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9章 隐蔽2

第一百九十九章 隐蔽2

就见鹰扬手中没有什么兵器,但双手漆黑一片,好似戴着一个黑色的手套一般,手指锋利无比,恰似苍鹰的鹰爪一般,只是五个手指是金色的,这正是他的鹰爪所化而成的兵器,一双坚硬无比,无坚不摧的鹰爪,名叫铁爪金钩。

在鹰扬的下面是一个光头秃子,脑门锃亮,只是中间从脑门到后脑有一道白毛,就见此妖魔,也是凶恶无比,背生双翼,面色苍白,白色的颈羽,一脸的横肉,三角眼,双目中却一片死灰色,空空洞洞,钩鼻,鸟嘴,身高过丈,凶恶无比,这正是秃鹫成精的光万里。

光万里手中双钩,双钩也是奇异无比,宽一寸,长四尺多,钩头硕大锋利无比,像极了鹤嘴,这正是铁嘴鹤钩。

玉霄静静的看着这四个妖魔,手心中满是汗水,因为他知道,妖魔们又添了援手,而且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都是劲敌,再要对付,可吃力的很了。

玉霄暗暗的算了算人手,现在妖魔中的高手总共有五个了,有五个能和自己这方面的人打个平手了,这五个高手是,元真、蒙明、斩天、天狼以及大鹏展翔,虽然玉霄不知道展翔的名字,但他看得出来,这个妖魔的本事并不在天狼之下,也算是一个高手。

元真,以廉政的本事,完全可以厮杀一会,蒙明,以**和禅悟,也可以打个平手,天狼,魏晓晨可以对付,斩天,他可以对付,金翅大鹏雪紫儿可以应付,至于其他的,玉蝶,悠悠可对付那两个新妖魔,也就是光万里和鹰扬,界巽和蝠喷,这两个妖魔本事平平,碧萝和岳商就可以应付,至于曲仙儿三姐妹和寂籁则对付其余的小妖魔,玉霄不由得暗自庆幸。

因为他算来算去,觉得还可以对付的了,还不至于打不过,所以玉霄暗自庆幸。

这时,元真等五个妖魔可气坏了,因为这些冰雕画的正是他们自己!

而且画的是那么的可气,元真跪倒在玉霄脚下,被玉霄踩着,蒙明被廉政踩着,至于天狼其余的妖魔,不是跪着,就是趴着,这十四人的雕像,不是踩着他们,就是骑着他们,更可气的是,另外的一组雕像中,他们跪着,在他们的嘴边还画了一坨屎,这如何能不可气?

所有落下的妖魔们再也忍不住了,立刻一阵阵轰然大笑,就连斩天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藏在泡泡内看戏的十四个人,一见妖魔的笑声这么大,他们也就不怕了,因为这笑声早就淹没了他们的笑声,所以大家也一起笑了起来。

六个姑娘这个笑,咯咯的都笑成了一团,一个个彼此拥抱着玉霄笑成了一团。

曲仙儿咯咯笑着,喘息着道:“你……哈哈哈……你真是坏透啦。”

楚桂儿捂着肚子道:“笑死我了,你这坏蛋,有你这么坏的吗?”

就连玉蝶都被逗得咯咯忍俊不住,笑的喘不过气来,七个人这个笑,笑声就淹没在了大家的笑声中了,这些妖魔根本听不见,因为所有的妖魔几乎都笑了,而且不止有笑声,还有砰砰的声音,因为被捉弄的五个妖魔简直气疯了,开始砸那些冰雕。

这玩笑虽然好笑,可是当事人却不会觉得好笑,只有看热闹的人才会觉得好笑。

这玩笑好笑的很,可是却也可气的很,可把五个妖魔气疯了,蒙明气的哇哇大叫,咆哮如雷,气的抡起炼狱魔斧就是一阵乱砸!

就听到砰!砰砰……一连串的响声,这惟妙惟肖的冰雕就被他砸毁了好几个!

元真也气急败坏,挥动灭天霸王枪也是乱砸一通,天狼和两个人类妖魔,也是如疯了似的一阵乱砸。HTTp://

再看那些冰雕立刻被砸的碎冰漫天乱飞,那些妖魔急忙笑着躲开了点,但依旧被逗的笑个不停。

蒙明气的肚皮都红了,怒吼道:“凌玉霄,你给我滚出来!我要杀了你!”

