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8章 冰洞2

第一百九十八章 冰洞2

雪紫儿嘤咛一声,最有感觉之处被玉霄揉着,就觉得宛如被电击中一样,也动了情,闭上眼睛,默默的享受这窒息一般的消魂,等待着玉霄对她的爱抚。

玉蝶脸色娇红,但也没有避开,而是任凭玉霄把玩,嘴里却轻声嗔道:“你真是无聊,真是不知羞,好好的,怎么又做这事了。”

玉霄轻轻道:“蝶儿,你别急,一会就轮到你。”

玉蝶气道:“去你的吧,别胡闹了。”

曲仙儿听着桂儿的吟声,嗔道:“喂,你能不能小点声叫,真难听。”

楚桂儿嗔道:“你难道不叫?啊……哦……你轻点……大坏蛋……他……他这么胡闹,能怪我嘛……”

雪紫儿轻轻道:“喂,小点声,万一被妖魔听见。”

玉霄微笑道:“喂,悠悠,袖儿,你们俩去看着洞外,看看妖魔来了没有。”

卓悠悠嗔道:“你在这里快活,却叫我们去望风?真不要脸,不知羞,臭无赖!哼,我才不去呢。”

两个姑娘嘴里说不去,但也透过小孔往外看着,看看妖魔来了没有。

玉霄嘻嘻笑道:“喂,大家都是自家姐妹嘛,等会就轮到你们快乐了,何必吃醋呢,我先跟桂儿玩一会,再来找你们去。”

其余的姑娘纷纷呸了一口,轻声道:“切,谁稀罕……”

这些姑娘嘴里这么说,但心里哪能不想得到心爱男人的爱抚,而且这种事他们已经三天没做了,自从追出了地心,就一直没有机会做这夫妻间恩爱的事了,所以,六个姑娘如何能不想。

玉霄跟楚桂儿快乐了一会,又抱住了雪紫儿,立刻,又响起了雪紫儿轻微的吟声,跟雪紫儿快活半柱香的时间,又抱住了玉蝶,立刻,玉蝶也忍不住轻声叫开了……

第四个,玉霄抱住了曲仙儿,又跟曲仙儿快活一阵,然后疲惫的抱着曲仙儿,结束了夫妻间的生活。

曲仙儿就觉得双腿之间冰凉凉黏黏的,不由得嗔道:“你讨厌,又把这脏兮兮的东西弄在人家身上了,你怎么不弄在她们身上呢,为什么最后老喜欢弄在我身上,讨厌,明知道人家不喜欢你这个,恶心你这个的……”

玉霄坏笑着,吸着仙儿满是幽香的葡萄,轻轻道:“就因为你高贵,又有洁癖,所以,我就偏偏让你这高贵的人受罪,哈哈哈,气死你,恶心死你,叫你高贵,叫你爱臭美,大小姐?狗屁,哈哈哈……”

曲仙儿嘤咛一声,跟玉霄扭在了一起,伸手在腿上把那黏黏的东西往玉霄身上**一通,嗔道:“叫你坏,看我怎么收拾你……”

玉霄坏笑道:“其实呀,我讨厌死你们女人了,你以为你们女人很漂亮吗?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男人最讨厌跟你们女人做,每一次做完,恶心的都想吐,要不然,为什么做完那件事的时候,我们男人的小**就口吐白沫呢?其实,那就是因为恶心你们女人才呕吐的,你们想想,撒尿的地方多脏呀,不恶心呕吐才是怪事呢,我能碰你们,不嫌弃你们脏,你们就知足吧……”

可把六个姑娘气坏了,六个姑娘又羞又臊,又气又笑,六个人一起过来收拾玉霄,曲仙儿骂道:“放你的狗臭屁,打死你这个臭无赖!”

雪紫儿骂道:“狠狠的打,这坏蛋没一句人话,简直坏透啦!赚了便宜,还卖乖!”

楚桂儿嗔道:“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无赖,气死我啦!好好的收拾他,他太欺负咱们女人了!”

