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8章 冰洞1

第一百九十八章 冰洞1

玉霄微笑道:“各位师兄,我之所以做了八个冰洞,一个是你们休息用的,再多的那个,你们大小便用的,记住,不要出来,大小便就在多余的气泡冰洞内,因为咱们藏起来后,妖魔一定会四处找咱们,只要咱们一出来,就会暴漏了,所以,咱们先不要出来,先在里面休息两日再说,等看清楚了形势,大家也休息够了,再出去厮杀也不迟。

魏晓晨叹道:“唉,我真是服了你了,这种馊主意只有你才能想的出来。”

玉霄嘿嘿笑道:“大嫂,你们在泡泡内风雅快活也没人管,不过呢,大嫂就别脱光了,免得万一被妖魔发现,到时候大嫂穿衣服都来不及,哈哈哈。”

魏晓晨脸又红了,嗔道:“你放屁!我们……没……没……有……谁像你似的,不……不要脸……”

玉霄坏笑道:“是是是,魏大嫂最要脸了,你和廉师兄在泡泡内两个多月,魏大嫂依旧是冰清玉洁的处女呢,唉……不过奇怪呀,那次是谁在泡泡外……”

他还没说完,魏晓晨蹭的窜了过来,就捂住了玉霄的嘴,照着玉霄使劲掐了两把,嗔道:“你……你敢乱说,我杀了你!臭无赖,闭嘴!”

她吓得要命,因为她知道,玉霄下半句一定是说,那次是谁在泡泡外撒尿,没穿衣服被我看到了,那次是谁快活,被我们夫妻看到了,所以,魏晓晨又羞又气,急忙过来捂住了玉霄的嘴。

玉霄也只是逗她玩玩,哪能真的说出来,雪紫儿推了玉霄一把道:“喂,别胡闹了,咱们进去吧。”

玉霄笑道:“嗯,咱们进泡泡吧,大家身上应该还有吃的,够吃一阵的了,大家进去,我给你们掩饰一下,岳师兄,两位和尚师兄,右边的俩个泡泡是你们的,碧萝师姐,寂籁师姐,靠着三位师兄的是你们的,廉大哥和魏大嫂的在最左边,我们的在中间,大家若是想看看热闹,在泡泡上捅个小窟窿眼看看就行了,好了,你们都进去吧。”

众人点头,纷纷钻入了自己的泡泡内,躲在了里面。

玉霄将割下来的冰盖给几个泡泡盖好,立刻,跟山体完全一样了,连点痕迹都没有了。

玉霄给岳商三人的两个泡泡盖好了盖,又给寂籁和碧萝的泡泡盖好了盖,然后来到廉政和魏晓晨的气泡外,微笑道:“喂,大嫂,你和大哥快乐的时候,要忍着点,记住,叫的时候小点声呀,免得被妖魔听到。”

魏晓晨抓起一团雪球就砸向了玉霄,嗔道:“你去死吧!”

玉霄哈哈一笑,雪紫儿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聊呢,什么话都说,真讨厌,别闹了,咱们也快进去吧。”

玉霄给他们又盖好了盖,冻的结结实实的,然后笑道:“好了,该咱们夫妻入洞房了,喂,你们说,这洞房洞房的,是不是就因为钻进洞里做那这美事,所以就有了这洞房之说了,是不是就打这里来的呢?一定是这样……”

玉蝶用白玉一般的手指戳了玉霄额头一下,轻轻嗔道:“你呀,有个正经好吗?咱们快进去吧。”

七个人纷纷钻入了冰冻内,玉霄将冰盖盖好,也钻入了水晶泡泡内。

这个水晶泡泡依旧很大,足有三丈方圆大小,犹如一个小帐篷一般,在隔壁,又是一个水晶泡泡做的冰洞,准备用来方便用的。

七个人就都在这一个水晶泡泡做的冰洞内,玉霄盖上了盖,立刻,这里暗了下来,又开始与世隔绝了。

谁能想到他们会躲在冰山冰雪内的夹层中?

