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9章 隐蔽1

第一百九十九章 隐蔽1

雪紫儿用心声道:“怕什么,被发现了,出去跟他们打就是了。”

玉霄轻轻一笑,抱住了雪紫儿,跟雪紫儿亲吻在一起,又去摸着她的娇乳,雪紫儿轻轻的嘤咛一声,推了玉霄一把,用心声骂道:“臭无赖,什么时候了,还胡闹,别胡闹啦!”

卓悠悠吃吃轻笑着,照着玉霄男人那小**上故意的轻轻掐了一下,轻笑道:“还不穿上裤子,真不知羞,不要脸,还有你,臭桂儿,你俩赶紧穿上衣服吧。”

楚桂儿急忙整理好了凌乱的衣服,红着脸用心声道:“都是他啦,又不是我愿意的。”

玉霄坏笑着,搂住了悠悠,又去跟悠悠接吻亲嘴,用心声道:“乖老婆,刚才没跟你亲热,冷落了你了,等会妖魔走了,我再叫你舒服舒服。”

卓悠悠呸了玉霄一脸的口水,满面娇羞之色,却轻声道:“真不知羞,整日做这个还没够,真没出息。”

玉霄用心声道:“是呀,我没出息,你有出息行了吧,这样吧,咱们**的时候,你只要忍住不**,那就证明你不喜欢做这个,那我以后就再也不跟你亲热了,怎么样,你敢打赌吗?”

卓悠悠羞臊无比,嘤咛一声,钻入了玉霄的怀中,轻轻捶打玉霄的胸口,嗔道:“你真是臭无赖,不跟你说了。”

曲仙儿轻轻道:“嘘,别玩了,别叫妖魔发现了。”

玉霄也不闹了,用心声道:“喂,咱们现在开始,都不准出声了,除非妖魔笑,你们才可以笑,否则,捂住嘴,忍住别笑。”

玉霄也不再胡闹,知道大敌当前,也有可能被发现的危险,所以,穿好了衣服,然后跟六个知己,顺着那七个小指头大小的小眼偷偷的往外观看……

第一百九十九章隐蔽

七个人隐蔽在约有三十丈远的山体冰层的气泡内,只捅了小手指那么大小的窟窿往外观看,一个是离着远,再一个是,这高山峻岭中,冰层上有几个小小小的窟窿眼,谁能注意?

这小小的窟窿眼,简直就好似沧海一粟一般的不起眼,就算仔细的看,都不见得能找到,这就好似雄伟大山上一个瑕疵一般,是那么的不起眼。

而且,雪山上就算再光滑,也难免会有这种小雪洞,这更是最平常不过的了。

七个人忍住笑,玉霄依旧在中间那个窟窿眼内,左边是悠悠,右边是袖儿,因为他觉得刚才没有跟她们快乐一番,冷落了她们一会,现在排队也该轮到这两个姑娘享受爱的**滋味了。

所以他左边搂抱着悠悠,右边搂抱着袖儿,一只手从后绕过按在她们的胸上,将两个姑娘紧紧的抱在怀中,两个姑娘也不加拒绝,也满脸幸福的靠在玉霄的怀中,任凭玉霄的手捻弄这她们的那地方,反而轻轻笑着,这个一会跟玉霄亲吻一会,那个一会跟他亲吻一会,三个人亲密无间。

玉霄跟她们这般的亲密早就成了常事了,大家都做了夫妻,玉霄抱着她们,亲吻她们,抚摸她们,她们当然开心了,因为这乃是心爱人对她们的爱抚,乃是表达爱的一种方式。

虽然她们嘴上都说玉霄好风,色流,不要脸,没出息,胡闹,顽皮,轻薄,但心里却喜欢玉霄的这种种所为,因为女人的美本就是为了吸引男人的,若是刚刚成亲,玉霄就对她们没有了兴趣,这就证明她们自己没有吸引力,不能打动心爱男人的心,哪一个女人能开心?