就连元真这么沉稳的灵猿,都被气的面如紫茄子,羞臊不已,嘶声大吼道:“凌玉霄,楚桂儿,你们有本事出来一战,我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回音在山谷中四处的回荡着,除了他的回声之外,就只有笑声,根本不见玉霄等人的影子。

这些妖魔依旧笑着,光万里笑的直不起腰来了,拄着双钩,喘息着道:“这些冰雕怎么这么像呀,这是不是师叔说的那个楚桂儿画的呢?真是妙,妙极了……”

楚桂儿得意的道:“当然是我画的了,除了我之外,谁能画的这么像呀,唉……只是可惜,人家一片心血,就这样被毁了,嘻嘻嘻……哈哈哈……”

蒙明怒吼道:“笑,笑什么笑,谁若再笑,我一斧头劈死他!”

看到蒙明发怒,吓得那些小妖魔们急忙忍住了笑声,使劲捂住了嘴,斩天也知道结拜兄弟下不来台,也急忙喝道:“好了,谁都别笑了,笑什么!不准笑了!”

虽然他这么说,但斩天自己都忍不住捂住了嘴,强忍住笑声。

妖魔们的笑声渐渐的没了,虽然大家都在笑,但紧紧的捂住了嘴巴,不让出声了。

玉霄急忙用心声道:“嘘,大家不要笑了,好了,忍住别笑了。”

六个姑娘急忙掩住了嘴,但依旧吃吃的小声笑着喘息着。

斩天道:“算了,二位兄弟,不要这么生气了,这不过是这小子的恶作剧罢了,跟二位师弟开个玩笑罢了,大家别往心里去。”

元真这个骂,暗自骂道:“开玩笑?别生气?这画的不是你,画的是你,我看你生气不?凌玉霄这个小杂种,楚桂儿这个死丫头,他妈真够坏的,竟然这么羞辱我们,若是抓到,不将这俩畜生碎尸万段都难雪今日之辱!”

展翔忍住笑,又看了看远处点的一些冰雕,叫道:“二位师叔,你们快看,这里还有一组冰雕,而且还有血字。”

元真砸毁了那两处的冰雕,而玉霄写字的那处冰雕离着他们还有三丈多远,他还没来得及砸掉。

五个妖魔一看,又气炸了肺,其余的妖魔们又笑了起来,就连天上盘旋的妖魔们也笑了起来,立刻笑声又响了起来。

原来,这一组还是画的元真等五个,不过,都没了头罢了,雕像也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只见没有头的元真冰雕被玉霄骑着,玉霄脚下踩着元真的头,那边有的冰雕被踢屁股,有的被踩着,有的被骑着,但都是没有头的,他们的头,都被这十四人踢来踢去的,这一组冰雕就是这种样子的,这如何不令人又笑?

元真简直都气疯了,抡起灭天霸王枪,照着玉霄的冰雕恶狠狠的砸去,立刻把玉霄的冰雕给打的粉碎,立刻,‘玉霄’被碎尸万段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小坏蛋,你看把人家气的,他把你‘碎尸万段’了。”

玉霄微笑道:“你先别得意,等会你也会被‘碎尸万段’的,哈哈哈……”

再看坐在天狼脊背上的桂儿和袖儿,也被天狼晃动裁决狼牙棒给击打的粉碎。

楚桂儿嗔道:“好呀,敢打坏我的雕像,你等着,等会我再画,叫你们都去吃屎!哼!”

其余的冰雕也难以幸免,五个妖魔好似疯了一般,挥舞兵器一阵阵狂砸乱劈,把这一组组冰雕给砸的粉碎,连他们自己的冰雕都砸的稀碎,就连地上的冰人头,都不例外。

最后,只有中间蒙明的那个大冰雕了,蒙明气急败坏,刚要砸,斩天急忙拦住道:“慢着,上面有字,你们看写了些什么再砸。”

九个为首的妖魔纷纷走上前去,一看这血红的大字,又是气急败坏,只见上面写道:我们玩够了,不跟你们玩了,临别时,送你们这几件礼物作为纪念,你们好好的保存呀,这大山风景如画,我们在大山里玩耍几日,这就要回家啦,若你们还没玩够,有本事来抓我们呀,各位不必送了,再见,再见。”

五个妖魔简直都气疯了,这简直就是留言羞臊他们,五个妖魔看清了字,蒙明抡起开天炼狱大斧就是一阵乱砸,将这冰雕又砸了个粉碎!

蒙明对着四面叫嚣咆哮着:“凌玉霄,有本事出来一战,藏头露尾,不是英雄好汉!”