第一百九十八章冰洞

天山蔓延千里,千里冰封,到处都是雪山,虽然现在还不是冬天,但这里山头常年冰雪不化,冰山到处都是。

这里的山大多被雪覆盖住,厚厚的积雪盖住了大山,就好似盖上了一层层的棉被一般,厚厚的冰被足有五六丈深,就这么牢牢地冰冻在山上。

虽然玉霄他们选择的是在垂直的山体上做的冰洞,但垂直的山体,冰层都有四五丈厚,就这么牢牢地冰冻在不太陡峭的山上,跟山成为一体。

不过,这种冰山最爱发生雪崩了,因为冰层太厚,而又是罩在山体上,难免滑落,虽然冻的很结实,但一块石头砸在冰山上,或者,动物大声的吼叫,都容易发生雪崩。

一般没有人会躲在垂直的冰层里,这种鬼主意,也就是玉霄能想的到。

但其实也有点冒险,万一妖魔被他们激怒,气的狂砸那些冰雕,弄的地动山摇的,万一要是发生了雪崩,他们躲在冰冻的夹层里,难免被活埋在里面。

但是,谁又希望发生雪崩?就算是妖魔们也不会这么愚笨,因为只要是发生大雪崩,就会蔓延千里,就连他们都躲避不了,谁会那么傻的故意弄的大雪山崩的?

所以,玉霄是一点都不担心,就因为这个原因了。

玉霄做的雪洞内又是一片漆黑,虽然比在地下的时候亮的多了,但也是黑乎乎一片。

六个姑娘将脖颈上和玉腕上的龙珠和珍珠拿了出来照亮,立刻小水晶泡泡内又亮了起来。

七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捂着嘴吃吃的笑了。

笑着笑着,雪紫儿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嗔道:“警告你,以后这么多人的时候,不准你故意的玩人家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人家会笑我的,你再要胡闹,到时候,我可真打你了,知道了吗?”

玉霄坏坏的一笑,抱住了雪紫儿,将手探进了她的怀中玩着男人最喜欢的心爱之物,柔声道:“那没人的时候呢,我是不是可以随便玩呢。”

雪紫儿嘤咛一声,照着玉霄的手敲了一下,嗔道:“你正经点,总是这么不正经。”

玉霄没有将手拿出来,而是依旧放在她的胸上轻轻的把玩着,坏笑道:“我这人就有个习惯,越高傲的人,我就越叫她变得不高傲,越是高贵的人,我就叫她变得不高贵,仙儿高贵,总是摆出大小姐的样子,高贵的很吗?我就偏偏叫你高贵不起来……”

雪紫儿嗔道:“你坏,真是大坏蛋,不理你了。”

曲仙儿嗔道:“就是,你怎么这么坏呢。”

玉霄哈哈笑道:“我就这么坏,怎么样吧?臭仙儿,来,咱们洞房啦……”

他说着,又扑向了曲仙儿,将曲仙儿压在身下,曲仙儿吃吃笑着,推开了他,嗔道:“你别闹了,在这里还胡闹什么,一会妖魔就来了,还有,你真没出息,没事就想和姐妹们做这事,真不知羞。”

洪袖儿笑道:“别胡闹了,咱们先戳个小洞,等会咱们好看好戏。”

六个姑娘吃吃笑着,楚桂儿用玉龙笔戳了七个小窟窿眼,微笑道:“等会咱们就顺着这个小窟窿看看,一定很好玩的,妖魔们估计都气死啦,哈哈哈……”

卓悠悠道:“喂,捅这么多窟窿眼,外面万一看到呢?”

玉霄微笑道:“傻瓜,不会的,只有手指头这么大的小窟窿眼,外面怎么能看的到,这山上小窟窿多了去了,而且这么大的山上,几个小眼,谁能看到?根本就不会看到的,放心就是了,好了,咱们铺床先睡觉啦。”

六个姑娘一起道:“铺床睡觉?”

玉霄悠然笑道:“是呀,这里是咱们的家了,我给你们个惊喜,你们一定会很开心的,这里一定会很舒服的,哈哈哈……”

玉霄说罢,神秘的笑着,然后在乾坤袋内取出了一条被子,丢在了六个姑娘的脸上了。

六个姑娘一起失声道:“啊!棉被!”

曲仙儿失声道:“呀,你……哪里来的棉被?”

玉霄哈哈笑着,又从乾坤袋内掏出了四条棉被,丢给了六个姑娘。

六个姑娘更是吃惊了,这些棉被是哪里来的?

玉蝶都失声道:“呀,这么多棉被呀,你……你怎么来的呀?”

玉霄悠然笑道:“这还用问呀,在白鼠国拿的呀。”

楚桂儿叫道:“哇,原来你偷的呀!”

玉霄叱道:“切,什么叫偷?这叫拿好不好?”

楚桂儿掩嘴而笑,吃吃笑道:“是是是,拿,借,你怎么拿了这么多棉被呀,我们怎么不知道呀?”