若是玉霄对她们彬彬有礼,冷落了她们,不再碰她们,摸她们,爱抚她们,恐怕她们就不会骂玉霄,而会哭泣了,女人最怕的就是自己的美,自己的魅力,自己的**不再能吸引心爱的男人。

玉霄这么喜欢跟她们亲嘴,抚摸她们,证明心中很喜欢她们的美,她们的性感,证明她们自己有魅力,能吸引的住玉霄,玉霄也深爱她们,她们当然会很开心。

所以,六个姑娘打心中就喜欢玉霄对她们的亲吻、爱抚、逗她们,轻薄她们,气她们,捉弄她们,以及那男女之间的风雅事。

这不但是她们喜欢,也是每一个嫁了人的女人都喜欢男人做的事。

玉霄就是这种可爱的男人,他幽默风趣,专门就逗她们开心,而且不会冷落任何一个,对她们亲吻、爱抚,让她们每一个都满意,让她们每一个每日里都那么开心。

这一次的坏主意,其实也是玉霄为了逗六个心爱的女人,所故意设计出来的,一个是激怒妖魔,再一个就是逗她们开怀一笑罢了。

为博红颜一笑,这又算得了什么?

玉霄搂抱着两个红颜知己,三个人抱在一起,围着一条棉被,都忍住笑,顺着小眼望外观看。

这可是玉霄设计的一个好笑的玩笑,若是看不到妖魔们被气的七窍生烟的,那就不好玩了,七个人就等着看这场好戏呢。

不但是他们,其余的人也都等着看这好笑的闹剧,岳商和两个和尚也是,也是捅了一个小窟窿往外观看,碧萝和寂籁也是忍住笑观看着,魏晓晨跟廉政依偎在一起,边整理着凌乱的衣服,边忍住笑观看着。

廉政轻轻的咬着她的耳朵叮嘱道:“嘘,咱们不要说话,那元真是六耳灵猿,耳音极其的灵敏,就算要笑,也要忍住,或者等其余的妖魔忍俊不住笑了的时候,或者气的大叫的时候,才准笑出声来。”

他叮嘱的竟然跟玉霄是不谋而合,可见二人都是谨慎之人,不过,廉政的为人不锋芒外露,而玉霄却是锋芒外露,而且又是幽默淘气,胡闹顽皮,二人除了一样的精明机智之外,在性格上当真是截然相反。

魏晓晨顽皮的在他耳朵上呵着气,淘气的咬着他的耳朵,轻轻道:“知道啦,现在开始不说话啦,用哑语说还不行嘛。”

她说完,故意用手比比划划的,浩浩玉腕上的珍珠链子发着清幽的光,映的这个小冰洞内也不算幽暗。

魏晓晨掩住樱唇,满脸都是笑容,故意用手势比划着。

廉政一皱眉,刚想说话,魏晓晨捂住了他的嘴,她则吃吃笑着轻轻道:“我是说,这个小坏蛋真够坏的,估计妖魔们看到了,都能活活的被气死。”

廉政也轻轻一笑,刚要说什么,魏晓晨娇嗔的将手指放在嘴边,轻轻的道:“嘘,是你说的,不能说话的。”

廉政心中暗笑,他最喜欢的就是她的淘气和可爱的娇嗔模样,他没有说话,而是伸出一只手指,在她丰满的酥胸上开始写字,写道:“不说话,就不说话,那咱们用手写字吧。”

魏晓晨满面娇羞之色,嘤咛一声扎在他的怀中,轻轻嗔道:“你坏,故意赚人家便宜……”

她说完又掩着满是幽香的樱唇笑了起来,然后依偎在他的身边,二人不再说话,靠在一起顺着那小孔往外观看着。

就见那些妖魔们在半空盘旋着,半空中黑压压的,到处都是黑鹰、白雕和秃鹫了,这些黑鹰、白雕和秃鹫,都是半人形状的,有的人的身子,鹰的头,有的秃鹫的头,人的身子,有的雕的身子,人的头,奇形怪状,诡异无比。

众人嘴上不说,心中都暗暗的吃惊,看这些半人半兽的飞禽,显见都是修炼了一百多年才成了这个模样,再要修炼个二三百年,恐怕就可以脱掉兽骨,化为人形了,那时候,又是一场祸患。

四周的黑鹰、白雕和秃鹫搜索了一阵,天上没有任何埋伏,只剩下地下了。

光万里乃是秃鹫队的首领,虽然修炼了五百载,化为了奇异的人形,但秃鹫的本性却不改,依旧是凶残暴戾。

光万里大叫道:“师叔,师傅!咱们找什么呢?怕什么埋伏?咱们这么多兵,怕他们十四人不成?你们不下去看,我下去看看!”

天狼急忙叫道:“师兄小心!小心雪地里有埋伏!”

光万里嘴上不说,心里却暗自冷笑,心道:“我看你们是被凌玉霄吓怕了,一群胆小鬼!”