天狼破口大骂道:“凌玉霄,你不出来,我操你八辈祖宗!”

一阵阵的大骂声掩住了笑声,立刻,妖魔们一阵寂静,一起叫嚣了起来。

雪紫儿轻轻一笑,用心声道:“喂,出去吧,人家都骂你祖宗了,你都不出去?”

玉霄用心声笑道:“哈哈,骂的好,最好多骂几句,我又不知道我爹娘是谁,他们抛弃了我,我管他们做什么,我爹抛弃了我,我爹的爹也不是好东西,骂的好,真该多谢他。”

六个姑娘这个笑,但拼命忍住,一个个钻进被窝中,轻轻的笑着。

曲仙儿在身后抱着玉霄,用心声道:“喂,你可真不是好东西。”

洪袖儿道:“人家等会就骂你娘亲了,不信你就看着吧。”

玉霄道:“使劲骂吧,只有泼妇才喜欢骂街,而且骂对方娘,就等于侮辱自己的娘一样,因为他们虽然是妖魔,可也是爹娘生的。”

果不其然,时间不大,妖魔们又骂起了娘,就听界巽破口大骂道:“凌玉霄!你再藏头露尾的,我操你亲娘!你们十四个人再不出来,你们的亲娘都被男人操死……”

“雪紫儿,你娘狗强…生的你……”

“凌玉霄,你娘就是狗,你就是狗生的杂种……”

“魏晓晨,你娘被我们一起……生的你……”

“卓悠悠……”

“大家捉住这些贱货,剥光雪紫儿,强…魏晓晨,将楚桂儿的……割掉……”

越骂越难听,越骂越↓流,立刻,所有的妖魔一起辱骂了起来,这些妖魔挨个骂着十四个人,骂的最厉害的,就是玉霄、雪紫儿、楚桂儿、廉政和魏晓晨等高手。

这其实是元真的一计,试验看看玉霄等人究竟是不是藏在附近,所以,这乃是激将法罢了。

玉霄当然明白,廉政当然也懂,其他的人也都知道妖魔的目的,但虽然都明白,可是这恶毒的辱骂,一般人也难以接受。

尤其是雪紫儿、魏晓晨和卓悠悠这三个姑娘,三个姑娘都性如烈火,都不是让人的主,那能受得了这般的辱骂!

雪紫儿孤傲无比,魏晓晨狠辣无比,卓悠悠冷漠无比,这三个姑娘都是杀人不眨眼,对付妖魔,可从不会留情的,也是龙女派三代弟子中最厉害的几个人,脾气简直比男人的都大。

雪紫儿和卓悠悠柳眉倒竖,紧咬银牙,咬的咯咯作响,简直气炸了肺!

雪紫儿一拉紫芒刃,卓悠悠握紧了霜寒剑,二人刚要说什么,玉霄抱住了卓悠悠,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嘴,另外一只手照着雪紫儿的酥胸掐了一把,用心声喝道:“谁也不准动!”

雪紫儿在心里嗔道:“这畜生太可恨了,我们的娘亲惹他什么了?你看他骂的多恶毒!我去杀了他!”

曲仙儿也道:“不错!这死畜生!”

卓悠悠冷冷的道:“咱们出去杀了他们!”

玉霄用心声道:“你们何必生气?一只狗放屁,你们也生气?别忘了,咱们是逗他们生气,他们生气才会骂,他们骂的越凶,证明就越生气,咱们应该开心才对,再说了,侮辱别人的娘,就是侮辱他自己的娘,因为他也是娘生的,他爹不操他娘,也生不出这种杂种来,杂种疯狗在侮辱自己的亲娘,你们何必当真呢?都给我老实的待着,咱们看热闹。”

玉霄淡淡一笑,轻轻的将六个生气的姑娘拉倒怀中,尤其是雪紫儿和卓悠悠,他一手抱着一个,亲亲这个的小嘴,亲亲那个的小嘴,立刻,冰山为之融化,傲气为之冲散,也许,能让孤傲的雪紫儿变得温柔,让冷漠的卓悠悠变得可爱,只有玉霄能做到。

玉霄用心声道:“现在你们看到了吧,有时候,咱们人类比动物还无耻,这骂娘的话,是人类骂出来的,看看,骂的多恶毒,简直比动物都可耻,这种人没有教养,没有素质,根本就是狗娘养的……”

六个姑娘轻轻一笑,曲仙儿心里道:“喂,你也骂人啦。”