大家瞄准,射击,打呀!”

玉霄也真够坏的,不打魏晓晨别的地方,雪球掷出专门打她高耸的胸,边打边大笑道:“哈哈,快看呀,魏大嫂哪里被我打肿了,肿的这么高呀,哈哈……”

雪紫儿咯咯笑骂道:“你这臭无赖,怎么这么无聊,打人家那里,真不是好东西。”

七个人哈哈直笑,笑成了一团,纷纷捏成雪团,就朝着魏晓晨和廉政砸来。

魏晓晨又羞又气又喜欢,吃吃笑着,拉着廉政,也捏起雪球开始了反击。

魏晓晨也是少女心态,当然也喜欢玩,吃吃笑道:“廉哥哥,这些坏蛋真坏,咱们也打他们。”

立刻,她也玩了起来,就见雪球乱飞,少女们的笑声响彻了山谷。

玉霄等人不但打他们,也用雪球打其余的人,玉霄夫妻七人,团结在一起,就跟这些人打起了雪仗。

两个和尚和岳商苦笑不已,他们可不是爱玩的人,只好躲开点了。

碧萝和寂籁联络魏晓晨,四个人跟玉霄七个人打了起来,几个姑娘玩的这个开心,玩了好一会,也不顾去追敌人了。

岳商在一边看着,被逗得啼笑皆非,就连两个和尚也捧腹大笑,自从跟玉霄一起追敌而来,虽然一凶险无比,但一也是快乐无比,因为玉霄就是这种人,虽然故意逗你生气,但令人却无法生气,因为他转眼间就会逗得你开怀大笑。

玩了一会,岳商睁眼一看,只见远处五个妖魔化作了五个小黑点,落向了前面那个山峰中了。

岳商急忙叫道:“喂,小师弟,大家别玩了,妖魔落在前面那个山上了!”

雪紫儿掸了掸身上的雪,道:“这么说,前面就是妖魔的老窝了,咱们杀过去!”

玉霄将手放在雪紫儿柔软的酥胸上揉捏着玩了起来,边玩边笑道:“你呀,真是胸大无脑,就知道打打杀杀的。”

玉霄可真够顽皮胡闹的,虽然岳商等人没看着他们,但魏晓晨却看着他们呢,他就伸手去故意玩雪紫儿的最软的地方,而且还是故意的抖动她的胸,弄的她的胸像波浪一般的抖来抖去的……

雪紫儿脸羞的通红,虽然自己这进区早就成了玉霄喜爱的玩物,虽然女人的这里都是男人的玩物,而且她也喜欢被玉霄抚摸,但没人的时候可以,只有夫妻二人的时候,男人怎么玩都可以,但有人的时候那有这么胡闹的。

雪紫儿‘妈呀’一声,急忙拿开了玉霄的手,咬着牙,红着脸,伸出白白的玉手,照着玉霄的手背使劲打了两巴掌,然后又掐了玉霄两把,嗔道:“你……你↓流!臭无赖,不要脸,哼!”

雪紫儿红着脸走开了,躲在了玉蝶的身后,玉蝶也怕玉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故意的捉弄她,也急忙双手抱胸,先护住了‘要害’。

玉霄这个笑,雪紫儿骂道:“我警告你,有人的时候,不……不准你这么胡闹,真不要脸,不知羞。”

曲仙儿拧着玉霄的耳朵道:“就是,真讨厌,就你最坏了,整日里就不干好事,无耻。”

卓悠悠道:“你满脑子不想好事,没事就想着欺负人,真是大坏蛋,真不知羞。”

玉霄哈哈笑道:“喂,我错了还不行吗?再说了,这能怪我吗?谁叫你们女人挺着这么大的‘肉包子’在我面前总晃来晃去的,你们女人要想不被男人非礼,就要离男人远一点,你们离着我这么近,不就是想让我非礼你们嘛,那我就如你们所愿,你们应该说谢谢我才对嘛,其实,你们不想被男人非礼,依我看,杜绝男人非礼你们的最好办法,就是干脆一刀把哪里割掉就得了……”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一个个娇羞无比,一起跳了上来,就过来收拾玉霄。