玉霄哈哈笑道:“咱们说明日就要走了,我就想呀,既然要走了,拿点什么好呢,一上餐风露宿的,我觉得还是拿几条棉被的好,于是,我怕忘了,就提前拿了几条棉被放在了乾坤袋内,省的明日早上走的时候忘记了,那时候,你们姐妹都去拉屎撒尿去了,所以我那时候拿的,你们当然不知道了,唉……只是可惜,妖魔突然来到,我不知道来不及收拾点东西就走,早知道这样,我多拿几条呀,这才拿了五条,真是太少了,咱们七个人不够用的呀……”

原来,他们七个人住在一起,白萌准备了很多棉被,因为那里白日里热,晚上就非常的冷,所以,他们七人,有铺着的,盖着的,棉被就十条,七个人一人一条棉被是肯定的了,还有铺着的褥子什么的,而玉霄聪明就在这里了,玉霄怕临走时忘了拿,所以,先拿了五条棉被放在了乾坤袋内了,他的乾坤袋能装载万物,装几条棉被跟没装什么没区别,一点不会沉,玉霄就这样塞了五条棉被在乾坤袋内,本想明日走的时候,想着再多拿几条的,可是没想到妖魔突然杀到,几个人着急追赶妖魔,根本没时间了,所以,他就拿了五条棉被出来了。

但这些也已经够用了,也总比没有的好多了,而且他们都有寒功,根本就不怕冷,就算没有棉被,他们都没事,更何况还有五条棉被了。

六个姑娘吃吃的笑成了一团,楚桂儿高兴的在玉霄嘴上连着亲了好几口,吃吃笑道:“小坏蛋,你真是太可爱了!”

玉霄哈哈笑道:“咱们可比他们舒服多了,咱们这里像个家,你们跟着我就享福吧,好老婆们,快铺床睡觉啦,咱们开始爱爱了。”

曲仙儿嗔道:“咦,真不要脸,说的总是这么粗俗,真难听。”

雪紫儿嗔道:“你呀,别胡闹了,这里不安全,万一妖魔来了,那……那怎么成呢?”

玉霄嘿嘿笑道:“喂,谁叫你们全脱光了的,你们不会只露出屁股嘛,咱们先玩,万一妖魔来了,你们提上裤子不就行了嘛……”

六个姑娘又羞又气,一起照着玉霄呸了一口,齐声道:“呸!臭不要脸的!”

六个姑娘说完,笑成了一团,玉霄轻轻道:“嘘,别这么大声,万一来了妖魔听见就坏了,来,咱们先铺床吧,咱们躺着用心声说话,大家躺着也舒服。”

六个姑娘轻轻笑着,一个个开始忙了起来,将一条棉被铺在了身下的泡泡上,然后七个人笑着都钻入了其余的四条棉被中,在玉霄左边的是雪紫儿,在玉霄右边的楚桂儿,三个人在一条棉被里,玉霄坏坏的,就开始在棉被内抱着两个姑娘玩在了一起。

玉霄轻轻道:“喂,洞房啦,我先奖赏桂儿,桂儿幻化有功……”

玉霄抱住了楚桂儿,就开始给楚桂儿解衣宽带了,楚桂儿急忙小声道:“别……万一……妖魔来了,这样不行……”

玉霄咬着桂儿的耳朵嘻嘻笑道:“怕什么,我又不脱光了你,等咱们玩完了,你再穿上裤子就是嘛……”

玉霄跟楚桂儿拥抱在了一起,时间不大,幽暗之处响起了桂儿轻微的叫声,其余的姑娘虽然早习惯了玉霄的胡闹,但依旧面红心跳。

这**,这臭皮囊,本就是活着时供心爱之人快乐的道具,而且做这种事彼此都会很快乐,谁又能拒绝?

人生在世,除了灵魂不一样之外,这臭皮囊有什么不同?

所以,她们自从经历了生死,早就知道,这副臭皮囊迟早有一天不再属于自己,只有灵魂才永远的属于自己,为何不在这副臭皮囊还属于自己的时候,让心爱之人尽情的泄欲快活呢?

所以,六个姑娘早就想开了,这副臭皮囊既然能带给他快乐,让他得到满足,只要他喜欢,她们就甘心情愿的奉献给他,虽然这种事并不美,但感觉却是爽的,却是美的,却是令人快乐的。

玉霄跟桂儿快活着,两只手左右探出,一只手掀开雪紫儿的肚兜,去戏耍雪紫儿,同时另外一只手去抚摸玉蝶的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