洪袖儿嗔道:“我们姐妹清白的身子都给了你,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你玩完了,舒服完了后,就说我们脏,我们恶心,你简直混蛋……”

就连玉蝶都羞臊无比,也拧住玉霄的耳朵,咯吱着玉霄。HTTp://

卓悠悠被逗的咯咯笑道:“的确是该打,臭仙儿,你大腿上还有那黏黏的脏东西吗?给他抹在脸上,叫他骂咱们女人脏……”

曲仙儿咯咯笑道:“还有一点,喂,我给你们一点,大家一起动手,叫他恶心,每次都是他把这脏东西弄在咱姐妹的身上,这次叫他自食恶果……”

六个姑娘咯咯笑着,曲仙儿也不顾脏了,将玉霄发泄出来的粘液,抹在了手上,其余的姑娘一人在白嫩的手下上抹了一些,就开始往玉霄身上抹去……

七个人笑成了一团,玉霄跟六个姑娘胡闹了一阵,然后拉过楚桂儿,解开桂儿的肚兜,将脸埋在桂儿的峰中,抱着桂儿娇软的身躯,沉沉的睡去……

其余的姑娘吃吃的笑着,也不闹了。

楚桂儿则和玉霄拥抱在一起,桂儿轻轻抚摸着玉霄的脸颊,无限的柔情,任凭玉霄将头埋在她**之间沉沉睡去,她则轻轻的拍着玉霄,就好似一个母亲哄孩子入睡一般。

玉蝶休息了一阵,然后整理好被玉霄弄乱了的衣服,轻轻道:“二位妹妹,你们都休息去吧,我守一会……”

洪袖儿道:“他玩累了,睡了吗?”

玉蝶轻轻道:“睡着了。”

洪袖儿打了个哈欠,道:“我去睡了,玉蝶姐,等会我再换你。”

卓悠悠吃吃笑着,咬着玉蝶的耳朵,问道:“喂,蝶姐姐,刚才你叫的好消魂呀,舒服吗?喂,你跟我说说,霄哥哥跟你做那个,你什么滋味,什么感觉呀……”

玉蝶轻轻的用手指戳了悠悠一下,嗔道:“不知羞,不准胡闹……”

卓悠悠轻轻道:“我告诉你我什么感觉,你告诉我你什么感觉呀,他跟我做那事时,我的天,我感觉都窒息了,喘不过气来,好舒服,好舒服的,真的好爽呀,真的说不出什么感觉,只是好爽,好舒服,弄的人窒息,但那种心跳感,真的好奇怪,好奇怪的……你呢,你什么滋味?”

玉蝶红着脸,轻轻的嗔道:“别胡闹了,还不是都一样的感觉,我……我也是感觉好舒服就是了……傻丫头,女人的感觉都是一样的……这……这有什么不同的……”

卓悠悠轻轻笑道:“霄哥哥总是这么精力旺盛,这小坏蛋真厉害,咱们六个姐妹,几乎都受不了他,这种男人,真是好奇怪。”

玉蝶也轻声笑道:“是呀,这小坏蛋,自小就这么……到处招惹小姑娘,有用不完的精力,我都怀疑他是狐狸精生的了,嘻嘻嘻……”

卓悠悠轻轻道:“是呀,这小坏蛋,在傲人族的时候,他就爱招惹小姑娘,我们姐妹几个,都被他戏弄,别说咱俩,其实,若是其他的小姐妹还活着,恐怕也会爱上他的。”

玉蝶叹道:“也许没有这场灾祸,你和我还是会嫁给他,爹娘早就有心让我们在一起,至于你,他自小就很喜欢你,总是说娶你做小媳妇,肯定会娶你的。”

卓悠悠心中甜蜜的很,一想到小时候跟玉霄在一起的快乐,她依旧很怀念,悠悠叹道:“也许,没那场灾难,他娶的人,恐怕只有咱们姐妹,恐怕咱们姐妹可以一起陪伴他平平淡淡的过一生,可是多了这场灾难,他的人生就变了,也多了三个红颜知己,唉,也许,这就是命吧。”

玉蝶轻轻笑道:“傻丫头,姐妹们在一起又有什么不好的?其实,以他的多情,就算没有那场灾祸,恐怕咱们族里爱上他的小姑娘也比比皆是,到时候,飘飘,囡囡,妮妮等小姐妹,说不定也会嫁给他,他还是现在这般,左拥右抱的……”

悠悠吃吃的笑了,轻轻道:“可不是嘛,这坏蛋,就是多情,花心,唉……不过,咱们傲人族的人讲究的就是自由,只要彼此喜欢,就可以成亲,根本不必受到一人必须爱一个的束缚……”