楚桂儿吃吃笑道:“这臭无赖就是这么可恶,他真是太可气了,姐姐们,咱们好好收拾他,把雪团塞进他衣服里,看他还敢不敢了。”

玉霄嘻嘻笑道:“喂喂,你们难道从来不摸自己这两个‘肉包子’吗?你们就干脆把我的手当作你们自己的手,就当是你们自己摸的自己不就得了嘛,何必这么斤斤计较呢……”

“还敢说……”

“打他,好好收拾他,叫他这么不要脸……”

六个姑娘吃吃笑着,纷纷捏成雪团就往玉霄衣服里赛去,边往玉霄衣服里塞着雪,边咯吱着他,玉霄被咯吱的哈哈大笑,也坏的捏雪团往她们的衣服里塞去,七个人又嬉闹在了一起。

其余的人远处看着,真是哭笑不得,因为这七人时时刻刻都忘不了胡闹,都这么大的人了,也都成了夫妻了,竟然还跟一个个的小孩子一般的胡闹。

岳商咳嗽了一声,道:“喂,小师弟,别玩了,仙儿,好了,饶了他吧,咱们商量正事要紧呀。”

曲仙儿喘息着,红着脸将玉霄塞进她肚兜内的雪球抖出来,推了玉霄一把,嗔道:“喂,二师兄叫你呢,你还闹?别玩了,一会妖魔就要来了,咱们怎么应付呀。”

玉蝶也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喂,好了,别胡闹了,咱们先商议商议吧。”

玉霄也不玩了,哈哈笑道:“这还不好应付吗?雪姐姐,你说怎么办?算了,不问你了,你一定说,打呗,对吧,胸大无脑,我问你,岂不是我也没脑了?这样吧,我出个主意,咱们跟他们玩玩,打来打去的,也打不死他们,他们打不过就逃,只要他们逃,咱们只能追,这游戏不错,真好玩,依我看,一上咱们光追他们了,这一次,换他们追咱们得了,咱们跟他们玩捉迷藏吧。”

众人这个笑,还第一次听说打仗厮杀当捉迷藏玩的,但跟玉霄一起并肩杀敌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大家也都知道玉霄鬼点子最多,这不知道又是什么鬼主意呢。

六个姑娘一起失声道:“啊!捉迷藏?”

曲仙儿摸摸玉霄的额头,悠悠叹道:“唉,这坏蛋发烧了。”

雪紫儿道:“我看,病的还不轻呢!”

玉霄坏笑道:“是呀,我病了,我得了讨厌女人的病了,我为什么会娶你们呢?唉,我真是自找麻烦,喂,你们有没有后悔药呀,给我点,我真后悔,人家清清白白的处男之身被你们六个不要脸的女人给糟蹋啦,呜呜呜……”

六个姑娘这个气,玉霄学着女人的扭捏之态,这么胡说八道的,六个姑娘又是嘤咛一声,曲仙儿照着玉霄的头重重敲了一下,嗔道:“吃,吃你个大头鬼!”

雪紫儿气道:“臭无赖,得了便宜卖乖!打你,打你,叫你这么坏。”

玉霄故意捂着脸,装作娇羞的跺跺脚,嗲声嗲气的道:“嗯,不来了,你们坏死啦,就知道欺负人家……”

六个姑娘又气又笑,遇到玉霄这么胡闹顽皮的男人,每日里都会被玉霄给逗的啼笑皆非的。

楚桂儿推了玉霄一把,吃吃笑道:“喂,小坏蛋,你又有什么馊主意啦?别胡闹了,快说说吧。”

洪袖儿笑道:“捉迷藏?笑死人了,你跟妖魔玩捉迷藏呀,你是不是吃错药啦。”

玉霄微笑道:“当然跟他们玩捉迷藏了,他们落到了前面那个山里,这就证明,这附近说不定就有妖魔,一定有他们的人,咱们没摸清他们的虚实,就去厮杀,岂不是太傻?而且大家追了两天多了,也够累的了,所以,咱们不妨先睡一觉,休息一两日再跟他们厮杀,也不迟呀。”

廉政道:“不错,追了这么久大家的确也疲倦了,而且他们这里又有了援手,新增了一些妖魔,咱们对付起来也是有点吃力,先暂且一避,等查明虚实,再来对付他们也不迟。”