铁爪黑鹰鹰扬、大鹏展翔两个妖魔也早就按耐不住了,一起道:“咱们哥三一起下去探查探查!”

于是,斩天的三个徒弟化作一道光,展翅飞了下来,落在了雪地上。

但雪地上根本也没有埋伏,只有这一组组的冰雕,三个妖魔这离近了一看,当真是又气又笑,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展翔大叫道:“二位师叔,你们快来看呀,这些雕像雕的是你们,你们快来看!”

光万里故意气元真道:“二位师叔,你们怎么都跪下了?哇,这里还雕着一坨屎呢。”

元真和蒙明再也忍不住了,二人虽然在空中没看清,但听光万里这么说,就知道这些冰雕不是什么好东西。

元真、蒙明和斩天,以及其余天狼、界巽和蝠喷,几个为首的妖魔率领一百多白雕精先飞了下来,其余的妖魔们为的以防万一,依旧在空中盘旋飞舞,守住了四面。

玉霄等人的水晶泡泡就藏匿在三丈多高的冰山夹层中,高了这么多,从上往下观看当真是一目了然。

六个姑娘拼命忍住笑,都紧紧的捂住了嘴,一个个不住的看着玉霄,曲仙儿用心声道:“你呀,真是坏透啦。”

玉霄用心声道:“嘘,大家千万别笑,等会那些妖魔一起发怒或者一起忍不住笑的时候大家再一起笑。”

玉霄看了看斩天以及那三个半人半兽的妖魔,用心声对桂儿道:“桂儿,你记住他们的样子,等他们走后,咱们再做冰雕,多加上他们四个。”

楚桂儿忍住笑,用心声道:“你就放心吧,下次我叫他们一起趴在地上吃屎,他们就不笑别人了。”

玉霄仔细的打量着飞下来的四个没见过的妖魔,只见一个妖魔手中拿着一把巨大无比的大刀,这大刀正是一个龙的模样,金光灿灿,夺人双目,半个刀身都是金龙的身体,金鳞灿灿,厚厚的刀背三道弯,上面金龙盘绕,刀宽两寸,刀长四尺四,刀柄是金龙的龙头模样,刀尾是龙尾的形状,这一把刀正是怒斩弑龙刀,正是斩天的刀。

就见斩天,已经成了人形,高一丈左右,三角脸,头的正中有一根锋利的龙角,额下生着火红色的胡须,但胡须看上去却像雕的羽毛,三角眼,鹰钩鼻,大嘴巴,满嘴的獠牙,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竟然是金色的!

金色的眼圈,金色的眼珠,金光灿灿,生的可谓是威风凛凛,又是极其的凶恶无比!

斩天身穿火红的锦袍,宽大无比,手中一把怒斩弑龙金刀,宛如凶神恶煞一般!

玉霄打量着蛊雕斩天,暗暗的道:“看来这一定就是蛊雕魔圣斩天了,虽然已经修成了人形,可是样子中却依旧有几分像雕,据说,蛊雕是异兽,其没有成人形之前的本体是雕头,雕嘴,金眼,头上有角,豹身,马蹄,长尾,褐羽,十分的凶恶,世上都没有几只了。”

玉霄并没有说错,这果然是斩天的本体,不过,他已经修成人形了,本体已经看不到了,否则露出本体的话,当真是凶恶无比,令人心惊胆颤。

再看斩天旁边的一个妖魔,几乎也化为了人形,身高也是过丈,金睛,钩鼻,面色金黄,脖颈上一层白色的羽毛,十分的好看,身穿一身金黄色的衣衫,这正是斩天的首徒金翅大鹏所化的人形展翔。

展翔生的威风凛凛,手中两把金刀,恰似金翅一般,黄金色的刀,锋利无比,名叫金翅摩云雪花刀,这双刀乃是展翔的一双金翅所化而成,乃是一件宝物。

玉霄暗自点头称赞,他看的出,这个一定是斩天的徒弟,因为展翔总是站在斩天的下垂手,对斩天毕恭毕敬的,不过,虽然是斩天的徒弟,但玉霄却看得出,这妖魔的道行并不在斩天之下,也是一位极其扎手的妖魔。

在展翔的旁边,是一个黑衣黑面的妖魔,鹰头,人面,人身,身高过丈,背生双翼,双翼好似黑鹰的羽毛,展开足有两丈,脖颈上一圈的黑色羽毛,白色的眼圈,黑色的眼珠,鹰钩鼻,一看就是一只黑鹰成精,这个正是黑鹰鹰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