玉蝶道:“不过,虽然咱们傲人族讲究的是自由相爱,但还是对咱们女人有点不公,男人只要喜欢,女人也喜欢对方,就可以嫁,可以娶好几个妻子,可是咱们女人却不能,只能嫁给一个男人,不能同时嫁给两个男人……”

悠悠嘻嘻笑道:“这是当然的了,咱们女人若这般的三夫六婿的,那可叫……了,因为咱们可是要负责生孩子的,哪能那样呀……”卓悠悠抱着玉蝶两姐妹吃吃的笑在了一起。

也许,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而女人却不能同时嫁给两个男人,是有点不公平,但这个世界本就是男权世界,而且女人负责传宗接待的任务,人们对于种族的观念又很重,若是女人这般的,谁能断定是哪个男人生的种?

所以,注定了男人可以,而女人不可以。

可若是从一而终,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只能嫁给一个男人,这样的法制,也是不公平的,也是不自由的,若是都像玉霄这般的经历,都爱的这么深,难道真的只能选择一个,而不能选择多个?

现实社会中有太多的束缚,人又能如何?

但玉霄却不管这些,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只要对方也喜欢他,他也喜欢对方,只有对方肯嫁给他,他就会娶,管他什么礼教不礼教,因为他追求的是自由,无拘无束的自由!

两个姑娘坐在一起,轻轻的说着悄悄话,说着过去的快乐和甜蜜,一边顺着小孔望着外面。

二人心中感慨万千,真没想到,玉霄竟然真的做了她们的丈夫,她们两人竟然真的嫁给了玉霄,自打小的时候,悠悠就梦想有一天做玉霄的妻子,没想到终于实现了,就连玉蝶也一样,也做着同样的少女春梦。

时光如水,一转眼大家都长大了,那种一直想着的神秘事,已经不再神秘,曾经的天真纯洁,也不再了,她们已经从玉女变成了愚女,玉女跟愚女最大的区别,就是玉女还没有嫁人,嫁了人后,再冰清玉洁的玉女,也会成为喜欢享受那种事玉女,这种事谁也无可奈何。

原来人生竟然是这样的,原来人生真的犹如一场梦,为什么人生是这样子的?

她们感慨万千,但总有一天,女人有做母亲的时候,总有一天,这清白的身子将要有奉献给心爱之人的时候。

当一个女人失去了贞洁,成了了别人的妻子,她会是一种什么心情?

是对做处女时的怀念,还是怀念曾经的纯真,曾经的青春?

但人都是往前走,一旦失去了贞洁,就永远的失去了,一旦光阴流去,青春不再,就再也回不去了,这就是人生。

在这个小冰洞内,玉霄**快活完毕,抱着心爱的女人酣酣入睡,其余的姑娘也开始休息,只有玉蝶和悠悠二人披着一条棉被,坐在一起,负责望着外面。

他们这里这般的风光,廉政和魏晓晨的水晶泡泡内却没他们这般的舒服,因为他们那里没有棉被,虽然二人都不怕冷,这个泡泡内也挺暖和的,也挺有弹性的,但哪里能有躺在棉被上舒服的。

不过,这也无法阻挡他们**的快乐,有时候,女人一旦失了身,对于这种事的需求还要多于男人,那句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说的就是女人的需求。

虽然魏晓晨还年轻,但年轻更需要这种异性的快乐,更何况在这种狭隘的地方,这种黑暗的地方了,当然更需要异性的抚慰。

但这里可没有几十丈深的地下安全,他们不能都脱得精光,所以,也只能是穿着衣服快活一阵,然后随时随地的准备再穿好。

也许男女在一起做这种事说出来真的不美,但男女一旦做了夫妻,这最后神秘的事捅破,这种事的发生就不足为奇了,若是在一起不做这种事,那恐怕才是怪事了。

做这种事女人并非是**荡,男人并非就好色无耻,而是**的需求,这世上,不管是人还是动物,每到了晚上,不知有多少‘阴阳’在一起忘情的快活,这本就是一个**的世界,生命根本就无可奈何。

再纯洁,再美貌,再清甜的女人也难免成为爱情的奴隶,也难免变得不纯,不真,不洁,再真挚而浪漫的爱情,最后的结局,也是以这种不美的事收尾,这就是爱情的最后结局,无可否认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