魏晓晨道:“但是,咱们避开,人家不会找吗?咱们四处乱跑,与其浪费力气躲开他们,还不如一较高下得了。”

玉霄嘿嘿笑道:“唉,我真后悔呀,刚才打雪仗的时候真不该打魏大嫂,魏大嫂,刚才我错了,真是对不起啦。”

六个姑娘这个笑,本来商议着正事,玉霄竟然说刚才打雪仗的事了,而且还是破天荒的说后悔,跟魏晓晨说对不起,这简直太令人觉得好笑了。

就连魏晓晨都一愣,玉霄跟她道歉,而且还是因为跟她打雪仗打到了她道歉,简直跟怎么应付妖魔是两码事,而且在一起玩的时候,大家玩的都很开心,他道歉根本就没必要的事,这实在是太令人奇怪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喂,你这什么意?”

魏晓晨皱眉道:“是呀,咱们商议对付妖魔的事,你说这个做什么?人家也没怪你,咱们打雪仗罢了,只是玩玩,谁打了谁,这又有什么关系呀。”

玉霄嘿嘿笑道:“当然有关系了,而且我大错特错,错的简直改打,唉……”

雪紫儿嗔道:“喂,到底什么事嘛,你这人真无聊,说话就说一半,咱们玩,你那错了呀。”

玉霄故意叹了口气,道:“唉,为了表示对魏嫂嫂的歉意,我真诚的道歉,就给嫂嫂鞠三躬吧,一鞠躬,对不起,二鞠躬,我后悔,三鞠躬……”

九个姑娘扑哧一声都笑了,连眼泪几乎都笑出来了,卓悠悠推了玉霄一般,嗔道:“好啦,你这人怎么这么爱玩呢,不是说不闹了嘛,怎么还胡闹呀,什么事呀,真无聊。”

玉霄叹道:“唉,你们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吧,那句话说,女人胸大无脑,魏嫂嫂本来就没有脑子,刚才打雪仗的时候,我打中了魏嫂嫂的胸,又给她打肿了不少,所以,现在她更没脑子了,你们说说,我岂不是罪过吗?对不起魏大嫂,对不起廉师兄,我实在不该这么坏,不该将魏嫂嫂的哪里打肿,把魏大嫂本来从一个笨蛋,打成了一个傻瓜……”

可把众人逗坏了,也把魏晓晨气坏了,万没想到,玉霄淘气的竟然是拐弯抹角的说她胸大无脑。

魏晓晨羞的俏脸通红通红,气的抓起两团雪照着玉霄劈头盖脸的就砸了过去,骂道:“你这臭无赖,不要脸,打死你,打死你……”

魏晓晨又羞又气,不断的捡起雪球去打玉霄,玉霄坏笑着躲在雪紫儿身后,哈哈笑道:“你打吧,打我的紫儿吧,我的紫儿跟你一样,都是胸大无脑,你们俩真是一对,所以,打她,把她那打肿点没事的,反正你们都是胸大无脑……”

雪紫儿气的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又跟玉霄闹在了一起。

廉政苦笑不已,摇摇头叹了口气,暗自叹息,心道:“唉,小师弟这人那都好,就是天生爱胡闹,没个正经,商议正经事,他又开始胡闹了,这人,唉……”

但他也无法跟玉霄生气,而且他为人大度,那会生玉霄的气。

廉政拦住了魏晓晨,轻轻道:“好了,好了,别闹了,别气了,他逗你玩呢。”

魏晓晨红着脸,嗔道:“廉哥哥,你看他,多讨厌,真是臭无赖,气死人啦。”

玉霄哈哈笑道:“噢噢噢噢,大嫂这么大的人了,还撒娇呢,真是不知羞,哈哈,羞死人,羞羞羞……”

雪紫儿拉过玉霄,重重的在玉霄头上敲了两下,然后捂住了玉霄的嘴,嗔道:“喂,你有完没完了,你再胡闹,一会妖魔就来啦!”

曲仙儿嗔道:“就是呀,这时候了还玩什么呀,真是的,都多大了,还这么顽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